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贝多芬传书信集(1)

名人传

作者:[法]罗曼•罗兰
[更新时间] 2013-05-06 15:30:16    [字数] 4948

致阿门达尔牧师的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亲爱的、我善良的阿门达尔,我内心深处的朋友,我怀着既痛苦又欢乐的心情接到并拆阅了你的来信。你是我忠诚的朋友,你对我一直有着忠实的、无可比拟的关怀。我曾经对你的忠实加以考验,而你的忠实非常彻底,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可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我来说,你不仅是一位维也纳朋友,你是我故国土地上所能产生的人物之一!我是多么希望你能常在我的身边啊!因为你的贝多芬真是太不幸了。你知道,我自身的最高贵的部分,我的听力,大大地衰退了。我们常在一起的那■阵子,我就已经感觉到一些征兆了,但我一直瞒着。但这之后,情况却越来越糟糕了。是否能治,目前尚不得而知;我的肚子不舒服大概也与此有关。肚子的不适几乎已全好了,但听觉能治好吗?我当然是抱有这种幻想的,但是希望又是多么渺茫啊。这类疾病是无法医治的。我不得不悲惨地生活着,躲开我挚爱的、对我的生命来说弥足珍贵的所有一切,生活在一个悲惨、自私的世界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我而言,在所有的人中间,最可靠的当数李希诺夫斯基了。去年以来,他都给了我有六百弗洛令了:我得到了这些钱,又加上卖作品的钱,这些可以应付我的日常开支了。我现在手头正在创作的,可以以高价很快卖给五个出版商。我最近写了很多东西。我听说你在订购钢琴,我想,我可以把一架钢琴和我的作品寄给你。这样,你就可以减少一些费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以聊以自慰的是,现在来了一个朋友。我同他在一起,可以享受一点儿谈话的乐趣和无私的友情:他是我少年时期的朋友之一。我跟他经常提到你,我对他说,自从离开故国,你是我最贴心的朋友之一。——他也不喜欢那位xx……他太软弱,不配得到友情。我把他和那位xx看作是我高兴时使用的纯粹的乐器。但他们永远不能了解我崇高的活动,就像他们永远也无法走进我的生活一样。我会尽力去报答他们,使他们为我做的事得到回报。唉!如果我的听力没有受损的话,我会感到自己是最幸福的人!我会跑到你的身边去!但是我必须远离这一切,我最美好的年华流逝了,我还不曾完成凭借我的才气和力量可以胜任的一切事情。——可悲的隐忍,我得栖身在凄惨的听天由命之中!当然,我想过要战胜所有这些灾祸,但那又怎么可能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的,阿门达尔,如果过半年我的病仍未治好,我请求你放下一切来我的身边,那时我将去旅行(我的演奏和作曲还未太受我的残疾的影响;只是在同人交往时它才特别叫人头疼),你将是我的旅伴:我深信不会缺少幸福的。现在有什么我不能与之较量一番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从你离开之后,我几乎什么都写,甚至歌剧和宗教音乐。是的,你不会拒绝的,你将帮助你的朋友渡过难关,为他排忧解难。我的钢琴演奏水平提高了许多,我希望这趟旅行能让你快乐。然后,你就永远地留在我的身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的信我都如数收悉。尽管我很少回信,但我心里始终惦记着你,我的心带着同样的温情为你跳动着。——我所告诉你的有关我的听觉方面的事,请你为我严守秘密,不论对谁都不要说起。——希望你常来信。你的信,即使再短,都能使我得到慰藉和获益匪浅。我盼着很快又能收到你的来信,我最亲爱的朋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次,我没有把你的四重奏寄还给你。因为自我开始能够正式创作四重奏之后,我对它们进行了大辐度的修改:你将来收到时,将会看到这一点。——现在,别了,亲爱的好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很乐意为你效劳,如果你觉得我能为你做点儿什么能使你愉快的事的话,你不要犹豫,要如实地告诉真诚地爱你的、你忠实的路•冯•贝多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致弗兰茨•格拉德•维卡洛博士的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1801年6月29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维也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亲爱的维卡洛,我非常感谢你的关注!虽然我受之有愧,也不敢奢望你的关注。但是,你却如此地好心,即使我的不可饶恕的大大咧咧你也毫不放在心上。你始终是我忠实、善良、正直的朋友。——千万别以为我会忘了你,忘了你们,忘了对我弥足珍贵的你们大家,不会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经常想起你们。有时候我非常想念你们,想在你们身边待上一会儿。——我的故国,我出生的美丽的地方,至今仍然真真切切地浮现在我的眼前,如同我离开时一样。当我将再见到我的父亲河——莱茵河,并向它致敬时,那将是我平生最幸福的时刻之一。什么时候能遂我心愿,还无法确定。——但是我至少想告诉你们,你们将会发现我又长大了。我不是说艺术方面,而是在做人的方面,你们将觉得我更善良更完美了。如果说我们的国家在生活上尚无提高的话,那么我的艺术将为改善穷人们的命运作出贡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想要了解我的最新情况?嗯,还算可以。从去年开始,贾希诺夫斯基成了我的可靠朋友。虽然你会觉得这简直不可思议,因为我和他之间曾经有过一些小误会,但是,事实上,这些误会反而加深了我们的友谊。真是“不打不相识啊!”他每年都给我六百弗洛令的生活补贴,一直到我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我作曲收益颇丰,而且我可以说,我的订单应接不暇。每件作品都有六七个出版商争着抢要,如果我不怕麻烦的话,来抢的出版商还会更多。他们不再跟我讨价还价了,我订价,他们就照付。你瞧,这样的事情多美呀。譬如,我看见一个朋友手头拮据,而我一时又手头没钱,我只要往桌前一坐,动手干活儿,转瞬间,我便能帮他摆脱困境。——但我也比以前更节俭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惜的是,一个嫉妒的魔鬼——我那病歪歪的身体——总是前来作梗。三年来,我的听觉越来越弱。这大概是由于我肚子不适引起的,你是知道的,我以前就经常肚子疼。可现在更加严重了,因为我老是腹泻,然后就特别地虚弱。弗朗克想让我服补药,并用扁桃油替我治耳疾。但毫无效果。听觉还是越来越糟,而肚子疼也仍然一如既往。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去年秋天,以致我那时经常处于沮丧绝望之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无能的医生建议我用冷水洗,另一个较聪明儿点的医生劝我在多瑙河的温乎乎的水中沐浴。这效果不错,我的肚子疼见好,但耳疾依然如故,甚至更加糟糕了。去年冬天,我的身体状况真是糟糕透了:我经常要忍受剧烈腹痛,完全是病发状态。直到上个月之前,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去看了韦理恩医生,因为我认为我的病更应该请外科医生治疗,而且,我一直都更信赖他。他成功地几乎完全止住了我严重的腹泻,他还要我到多瑙河里去洗温水浴,在水里放了些健身的药酒。他不给我开任何药物,直到四天前才给我开了点儿胃药片和一种治耳疾的茶。我觉得好多了,也有力气了。只是耳朵一直嗡嗡作响,白天夜晚都不停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我来说,这是悲惨的生活。近两年以来,我不得不拒绝一切交际,因为我无法跟别人说:“我是聋子。”如果我干的是别的行当,这也许还有可能。但干我这一行的,这就是一种可怕的境况了。我的仇敌们会怎么说呀?他们的数量可不少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希望能解释得更仔细一些,让你对我这种古怪的重听有些概念。我想告诉你,在剧院里,我不得不坐在紧贴着乐队的地方,这样才能听明白演员们在说些什么。要是稍微坐得远一点儿,我就连乐器和歌唱的高音都听不见了。在谈话过程中,我居然侥幸地逃过了人们的猜测,直到现在,竟然还没有人觉察我有耳疾。因为我平时也很不专心,所以别人总以为是我没专心听的缘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这种不能听清的痛苦却一直在我的心底。当别人轻轻地说话时,我几乎听不见。是的,我能听见声音,但听不清词儿。可是,当别人喊叫时,我也受不了。将来会怎样,只有天知道。韦理恩说,即使不能完全康复,情况肯定也会有所好转的。——我经常诅咒我的生命和造物主。帕朗特克引导我走向隐忍。但只要有可能,我就要向我的命运挑战。然而,在我一生中的某些时候,我却是上帝最可悲的造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求你千万别跟任何人说我的病况,也别对洛恩说,我是把它当作特大的秘密告诉你的。你若能就这个问题写信给韦理恩的话,我会很高兴的。如果我的情况得持续下去的话,我将在明年春天到你身边去。你可为我在某个美丽的地方租一间乡间房舍,我想重新再做半年的乡下人。也许这会对我会有很大的益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忍耐!多么痛苦的选择啊!但是,我却别无他途。你一定要原谅我,在你有那么多烦心事的时候,我还为你添加烦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斯特弗•邦洛伊尼现在这里,我们几乎天天都待在一起。回想起以往在一起时的事情,我非常地开心!他真的成了一个善良的优秀青年了,他懂得一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事情,而且(多少像我们大家一样)心地纯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也想写信给洛恩。虽然我很久没有跟你们联系,我也从未忘记你们中的任何一位,亲爱的朋友们。但是你也知道,我是不擅写信的。即使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好多年都收不到我的信。我的生活只是在音乐中。一部作品刚定完,另一部就已经开始了。按照我现在的工作方式,我往往是同时做三四件事。——你要常给我来信呀,我将尽量抽出时间来给你回信。代我向大家问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了,忠实的善良的维卡洛!贝多芬对你们的爱一如既往,请你相信他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致维卡洛的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维也纳1801年11月16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善良的维卡洛!谢谢你又一次对我表示关心,因为我很不配。——你想知道我现在好吗?需要什么?尽管谈这问题我挺不舒服的,但我还是乐意让你分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韦理恩这几个月来总把发疱药敷在我的两只胳膊上……这种治疗真的难以忍受。别说痛苦了,关键是手臂不能动弹,一敷就是一两天……在这种治疗下,耳朵的嗡鸣声是少了一些。尤其是我的左耳,我的耳朵的重听现象就是从左耳先开始的。然而,我的听觉至今仍未见有所改善,我也不敢肯定它是否变得更加严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肚子痛的毛病已经好多了,尤其当我洗了几次温水浴之后,我有八九十来天感觉不错。我隔这么一段时间就吃点儿健胃药,我遵照你的劝告,也开始在用草药敷在肚腹上。——韦理恩不愿意听我谈论雨中淋浴。不过,我也不太满意他。韦理恩对我的病似乎漫不经心。我去他那里一趟很不容易。但是,如果我不主动去找他,他甚至都不会来找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认为斯敏特的医术怎么样?我并不是突发奇想另换医生,但我觉得韦理恩太重视治疗实践,不太愿意从书本上去学习和更新自己的观念。——与韦理恩相比,斯敏特负责多了。另外,我还听说用直流电疗法对治疗我这种病疗效不错。你认为呢?有一个医生告诉我,他曾经看到有聋哑儿童用这种电疗法恢复了听觉,他还说,有个聋了七年的男子也用电疗法治好了。——我正好听说斯敏特在这方面有一些经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近,我觉得活得稍微快活了点儿,同别人来往也多了一些。这两年来,我过着你简直无法想像的日子,充满孤单和忧愁。我的残疾宛如幽灵似的到处在阻挡我,我躲避着人们。我大概像是个愤世妒俗者,可我并不是呀!——这一变化是一位亲爱的、迷人的姑娘促成的。她爱我,我也爱她;这让我经历了两年的幸福时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与她交往的过程中,我第一次觉得婚姻可能会给人带来幸福。不幸的是,她的情况跟我完全不同。——但是,现在,——说实在的,我还不可能结婚:我必须再挣扎一番。要不是耳疾,我可能早就走遍半个世界了,而这是我应该去做的。——对于我来说,再没有比搞艺术并展现它让我更快乐的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以为我在你们家里就会快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这个世界上,谁还能让我快乐呢?我不敢去想,也不愿意去想。有时候,即使是你们的关切,我也觉得它是一种重负。我会看到你们脸上的同情,那我就会更加地忧伤凄然。——我一心思念的祖国,它那些美丽的地方,它总是有一股吸引我的力量。我非常期盼着我的境遇能更好一些。如果不是因为患了耳疾,这一次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了。啊!如果我能摆脱这个病魔,我真想拥抱全世界!我的青春,——是的,我感觉到它了,——正是开始萌发的时候。难道我不是一直在经历着病痛的煎熬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的体力随着智力的发展比以前更加强大……我的青春——是的,我触摸到它了——才刚刚起步。我每天都在接近我可以预见却无法确定的目标。只有在这样的一些思想中,你的贝多芬才能活下去。没有任何休息!除了睡眠,我不知什么是休息。可是我挺悲哀,我不得不花比以前更多的时间去睡觉。倘若我只需要忍受一半的病痛,我就会毫不犹豫地奔向你们,更自主、更成熟地维系我们之间的友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我没有病痛,你们就可以看到我挥洒幸福,而不会为自己的不幸哀伤。我将忍受不了病痛了。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将无法使我完全屈服——啊!千百次地享受人生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但是,我从心底里知道,那种恬静的生活,天生与我无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代我向洛恩问好……——你会爱我吗?如果你爱我,那么请你相信我的友谊和爱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的贝多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