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终须梦第七回 因游学喜逢诗友

终须梦

作者:[清]弥坚堂主人 
[更新时间] 2013-04-12 10:05:43    [字数] 4281

  诗曰: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风从虎兮云从龙,鱼趋深水鸟趋峰。 --!=^首^发www.zongheng.com%@!!!

  绝无琴瑟声相左,那有芝兰气不浓。 --!=^首^发www.zongheng.com%@!!!

  外处奸人休遇合,远方知已喜相逢。 --!=^首^发www.zongheng.com%@!!!

  闻音默契丝桐操,岂在区区对酒钟。 --!=^首^发www.zongheng.com%@!!!

  却说康梦鹤妻子俱亡之后,说不尽凄凉悲苦。忽一日在家抑郁无聊,对其母陈氏说道:“儿要出外游学。闻广东有雇考,儿可乘此机会游学。倘有人雇儿入考,便得些银子回来。但思母亲在堂,有犯远游之训,将奈何?”陈氏道:“男儿志在四方,何必郁郁局守林壑间也。你若有上殖蹊径,放心奋翼,安知不无天作奇逢,使吾儿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乎?你弟今年长大,生理亦略无忧,我母子可以淡薄自安。即你在家,亦于有何事业?任你去游罢。”梦鹤即日拜别母亲,嘱咐胞弟,促装起程。 --!=^首^发www.zongheng.com%@!!!

  一种受尽风霜雨露,忍饥耐渴,先到了潮州府。观其城郭之壮丽,山川之名秀,人物之清俊,然民风土俗略不相同,士女老幼渺不相识。康梦鹤道:“我在这泛泛若水中之鸥,却怎了?今夜不免投在庵院,借宿一宵,再作区处。”正在沉吟间,有一个老和尚出见,说道:“客官从那里来?”康梦鹤道:“小生家居漳州,闻上刹清爽幽雅,一求瞻仰佛像,二来拜谒长老,三来游学雇考。今要来假一房暂宿几日,得以温习经史。苟遇良缘知已,得以雇考,房金一一奉纳。”和尚道:“尊官来不及时了。前日因一个光棍冒托秀才游学,宿在这庵中,后来拐带人家女子,惹起一场大祸。如今太老爷出告示,严禁寺院庵观,不许窝宿匪类,有朔望写结。尊官要宿这庵中,万万不敢收留。”梦鹤看这和尚好无理,恼起来,把笔提一纸张以言之: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芯萏犹识向阳生,堪笑阇藜肉眼睛。 --!=^首^发www.zongheng.com%@!!!

  举头瑶林任我宿,吾儒孰苦无贤迎。 --!=^首^发www.zongheng.com%@!!!

  梦鹤题诗之时,那积压有一人在身边,熟视了半晌,不觉高声赞道:“好文才!”梦鹤转身视之,乃一个庠士也。那庠生拱了一拱,就问道:“敢问社台世居何郡?高姓大名?因甚至此?”梦鸽即取前日有占一本命卦为姓名,乃应道:“小弟姓蔡,名允生,家居霞漳,因游学至此,要假庵暂宿几天,候有机会,得人雇考,谁知和尚不肯容纳。敢问社兄贵姓大名?”那书生道:“小弟姓陈,号天英。”又说道:“兄何患无处宿?小弟有茅斋离此不远,虽鄙陋荒芜,却无嚣尘繁冗,未知有当尊意否?”蔡允升道:“得蒙垂爱,三生有幸,但弟碌碌庸躯,恐不敢搅扰。”陈天英道:“萍水相逢,孰非我辈?然小弟家居清贫,仅是蔬食菜羹而已,倘有怠慢失礼,希祈见谅。”蔡允升道:“这等多谢了。”两人即携手同行到家,吃了晚饭,宿了一夜。 --!=^首^发www.zongheng.com%@!!!

  次早,有一位朋友,乃丁卯科举人,叫做许文泰,同一位查必明来问:“漳州有朋友称要雇考,在这里么?”陈天英出见,说道:“在这里。社台问他何事?”许文泰道:“我这位朋友要雇他做卷。”陈天英即引入见允升,说道:“这位就是霞漳社台,姓蔡,名允升。”许文泰拱道:“失候了。”允升道:“不敢。”允升复问道:“这位社兄高姓大号?”天英即将两位通了姓名。蔡允升拱道:“失敬了。”许文泰道:“不敢。”正谈论间,而早膳已至,陈天英道:“无肴之酌,可谈心乎?”许文泰道:“极妙,极妙!”四人送对席同饮,议论雇考之事。 --!=^首^发www.zongheng.com%@!!!

  允升又观槛外兰花下有一块石,生得甚美极奇。允升道:“此石胡为乎来也?”陈天英道:“弟前日游山水而得也。其色如斌珐之光泽,这数日内,要咏赏一会,但思索未就。幸兄屈驾贲临,希祈椽笔见教。”蔡允升道:“不敢。书云:‘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陈天莫道:“对客挥毫,最是文人雅怀。小弟得亲见瑶章,兴复不浅。”允升复让许文泰,许文泰道:“兄休太谦。”允升见推辞不得,且诗思勃勃,正要卖弄才华,因说道:“既蒙列位雅爱,敢以献拙,诸兄休笑无盐之丑。”乃任意挥洒,不消半刻,成了一篇。席中数位都挨拢来看,只见上写道: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槛前卓尔一峥嵘,说是元章神出璎。 --!=^首^发www.zongheng.com%@!!!

  圭壁文华称国器,横琮秀美羡朝英。 --!=^首^发www.zongheng.com%@!!!

  岂真织女机中坠,恍似浣纱津上生。 --!=^首^发www.zongheng.com%@!!!

  谈理点头千古在,虎丘寺内传顽莹。 --!=^首^发www.zongheng.com%@!!!

  只因这一首诗使人爱敬,大家称羡欢饮,那查必明见人人赞美,彼窃自思,以为用这人代替,不患不进泮。虽然,外才虽美,未知内学何如?即开口道:“俺大家吃了酒后,拈一题头来做文章,正见以文会友之意。”天英笑道:“我知你非要会文,乃欲试蔡兄内学耳。”又对克升道:“瞒不得蔡兄,我这风俗,同有朋友来雇考,必须亲试一篇,果然是好,然后敢用他。不然,恐有一二冒假之徒,借雇考为行,不但虚耗日食,诱骗银两,而且误人功名不浅。兄之大才,不待试而后知,但查兄要作.兄不妨就做一篇,指示大家。休怪冒读,幸幸。”查必明道:“弟极不才,安敢当试一字?不过大家润思集益而已。”允升道:“传前论文,斯文乐事,若不亲试,何必见得真假?请出一题。”许文泰道:“就出君子以文会友一节。”允升即提起笔来,随心应手,游刃有余,不须臾,满纸珠玑立成。持与天英诸友看,天英称赞不已。文泰道:“如今当写契立数了。必明朗立了契,内写如进泮,谢银一百两,否则只送路费五两,立云英等为中人。”立议明白,大家揖别分散。打探文宗接临消息,东提学未到,姑置勿题。 --!=^首^发www.zongheng.com%@!!!

  且说蔡允升在书馆中涌习经书。有感石洞泉水之声,援笔题一首诗云: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独坐幽云洞,泉流似我清。 --!=^首^发www.zongheng.com%@!!!

  静听危石响,宛对素琴鸣。 --!=^首^发www.zongheng.com%@!!!

  润曲声轻转,峰斜影倒横。 --!=^首^发www.zongheng.com%@!!!

  心闭似入定,尘事不关情。 --!=^首^发www.zongheng.com%@!!!

  是日,陈天英遣小斯送《喜逢益友十二回文》至,蔡允升拆开一看:“芳名喜得善交浓久敬容。”允升随时即和,交与小斯持去。天英接来一看:“芳名传友得心浓喜敬容。”陈天英暗想道:“我做一首诗,必推敲半日,在他不用半刻,真捷才也。” --!=^首^发www.zongheng.com%@!!!

  过了数日,适逢三秋佳节,枫悬锦旆,菊设金钱。允升值这良辰美景,正在思想说道:“昔怅翰思蓴,屈平飧菊,此其时也。我贤妻,你若在日,依韵和倡,许多快畅,而今不可复睹矣。”正在愁怀之际,忽见许文泰,陈天英诸友齐至,说道:“兄在这里寂寞无聊,俺大家要扳兄登高游玩,未知兄肯去么?”蔡克升道:“小弟抑郁局处,才发此兴,幸蒙宠召,敢不从命。” --!=^首^发www.zongheng.com%@!!!

  众人邀了允升,一齐出门,俱到名山秀水,登虎豹之上,踞虬龙之下,左顾右盼,其乐无穷。既而,村沽、野黍、山蕨、溪鱼具列于前,数位即次坐剧饮。酒至半酣,乘兴限韵做诗,各自对景吟哦。允升先完,具稿与众席看。诗云: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九日携襄天际游,嵯峨片石自悠悠。 --!=^首^发www.zongheng.com%@!!!

  江摇干尽层层浪,枫落孤村色色秋。 --!=^首^发www.zongheng.com%@!!!

  万里乾坤岁月共,一肩琴剑烟霞俦。 --!=^首^发www.zongheng.com%@!!!

  休教踏遍苍苔路,且向传筋曲水流。 --!=^首^发www.zongheng.com%@!!!

  二人看毕,口里称赞不俗,心中思索诗词,说道:“待我们做完一齐来看。”须臾,许文泰亦完,兄见写上: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相传此日皆萸游,载酒登临兴自悠。 --!=^首^发www.zongheng.com%@!!!

  片石有情留客醉,黄花开遍耐残秋。 --!=^首^发www.zongheng.com%@!!!

  白衣不让陶潜趣,落帽宁夸王子俦 --!=^首^发www.zongheng.com%@!!!

  作客每欢逢胜会,眼前山水有风流。 --!=^首^发www.zongheng.com%@!!!

  陈天英道:“弟亦做完,希祈教正。”数人皆拉在席上看: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披昔登山纵意游,旷观寰宇心悠悠。 --!=^首^发www.zongheng.com%@!!!

  水天一色清泉趣,霞骛齐飞满树秋。 --!=^首^发www.zongheng.com%@!!!

  曳屐遐思高士迹,摄衣追慕骚人俦。 --!=^首^发www.zongheng.com%@!!!

  携来菊酒对君饮,始觉茱萸古今流。 --!=^首^发www.zongheng.com%@!!!

  三人看了,各相称誉不题。 --!=^首^发www.zongheng.com%@!!!

  却说席中有一个姓姚名安海,系许文泰密友。其为人口舌利便,好险嗜利,性慕风月,善于逢迎,虽并诗友之益,但笑谈游乐,不可无其人。满筵在席,高吟和兴,惟姚安海寂寂无趣,说道:“蔡兄有此丰姿才学,真不愧相如、君瑞之风,谅令尊嫂必是佳人可知。”蔡允升道:“小弟之内拙,虽不敢以佳人自负,要亦非庸妇之可比,不幸于旧年花谢小筑,幽明永隔,千兮一年。”夫抚景伤情,眼泪将下。众友慰道:“自古红颜多薄命,眷恋之情,谁忍不伤?虽然,修短有命,惟祈高明,以理节哀。”姚安海道:“兄何患焉。弟那边离书斋不远,有一个女子,姓卞名五真,生得艳冶秀丽,性格温和,女工之外,更通诗赋。他当天发誓,有才有貌的才子才晋配他,如今已二十岁了,尚未婚对。兄有这才貌,来去小弟书斋中,不时吟诗挑动他,借弟为斧柯,焉知天缘不凑合乎?若然,则弦断再续而佳音犹在,妻亡再娶,而佳人犹存,耒知兄意何如?”戏升道:“极承雅爱,但念亡妻死未三年,忍再娶。”姚安海道:“社兄年方壮盛,岂有不续弦之理。”蔡允升道:“不然。小弟非独情有所不忍,且处发今末世,聘仪不备难以议亲,小弟不过一介寒儒,那里有聘仪?”姚安海道:“他父亲是老儒,库名世杰,年已五十多岁,他母亲林氏,为人极贤淑,年已四十余,并未有男子。倘回思转念,要赘一佳婿以娱晚景,不消聘银,亦未可知。”许文泰道:“姻缘乃百年前系定,非人所能料。但安海兄一个书馆清净幽雅,有花木水石,不时可玩赏,比天英兄之茅斋枯淡不同,蔡兄不妨去歇他。且查兄家居与他相近,日食奉侍又便一些儿。”诸朋友一面谈话,一面吃酒,到了天晚,各各分散归家。 --!=^首^发www.zongheng.com%@!!!

  至次日,蔡允升移居姚安海书斋中,看见席上一柄金扇,展开一看,乃前日被人所试贺寿诗,后写“敬贺许老社台”,其笔迹与诗字略相径庭,梦鹤不觉叹奇,问安海道:“这柄扇那里会到此地?”姚安海道:“这笔迹之人与兄相识否?”允升道:“题这扇之人,与小弟相爱,如共一身。若持这扇来送兄之人,与小弟渺不相涉,不知是何人?”姚安海道:“钧是一个人。那里有题诗是一个人,送扇又是一个人?即因前年,兄贵漳有一个朋友,姓康,名梦鹤,亦如兄来游学雇考,幸逢许举人寿旦,诸人贺诗,各要句句藏诗酒,盖因文泰乐于诗酒而取义也。那康梦鹤亦题一首去贺他,诸友无不称赞为上乘,乃请他入考。”允升道:“为何不试他内学?”姚安海道:“许文泰本要试他,但因端午节与他到园中观菊,文泰说:‘处今之时,寻芳者孰识菊花之坚贞?’康梦鹤忽叹一声,遂吟诗一首。文泰观其诗才敏捷,句句精工,甚然叹服。不久宗师要考,是以不试他。”蔡允升道:“这诗不知兄曾记得否?”姚安道:“记得首二句,请诵与兄听:‘四顾众芳开满庭,悚金石才叶青’。其余六句,则小弟忘之矣。”允升道:“后六句弟会诵得,兄会认得么?”姚安海道:“诵得真,那里认不得?”允升即诵了一遍。安海道:“莫不是兄在书斋中看见乎?”允升道:“后来这人入考如何?”姚安海道:“彼时这才子,许举人极称他有隐德,出场后即要他写出文章看,他一定不肯写。及至出榜,坠落孙山,开诚布公送他五两银子归家。”允升道:“梦鹤前年未曾来,那时有梦鹤这等多耶?”闲话莫题,且说安海要谋玉真婚姻,未知何如,且看下回分解。 --!=^首^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