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终须梦第八回 康梦鹤客斋夜梦

终须梦

作者:[清]弥坚堂主人 
[更新时间] 2013-04-12 10:06:08    [字数] 3052

  诗曰: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静面万物皆前来,是假是真莫细裁。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达者谈天有可信,痴人说梦终难猜。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岂期情切幽明感,不意心诚微显开。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留得只身飘落在,安知离合不奇哉。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却说康梦鹤在姚安海书馆中沉潜读书,姚安海每日劝他求亲。允升道:“小弟今日此来,原为功名,非为婚姻。”安海道:“今日无事,不如同到街市闲游一要如何?”允升道:“这个还不妨。”乃携手同行。正是: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身入桃源溪径开,问针得线真奇哉。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云本是无心物,又被清风引出来。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人走不几步,遇着一个媒婆,安海认得他,把扇招他一招,叫:“张妈住了,我问你。”那张婆笑得忻忻,说道:“我今日有利趱不?姚官人是要抬举我?”安海道:“你和我蔡兄做媒。”那媒婆将允升一看,说道:“姚官人你不要说谎了。那位官人这等花容玉貌人,这等壮大,还没有秀才娘,我不信。”安海道:“瞒不得张妈,他前年失了一个佳配,如今是要续弦的。但他发誓必有才貌双全、如前妻一样,才肯娶他,不然,虽终身零落,亦所不惜。我观世杰之家有一个女子,正是蔡兄佳偶,烦你去求他一求。若是凑合,重重一个礼谢你。”那张婆道:“我看蔡秀才配得他过。但我问你有多少聘礼?”安海道:“才子配佳人,有什么聘银。”张妈道:“这个做不得。他女立誓要才貌夫君,他父又要有财的女婿。每人去求他,有财又无貌,有貌又无才,养到于今,二十岁了,未有下落。我想他一个女,必寂守孤帏,钧死然后有匹配。这个任是相知亦难撮合。”头摇手摆,转身而去。安海道:“这个老贱人,好大胆!不要管他,走罢。”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人游览街巷,日将过午,允升道:“回去罢。”过了大街,转过一湾,望见数株梧桐,四周绿竹,宛如汉林幽凤。当时卜玉真尝游此竹圃,有诗一首为证: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竹柳幽阴日影斜,时游树下醉忘归。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闲观粉蝶双双舞,惊得黄鹂树上飞。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人亦有录一首为证: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桃开红锦柳拖金,白玉铺成绿竹阴。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更有梧桐和月林,珠玑错落缀花心。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允升观了一会,就问安海道:“这一个所在是谁家景致?”姚安海道:“即卜世杰后园,他的女儿玉真常在这园中玩赏花木。俺不妨到那时看一看。”行了数步,忽见玉真正园内井边观女婢汲水灌花。安海引允升密迹潜行,走到后园一声坏墙处偷看。见得: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烟桃露春衣,月色花香飘长翳。唇似桃兮腰似柳,脸如花兮肤如脂。立得竿般袅娜,行得万般旖旎。花魄已消焉敢妒,月魂如动定相依,朱边引绳舒玉笋,恍然洛浦临溪游。园内凭栏映芙蓉,犹如观音莲花坐。傅粉的委实羞,画眉的真是谎。亭亭袅袅,记不尽娇姿娉婷;悄悄冥冥,描不尽香莲步稳。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时有录五言诗为证: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花柳虽妖冶,终含草木形。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何如闺里秀,绝色自天生。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允升见了玉真,断送得眼乱,引惹得心慌,说道:“我试高吟一绝,看他说什么?”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偶遇名花惹问时,阳春和断求心知。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柱会渡天河路,安得娇娥许一词。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真听得有人在墙边吟咏,把秋波一转,看见有两个人躲在墙后,看见一个生极俊秀,说道:“好思慕俊逸之诗!但不知是那一个咏的?这等思慕之深也。我依韵和他一首。”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诣惜倾筐梅落时,灵台一点有天知。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引绳汲得浆中液,不是同舟无一词。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玉真和诗毕,把小小的双脚儿轻移房内去了。允升道:“好酬应得快出!”安海道:“凭两个是好做一首儿的。可恼走得快,亦不等我饱看一会。回来去罢。”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允升见境伤情,在路中如醉如痴,说道:“这女子行动声音好似我平静娘一样。”归至书斋中,愈想愈真,愈忆愈现,莫不是阴灵不泯,真身出现乎?又想道:“若是我平娘妻,为什么在这里?且我在那里吟诗,他亦舍得不认我?”又转一念道:“莫不是梦?”正是: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情因境遇愈思前,欢欲来时又泪涟。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日偏能惹追忆,新弦弹出疑旧弦。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时,天色已晚,金乌渐渐西附,玉兔徐徐东升。那允升独坐无聊,一时困倦,身倚在床板中,头枕在床栏上,辗转思想,口念一绝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坐对浅灯照悴容,几声夜雨落丝红。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何柳絮牵花舞,醉杀游心倒槛中。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允升想了一会,不能成寐,将近半夜,不觉两目酸涩,心内暗想道:“未知何日得见我平娘妻,不免来去追寻,会他一面,许多受用。”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顷刻间,遂别了他乡客,寻了故国人,早来到即是泉台路。但见绿杨芳草萋萋,金凤玉露飒飒,寒气硬骨,阴冷侵肤。开了玉门关,走到转界司,听得里面有妇人声音,“原来我平娘就在这里。”不免敲门。平娘道:“谁敲门哩?”听了半晌,又道:“这声音恍似我夫君梦鹤的声音,他为什么到此?待我开门来看。”平娘一见,果是梦鹤,说道:“难得我君恁般心勤,衣袂盖沾露泥了。”康梦鹤道:“我这几日不曾见我贤妻,为你割肚牵肠。亏你昨日在井边亦舍得不认我,到如今害我这等跋涉。”平娘道:“君差了,妾未尝到阳间,为何有在井边?只因俺六月十四夜,梧桐树下,石片上空合云雨,触怒天威,城隍申文东岳帝君,把妾拘到阴府究问。帝君怜妾贤德孝慈,不甚拘究,惟责罚我君损了一长子,断了俺夫妻三年风流债,然后,许再相逢。”康梦鹤道:“听你这说,我妻你是死了,未曾到阳间?”平娘道:“正是。如今这里乃是阴府。”梦鹤道:“人死不可复生,贤卿说什么日后再相逢?除非是梦中相逢.或是待我同到阴会相逢。。”平娘道:“君有所不知,那一日,东岳帝群唤注生司官拿簿来看,那司官禀道:‘查得蔡平娘于二十二岁身一劫,过了这劫,寿至八十。今身尸朽烂,不可起生。小神查得广东海阳县人氏,系庠士卜世杰之女卜玉真,生得容貌才品与蔡平娘恍惚相似,玉真寿数,今年皆终,宜将蔡平娘神魂依在卜玉真尸魄上。’无可凭据,准妾心同而眼异。心同者,使妾将前事一一都记忆得;眼异者,使妾交易人身,将旧人的容貌都忘记得。若要重相会时,必依然记得天后娘娘为媒,签诗为证,正显阴光有应。妾即叩谢而出。今幸我君不辞劳若来寻妾,妾正可与君同回阳间。”康梦鹤道:“俺儿子如今在那里去了?”平娘道:“判在河南开封府去投胎出世了。”康梦鹤道:“俺如今不在漳州家里住了,现今羁身在潮州府城内姚安海书馆中。”平娘道:“妾正要去潮州府城内寻卜玉真了。”二人一种相随,欢欢喜喜,恰如: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花开花谢谢更丰,宝镜重新月复胧。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积世间事是戏,那知天下人皆空。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却说康梦鹤夫妻同到潮州府城内,梦鹤道:“来到这里,即是我寄寓的书斋了,请贤妻入内,同坐片时。”平娘道:“可有人在那里么?”梦鹤道:“仅小生一人而已,不须惊疑。”平娘即入内对坐,说道:“君这等凄凉,宁不思妾乎?”梦鹤道:“一日十二时,那一时不伤嗟?惟望贤卿垂念。小生自贤卿别后,枕冷衾寒,亦极渴念,今幸得见,希祈怜悯。”平娘道:“自今以后,合当勤慎。”梦鹤道:“如今在书斋内,非犹昔日梧桐树下之比也。”平娘道:“务宜快些儿,妾要去了。”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正在情浓之际,忽闻敲门之声,听得查必明在外叫道:“蔡兄好起来了,天已亮了。”梦鹤翻身惊觉,即是一梦,遍体困倦。忙忙起来,将门儿推开一看,见红日已半壁了。查必明道:“蔡兄好高睡。兄知提学不几日将到了?”梦鹤道:“文宗到得好!查兄可急急去寻一个府名,便于进考。”查必明又说了闲话,随即出来宽府名了,且按下不题。但未知平娘回生之事何如,且看下回分解。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