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太平寰宇记卷三

太平寰宇记

作者:[宋]乐史
[更新时间] 2013-04-22 17:35:46    [字数] 8790

  河南道三 西京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河南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河南府古洛州,今理河南、洛阳二县。《禹贡》豫州之域,星分柳宿,为周之始都。按《博物志》云:周在中枢,三河之分,风云所起,四险之国也。昔,周武王克殷还,顾瞻河洛而叹曰:“我南望三途,北望岳鄙,顾瞻有河,粤瞻伊雒,毋远天室,遂定鼎郏鄏,以为东都。”《周书》又曰:“周公将主政,乃作大邑,南系于洛水,北因于郏山,以为天下之大凑也。”皇甫谧《帝王世纪》云:“周公相成王,以丰、镐偏在西方,职贡不均,乃使召公卜居涧水东、瀍水之阳,以即中土,而为洛邑,而为成周王都,今苑内王城是也。”又按《孝经援神契》云:“八方之广,周洛为中,于是遂筑新邑,营定九鼎,以为王之东都。”又云:“成王营洛邑,建明堂,朝诸侯,复还丰、镐。”故《书序》曰:“成王既黜殷命,返归在丰,周公往营之,后始迁殷顽民居之,河南府东故洛城是也。”自成王后十世,幽王为犬戎所杀,其子平王居洛邑,所谓新邑也。平王后十三叶,敬王避王子朝之乱,东居成周,成周城小不受王都,故壊翟泉而广焉。敬王后十一叶,赧王又徙居于西周,即王城,今苑城内是也。皇甫谧《帝王世记》云:“赧王尽献其邑三十六于秦,秦昭襄王纳其献,立为三川郡,初理洛阳,后徙荥阳。”自平王东迁至赧王,凡二十叶而周氏灭矣。《汉书?地理志》云:“初,洛邑与宗周通封畿,东西长而南北短,短长相覆为千里,至襄王以河内赐晋文公,又为诸侯所侵,故其地分小 。”徐广《注史记》云:“周王畿凡七县:河南、洛阳、谷城、平阴、偃师、巩、缑氏是也。”楚汉之初,立韩公子成为韩王,其地属韩。汉元年,项羽立楚将瑕丘公申阳为河南王,都洛阳;二年,阳降汉,汉于其地置河南郡,领县二十二,理洛阳。汉高祖五年,即位定陶,自洛阳徙都长安。后汉建武元年,幸南宫,遂定都焉,至五年,改河南郡为河南尹,领二十一县,属司隶校尉。献帝即位,关东兵起,相国董卓遂逼迁西都长安,尽烧洛阳宫庙。曹子建诗云:“步登北芒坂,遥望洛阳山,洛阳何寂寞,宫室尽烧焚。”后卓死,又都焉,至建安元年,曹操进兵诣京师,帝遂南都于许。魏受禅,都洛阳,陈留王奂合河南等五郡置司州,《十三州志》云:“京师之州,司隶校尉掌焉,故曰司州。”晋受禅,又都洛阳,司州不改。永嘉五年,刘曜、王弥入京师,于是司州没胡,刘聪以洛阳为荆州。石季龙又改为司州。建武元年,分司州之河南等七郡为洛州。东晋永和五年,桓元子入洛阳,复置河南郡属司州。苻坚使王猛克洛阳,改司州为豫州。后秦不改。宋武帝入洛,更置东垣、西垣二县,仍于虎牢置司州。后魏神{上鹿下加}三年,遣将安颉攻洛阳,拔之,复为洛州;太和十七年,又改洛州为司州;十九年,改河南郡为河南尹;魏武帝自洛阳迁都长安是为西魏;魏孝静帝自洛阳徙都邺,是为东魏。按《郡国县道记》云:“魏天平元年,又改司州为洛州,改河南尹为河南郡。”西魏大统三年,复改洛阳为司州,仍置牧司州,寻陷入高齐,司州不改,又移河南郡于渑池县大坞城置,寻又改司州为洛州,河南郡惟领宜迁一县。后周建德六年,平邺之后,于洛阳置洛州总管,仍省东魏及高齐两河南郡,改宜迁为河南县,仍废河阳总管。隋初,仍旧置总管,二年,废总管,置河南道行台省,并罢洛阳郡置洛州,以郡旧领县属焉。大业元年,炀帝命仆射杨素等营构宫室,大业二年,遂成新都而徙居之,今洛阳是也。其宫北据邙山,南值伊阙之口,洛水贯都,有河汉之象,东去故城一十八里。初,炀帝尝登邙山,观伊阙,顾曰:“此非龙门耶,自古何因不建都于此?”仆射苏威对曰:“自古非不知,以俟陛下。”帝大悦,遂定议建都焉。其宫室、台殿,宇文恺所创也,恺巧思絶伦,因此制造颇穷奢丽,前代都邑莫之与比。仍以洛州移入新都,废州在宫城南,又改为豫州,置牧。三年,罢州为河南郡,仍置尹。四年,改东京为东都。十二年炀帝幸江都,留越王侗内守。十四年,炀帝崩,立越王侗于洛,复置洛州。侗寻为王世充所害,充改洛州为司州。唐武德四年,讨平王世充,复为洛州,置总管府领洛、郑、熊、谷、嵩、管、伊、汝、鲁九州岛。洛州领河南、洛阳、偃师、巩、阳城、缑氏、嵩阳、陆浑、伊阙九县。其年,罢总管府置陜东道大行台。九年,罢行台,置洛州都督府,领洛、懐、郑、汝四州,权于府置尚书省。贞观元年,割谷州之新安来属。七年,又割谷州之寿安来属。八年,移理所于河南县之宣范坊。十八年,废都督府,省缑氏、嵩阳二县。显庆二年,置东都,官员一凖雍州。是岁,废谷州,以福昌、永宁、长水、沔池四县,懐州之河阳、济源、温、王屋,郑州之杞水来属。龙朔二年,又以许州之阳翟,郑州之密县,绛州之垣县来属。干封元年,以垣县隶绛州。咸亨四年,又置柏崖、大基二县。其年,省柏崖县。上元二年,复置缑氏县。永淳元年,复置嵩阳县。光宅元年,改东都为神都。垂拱四年,置永昌县。载初元年,置武临县。天授元年,置武泰县,寻废,仍改郑州之荥阳为武泰来属。三年,置来庭县。神龙元年,改神都复为东都,废永昌、来庭二县,改武泰为荥阳,迁郑州。先天元年,置伊阙县。开元元年,改洛州为河南府。二十二年,置河阴县。天宝元年,改东都为东京。朱梁开平初,都汴州,废西京为雍州,仍改东京为西京。后唐同光元年,复为东都。晋高祖天福三年,又都汴州,此为西京。自汉、周至于宋皆因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元领县二十六,今十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河南、洛阳、登封缺、寿安缺、伊阙缺、永宁缺、长水缺、新安缺、福昌缺、伊阳、巩县、密县、渑池、缑氏、颍阳、王屋、河清、偃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六县割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阳翟、入许州。河阴、已下五县入孟州。河阳、温县、济源、汜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县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浑、并入伊阳。告成。并入登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府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东西三百四十里,南北三百四十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四至八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东至东京四百二十里,西至长安八百六十里,东至郑州二百七十里,南至汝州一百八十里,西至陜州二百五十里,北至泽州二百八十里,东南至许州三百二十里,西南至虢州四百六十五里,西北至绛州五百里,东北至懐州一百四十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唐开元领县二十六,户,十九万四千七百四十六;皇朝领县一十八,主,四万二千八百一十八,客,三万九千一百三十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风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礼 职方氏》:“河南曰豫州,豫者逸也,言常安逸也。”李巡云:“豫者,舒也,言禀中和之气,性理安舒。”又《汉书 地理志》:“周人巧伪趋利,贵财贱气,高富下贫,喜为商贾。”《九州岛记》云:“洛阳转毂百数。”贾耽《郡国志》云:“无所不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姓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河南郡九姓:贺、丘、褚、祝、兰、窦、南宫、穆、独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许由。字武仲,登封人。申伯。洛阳人,《诗》:“惟岳降神,生甫及申。”即申伯也。仲山甫。洛阳人,《诗》:“保兹天子,生仲山甫。”又:“衮职有阙,仲山甫补之。”苏秦。洛阳人,读《阴符经》欲睡,引锥刺股,后游赵,说六国,受相印。贾谊,洛阳人,迁大中大夫,出为长沙王傅。司马迁。剧孟。洛阳人,以侠显,文帝时,吴、楚告变,周亚夫乘传至洛,得孟,喜曰:“吴楚举大事而不求剧孟,吾知其无能为已。”卜式。河南人,拜缑氏令,赐爵关内侯。郭贺。字乔卿,洛阳人。杜密。字周甫,登封人,北海相.罢归,每谒守令,多所陈托,与李膺同坐党事.吴雄。字季高,河南人,宫廷尉。少贫,死,丧事促办,葬人所不封之地,不卜日,术者皆言其后必灭,而子祈、孙恭并三世为廷尉。胡昭。居陆浑山,躬耕力学,闾里严事之时,孙狼作乱,至陆浑,相戒曰:胡居士贤者,不得犯其境。合邑赖昭以安。韩擒虎。平陈有功,进上柱国。疾笃时,有人诣其家曰:“我欲见阎罗王。”虎闻之,曰:“生为上柱国,死作阎罗王,足矣。”长孙无忌。洛阳人,佐太宗定天下,与褚遂良同受顾命。贾曾。洛阳人,为秘书郎,掌制诰。于志宁。河南人。张说。字道济,策贤良第一,封燕国公,其先范阳人,代居河东,又徙家为河南之洛阳人。贾至。曾子。玄宗传位,至撰册,帝曰:“两朝盛典,出卿父子,可谓继美乎。元德秀。字紫芝,河南人,少孤,事母孝。尝隐居陆浑山中,无墙垣扃钥,岁饥或不爨,以弹琴自娱。房管每谓:“见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尽。”房管。字次律,洛阳人。长才博学,风度修整,与韦见素同平章事。武元衡。缑氏人。韦应物。河南人,性高洁,能诗,为苏州刺史,多惠政,世号韦苏州。元稹。字微之,河南人,官拜御史,长于诗,与白居易齐名,世称“元白”。毕諴。字存之,偃师人,燃薪夜读达旦,官学士,进大司马。萧昕。贾餗。河南人。裴休。济源人。曹确。河南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土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桑白皮、桔梗、玄参、丹参、旋覆花、大戟、白蜡、半夏、芫花、峭粉,以上并入贡。赋:绫绢。《九州岛记》云:“金门之竹,可以为笙管。”金门,山名,在福昌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河南县:旧四十乡,今四乡五十坊。《汉书?地理志》:“河南,故郏鄏地。”郏,山名;鄏,邑名。今邑西南之地,谓之郏鄏中。按,周平王避犬戎乱,自宗周徙居于此,历十三世至敬王,乃迁都成周,即此也。秦灭汉,为县,属河南郡。后汉亦为河南县。晋及后魏皆理于今苑城东北隅。后周大象二年,移于故洛城西。隋大业二年,又移于今洛城内寛政坊,即今理所也,寻,又改洛阳为豫州。三年,罢州为河南郡,县属不改。唐永昌元年,改为合宫县,至神龙元年,复旧。二年十一月,又改为合宫县,至唐隆元年,仍旧为河南县。 洛水,在县北四里。 伊水,在县东南十八里。 瀍水,在县西北六十里。《禹贡》曰:“伊﹑洛﹑瀍﹑涧,既入于河。”孔安国注云:“瀍水出河南北山。”《水经》云:“瀍水出河南谷城县北山,今验水西从新安界东入县界。” 天津桥:在县北四里,隋炀帝大业元年初,造北桥以架洛水,用大缆维舟,皆以铁锁钩连之,南北夹路对起四楼,若日月表胜之象 。然洛水溢浮,桥橔辄壊,唐贞观十四年,更令石工累方石为脚。《尔雅》:“箕斗之间,天汉之津梁。”故取名焉。 中桥:唐咸通三年造,累石为脚,如天津之制。 通济渠:在县南三里,隋大业元年,分洛水西北名千步碛渠,又东北流入洛水谓之洛。 金谷:郭缘生《述征记》云:“金谷,谷也,地有金水,自太白原南流经此谷,晋卫尉石崇因即川阜而造为园馆。”崇《金谷诗序》云:“余以元康六年从太仆卿出为征虏将军,有别庐在河南县界金谷。涧中,有清泉﹑茂树﹑众果﹑竹柏﹑药物备具,又水碓、鱼池焉,时与诸贤登高临下,列坐水湄,遂各赋诗,感性命之不永,惧凋落之无期云。” 芒山:一名邙山,在县北十里,一名平遥山 ,亦郏山之别名也,都城所枕,又有光武陵。魏明帝欲平北邙山,令登台便观见孟津。廷尉辛毗谏曰:“天地之性,高高、下下,今而反之,既非其理。若九河盛溢,洪水为害,丘陵皆夷,何以御之?帝乃止。”又杨佺期《洛城记》云:“北山连岸,修亘四百余里,实古今东洛九原之地也。”又戴延之《西征记》云:“邙山西岸东垣,亘阜相属,其下有张母祠,即永嘉中此母有神术能愈病,故元帝渡江时延圣火于丹阳,即此母。”今祠存。伊尹、苏秦、张仪、扁鹊、田横、刘寛、杨修、孔融、吴后主、蜀后主、张华、嵇康、石崇、何宴、陆倕、阮籍、羊祜,皆有冢在此山后。汉梁鸿登芒山,作《五噫之歌》曰:“陟彼北芒兮,噫;顾览帝京兮,噫;宫室崔嵬兮,噫;人之劬劳兮,噫;辽辽未央兮,噫。” 周山:今在苑中,当县之西也,《皇览》云:“河南城内有周山,一名小亭山。”《周地记》云:“周山下有周谷,本周之采地也。” 谷城山:瀍水所出。 太白原:其原芒山之异阜也,在县西北六十八里。《舆地志》云:“金水始自太白原东南,经金谷,即此原也。” 佩印山:《左氏传》:“晋、赵诸陵并在此山上。”即芒山之别阜也 。 阙塞山:《左氏传》:“晋赵鞅纳王使女寛,守阙塞。”伏虔谓南山伊阙是也。杜预注:“洛阳西南伊阙口也,俗名龙门。” 孝水:《山海经》谓:“廆山,俞随之水出于其阴,北流注于谷水。”《水经注》云:“世谓之孝水,在河南城西十余里。”故潘安仁《西征赋》云:“澡孝水而濯缨,嘉美名之在兹。” 月陂:洛水自苑内上阳宫南弥漫东注,当宇文恺版筑之时,因筑斜堤,束令东北流,当水冲作堰九所,形如偃月,谓之月陂。 千金堰:戴延之《西征记》云:“金、瀍、谷三水合处有千金堨,即魏陈留王所立,引水东灌,民今赖之。”又《九州岛要记》云:“洛阳千金堨傍有九龙祠。” 蒙汜池:《魏书》云:“明帝于宫西凿蒙汜池以通御沟,义取日入蒙泛以为名。” 琼花池:《洛阳宫殿簿》云:“西宫临章殿有琼花池。” 皋门桥:谷水上有皋门桥,即晋惠帝所造,故潘岳《西征赋》云:“秣马皋门。” 铜井:陆机《洛阳记》云:“宫墙西有二铜井。” 甘城:《左传》谓:“甘昭公有宠于惠后。”杜预注云:“河南县西南有甘水,昭公王子带食邑于甘。”故《汉书郡国志》云:“河南有甘城。” 故谷城:在县西北,古谷城即周所置,在谷水之东岸,西晋省并入河南,故有城存;北齐天保中,常山王演使裨将严略增筑以拒周,俗亦谓之严城,后周拒齐,又筑。孝水城,亦在今县西北 ,隋大业二年,又于此置青城宫,北隔苑城与榆林店相对。 苌弘祠:《郡国志》云:“周人,无辜见杀。” 今洛中有祠存,谓撞钟祠是也,即后人讹尔。 白君祠:《郡国志》:“瀍水西南有白仲吕墓。”前有祠堂,石碑题曰:“真人白君之表。”即晋永宁二年志之。 许由庙:在邑界,石虎《郡国志》云: “在洛阳西,秦末尝鸣,应三十里。”今人铁钉钉两足,兼截双耳。 金埒:在北邙山下。按刘义庆《世说》:“王济字武子,被谪,移第于此,时人多地贵,济好走马,因布钱为埒以示之,故号为金埒。” 鸿都门:洛阳北宫门也。 百尺楼:在金镛城内,有百尺楼。 棠棣碑:在县西四里修行寺东街,永徽初,贾敦实、弟敦宝前后为洛州长史,并有惠政,百姓立二碑于此,时人号为棠棣碑。白居易影堂:在县南二十里,唐会昌元年置。玉泉山:在县东南四十里,山内有玉泉寺。唐明宗五庙:在县西北六里福善坊。晋朝五庙:在县西北八里恭安坊。天福八年,置汉朝七庙,在县西北八里旌善坊。周朝六庙:在县西南三里彰善坊,建隆元年置。唐李靖庙:在县西七里旌善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阳县旧三十乡今三乡四十三坊。本成周之地。 镐京为西都,王城为东都。敬王后,王城为西周,成周为东周。至秦襄王以为洛阳县,属三川。自汉以后,县恒属河南。 故太史公云:“留滞周南。”即今邑也。”朱超石《与兄书》曰:“洛下道路本好,青槐荫映可爱。”隋炀帝迁都,自今县东三十里移于今德懋坊西南隅,有故城存。唐垂拱四年七月,析置永昌县。长安二年六月,废永昌。神龙二年冬,改洛阳为永昌县。唐隆元年,复为洛阳县。皇朝移于小清化坊。 洛水:在县西南三里,西自苑内上阳之南弥漫东流,宇文恺筑斜堤,束令东北流,当水冲凑堰九所,形如偃月,谓之月陂,今虽渐壊,尚有存者。 北邙山:在县北二里。 委栗山:在县东南三十里,魏明帝景初元年十月,营洛阳委栗山为园丘,今形制犹在。 大石山:一名万安山,在县西南四十五里,《九州岛要记》云:“晋惠帝于此山请雨七日,大霖。”魏孝文帝测之,高二百丈;魏武《乐府》有《南篇》云:“南上大石山。”即此山也。 大谷:在县东五里,《后汉书》云:“孙坚进军大谷,距洛九十里。”张衡《东京赋》曰:“盟津达其后,大谷通其前。”陈留王《洛神赋》云:“经通大谷。” 潘安仁《闲居赋张公》:“张公大谷之梨。”皆谓此。 翟泉:《左传》曰:“王子虎会诸侯之大夫于翟泉。”今城中大仓西南池水是也。晋永嘉元年,有苍鸟起步广里,地陷,竟有刘曜纂逼之辱。又《帝王纪》云:“景王葬于翟泉。”今东阳门内有大街,北有大仓,中有景王陵,西南望步广里,北眺翟泉,二处相距远近略均之也。又戴延之《南征记》云:“太子宫东有翟泉,今干无水。” 洛子神:《郡国志》:“后魏虎贲中郎将洛子渊者,洛阳人,镇防彭城,因同营人樊元宝归,附书至洛下,云宅在灵台南。元宝至,忽见一老翁云:‘是吾儿书。’引入屋宇,显敞饮食非常。久之,送元宝出,唯见高崖对水,方知是洛水之神,因立祠,迄今人祀以祈水旱。” 玉井:《魏略》云:“明帝引谷水过九龙祠前,为玉井绮栏。”又《洛阳记》云:“璇华宫有玉井,皆以白玉垒饬是也 。” 阮曲:《水经注》云:“谷水又东南转,曲而东注,谓之阮曲。”盖嗣宗所居之地。 七里涧:陆机《洛阳记》云:“城东有桥,以跨七里涧。” 九观:陆机《洛阳记》云:“临商、陵云等八观在宫之西,唯絶顶一观在东,是号曰九观。” 平阴故城:汉为县,废城在今县北五十里是。按此城东有平州,谓之河阴川城,北枕黄河,西抵邙山北趾。曹魏文帝改平阴。后魏移县理于故洛城西皇女台侧。隋开皇三年,又移县于寿安县东北二十五里严明城是也。大业元年,废入洛阳。 峻阳陵:晋武帝陵。汉明、章二帝陵:明帝在今县西北,章帝在今县东南。 白社里:在故城建春门东,即董威辇旧居之地。回洛仓:隋大业三年十二月置回洛仓,去洛阳县七里。仓城周十里,开三百窖,米百万斛。至十三年,李密叛,频攻,此仓多为洛阳人所据。后竟为密陷,还复夺得。后运米入洛阳,终为乱兵所掠。 宣武场:魏明帝斗猛兽处。 铜駞街:陆机《洛阳记》云:“汉铸铜駞二枚在宫南四会道,夹路相对。”俗语曰:“金马门外聚羣贤,铜駞陌上集少年。”言人物之盛也。《风土记》云:“石季龙取之向邺。” 三市:《洛阳记》云:“大市,名金市,在大城西;南市,在大城南;马市,在大城东。”按金市在临商观西,兑为金故曰金市。马市在东,旧置丞焉。又郦道元《注水经》云:“马市,即嵇康为司马昭所害之处。” 苏秦宅:《郡国志》云:“在利仁里,后为魏尚书高显业宅,每夜显业见赤光,于光处掘得金百斤,铭曰苏秦金,显业因为之造寺。” 董卓宅:《郡国志》云:“在永和里,掘地取得金玉、宝玩,后魏邢蛮掘得丹沙及钱,铭曰董太师之物,后梦卓索,蛮恡不还,经年无病而卒。” 石崇宅:有緑珠楼,今谓之狄泉是也。 夕阳亭:晋贾充出镇长安,百僚饯送,自旦及暮,故曰夕阳亭。 故洛阳城:在县东二十里。按《洛阳记》:“洛阳城,东西七里,南北九里,城内宫殿、台观、府藏、寺舍,晋魏之代凡有一万一千二百一十九门。”自永嘉之乱,刘曜入洛阳,元帝渡江,官署、里闾,鞠为茂草。至后魏孝文帝幸洛阳,巡故宫,遂咏《黍离》之诗,群臣侍从无不感怆。又至隋炀帝,因校猎,登北邙山,观伊阙,顾谓侍臣曰:“得非龙门耶,自古何不建都于此”侍臣苏威对曰:“以俟陛下耳。”遂定议都焉,因诏杨素营之,大业九年成,徙都之。 其宫北据邙山,南值伊阙,以洛水贯都,有天汉之象。其宫室、台殿皆宇文恺所造,巧思营布,前代郡邑莫之比焉。 十二门:陆机《洛阳记》云:“洛阳十二门,[南]北九里 ,城内宫殿、台观有合闼,左右出入城内皆三道,公卿、尚书从中道,凡人左右出入,不得相逢,夹道中植榆柳以荫行人;又《晋书》曰:“洛阳御道筑墙高丈余。”又云:“洛阳十二门皆有双阙。”石桥,桥跨阳渠水。又按《舆地志》:“洛阳城外四面有阳渠水,即周公所置。”池上源注函谷,东流注城西北角,仍分流绕城至建春门外合流,折东流注于池是也。 上东门:洛阳东面门也,在寅地,晋改为建春门;《东观汉记》云:“郅恽为上东门侯,光武夜还,恽不纳。”又《后汉书》:“袁绍横刀揖董卓曰:‘天下健者,岂惟董公乎’?乃悬节于上东门而去。”又汉公卿饯二疏于上东门;汉《旧仪》云:“册皇子为诸侯王皆于上东门中,以东门在卯故也。”《晋书》:“十二门东面最北曰东上门。”后又改为东阳门,即阮籍诗‘步出上东门’也;又《晋书》:“王衍见石勒倚啸于上东门,徐使召之,已去。” 开阳门:南面有四门,东曰开阳,在己上;应劭《汉官仪》曰:“此门始成,未有名,夜有一柱飞来在楼上,后琅邪开阳县上言:‘南门一柱忽然飞去,莫知所在’,光武使视,则是也,遂刊记年日月,因以名门。上有九子母像,国家常往祈焉。次西,汉曰平城门,在丙上,晋改曰平昌门,郊祀法驾由此门。次西,汉曰小苑门,在午上,晋改曰宣阳门,门内有冰井,故《述征记》曰:“冰井在凌云台北,故藏冰处也。”又云:“移门即宣阳也。”按薛综《注东京赋》曰:“移门,冰室门也。”冰室门及门榭皆屈邪行,依城池为道也;华延隽《洛阳记》云:“即汉之宫门。”次西,汉曰津门,在未上,洛阳水浮桥下。按《后汉书》:陈宣为諌议大夫,建武十年洛水泛长至津门,门司欲筑堤遏水,先止之曰:“王尊正已,水絶其足,朝廷中兴,必不入矣。”水果退。 广阳门:西面有三门,在申上。《述征记》云:“广阳门西南有刘曜垒、试弩棚,西北有斗鸡台、射雉观。”又按《河南十二县境簿》云:“茧观在广阳门。”次北,汉曰雍门,在酉上,晋改曰西明门。又次北,曰上西门,在戌上,晋改曰阊阖门。按《汉官仪》云:“上西门所以不纯白者,汉家厄于戌,故以丹漆镂之。” 夏门:北面有二门,其西汉曰夏门,晋改为大夏门,正在亥上,《魏略》云:“董卓烧南、北二宫,魏武帝更为夏门,内立北宫;至明帝,又造三层楼,高十丈。”陆机《与弟书》曰:“大夏门有三层楼,高百尺。”又按《晋宫阙簿》云:“宣武观在大夏门内东北上,故云‘南望天渊池,北瞩宣武场’是也。”次东者,汉曰谷门,晋改为广莫门,正在丑上。 九龙祠:在履顺坊。按《东郡记》:“后魏孝文迁都洛阳,修千金堨,渠成而水不流,常见有龙扼之,水不得下,于是祭之,龙退而水行。” 王戎墓:在殖业坊,高四丈。《故老传》云:“隋大业迁都之始,人为酒窖,得铭云:‘晋司徒尚书令安丰元侯王君之墓铭。’” 裴楷墓:在修义坊十字街北,有碑存。 高贵卿公陵:在县西北三十里屈涧之滨。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平寰宇记》卷四原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