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 第四章 恶魔叔叔

法医鉴证实录

作者:[美]比尔·巴斯
[更新时间] 2013-04-25 11:19:56    [字数] 6821

1970年的12月,一位警察局副局长来到了我的位于堪萨斯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办公室,他再晚来6个月就见不到我了,因为我接受了田纳西大学的邀请,到那里去教课,我们已经计划第二年五月搬家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位局长进来的时候,我正在伏案工作。我在这间办公室度过了10个春夏秋冬,在这段时间里,我设立了全国最好的身体人类学课程,邀请了3位年轻有为的人类学家充实师资,使堪萨斯大学的法医专业远近闻名。当时我已经完成了几十件的法医案件,这些案件来自于不同的执法部门,有的是小镇警察局,有的是堪萨斯州调查局,在工作的过程中,我结交了很多朋友,哈罗德•奈就是其中的一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罗德•奈的公职是堪萨斯州警察局的副局长,但在当时的执法圈子里可是重量级的人物。他成功破获了1959年谋杀科拉特一家四口的重大杀人案,拘捕了两名主犯。这个案例成为了当时最经典犯罪小说《冷血》的原型,该书于1965年出版,作者是卡波特•杜鲁门。据他的描写,当时的奈得了流行性感冒,在稽查凶手的6个月间,他没有休息过,感冒也没有得到根治。尽管有病在身,哈罗德还是不知疲倦地工作,作为四人工作小组的一员,他追踪疑犯史密斯来到了拉斯维加斯的一间廉价公寓,史密斯曾经在这里做了短暂的逗留。据房东讲,她已经把史密斯的东西收到一个盒子里,希望他能回来取。两名疑犯换了很多地方,哈罗德想方设法找到了他们从科拉特家偷出的望远镜跟收音机,这些东西成为了重要的物证,证明两个人曾经到过他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罗德还在犯罪现场找到了重要的证据——在科拉特家地下室的两组特别的靴子印记,人的肉眼是很难看出来的,但是却出现在哈罗德的照片上,两名凶手被捕的时候,他们所穿的靴子跟照片上的一模一样。在哈罗德与其他警员的通力合作下,两名疑犯被定了一级谋杀罪,处以了绞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罗德并不欣赏卡波特在书中对这个案件的描写,称它有些脱离现实,还坦言不喜欢卡波特这个人,有一次他来到卡波特所住酒店的房间进行采访,只见他穿着女士蕾丝边的睡裙就出来迎接,这让哈罗德大为震惊,但是他却保守了这个秘密,直到几年以后,当他跟另一位作家聊天的时候才说了出来,此人正是卡波特传记的作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尽管我们当时都不知道这件事,但是哈罗德却给我提供了人体农场的灵感,回到1964年的春天,有一次他给我打了个电话,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我能够通过检测尸骨来确定死亡的时间吗?他说的这个尸骨不是人骨,而是牛骨,因为附近经常会出现牛尸骨,它们遍布草原。在堪萨斯州,牛的数量甚至超过了人。警察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处理丢牛的事情,因为好多小偷并不是把牛偷走,而是在现场把牛群杀掉,把肉取走,留下一堆尸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挂断哈罗德的电话我想了很久,并且请教了考古专家,最后给他回信:“我还没有想到什么办法来确定牛被杀了多久,但我可以说出牛死的时候有多大。”但是他的请求让我有了新的想法,于是我继续写道,“众所周知,我们在这方面的研究还不多,如果哪个农场主愿意杀死一头牛,然后将尸体放到地上,我们就可以做这样的研究,看看尸体要经过多长时间才会腐烂。但是尸体的分解速度在夏天跟冬天是完全不同的,所以至少有两头牛要牺牲了。这样我们才能获得比较完整的资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罗德对我的这个建议没有马上做出回答,我想这封信就像是学术版的蕾丝边女睡裙,有点超过了他的承受能力,所以我也没有刻意地去追问他,其实在后来的40年间,我几乎忘记了这封信,只是最近在整理文件的时候又看到了它。尽管我忘记了这封信,但在潜意识当中埋下了这样的种子,经过了15年,那颗种子发芽了,并长出了学术果实,但不是死牛,而是人类的尸体,在“人体农场”的尸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时候提“人体农场”还为时过早,因为还没有成立呢。1970年12月,一位从劳伦斯小镇来的警员走进了我的办公室,他随身带了一个纸盒箱子,里面放的是一具令人悲痛的小型尸骨。我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一具两三岁孩子的尸骨。这位警员告诉我,这具尸体是一个星期以前,一个狩猎人在草原上发现的。多数的骨头已经遗失了,我怀疑是被某些动物叼走了,幸运的是,头盖骨还相对完整,就是牙齿不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在办公室作了初步的检查,并把观察的结果告诉了那位警员。我以前就发现了这个规律,多数的警察都是迫切地想知道调查的技术,即使在初期的调查阶段,他们也想听我讲述在这具尸骨上的发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我仔细研究这具尸骨的时候,发现它已经在外面被风化了几个月,还有我注意到左侧的颜色已经漂白了,这说明尸骨是右侧着地,左侧暴露在外,经过风吹日晒。我还发现几缕金色的头发,贴在前额的位置,还有一些是在头盖骨的底部,这些头发更加证明了我一开始看到头盖骨形状时的观点:这个孩子有可能是高加索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多数牙齿已经缺失,不过基本的牙齿已经长全了,包括臼齿。这些特点表明这个孩子至少有24个月大,但是臼齿还没有完全成形,说明他还不到36个月,也就是不到3周岁,这个年龄的孩子正是唱儿歌玩绒布玩具捉迷藏用蜡笔作画的时候,但这个孩子却遭遇了死亡,很有可能是被谋杀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只有到了青春期才能分别出性别,主要的依据就是骨盆:女性的骨盆比较宽阔,这样才能生儿育女。但是在幼儿时期,男女的骨盆几乎没有差别,无论处于哪个年龄阶段,女孩的骨盆都会比男孩的小一些,但前提是你要知道他们的年龄,否则还是无法判断性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位警员还告诉我,警方已经基本确定尸骨的身份,因为在8个月前就有人报警,说自己两岁半的女儿丽莎失踪了。1970年4月22日,丽莎的爸爸妈妈出去看电影了,委托21岁的叔叔杰拉尔德照看丽莎及刚刚出生不久的妹妹。杰拉尔德告诉警方,当时他打了个瞌睡,醒来以后就发现丽莎不见了,警方跟邻居们四处寻找,但是没有发现丽莎的踪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杰拉尔德接受完审讯之后,就被警方带离了堪萨斯州,到了加利福尼亚。在警方后期的背景调查过程中,发现了加州警方正在通缉杰拉尔德,他犯了二级抢劫罪跟交通肇事逃逸罪,我可不想让这种叔叔来照看孩子,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杀人犯。实际上,从我桌上盒子的内容来看,我们不能完全肯定这些骨头就是丽莎的,我现在连她的性别都确定不下来,更别说有什么伤口愈合的记录了,她太小了,不会留有牙齿纪录的。我估计她从来没有看过牙医,这50多块骨头摆在我的面前,我却做不了什么,只是写了简单的尸检报告交给那位警员,希望他能交好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个月以后,那位警员果然碰上了好运气,据杰拉尔德在加利福尼亚的狱友交待,他曾吹牛说自己强奸并杀害了自己的亲侄女,杰拉尔德马上被警方带回到堪萨斯的小镇,就在审讯听证会来临之际,那位警员又给我带来电话,语气相当紧张,因为目前警方还不能确定那具尸骨就是小丽莎的,杰拉尔德的辩护律师会很容易找到突破口的。现在紧要的环节就是马上确定这具尸体的身份,否则陪审团不会相信她被亲叔叔奸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位警员几乎是在求我,让我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确定尸骨的身份,“你有小丽莎的照片吗?”我问道,希望能在她的脸上找到明显的骨骼特征,他答应一定给我寄照片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照片很快就被寄了过来,我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看,那是一个漂亮、快乐的金发女孩儿,在相机面前自信地微笑。我注意到了她的牙齿,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她那灿烂的微笑中看到了一丝希望,我马上给那位警员打了个电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能告诉我尸骨发现的确切地点吗?”我问道,那位发现尸体的猎人,当时正试图趟过一处浅水,水流过一片草地,“我们必须找到她的牙齿,”我说道,“光有臼齿是不行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位警员开始的语气有些犹豫,因为他说警方当时搜查了好几个小时才找到目前的这些骨头,再找到牙齿会有很大的困难。我从事人类学研究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发掘了几千具的尸体,积累了很多经验,知道如何找到骨头与牙齿。当然了,多数的骨骼都是来自印第安人的墓穴,不会受到过多的外界干扰。但是也有例外的情况,那些事故零散在外,受到过某些动物的雕琢,暴风雨跟河流的冲刷,还有人为的侵扰。总有一些散落的模式可以遵循,我希望这个案件也是如此。“那些牙齿肯定会在尸体被发现地方的附近,”我告诉他,“我们马上过去再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候是4月的中旬,距离发现小丽莎的尸体已经有5个月。当我们穿过大草原来到河床边上的时候,我希望一切都完好无损,河流不会被侵扰。如果牛群经过,我们就别想找到任何东西,还好,种种迹象表明,没有牛的痕迹,那年的春天也很温暖干燥,我对结果充满了乐观的向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算是外行也知道小溪会把骨头冲到下游,关键是如何估计出被冲刷的距离。一般来说,骨头越小,越轻,被冲得越远。实际的情况还要复杂一些,骨头越往下走,越会朝两边偏移,如果用图表来说明,那就会表示为细小的水滴型,溪流越宽,水流越快,水滴范围就会越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顺着尸体被发现的地方往下走了15码左右,然后再逆流而上,从可能的散落边界开始入手,这样就不会踩到骨头,也不会把它们压到更深的稀泥里,往上走的意义还在于,我边走边摸所搅起的泥水会被水冲走,并且跟我前进的方向相反。想到这一点,觉得道理很简单,但是如果没有想到,那些胡乱下水搜查的警察,会把溪水搅乱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我走了10码左右的地方,我摸到了一些鹅卵石一样的东西,但拿出来一看,根本不是,居然是细小的骨头——手骨、足骨跟脊椎骨。我好像发现了金矿一样兴奋,在我返回劳伦斯办公室的一路上,我期待这些骨头和牙齿会跟我说:“我就是丽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起码这些骨头跟牙齿可以帮助我确认这个孩子的年纪,哈佛大学有一群牙齿研究专家,他们绘制了儿童各个年龄阶段牙齿的图示,我用x光拍了一颗下犬齿、两颗臼齿,然后跟哈佛的研究成果进行比对,得出结论,小姑娘的年纪大概是2.1岁,但是通过其他基准得出的结论却是2.9岁到3.9岁。还有一个结论是2.5岁到3岁之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了,真正的结论应该是跟牙医记录进行比对的,但不幸的是,小丽莎从来没有去看过牙医,我们没有任何的牙医记录。另一方面,由于我手上的牙齿没有一颗是做过填补的,所以不能排除这就是丽莎的可能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已经盯着这些牙齿看了好几个小时了,我闭上了双眼,那些牙齿的轮廓仍然在我的脑海里回荡。尽管我该做的都做了,但还是不停地在手中与脑海里拼命地摸索着它们,我好像看到了答案,但却不太清晰,也许我看得太近了,如果你有看星星的经历,就会发现从旁观的角度比专注中央的效果好。所以如果你想找出一颗暗星,你就要从一个稍微偏的位置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这个案件中,我必须重新调整重点,转移视线,这样我就会看到凝视时看不见的东西,所以我退后一步,不再仔细地看那些牙齿,而是把它们嵌入上下颚的牙窝中,然后我再跟照片对比,观察丽莎生活中的微笑,这时我发现自己忽视了两个问题:首先在丽莎两颗门牙之间有一条裂缝,跟照片中的门牙裂缝正好吻合。其次,当我把所有的牙齿都安好以后,我发现四颗门牙上都有缺口,这不是后天造成的,应该天生如此,这正好是问题的关键,可以借此确认尸体的身份,当我回头看这张照片的时候,我兴奋不已,马上给堪萨斯州警察局打电话:“我现在有足够的证据说明尸骨就是丽莎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4月份的事情,此后的两个月,我的身边发生了难以预料的变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我来说,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在5月末的时候搬到了田纳西州。我在堪萨斯州度过的那段日子让我收获颇丰,在调查现场度过的夏日让人如此兴奋,我一边享受着堪萨斯州警察局交待给我的侦破案件,一边沉浸在每天授课的喜悦之中。在我的周围总是围着一群人,有刚刚入学的本科生,还有人类学的博士生,甚至还会有堪萨斯州的年轻警员。我就像是打了兴奋剂,释放出强大的工作能量。我像个傻瓜一样到处讲解骨骼的不同功能,还开了一些不入流的玩笑,这样的玩笑每个学期都会给我带来麻烦,但是大部分学生还是很喜欢我的这种教学风格。我在堪萨斯大学开的人类学介绍课,每年秋天开课都会有一千多位学生,为了安置这些潮水般的人流,系主任把课堂从普通教室改到了大学的会议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我们人类学系人际关系也颇为复杂,当我在1960年来到堪萨斯大学的时候,当时的人类学系只有考古学家跟人类学家,很快又聘请了3位体质人类学家。我们3位组成了一个工作小组,在法医方面的研究成果享誉全国,我们还负责教授人类学学科的学生,于是原来的那几位人类文化学家开始对我们不满,关系一度很紧张,最后我们3位不得不另谋出路,开始重新找工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是第一个跳槽的,田纳西大学希望我建立一个像堪萨斯大学那样的全国闻名的人类学专业,并且给我机会做领头人,还让我再雇用两个帮手,真是难以拒绝的好机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年之后,另外两位体质人类学家也都离开了堪萨斯大学,另谋出路,去的地方都是学院级的,就这样堪萨斯大学流失掉花了10年工夫培养起来的干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1971年6月1日,我到达了诺克斯维尔(美国田纳西州东部城市),现实并不像梦境,当时大学的人类学教授都栖身于小的考古博物馆。如果我们想建立一个独立的系,或者开创研究生课程,我们需要更多的空间,现在唯一对我们敞开的空间就是大学体育场(号称全美第三大的体育场)看台下面一栋阴森森的建筑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栋建筑物是1940年添加的,最初的用途是供学校足球运动员以及其他人休息更衣的。但是现在它太破旧了,摇摇欲坠根本不适合运动员使用。于是学校又建立了一个新的休息室,并且将非运动项目移到了破房子里面。现在学校又将这个破地方转给了我以及我的团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重要的不是你的工作的空间,而是你工作的本身,你在工作中投入的精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曼哈顿项目组要研究原子弹爆炸,但在开始的时候也是栖身于一个足球场的下面。由物理学家恩里科•费米带队的一组科研人员,建立了一个粗糙的核反应堆,看着铀燃料慢慢地燃烧到临界点,接着便启动了连锁反应,借此改变了整个世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起步时,我拥有8间办公室,唯一的办公用品就是一台电话,没有办公桌,没有办公椅,也没有档案柜,我一到地方就忙着四处搜刮乞讨或借用办公用品,这个过程从来没有停止过,我们的扩充总是超过了预算,但是已经从原来的8间办公室增加到150间左右,尽管那栋建筑物越来越破旧了,但是在观众席下方,仍然有人类学专长的临界点,连锁反应依然强劲地进行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丽莎失踪后不久,她的叔叔杰拉尔德便因为几年前犯下的盗窃罪与交通肇事逃逸罪而被移送到了加利福尼亚受审,刑期还没有确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堪萨斯警察局从一开始就怀疑杰拉尔德的证词,丽莎不会到处乱跑的,而且她更不会在父母都不在的黑夜往外跑,警方很清楚,多数的拐卖儿童的人常常是被害人的亲属或朋友,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越来越坚信杰拉尔德有罪。后来在监狱的两位室友的举证下,杰拉尔德承认他强奸并杀害了自己的侄女,警方知道可以立案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审讯从6月16日开始,检察官班尼特安排我在6月18日(星期五)出庭作证,“如果你乘飞机过来,我会安排人接机,但是要提前告诉我航班号跟到达的时间。”他写信跟我说,我这样回复他,说我要开车过来,返回的时候正好可以带走搬家时遗留的几个箱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时候我刚搬到田纳西的诺克斯维尔,还没有时间整理行李,就要匆匆开车赶回堪萨斯,我驾驶着新买的蓝色“掠夺者”,向西开始了漫长的征程,这辆车是我对自己换了新工作工资长了一大截的奖励,我调整了一下思绪,一路上我有足够的时间来考虑这个令人悲伤的案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是17日的下午到的堪萨斯,整整开了12个小时的车,我已经很疲惫了,对即将开始的庭审有些紧张,我赶紧看了一遍报告,试着用通俗的语言来解释这些难懂的科学数据,不能让陪审团感到太头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上午,我准时出庭宣誓,班尼特让我陈述了检验的结果,我简单解释了判断尸骨年龄的各种方法,重点讲述了门牙间隙的缺口,跟照片上的丽莎完全吻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让我长出一口气的是,辩护律师没有对我的尸体检验报告提出质疑,然而他却对原告的陈述提出了几点质疑,这也是我想提出的:我能够确定丽莎的死因吗?不,我不能!上面有外伤或是暴力的痕迹吗?不,我看不出来。我能够确认丽莎曾经被强奸过吗?也不能。我只知道它是谁,知道它在水里泡了很久,这是个人间悲剧,也是人间的耻辱,但没有办法,我只知道那么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审判持续了一个星期,结束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诺克斯维尔,将公寓的行李一件件地打开,并且开始疯狂地寻找办公家具。后来班尼特给我寄来了《堪萨斯市星报》的一篇报道,丽莎叔叔的辩护律师对那两位狱友的证词提出了质疑,最后法官裁定杰拉尔德强奸杀人罪名不成立,后据证人交待,那两位狱友是同性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审判出来以后,丽莎的父亲表扬了杰拉尔德的辩护律师,他对当地的记者说道:“他的表现好极了!他连续七天没有休息,每天工作到晚上10点。”丽莎的爷爷也希望杰拉尔德在服完盗窃的刑期以后,回到家乡堪萨斯,他说加利福尼亚不适合开始新生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审判结束之后,丽莎的尸体也可以安葬了,如果她现在还活着的话,已经有三十几岁了,或许有了自己的孩子,可能是个金发的女孩儿,门牙中间还有裂缝,但是仍然有着灿烂的笑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