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第五章 猎

谁赌我真心

作者:流水盛开
[更新时间] 2013-05-06 16:29:59    [字数] 6798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缘分之说,都是纠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还没等孙谅发动他的惊天泡妞计划,公司里就出了件大事:明珂出车祸了,董乐也忽然人间蒸发,怎么联系都联系不上了——而明天就是《珂乐粉丝》的再次录播的时间,方方面面的环节都联系好了,顶大梁的男女主角却忽然全都出了意外,等米下锅的节目可怎么办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消息传出来,公司里几乎乱成了一团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孙亮处理完手边的事,急匆匆地赶到公司的时候,周石正被公司的几个经理围在正中,听着大伙儿七嘴八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综合部经理刘合众说:“临时换角还是暂停一期,周总,你得拿个主意。要是到今天下午还定不下来,这事就不好处理了。咱们这档栏目的上升势头太快,被无数双幸灾乐祸的眼盯着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外联部经理江小鹤说:“是啊,最要命的是不知道是谁把明珂的车祸照贴到了网上,这事如果不尽快处理还不好捂了呢。那几张照片也真是,怎么看怎么像是早有预谋,比恶意抓拍的还要专业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技术部的萧黎黎说:“周总,明天的录播是按计划录三期呢,还是先按一期预备资料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周石一句话也没说,一张胖脸看起来一点表情也没有,看见孙谅,他略略地点了点头,问:“怎么样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迟疑了一下,含含糊糊地说:“啊,我也是刚接到消息,也不是特别清楚。”又和周石交换了一下眼神,冲那几个人说:“这样吧,我看大家还是先分头回去处理手上的工作,能处理到哪一步就先处理到哪一步,先别着急回应——这种事嘛,也不是特别大的事,临时换角、暂停一期也都是常规操作,都来得及,没什么大不了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周石淡淡地点了点头,看那几个经理步履沉重地出去,立刻关上屋门,把孙谅拽到了一边:“什么意思?你联系上董乐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嗯,”孙谅挺不高兴地说,“这孩子也在医院呢,守着他的女朋友薇丝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薇丝?”周石很愕然地说,“这是他哪一任女朋友啊?他守着她干吗?干吗死活不跟公司联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前任的前任吧,不过也算现任,一直都没抖落干净的那个,对董乐痴情得要死,这不正闹自杀嘛!不过董乐这边没事,明天他肯定能来。明珂那边,我已经打电话问过医生了,明天肯定上不了节目。所以明天换个女主播就是了,先随便找谁顶一期吧。这都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明珂的车祸照被流传到网上不太好回应,搞得跟恶意炒作似的,真恶心。这是谁这么吃饱了撑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唉,算了算了,先别回应了。明天的节目先录完了再说吧!”周石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一副懒得烦神的样子,又使劲搔了搔自己的脑门,说:“奇哉!怪也!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难道是我的流年犯冲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嘿嘿一笑,说:“嗨,老瞎琢磨什么呢?要犯冲也不是您老犯吧?是明珂和董乐犯嘛。对了,我去医院看看他们,这边你就先自个盯会儿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行了,去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医院里,明珂的一张脸被纱布层层叠叠地包着,看到孙谅,她的眼泪立刻顺着纱布流了下来,委屈得像是个好不容易见了大人的孩子,又像是个被诅咒了的大头娃娃,被气吹炸了的那种。看她一见到自己就凄凄惨惨地指着自己的脸——为脸蛋破相的事担忧不已,孙谅忙嘻嘻哈哈地安慰她:“怎么了这是?想休息也不能自个儿往树上撞啊,请个假不就行了?你这是玩的什么游戏啊?勇敢者游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明珂撇了撇嘴,说:“我哪是自个儿往树上撞啊?刹车忽然就失灵了,一头就撞到了护栏上。我昨天才刚检修过的,可是今天早上一开上四环就不行了,太诡异了!都快吓死我了!不行,等我出院一定得找那个汽车修理行理论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行了,你这不是好好的吗?那事你着什么急啊?”孙谅逗她说,“再说了,撞撞走运,听说很多女主播都是一撞就撞红了的。圈里那句名言你不知道吗:财运,桃花运,事业运,一撞自然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听他以播报人头马广告的深沉嗓音哄自己开心,明珂忍不住“扑哧”一笑,却又立刻“哎呀”、“哎呀”地叫了起来——看她牵动了痛觉神经的那副倒霉德行,孙谅忍不住也是一笑。不过,心里却涌起十二分的疑惑:明珂的汽车是昨天董乐帮着开过去检修的,今天早上,明珂忽然就出了车祸,董乐的女朋友也在同一时间闹起了自杀,这两件事,到底有没有联系?还是,他们都在同一时间撞见鬼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过,明天的节目录播在即,董乐又在薇丝那里苦守,这时候要盘问这个事,估计会对他的情绪不利。孙谅捉摸着又跟董乐通了一个问候的电话,知道没有什么大事之后,就直接开车返回到了公司,继续研究他的惊天计划。=@*%!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正好,李汀儿也在,她也正在埋头苦读朱辛彤的那堆资料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见孙谅猴急地钻进来,李汀儿从资料堆里抬起头来,冲他心照不宣地一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两个人,立刻进入了一级预案状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综合研究完了辛彤的所有资料,在下一步要采取的战略战术上,李汀儿和孙谅却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李汀儿认为,追女孩不过就那几招:拿钱砸,造浪漫,性挑逗,假痴情——最多再来点苦肉计。因为,所有的女孩从本质上说都差不多,不管是普通女孩还是三流明星,不管是胸大有脑的美女还是智商低下的丑女,所有人都爱慕白马王子:最好是一副标准的钻石王老五相,年少多金、家世清白,英俊有才而又富有情趣,而且,还只对自己苦苦地着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所以,”李汀儿说,“像朱辛彤这种太阳星座落在处女座,月亮星座落在天蝎座的三流小明星,更得来点对症下药的猛药,因为她是那种看上去淡泊,骨子里狂热的闷骚女。至少,你得打扮成一个比张乃立要钻石的王子,穿着阿玛尼,开着宝马,找一个适合邂逅的地方去电倒她——我觉得新东方门口就不错,网上说她一直都有去那里学英语的,你可以告诉她,你下个月要去美国旅游,顺便邀她同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微微一笑,没有接她的话茬,起身走到办公室的黑板前面画了几个八爪太阳图。=@*%!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李汀儿目瞪口呆地望着这几个图:“天哪!你这是在解剖她吗?怎么搞得这么复杂?”=@*%!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说:“分析呗,什么方法不行?你那些星座知识只能哄哄小女生,那东西,不能真拿着当回事,要是把星座一套就能套出行动方案来,估计全世界的编剧和策划就都该下课了。咱再回到这个事上,不妨这么分析:你想让我扮演年轻富有的公子哥,在她学习的地方邂逅她,这不是不好,但是,一是角色不适合我,演起来费劲,还容易穿帮;二是我估计早就有大把的真公子哥这么干了,在那种公众场所,她肯定警惕性特高,说不定还是一对一的小课,你根本就找不到她的人。所以啊,你这个方案是看着好,没什么实际用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李汀儿飞快地拿签字笔在太阳穴上敲打了几下,想了想,又说:“那就换在休闲健身的地方吧,那里的氛围一定够放松,我再去查查她经常去的健身会所。呵呵,你的身材这么棒,很可以在那里秀一下——就算是美男计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美男计?亏你想得出来,恐怕我在那儿练成大力水手也比不上跟她一块拍戏的男星们。这都不是我的长项啊!”孙谅摇了摇头,“泡妞专家,你说了这么多,还是不了解她的性格,她是个一有不开心就会躲起来的人,这会儿肯定猫在家又哭又恨地跟自己闹腾着呢。这时候,唯一有可能接触到她的,就是——”说到这里,孙谅大步流星地走到那几个图前面,在第二个图的“采访”那里划了一个圈,说:“娱乐记者。而且,也是唯一能帮她开解愁烦的一种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要扮成狗仔队?”李汀儿难以置信地大叫了起来:“不!我觉得一定不行!她会很排斥的!又穷又没有道德,是大多数女明星对娱乐记者的看法。而且,在这种时候,她怎么可能接受采访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说的那只是通常的看法,”孙谅不置可否地一笑,“而我,将是其中最与众不同的一个。至于能不能让她接受我的采访,就得看我们的设计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李汀儿很夸张地扁了扁嘴,仰了仰头,摆出一副“好,你不相信我,那我就等着看好戏了”的架势——忽然,又很感慨地叹了口气,说:“唉,她好幸福啊,真是好幸福啊——我也要去当明星!尝尝被人追着捧着是什么滋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嗯,我看行。”孙谅笑嘻嘻地说,“现在正流行魔幻路线呢,你演个女版西游之八戒猪是肯定没问题的。不过,不管你走什么路线,都得先给我找到她的电话号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喳,谅哥。这个容易,一分钟之内搞定。”李汀儿笑嘻嘻地点了头,飞快地跑了出去,看样子,是到外联部去要电话号码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站在那几幅图前,又陷入了沉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个赌约,比以前的任何一个工作都要来得有挑战性。在这一刻,孙谅觉得自己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得把他那股懒散劲全都收起来,把他那把射手座的利箭,好好地瞄准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猜得没错,此时此刻,辛彤推掉了所有的工作,正在家里郁闷得要死呢。她这两天连睡衣都懒得换,窗帘也懒得拉开,在黑黢黢的屋子里,就像一条搁浅的死鱼一样,呆呆地躺在沙发上,一句话也懒得说,一动也懒得动。心里纠结得就像塞了一千吨水草,密密地堵成了一团,想理,却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直以来,辛彤都觉得自己是个很简单的人,简单到有戏就拍,有机会就去争取,有值得爱的人就去爱,开心了就狂吃零食,吃完了再跑出去运动;不开心就去烤一堆小糕点,烤得乱七八糟的,不吃但是狂掷墙壁,很快就会把压力舒解开——但是这一次,她觉得,她的简单哲学失灵了。无论用哪种逻辑来劝自己,她都想不通,为什么五年的感情会变成这样呢?她曾经以为,他们一定会相守一辈子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记得,张乃立曾经就像一个标准的男友,记得他们的每一个纪念日,最喜欢就是送她礼物。她所拥有的第一条项链、第一条手链、第一件晚礼服、第一个LV钱包、第一双意大利舞鞋……统统都是他送的。她不是一个奢侈的人,即使是现在这些奢侈品对她已经价值不大,她仍然记得,自己当时是满满的感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他,见证了她从一个青涩的女孩变成一个张开翅膀的天使,开始向着梦想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记得,读大学的时候,同窗密友明珂曾经无比艳羡地说过,张乃立就像一瓶上好的红酒,无论年份、口感还是浓度,都刚刚好。而且,他还属于且只属于她一个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张乃立是个中规中矩的北京人,大学修的是商科,毕了业就接管了家里的生意,生意说不上大,只能算小小的中产,但是殷勤而体贴,好像会给人永不变质的幸福。但是转眼间,他却变成了一个只会伤害她的魔鬼,每每用最无理的猜度来践踏她的自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是真把她当成无情无义的戏子了?还是非要把她推下道德的悬崖示众才肯甘心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而且,到今天已经三天了,他居然都没有打电话来求和,他到底在干什么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想到这里,辛彤又恼了起来,蹦起来把张乃立的照片别到对面的墙上,拿起一块蛋糕用力地扔了过去,蛋糕好像呼啸的子弹一样,瞬间让张乃立的脸开了花,四处散着流下一片狼藉的“泪”来,辛彤恨恨地又拿起一块蛋糕,用力地扔了过去。扔过去!扔过去!扔过去!用尽全身的力气扔过去!扔过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块,一块,又一块,一直到张乃立的照片被扔得好像是一个奶油墓碑,辛彤这才住了手,可是仍然觉得不够解气,又换了两张照片狂扔了一阵,这才郁闷地倚在对面的墙上,得意洋洋地端详起自己的战果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良久,脸上却有泪无声地流了下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结束一段五年的感情,不可能是不痛的,不可能是不挣扎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尤其是,这段感情已经和她所珍视的青春,息息相关,血肉相连。让她放弃,无异于放弃她自己的记忆,放弃她所珍视的青春岁月,放弃她所有的人生瑰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是不放弃,他们还能怎么继续下去?这个人,都已经不再珍惜她了,已经像个魔鬼一样在践踏她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辛彤狠狠地吸了吸鼻子,心里要命地酸楚了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喂?”辛彤有气无力地,却又不无期待地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好,我是《周刊》的记者,想跟您做一个专访……”不是张乃立,是一个很清甜的女孩的声音,听上去,很像某个台剧里的小女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对不起,请你联络我的经纪人,我的排期都在她那里。”辛彤深深地吸了吸气,努力噙住眼角的泪,用尽量客气而又平稳的语气说完,就挂掉了电话,然后,关了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屋子里,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的空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辛彤再也撑不住了,伏倒在床上,失声地痛哭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张乃立为什么还没打电话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电话的那端,正是郁闷的李汀儿:“谅哥,她可真酷,直接就把我拒绝了,要我联络她经纪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你就联络她的经纪人,楠姐。”孙谅淡定地说,“还有,你听她的语气怎么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怎么样?”李汀儿怔了一下,说,“她听上去很不高兴,好像刚哭过。而且,周围很静,不像在外边——看来你的分析真的有那么几分道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很快,李汀儿又从外联部把楠姐的手机号码要了过来,镇定地把电话打了过去:“喂,你好,我是《周刊》的记者,想跟您联系一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对朱辛彤小姐做一个专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哦,过一段时间吧,她最近的排期比较满。”电话里,是个客气,但是绝对没有商量余地的女人声音,隔着手机,几乎都能听得到她不耐烦的呼吸。=@*%!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你看我们过几天再跟您预约?”李汀儿一下子气馁了,很不确定地追问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真不好意思,她最近这三个月的排期都很满。”=@*%!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很利索地,楠姐也挂断了电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最近这三个月排期都很满——推得可真够远的!”李汀儿郁闷地皱起了眉,拿着笔“梆梆”地敲着自己的额头,说,“谅哥,我无能为力了。她们都好难说话啊,一点都不给我施展甜言蜜语的机会,怎么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没事,再想别的办法吧。”孙谅若有所思的说,“你先多找找楠姐的资料再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楠姐是何许人也?要说圈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使在圈外,也有着相当的曝光率。据说,凡是楠姐一手捧红的人,没有一个不和她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还有人说,在娱乐圈里,只要认识了楠姐,就认识了通往走红的坦途。不过,据说楠姐捧人是很挑剔的,除了朱辛彤,她目前只签了三个艺人,都很年轻,都发展得相当不错,都是娱乐圈里难得一见的好孩子——除了潜质,她总是格外看重她们的人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楠姐和朱辛彤的关系非常之好,甚至可以说,朱辛彤对她从来都是言无不听,计无不从。=@*%!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所以,只要楠姐肯答应让朱辛彤接受采访,朱辛彤就一定会出来见孙谅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楠姐今年37岁,离异3年,有一个女儿在国外读书,平时的生活,就是全力打理她旗下的艺人。没事从不出来应酬,应酬也总是私下往来。唉,她的行踪好像也很神秘啊。而且看照片,她好像比朱辛彤还难接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呢,我看,从她身上不容易找到突破口。”李汀儿指着她找来的那一堆楠姐的照片,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从照片上看,楠姐是个相当瘦削的女人,个子不高,穿着非常中性,看起来有一股很奇异的力量。方脸,凤眼,肤色微黑,脖子耿直,烟不离手——不,应该说是雪茄不离手,张张照片上都有,这让她看起来有一种很霸道的威仪,尤其是她在不动声色地望着镜头的时候,好像一切都已经在她的掌控之中。=@*%!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谅哥,你说我们该怎么接近她呢?”看孙谅不说话,李汀儿又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还用问?找她合作呗。正好我们明天的录播缺个女主播,让外联部找楠姐,推荐一个,然后安排一起吃顿饭不就得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哇,谅哥,你真厉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切,这也叫厉害?这都是很常规的做事方法,学着点,得把你的欧洲理论快点嫁接到咱们的北京操作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楠姐做事真是干练之极,外联部一个电话打过去,楠姐立刻推荐了她旗下最当红的娱乐节目女主播吉娜过来救场。不仅如此,还推荐了她旗下的两个艺人林茵梦和卢侠仁,过来做两期现场的节目嘉宾。=@*%!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三期节目,一个下午搞定,现场的录制效果非常之好。晚上的庆功宴上,孙谅没有出席,当然也不可能让李汀儿过去出席,孙谅就交待了董乐,帮他代约《周刊》采访朱辛彤的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周刊》?采访朱辛彤?”这一次,楠姐没有推辞,只是沉吟了一下,就很实事求是地告诉董乐,“辛彤最近正在休假呢,要安排采访,得约在十天之后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唉。消息传来,李汀儿和孙谅都是一阵失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十天之后,说不定张乃立已经转过弯来,把辛彤重新追回他的怀抱了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是绝对不行的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要采访,就得趁热打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过,楠姐这条路看来是行不通了。她保护她旗下的艺人,简直就像母豹子护犊子一样。在辛彤的这种情绪动荡期,她是不可能让她出来做采访的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唉,那可怎么办呢?”李汀儿又在拿她的签字笔,“梆梆”地敲她的脑袋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唉,你敲得烦不烦啊?”孙谅伸出一个指头,制止住李汀儿在他面前狂敲,咬牙切齿地说,“这一次,我们从她的星妈身上入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星妈?”李汀儿又瞪大了眼,“星妈还能管采访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必须管用!”孙谅极其笃定地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是单亲家庭,对母亲很孝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觉得这个招数更不行了——这又不是岳母刺字的年代了,现在这个年代,还有奉母命采访的吗?老大,我觉得你这两天操心过度了。”李汀儿很哥们儿地虚弹了一下孙谅的脑门,说,“要不,我们就使最笨的那招吧?到她家门口去守株待兔,制造一起邂逅,然后该干吗干吗——她再喜欢在家里憋着,也不可能整天不出门吧?到时候我们上演一出生死时速,你来个英雄救美怎么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哈,你可以去竞争琼瑶剧的导演了。”孙谅懒得再说地一笑,转身走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喂!喂!”李汀儿跺着脚大叫了两声,未见收效,怏怏地冲着孙谅的背影说,“人家是看好莱坞动作片长大的好不好?什么琼瑶啊,我才不待见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