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 第二章 死亡的印第安人与该死的挖掘机(1)

法医鉴证实录

作者:[美]比尔·巴斯
[更新时间] 2013-04-25 11:16:13    [字数] 6602

南达科他州大草原的天空是深蓝色的,西边的积云浓密地堆积着,灰白色的雨雾还没有到达地面就已经蒸发了。我知道飞机就要降落了。在离地面不到两英里的高度向外望去,一片绿油油的草原映入了眼帘,夹杂着褐色的矮树丛,密苏里河的水也是褐色的,似乎很浑浊。听说,唯一可见的几片绿色就是北边河岸上的一些圆形地带,而这些是古印第安人村庄的标志之一。当时是1957年,看到一片新的天地,我感到很兴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飞机的引擎开始减速,机身开始晃动的时候,我出现了晕机的状况:很恶心。没有办法,我总是这样,不过这次没有把早饭吐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飞机终于安全降落了,旅客们依次从飞机里面出来,我私下里寻找着前来接我的史密斯学会的考古专家鲍勃,但是没有他的身影,其他人都快走光了,唯独我孤独地站在空荡荡的大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等了许久,还是不见人来,于是我跑到机场的咨询台,告诉他们我要去的地址,还说有位专家会来接我,但一直没有见到人。他们看了看地址说道:“这个地方昨天晚上下了大暴雨,到处是淤泥,没准是被泥浆堵住了。要不就是路上积水太多,路滑车开不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一直等到下午才看到了满身是泥浆的老鲍勃,他不停地向我道歉,说被泥水困了3个多小时,殊不知,在今后的一段日子(约14个年头)里,我也被困在了这个地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来到南达科他州的原因很多,有美国陆军兵团、史密斯学会跟地球最后一次冰河期(这个原因是开玩笑的)。两万年前,厚厚的冰层无情地覆盖了美洲平原,一路向南。之前的岩石和高山被挤压成粉末,最终被重塑成百万平方英里的陆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与我同时到达这个大草原的还有工程人员、考古学家跟人类学家。工程人员负责水利工程,剩下的人只管发掘,找出埋藏在地下的宝贝,当然了要经过考古学家的认可。这些工作看似简单,但却因为环境恶劣而困难重重,最大的难题就是密苏里河高涨的水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要小看了密苏里河,虽然它在美国五大湖中名列第二,但是从长度上讲,它远远超过了密西西比河。其次从变化的特性讲,它原来是要向北注入加拿大的,却被冰河巨大的冲击力挡了回去,掉头转向了南面,汇入了温暖的墨西哥湾。在这个过程中,它见证了各种生物的演变,1亿年前,恐龙遍布这个地方,之后是骆驼、大象、老虎等哺乳动物,人类出现得比较晚,大概在1万2千年前,而且是从亚洲来到这里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几千年来,这批人过着游牧的生活,直到两千多年前才学会了种植庄稼,从此过上了定居的生活,再后来就是建造自己的房子——在地下挖一个圆形的空间,上面搭上木架跟稻草,冬暖夏凉,最适合草原的气候了。后人把这个建筑称之为“圆顶泥屋”,也就是印第安人的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这种泥屋维持不了多久,北美草原上的树木很少,多半都是长在河流附近的低洼地带,经过一代人以后,树木都被砍光了。于是后面的人要走到很远的地方才能采集到木材,于是干脆就搬走了,再过一代人,树木又被砍光了,接着再迁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直到18世纪,北美平原上已经住了好多印第安部落,其中有4个主要的部落——苏族、曼丹族、西达族和阿里卡拉族,他们在大草原上为了争夺地盘而互相争斗。随后新的居民加入了,主要是一些白人探险家跟做生意的商人,其中以刘易斯跟克拉克为代表,但是最早的还算是法国冒险家跟曼丹族妇女所生的孩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刘易斯跟克拉克进入美国政府买下的路易斯安那州,想跟阿里卡拉族、曼丹族结成联盟,共同对抗凶猛异常的游牧民族——苏族。但是阿里卡拉族拒绝了,曼丹族很好被攻破,他们的男人喜欢跟白人做生意,女人则喜欢跟白人睡觉,他们认为这样可以从白人身上获得某种魔力,但不幸的是,多半获得的是梅毒等性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之后刘易斯跟克拉克与阿里卡拉族人发生了冲突,在刘易斯任路易斯安那州长官的时候,他下令如果阿里卡拉族人违抗命令就会格杀勿论。针对美国政府的镇压,阿里卡拉族人也在顽强地反抗着,但是寡不敌众,元气大伤。此时他们还受到苏族跟外来移民的进攻,加上天花肆虐,种族濒临灭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到了1957年,阿里卡拉族的遗迹就要被洪水淹没了,于是史密斯学会邀请我们这些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们发掘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坐落于华盛顿区的广场,是史密斯学会在美国的一处大型博物馆。馆内有一只庞大的非洲象,伫立在进门的大厅内。大象的头上环绕着几层楼梯,在4层以上楼层的阳台上摆放着美国原著居民的骨骼,以及类似的展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然现在人们对发掘墓穴采集骨骼的做法嗤之以鼻,主要是1990年,美国原著部落向国会提出请求,敦促他们通过法律来禁止采集原著居民的骨骼,凡是现在已经采集展出的应该归还给他们,原因很简单,人的尸骨是神圣的遗物,必须入祖归根。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合乎情理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从科学研究的角度,史密斯学会这么做完全是对的。这些骨骼对于研究美国原著居民的历史、文化跟人类的进化都有着深远的意义。通过对这些骨骼的对比,我们可以清晰地概括出这些人的体貌特征,他们的饮食习惯,平均的寿命以及婴儿的死亡率。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史密斯学会收集了大量这样的骨骼,远远超过了博物馆专家的研究能力,当然这对我来讲是件好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在弗吉尼亚大学读三年级的时候,就听说了人类学这门课,当时我的专业是心理学,在选择副修课的时候,人类学(Anthropolo-gy)几个字引起了我的注意,后来想想,大概因为课程是按照字母顺序排列的,如果我从最后一页看起,大概就会选择动物学(Zoology)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虽然弗吉尼亚大学没有人类学系,但是有一位非常优秀的人类学教授埃文斯,他是一位注重实际考察的学者,更是一位善于启发学生思维的好老师,当时他刚从巴西考察回来,挖掘到了一个史前的村庄,于是他在课堂上给我们放幻灯片,绘声绘色地将那个古老村庄的生活展现给我们。埃文斯教授的其他课我也选修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1956年春天,我就要拿到人类学的硕士学位了,于是写信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埃文斯教授,他知道后非常高兴,我大概是他唯一取得人类学硕士学位的学生。在给我的回信中写道,他一直记得我这个学生,为我在学业上取得成绩感到骄傲,他已经离开弗吉尼亚大学了,现在史密斯学会的考古馆担任馆长。他还说目前学会正缺少人手,问我对研究美国原著居民的骨骼是否感兴趣,他可以帮我介绍这份工作。当时我为能有贵人相助而欣喜若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批骨头是美国陆军兵团在发掘河坝的时候发现的,当时的密苏里河经常发生洪水泛滥,于是他们来到了南克塔州,开始了宏伟的筑坝工程。水坝筑成以后,还要拦相当大的蓄水库,这将成为美国最大的人工湖,但是好多原著居民的遗址都将被埋在下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陆军兵团拿出了专门的费用提供给史密斯学会,希望由他们来进行考古方面的发掘与研究,这部分费用虽然只是整个水坝预算的很小一部分,但是对考古发掘来讲已经是很庞大了。有了雄厚的资金支持,我们跟兵团同时开工,一些大学生在几位考古学家的带领下,来到了这个即将被淹没的地方。他们从上游的阿里卡拉族遗址开始挖掘,那里有个名为苏黎的遗址,阿里卡拉族人在这里建造了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泥屋村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目前关于这个遗址所留下的线索就是一系列大小不一的圆圈,这些圆圈代表了每个泥屋的具体位置,它的形成原因很简单,在每个泥屋销毁之后,会在草原留下一个浅坑,由于这个地区的降水不是很多,所以浅坑处就会因为平时蓄有积水而绿草茂盛,久而久之就在褐色的大草原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绿色圆圈。小的代表了普通的泥屋,大概有几百个,大的代表为数不多的公众聚会场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阿里卡拉族人大概在17世纪的时候来这里定居,此后由于树木的缺乏而迁走了。后来河岸的树木长出来以后,他们又回来了,根据史料记载,他们最后离开是在1750年左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从地面很难看出这些圆圈,但是车从上面开过,就会感觉出来了,起起伏伏的,像在坐过山车。由于这个遗址的占地面积大,原著人在此生活的时间长,所以留下的东西也多,考古学家在这发掘出一批相当珍贵的宝藏:生活用的炊具、农用工具、武器、珠宝还有骨头。但当时没有人手来对这批骨头进行研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出现的,我走进了这个有大象标本的大楼,开始了我在暑假的骨头统计工作。当时我还是一名研究生,没有自己的电话,也不用写任何的报告或材料什么的,更没有什么可以分心的事情,我从早到晚泡在骨头堆里,认真地做着研究分析,接下来的几个假期我也都是如此,直到1957年我的导师让我到南达科他州。~&%||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个时候的我从来没有到过密苏里河以西的地方,也从来没有坐过飞机,所以那次旅行对于我来说真是大开眼界。无数带着古老文化的尸骨等着我去发现,还有些少不更事的学生等着我去讲授基础知识。在这个过程中,我要与酷暑、灰尘做斗争,还要跟蚂蚁、毒蛇为伍。但是这段时间的经历为我以后的研究工作提供了很多经验,让我可以在复杂的谋杀案中找到蛛丝马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1957年8月我到南达科他州的时候,暑假已经快结束了。这项工作也将在两周内结束,因为大家还要赶回学校上课。但是鲍勃却希望我能在这短暂的两周内,解决一个困扰他们两年的难题:阿里卡拉族人死后被埋在哪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根据目前发掘出来的泥屋数量,我们可以推算出这里至少有几百人居住,但是为什么我们只找到了几十具尸骨呢?其他的都到哪里去了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然有些印第安人是不会进行土葬的,比如苏族,他们会搭个台子,把尸体赤裸裸地放到上面,然后任其腐烂,剩下的尸骨通常会被附近的野狼、秃鹫给叼走,所以现在很难找到苏族人的骨头。阿里卡拉族人则完全不同,他们始终都是用土葬的,而且发掘的工作还是由女人来完成的。她们用牛的肩胛骨做工具,挖一个大概三尺深的窄圆坑。如果是埋孩子的尸体,坑还要小,然后让尸体的双手交叉胸前,膝盖贴着胸部,很像婴儿在妈妈肚子里的样子。将尸体放进去埋了之后,还要在上面放上一些草皮树枝什么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让我们感到郁闷的是,发掘出来的尸骨数量与本来的人口数目相差甚远,我们根本不能从这有限的尸骨中了解到什么,根据考古的经验,附近一定还有我们没有找到的墓穴,如果现在还发现不了,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考古挖掘是按照方形格子图来进行的,每个格子都有自己的编号,每挖掘一个格子,就会记录人在这个区域活动的痕迹,在不同深度发掘出来的不同东西。这种方法条理清楚,记录也精确,但就是慢得出奇,有时候要花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完成一个格子。没有办法,史密斯学会的教授命令我带上10个学生,在月底之前必须找到阿里卡拉族人的墓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8月份的南达科他州热得出奇,就像一个大蒸笼一样,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连个庇荫的地方都没有,但是我们却碰到了巨大的发掘队伍,数量有几亿之多,就是身材矮小了一些,是那些穴居在草原的蚂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北美大草原的土质为松散的黄土,它的质地很细,犹如面粉,是沙尘暴的主要成分,但它只会在气候干燥的时候才会肆虐。如果碰到潮湿的水汽,黄土的性质就会发生巨大的改变,变成了比较粘稠的物质,如果碰到下面是岩石层,那么黄土就会失去地心引力,所以那个雨天过后,鲍勃才会那么晚到机场接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黄土因为松散,所以非常适合挖掘,也是蚂蚁的天堂,它们可以在此挖出自己的穴道,碰到潮气以后就会粘在一起,所以不用担心它们会坍塌。对于蚂蚁来说,发掘别人已经动过的黄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于是当它们进入到墓穴的时候就会很兴奋,这里的黄土格外松散,超级好挖,但是这些笨重的硬邦邦的东西是什么?蚂蚁们碰到困难了,于是绕道而行,那些能够搬到地面的东西就会被它们拖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蚂蚁的眼里,这些东西是垃圾,但在我看来,这却是无价之宝。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徘徊在草原的灌木丛中,蹲在地上观察着蚂蚁的活动。它们的家多半安置在废弃的黄土堆上,土堆周围还有一些小鹅卵石,然后我又发现了令人惊喜的东西:细小的手指骨,已经被风化的足骨,还有闪着光的用来做珠宝的蓝色玻璃珠,还有200多年前印第安人用作交换的货币。我又往下挖了挖,居然找到了阿里卡拉族人盖在墓穴上的木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们赶紧找出最有可能的目标,画出平面图,然后开始挖方格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接下来的工作几乎要把我们累死,不过还算值得,阿里卡拉族人的墓穴终于被我们发现了,连成串的墓穴被一一找出来,估计会有几百个,但是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剩下的工作可能要等到明年暑假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直到现在我仍然对那些小小的蚂蚁心存感激,是它们引领我发现了那些墓穴,但是对那些蜿蜒蠕动的响尾蛇,我却心有余悸,至今想起来还有些害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北美大草原绝对是蛇类理想的栖身之处,到处都是他们天然的食物——老鼠、兔子、小鸟等。蛇跟蚂蚁一样喜欢这里松软的黄土,可以自由穿梭。所以大草原上蛇的数量激增得令人不安,所以可想而知,我们这些人类学家在发掘墓穴的时候,盲目地在地下乱摸乱找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北美的响尾蛇身体不大,但是脾气却很暴躁,很有攻击性。作为一名科研人员,我知道响尾蛇的重要生态意义,它们是生物链上的重要环节,没有了它们,鼠类等动物会肆虐草原,给人类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这完全是出于理智,从个人情感上,我对这些该死的东西惧怕极了,每次碰到它们都要决一死战,我始终坚信,草原虽然大,但绝对不会让我们共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们工作人员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磨铲子,用锋利的铲子进行发掘,速度会快很多。磨到什么程度,几乎可以用来刮脸就可以了。我就是用这样的铲子把响尾蛇拦腰砍下,也因此获得了“快刀手”的称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爱蛇的人可能对我这种行径嗤之以鼻,但是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水库修起来以后,响尾蛇的生存环境缩小,必然会要减少数量;另外,作为一名研究工作人员,我要对我的同事及学生的生命安全负责,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在这个大草原上,前前后后共有150多名学生为我工作,这些年来,死于平原蛇毒的人也不少,但我的学生都安然无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到安全问题,我不得不提到一件令人伤心的事情。北美大草原的气候变化无常,一会儿是艳阳高照,一会儿就有可能是乌云密布了。有四位隶属于考古队的学生从另外一个村子坐船回来,结果赶上了暴风雨,船上是有救生衣的,但是这些小伙子在上船的时候根本没有穿,他们觉得这么好的天气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但是无情的波涛还是把他们带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时候我的学生也会对我的安全要求不以为然,我就常常拿这个例子告诫他们,千万不能不注意安全,谨慎是第一位的,所以这么多年来我没有碰到过太大的危险,我的学生也没有受过什么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1958年的暑假,我们已经挖掘出来几十具阿里卡拉族人的尸骨,按照考古学科的标准,这已经算是很好的成绩了。而且我也在学会规定的期限里完成了找到墓穴的任务,所以收获还是很丰厚的。但是就苏黎遗址而言,我知道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因为水坝的水位正在不断上升,我们要抓紧时间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十年前的大学生活里,每逢暑假我都会到继父的采石场打工,像个大男孩玩玩具一样,开着推土机,很神气。我对速度没有太大的兴趣,所以那些赛车对我来讲根本没有吸引力。我喜欢力量型的东西,比如大型的柴油卡车,配有转动装置的装卸车。但是打工不是游戏,我也会碰到一些麻烦事。刚到采石场的时候,我也引来了很多非议,因为我是老板的儿子,有些人会给我提出善意的批评建议,但有些人却会恶意地刁难我。有一次,我开着卡车从两栋建筑物之间的窄路过去,迎面过来一辆空空的货车,按照规矩,装货的卡车应该先过,空车应该倒回去给我让路,结果那位老兄就是不肯,我们僵持了起来,他冲我不怀好意地笑,我拼命地按喇叭,但他没有任何的反应。想想前段日子,我一直想跟这个家伙搞好关系,但是没有用,人家不领情,于是全部的怨气在这个时候都爆发了出来。我把变速器调到一挡,踏上离合器,车前面的保险杠已经碰到的他的车。这下他吓坏了,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但还是没有倒车的意思,最后我猛踩油门,这辆庞大的卡车居然推着那辆空车后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之后的结果我也没有想到,由于我这辆大货车的保险杠比较高,所以那辆空车被撞得很惨,水箱爆裂,散热器也坏了,喷出的水蒸汽有好几米远,但我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依然往前开,虽然也很害怕,但已经这样了,我只有让他闪开不要挡我的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最后我被继父狠狠地骂了一顿,但是从那儿以后,采石场的人都对我刮目相看了。而那个恶毒的家伙再也不敢惹我了,从此以后我就更加看重力量而非速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在南科塔州,我需要的却是速度。我要在密苏里河的水位上涨之前,完成我的工作。在以后的两个暑假,我都因为速度慢而焦虑不安,怎么办?也许速度的关键是力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