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米开朗琪罗传米开朗琪罗传(1)

名人传

作者:[法]罗曼•罗兰
[更新时间] 2013-05-06 15:52:36    [字数] 6704

序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米开朗琪罗是佛罗伦萨城中的一个中产者,——当时的佛罗伦萨,就像是一座座暗黑的宫殿。那里的塔楼如长矛一样地直戳天空,那里的山丘蜿蜒枯索,在淡蓝色的天空下呈一条条的细线,一丛丛的小杉树和一片片银色的橄榄树林如波浪般地起伏着,摇曳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佛罗伦萨,一切都是那么的典雅高贵,那里有罗内•德•梅迪契那嘲讽的苍白面容,有阔嘴马基雅弗里与淡金色头发的波提切利的名画《春天》,有患有贫血病的维纳斯,这些画面交织在一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佛罗伦萨,有一种狂热、骄傲、神经质般的性格,这些都沉溺于所有的疯狂盲信之中,受着各种宗教的或社会的歇斯底里的震颤,人人都是自由的,而个个又是专横的,那里的生活非常舒适,可是那样的人生无异于地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佛罗伦萨,公民们聪明,偏狭,热情,易怒,口若利剑,生性多疑,互相试探、互相嫉忌、互相吞噬;在佛罗伦萨,容不下莱奥纳多•达•芬奇的自由思想,只能如一个苏格兰的清教徒般在幻想的神秘主义中终其一生,而形似山羊,双眼炽热的撒弗劳诺内让他的僧侣们围着焚烧艺术作品的火堆转着圈跳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佛罗伦萨,三年后,那火堆死灰复燃,烧死了撒弗劳诺内这个先知先觉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时代的佛罗伦萨城,米开朗琪罗同佛罗伦萨城人的偏狭、激情和狂热纠缠在一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显然,他对他的同胞们没有丝毫温婉之情。那胸怀宽广、豪放不羁的才气让他对那些社团的艺术、矫情的精神、平庸的写实、感伤的情调、病态的作品不屑一顾。他对他们毫不留情,但他却从心底里爱他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对自己的祖国没有像莱奥纳多•达•芬奇的那种含着微笑的冷漠。当他远离佛罗伦萨时,他就会为思乡所苦。他一生竭尽全力地想生活在佛罗伦萨。在战争的悲惨年月,他留在那座城市,他想“至少是死后回到佛罗伦萨来,既然活着的时候不能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米开朗琪罗是地道的佛罗伦萨人,他一直都对自己的血统与种族引以为豪。甚至比对自己的天才都更加引以为傲。他甚至不允许别人把他看作是个艺术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只是米开朗琪罗博纳罗蒂……我并不是雕塑家米开朗琪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精神上是一个贵族,而且具有一切阶级的偏见。他甚至说,“修炼艺术的应该是贵族,而非平民百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米开朗琪罗对于家庭抱有一种宗教的、古老的、甚至于是野蛮的观念。他为它牺牲一切,而且希望别人也这样做。如他所说,他将“为了它愿卖身为奴”。为了一点点小事,他都会为家庭而动情。他瞧不起自己的兄弟,他们也该瞧不起他对他的侄儿——他的继承人嗤之以鼻。但是,他对侄儿也好,对兄弟们也好,都把他们看作是家族的代表而表示尊重。下面的词儿在他的信札中屡见不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的家族……维系我们的家族……不要让我们的血统中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顽强傈悍的种族的一切迷信、一切的狂热,他都具有。这些仿佛是一个湿泥团,而他自己仿佛就是用这种泥造就的。但是,在这湿软泥中却迸发出澄清一切的火——天才——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些不信天才、不知天才是何物的人,请看一看米开朗琪罗的经历和成就吧。古往今来,从没有人像他那样为上天赋予的才华所困扰。这才气似乎与他本人的气质截然不同:就像一个征服者一样侵占了他,让他受到奴役。尽管米开朗琪罗意志坚决,但也无济于事。甚至可以说,连他的精神与心灵对之也无能为力。这是一种疯狂的爆发,是一种不能为他那过于柔弱的躯体和心灵胜任,是一种无法控制的骇人的生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米开朗琪罗一直在持续不断的疯狂中生活。他浑身充满着过度的力量所造成的痛苦,这痛苦迫使他行动,不间断地行动,一刻也不能休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为了工作而精疲力竭,从未有人像我这样地干活儿,”他写道,“我除了夜以继日地工作之外,什么都不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种病态的干活儿需要不仅使他的业务越积越多,使他的订单多得无法交货,而且致使他堕入偏执的性格中去。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仿佛要去雕刻整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山峦。他对雕刻的每一个步骤都精益求精。倘若他要建造一座纪念碑,他就会花大量的时间去石料场选料,还要修条路来搬运它们;他想成为多面手:工程师、凿石工;建造宫邸、教堂,他想什么都亲自动手。这是一种判罚苦役的生活。他甚至都挤不出时间来吃饭睡觉。在他的信札内,随处看得到可怜的语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几乎都顾不上吃饭……我没有时间吃饭……十二年来,我把自己的身体给累垮了,我连生活必需的都没有……我没有一分钱,甚至衣不蔽体。我贫困交加忍受着痛苦的煎熬……我在同苦难拼命战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苦难其实是想像出来的。米开朗琪罗很富有,他变得越来越富有。他死后,人家在他罗马寓所发现他的藏金有七千至八千金币,约合今日四十或五十万法郎。但是这种富有对他又有什么用处?他像一个穷人一样地生活,像一头拉磨的驴,被自己的活计拴牢了。谁也搞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自讨苦吃。谁也弄不明白他为什么就不能别让自己这么受苦,没有人能懂他的苦对于他实是一种需要。就连同他脾气极其相似的父亲也责怪他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听你弟弟说,你非常节省,甚至节俭得非常悲惨:节俭是好的,但悲惨却是坏事,是使上帝和人都不高兴的一种恶习,它会损害你的心灵与躯体的。你还年轻,这样不行,但当你渐渐衰老的时候,这悲惨的坏生活所产生的疾病与残废,全都会显现。不要过得那么惨兮兮的,生活要适度,千万别缺乏营养,不要太劳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什么规劝都无济于事。他从不肯对自己更人道一些。他只以一点点面包和葡萄酒来维持生命。他睡觉的时间每天都只有几小时。当他在博洛尼亚忙于雕刻尤利乌斯二世的铜像时,他和他的三个助手挤在一张床上睡,因为他只有一张床而又不愿添置。他睡觉时总是和衣而眠,连靴子也不脱。有一次,他的腿肿了起来,不得不把靴子割破,在把靴子脱下来时,他的腿皮也被连在靴子上扯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此令人惊愕地不讲究卫生,果然如他的父亲所预料的,米开朗琪罗老是不断地生病。人们从他的信件中竟发现他生过十四五次大病。有几次发烧,差点儿送了他的命。他的全身都是病,牙齿、眼睛,乃至心脏和头部。他常常感到神经痛,特别是睡觉的时候;睡觉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他已经未老先衰。四十二岁时,他就感到自己已经衰老垂暮了。四十八岁时,他写道,如果干一天活儿,他就得歇上个四五天。但是,他宁死也不肯去请医生治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与这种肉体所受到的痛苦相比,这种疯狂工作对他的精神影响有过之而无不及。悲观情绪在侵蚀着他,这种悲观情绪是家族遗传。他在年轻的时候,就不得不费尽心机地去安慰他的父亲,后者似乎时不时地被过度的狂乱的苦痛所折磨。米开朗琪罗自己比受他照料的人的病情更加严重。这种不间断的劳动,这种从来得不到休息的高度疲劳,使他那生性多疑的精神毫无防范地陷人种种迷惘狂乱之中。他怀疑他的仇敌,也怀疑他的朋友。他猜疑他的家族、他的兄弟、他的继子,他怀疑他们迫不及待地盼着他早点儿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切都令他忐忑不安,他的家人也嘲笑他的这种永无宁日。他就像他自己所说的,是生活“在一种忧伤或者说癫狂的状态之中”。由于长年的痛苦,他竟嗜好痛苦,从中觅得了一种悲苦的乐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愈是使我痛苦,我就愈喜欢。”(《诗集》152)+&&?~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是痛苦的来源,包括爱,包括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的快乐,就在我的忧伤之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一个人比他更不接近欢乐而更倾向于痛苦的了。他所看到的只有痛苦,他在无垠的宇宙中所感到的也只是它。世界上的一切悲观失望全都概括到这句绝望的、一种极端偏执的呐喊之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多的欢乐,也抵不过轻微的痛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那噬人的精力,”克蒂维说,“使他几乎同整个人类社会完全隔离开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孑然独立。他对别人充满仇恨,别人也敌视他。他对别人付出爱心,但是别人却并不回报以爱。人们对他又是钦佩,又是畏惧。最后,他使人产生一种宗教般的敬畏。他威临他的时代。所以,他感到了安心一些。别人从低处对他仰望,而他则俯视着别人。他从未同时踞于高处和低处。他从没有休息,也从没有最卑微的人所享受的那种温馨,一生中有这么一分钟能够躺在别人的爱抚中酣然入睡。女人的爱无缘于他。在这荒凉的天空中,只有维多丽亚•科洛娜的那颗纯洁而冷静的友谊的星辰闪烁了片刻。周围是一片漆黑之夜,他的思想的炽热流星般匆匆地穿过,那是他的欲望与狂乱的梦幻。贝多芬却从没有这种情境。这是因为这样的夜晚就存在于米开朗琪罗的心中。贝多芬是因人们的过错而忧伤的,他生性活泼开朗,他渴望欢乐。米开朗琪罗是心中存着忧伤,他让人们害怕,大家都本能地逃避他。他的身边是一片空白地带,没有人敢靠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跟外界的孤立相比,内心的孤独则更为难耐。他无法忍受自己的一切,没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运。他不断地作自我斗争,自我批评,甚至自虐,自残!他的心魂永远背叛他的天才。人们时常说起他有一种“反对自己”的宿命,这种宿命阻止他去完成他的任何伟大计划。而这种宿命,就是他自己。他的不幸,足以解释他一生的全部悲剧的东西,——那是别人想像不到,也不敢去想的东西。——只是他缺乏意志力和性格怯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有一种优柔寡断的性格,在政治上如此,在艺术上如此,在所有的行动与思想中都如此。他很难在两项计划、两种办法、两件作品中作出选择。有关尤利乌斯二世的纪念碑、圣一洛朗教堂的面墙、梅迪契的陵墓等的情况都足以证明他这种犹豫。他开始了又开始,却不能弄出结果来。他要,又不要。他刚一作出抉择,马上又产生了怀疑。在他晚年时,他就再也没有完成什么大作了:他对一切都感到厌倦了。有人声称他的任务是被强加于他的;有人把他的这种举棋不定、犹豫不决的责任归咎于他的买主们。但大家忘了,其实如果他决定拒绝的话,他的买主们是绝没有办法强逼他干的,可是他不敢拒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很脆弱,在种种方面都是弱者,是因为道德和胆怯的缘故。他为种种思虑而苦恼,要是换一个性格坚强一些的人,这种种的思虑都会变得不值一提。但是,他出于一种夸大了的责任心,便自以为不得不去干一些平庸的活计,而那是任何一个工匠都能比他干得更好的活儿。他既无法履行自己的合同,又忘不了这些合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因谨慎与胆小而怯弱。被尤利乌斯二世称为“可怕的人”的这同样的一个人,却被万塞里耳称为“谨小慎微的人”,——简直是太谨小慎微了;而这个“使大家,甚至使教皇们都害怕的人”,他自己却害怕所有人。同亲王们在一起,他胆怯,但他又最瞧不起那些在亲王权贵面前显得唯唯诺诺的人,称他们是“亲王们的荷重的驴子”。——他总想躲开教皇,但他却没有躲开,而且还唯命是从。他能容忍买主们的蛮横无理的信,而且还恭敬地答复他们。有时候,他也会跳起来,高傲地说话;——但他总是让步。直到死前,他都在努力挣扎,但是却又无力斗争。克莱蒙七世与大家通常所说的恰恰相反,是所有的教皇中对他最慈和的人,他了解他的弱点,也很怜悯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在爱情方面几乎丧失了全部尊严。他在像怀博•特•勃齐奥这样的怪人的面前都很谦卑。他把一个可爱但却平庸的人,如托马索•特•坎瓦尼里当成一个“伟大的天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至少,爱情使得他的这些弱点显得动人。当他因害怕而变得软弱时,这些软弱也只是非常痛苦的——大家不敢说是“可耻的”——表现而已。他突然被巨大的恐惧所攫住。于是,他被恐怖逼得在意大利各处奔蹿。1494年,因被一个幻象吓坏了,他便逃离了佛罗伦萨。1529年,他负责守卫的佛罗伦萨被围,他又从那儿逃走了。他一直逃到威尼斯。他都准备好要逃到法国去了。随后,他对这种慌乱感到羞耻,他改正了,重新回到了被包围的佛罗伦萨,尽守土之责,直到围城结束。但是,当佛罗伦萨被攻陷后,严行流戍放逐,雷厉风行之时,他吓坏了,浑身发抖!他甚至去恭维放逐官华洛利,就是那个刚刚把他的朋友、高贵的帕蒂斯坦•德•巴拉处死的家伙。唉!他甚至不认自己的朋友——佛罗伦萨的流放者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怕。他对于自己的胆怯又感到羞耻。他瞧不起自己。他憎厌自己以致病倒了。他甚至想到了死。大家都认为他要死了。但他不能死。他内心有着一种疯狂的求生的力量,这力量每天会苏醒,紧紧地拉住他,让他忍受更多的痛苦。——要是他能不再行动有多好!但他不能这样。他不能不行动。他在行动。他必须行动。——他在主动行动?他在被迫行动,他像但丁的受难者似的,被卷入自己那疯狂的矛盾的激情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是多么地痛苦郁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让我忍受一切痛苦吧!在过去的日子里,我没有得到过哪怕是一天属于自己的日子!”(《诗集》49)米开朗琪罗在痛苦中挣扎着呼喊:“噢,上帝!除了我自己,谁能左右我?”(《诗集》6)+&&?~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说他渴望死,那是因为他从死亡中可以看见这种让人发疯的奴役生活的结束。他在谈到死去的那些人时是多么地嫉羡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不必再恐惧生命的善变和欲念的转换……以后的日月不会对你们施暴了;必然与偶然都左右不了你们了……写这些话时,我很难不嫉羡”。(《诗集58》)+&&?~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死亡,带走一切!不再受自身的折磨。它可以让人逃脱外界的约束!让人摆脱对自己的幻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是它使我不再成为我自己!”(《诗集》135)+&&?~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听见这悲怆的呼声从那张痛苦的脸上发出来,他那两只惶恐不安的眼睛仍然在首都博物馆里注视我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中等身材,四肢发达有力,肩宽背阔,肌肉结实。因为过度劳作,身体有些变形,走路时,头往上仰着,佝偻着背,腆着肚子。弗朗西斯科•特•奥兰达的一幅肖像画让我们看到的他就是这副模样:他站立着,侧着身子,穿着一身黑衣服;肩披一件罗马式大衣;他的头上缠着一条布质头巾,戴着一顶黑色的呢子大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脑袋圆圆的额头却很方正,微微向前突出,脸上布满了皱纹。黑色的头发乱蓬蓬地虬结着,微卷。又小又忧伤但却很敏锐的眼睛,颜色深褐,但有点儿黄褐和蓝褐斑点,色彩常常变化。鼻子又宽又直,中间隆起,曾被塔里詹尼的拳头击破。鼻孔到两边嘴角有一些深深的皱纹。嘴巴生得很细腻,很薄,下嘴唇微微前突。颊髯稀疏,农牧神似的胡须分叉着,不很厚密,长约四五时,颧骨突起,面颊塌陷,圈在毛发之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整个相貌上笼罩着悲哀与犹豫的神情。这完全是诗人塔索时代的一张面像,深印着不安的,被怀疑所侵蚀的痕迹。他的眼睛发出犀利的目光,时刻呼唤着世人的同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他一生都在渴求而未能获得的那份爱给了他吧!我们不要跟他斤斤计较同情了。他尝遍了人世间的巨大痛苦。他亲眼看到自己的祖国惨遭蹂躏。他看见意大利落人蛮族之手数百年。他看到自由的死亡。他看到自己所爱的人一个个相继消失。他眼见艺术上的全部光辉,一束一束地熄灭。这些痛苦,像钢针一样地刺痛着他的心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这黑夜逐渐降临的时光,他是一个孤独者,是最后的孤独者。直到走在死亡的门槛前,他回首一生,甚至无法聊以自慰地对自己说,他做了自己该做的一切,做了他可能做的一切。他为自己的一生虚度而痛苦流涕。他倾尽自己一生的心力与痛苦作斗争,终生没有感受到欢乐,但是这种斗争只是枉然。他把一生献给了艺术的偶像,这种奉献也只是枉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一天快乐,没有一天享受到真正的人生,九十年间,他强迫自己去做那巨大的工作,竟然都未能执行他的伟大计划中的任何一项计划。他的那些伟大作品——他最看重的那些作品——没有一件完成了的。命运不断地嘲弄,使得这位雕塑家只能是完成了他并不愿意弄的绘画作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米开朗琪罗的那些大件中,有一些既带给他自豪与希望,又带给他无数的痛苦。其中的一些作品,比如尤利乌斯二世的铜像,《比萨之战》的图稿,在米开朗琪罗在世时已经被毁掉了。另外的一些作品,比如梅迪契小教堂尤利乌斯大教堂,都是制作到中途就流产了,只剩下他脑海里构思的草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雕塑家吉贝尔蒂在他的《评论集》中讲述了巴纳德公爵的一个可怜的德国首饰匠的故事,说“他可以同希腊古代雕塑家相媲美”,但在他晚年时,他看见他花费一生心血做成的作品被毁掉了。——“于是,他看到自己全部的辛劳都白费了,他便跪了下来,大声喊道:‘啊,上帝,你这天地间万能的主宰!请你可怜可怜我吧,别再让我迷失方向,让我永远跟随在你身边吧!’他马上把全部财产分给穷人,然后到山林中去度过余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了晚年,米开朗琪罗的想法跟那位德国的首饰商一样。他悲苦地看着自己虚度的一生,看着自己的未完的作品,被毁的作品,自己一生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他退让了。文艺复兴睥睨一切的光芒,胸怀宇宙的自由而威严的灵魂,同他一起遁入“那神明的爱,那神明在十字架上张开双臂迎接我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欢乐颂》那雄浑的声音没有呼唤出来。直到生命的终结,他发出的都只是《苦难颂》和解放一切的死亡的颂歌。他完全被击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就是世界的征服者中的一位。我们享受着他的天才创作出来的作品,同享受我们先辈的伟绩一样,不再去想他们为之所流出的鲜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愿意把这鲜血呈献在世人面前,我愿意让英雄们的红旗在我们的头顶上飘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