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第六章 对弈

谁赌我真心

作者:流水盛开
[更新时间] 2013-05-06 16:31:10    [字数] 8983

爱是棋逢对手的游戏,只是,为什么我却从来看不清楚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薇丝出院的第二天,孙谅把董乐约到了一家川菜馆,就着几个辣得人想淌眼泪的小菜,喝了若干瓶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乐一开始很沉默,孙谅也不多说话,就是一个劲地加菜、劝酒,略略讲点圈里的段子,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不至于太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谅哥,我对不起你。”酒到半醉,董乐忽然红着眼说。董乐的酒量从来都不怎么好,也藏不住心事,几杯酒下肚,照例就是他要倾诉的时候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什么?”孙谅吓了一跳,他本来以为,他能听到一个桃色故事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唉……”董乐很艰难地咬了咬牙,砸吧了两下嘴,说,“明珂的事,我对不起你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没喝迷糊吧?你这说的哪儿跟哪儿啊?”孙谅更吃惊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珂是你的人,这公司里都知道……”董乐蔫头蔫脑地憋出一句话来,又不说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叫什么话啊?什么叫我的人啊?她嫁给我了?还是卖给我了?你这话说的,可真叫智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他们都风传,明珂是你地下女友……”董乐低声低气的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跟她要真有事,还用得着地下吗?”孙谅啼笑皆非地说,“她又不红,我又不是什么腕,我们就是情侣也用不着地下啊!再说,这都是哪儿谣传出来的啊?明珂她是我妹,正儿八经的妹妹,是我亲妹妹的同学加老八,怎么就传成了我地下女友了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那我就放心了。”董乐稍微放松了一下,又灌到嘴里一大口酒,说,“我这两天,心里愧疚得要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愧疚什么呀?你不就是喜欢上人家了吗?这也用得着愧疚?”孙谅很好笑地追问。董乐喜欢明珂,这是他早就看出来的事,平心而论,他觉得董乐人还不错,又不好赌,又不沾毒,工作兢兢业业,对人老老实实,在娱乐圈里,也算难得的人品了。如果对明珂是认真的话,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明珂这傻丫头就有人照顾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孩子桃花运太旺,人虽然长得不济,却总是被女人倒追,他又老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欢谁,以至于老是后院失火。在薇丝这件事上,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我喜欢人家,人家未必喜欢我呀,”董乐又郁闷了起来,叹了口气,说,“所以,我就在她的车上动了手脚,想来一出英雄救美。你也知道,她开车技术那么烂,一向不敢开快,顶多是出门就发现刹车出问题了,被吓个胆战心惊。到时候我挺身而出,她或许就会……那个……喜欢上我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丫的动作片看多了吗?这种事你也干得出来?”孙谅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一把把董乐提溜过来,劈头盖脸地骂道:“你以为你是成龙啊还是李连杰啊?瘦得跟一干鸡似的也敢这么玩火?明珂那丫头那么晕,你这不是要她的命吗?要是真要了她的命你可怎么办?你说,你丫的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早上干吗去了?你算计得那么好,怎么人家进了医院你也进了医院呢?还有那个薇丝,你们到底在搞什么?你可别告诉我你是想脚踏两条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谅哥,你别骂我了,求你别骂我了!我这都快愧疚死了。”董乐被骂得面红耳赤,赶紧点头作揖地求饶,“我对明珂是认真的。这不是人算不如天算吗?我和薇丝早就分手了,哪知道她突然就闹了出自杀啊!一会儿说怀孕了,一会儿说不活了——说她要是没有我就不想活了。她整天拿我当呆子涮,我哪知道这事就赶得这么巧啊?要是明珂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我这辈子都肯定过不好了。她要真有什么事,我就照顾她一辈子!她要死了,我就守一辈子独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了行了,亏你还有脸装情圣呢!真没见谁泡妞泡成这个怂样!”孙谅把手松开,把董乐用力一甩,好像消了一点气。自己闷闷地坐回到椅子上,想了一想,一字一句地说:“听着,董乐,我再说一遍,明珂那是我妹,谁也别想在我眼皮底下欺负她。你要是真想追她就得好好对她,我不管你和薇丝是什么情分,你要是不解决这事就干脆别打明珂的主意。要不,回头我废了你丫的!听见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见了、听见了,我哪儿敢、哪儿敢啊?”董乐赶紧一叠声地答应着,快把头低到桌子底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匆匆地结束了这顿酒,出了餐厅,孙谅正要长出一口气,去医院里再看看明珂,忽然间,手机响了:“谅哥,谅哥,我找到星妈的行踪规律了,你快过来呀!这次我们一定能顺利突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李汀儿。兴奋得快要不行的李汀儿。盯梢三天,她终于发现了星妈的致命弱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朱辛彤的星妈何修萍是一个标准的扬州女人:个子不高,肤白微胖,圆脸杏眼,脸上经常挂着和善的笑,穿衣服非常随意,说话非常好脾气。自从辛彤的爸爸去世后,她一直都是独自一个人,每天除了看看电视就是打打牌,还有就是照顾女儿的一日三餐和心爱的小狗当当——对她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人生的全部意义就是女儿的快乐,再加上她那只小狗当当的快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何修萍最近这两天很烦,连牌友叫她去打牌也全都推了。眼看着女儿一天一天闷在家里,什么工作也不接,什么胃口也没有,又是消瘦,又是落寞,恨不得拉她出去走走。她甚至想亲自给张乃立打个电话,问问到底出了什么事,给他们打个圆场。可又怕圆场打得不好反而弄巧成拙,让辛彤更加郁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修萍对张乃立的印象还不错,觉得他既有责任心,又很体贴,不仅对辛彤不错,对自己也是彬彬有礼。可是,他这两年却好像有点蔫了,人也来得不勤了,说话也有点瞻前顾后,有时候经常会发点呆,有时候还会冒出来一点无名火,好像在憋着什么劲,却又不肯明白说,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辛彤这次郁闷成这样,好像状况真的不太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小,辛彤一直是个外和内烈的孩子,非常自立,凡事都要做到满分,待人非常有分寸,从不轻易发脾气,但是一旦生气,就会变得异常自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记得辛彤读高中的时候,有一次被同学议论,说她不合群,从来都不跟同学来往,对所有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全都不感兴趣,连走路的时候都故意扬着脖子——不就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嘛,有什么可自以为是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了,这些话都是班里的一个无聊女生说的,后来传来传去的居然有很多人在讲,辛彤听了之后非常生气,足足有一个月除了上学就是自己把自己闷在房里。何修萍费尽了功夫才把她哄出了那个小房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伤害面前,她是一个只懂得自闭的孩子。从来都是这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次也不例外,都好几天了,何修萍每次叫她吃饭,她都像只小鸟似的,恹恹地吃上几口就推筷子,继续躲进自己的屋里,拿着奶油蛋糕扔自己的墙壁,然后再默默地打扫。何修萍每次借故进去,比如说,让她跟自己一起去散散步,辛彤也是一副懒散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她这个样子,何修萍真是忧心忡忡,准备今天去超市好好转转,烧几个拿手的扬州小菜:大煮干丝啦,开洋青菜啦,红烧狮子头啦,三丁包啦——都是辛彤最爱吃的,没准能让她胃口大开,多少吃一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并非过节兼周末,超市里人却不少,何修萍带着当当好一通逛,才买足了晚上要用的料,豆腐丝啦、肉啦、笋啦、虾仁啦……林林总总的一大堆,快把购物车都装满了。而好几天都没出来溜街的当当,也兴奋地跑前跑后,在她的脚下乱窜——在这个喧嚣无比的城市里,连一只狗都懂得寂寞是什么滋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好,结账处人不算多,何修萍心满意足地结完账,往脚下一看,却猛然发现——当当不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拎着那一大堆食物,何修萍就心慌意乱起来。怎么这人不开心,连狗也跟着捣乱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当从来都是只听话的狗,每次何修萍出来购物都是乖乖地跟着,连吠都不乱吠一声,怎么这一会儿没注意,它就突然自己跑没了影呢?难道,它又跑回超市里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气急败坏的何修萍拎着那一大袋食物就往超市里闯,被收银员一把拦住,好说歹说地的把食物暂存到收银处,何修萍徒劳无功地又跑回去,找遍了超市的每一个角落,一边走一边大喊:“当当,我的好孩子,你跑到哪儿去了?当当,当当,你快出来啊,快别跟妈妈捉迷藏了。”人都跑得气喘吁吁的,嗓子也快喊哑了,可是,还是看不到当当的狗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郁闷地拂着脸上的密汗,何修萍忍不住悲从中来,拎着那一大袋食物,怏快地走出超市,觉得整个人都要垮掉了——看来,今天晚上,闷在家里难过的不会是辛彤一个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当,到底去哪里了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出超市,还没走几步,却看见一个高高瘦瘦,背着相机,穿着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身很随意的休闲装,留着干净利索的短寸,气质不俗的男孩,怀里抱着她的当当,正在彬彬有礼地问一个过路的女孩:“请问,您看见这只狗的主人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我不是住这儿的。”这个装作一脸漠然的女孩,当然就是李汀儿,而那个气质不俗的男孩,当然就是孙谅了。还有一个,负责跟进何修萍的行踪,冲他们打手势、随时开演的,当然就是靴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确切地再回放一下,这只小狗,还是孙谅和靴子,联手拿肉骨头勾引出来的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修萍大喜过望,立刻狂奔了过去:“当当!它是我的当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孙谅心里暗笑,手上却把当当递了过去:“下一次小心一点,你的小狗一直跟在我后面,差点把我的裤脚咬了个洞。”被送出去的当当,很不情愿地低吠了两声,使劲地挣扎着身子——勾引它一路跑出来的肉骨头,它还一口都没有吃上呢——哪儿能真让它吃个饱啊,那非露馅不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谢,谢谢,谢谢你啊。”何修萍一叠声地感激完了,很不好意思地说:“我家当当就喜欢调皮,真是不好意思。你的裤子有没有被咬坏?我赔你一条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呵,那倒没什么,您不用客气。”孙谅说,“对了,我正好向您打听一下,您知道有一位叫何修萍的女士,住在这附近的哪里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我就是啊,我就是啊!你是——”何修萍抚着她失而复得的当当,胖胖的脸上展开了一个慈祥的笑容,毫无戒心地回答道。她也不想想,这事也太巧了吧?她刚好丢了狗就有人送过来了,刚好送狗过来的人就是要找她的,这事要搁谁身上谁能信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您好,何阿姨,真没想到居然是您,碰上您真是太巧了。”孙谅立刻微笑着说,“我是《栖周刊》的记者孙谅,想对您的女儿辛彤做一个专题采访,一直都没有联系上她。您看,我这就快到领导交代的最后期限了,您能不能帮我约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这个,我不知道瞳瞳——”何修萍踌躇了一下,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不过,她觉得自己欠了孙谅偌大一个人情,一口拒绝不太礼貌,而且,他的态度又这么斯文,这么得体,何修萍心想,辛彤老是这么闷着也不行啊,如果有个人聊聊天,哪怕是做个采访,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所以,她爽快地点了点头,自作主张地领着孙谅登堂入室,把他让进了客厅,泡了一杯茶,进屋去找辛彤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孙谅很畅快地坐在客厅里喝着茶,等着人,仔仔细细地东看西看——说真的,他很意外,本来他以为,辛彤的家要么奢华,要么香艳,要么温软——总之是很小女人气的那种,可是在这里,除了淡淡的书香气,就是淡淡的檀香气。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辛彤是谁的话,他还以为他进了一个学者的家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孙谅心旷神怡地啜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是最正宗的西湖龙井,亦有一种淡淡的清香,营造出一种淡淡的雅致。一切,都很像辛彤这个人,清淡,而又不失娇艳,或者说,淡极始知花更艳——孙谅自认为也见过很多圈里的小明星、大明星、小腕、大腕,但是像辛彤这样的,他却从未见过。真的很难得。难怪在很多辛彤的访谈里都说,她的本色是最动人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好一会儿,辛彤才一脸漠然地走了出来,冲孙谅点点头说:“到书房里说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辛彤今天穿了一身淡绿色的休闲装,脸上脂粉未施,肤色依然是奶油一样透明,容颜依然是令人难以抗拒的清新,可是神气里,却透着十二分的不情愿——很显然,她觉得《栖周刊》的这个记者太讨厌了,实在太讨厌了!到处打电话不说,居然为了采访她连她老妈都搬动了。而且,居然还瞎猫撞上死老鼠地碰到了老妈的心肝宝贝当当,让她想推脱不见都不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人,真是够讨厌的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孙谅,这个讨厌的家伙,此刻正在暗暗得意地打量着书房,这里也是一尘不染,书香袭人,檀香流转,靠墙的位置还放着一架古筝,一副古筝指甲,好像昨天才弹过一样,一看,辛彤在这里流连的时间就非常多,他心里又涌起了一阵感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好,辛小姐,我是……”见辛彤不声不响地坐到他对面,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孙谅立刻收回思绪,说起他早就准备好的开场白,想给辛彤一个彬彬有礼的第一印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接开始吧,”不料,辛彤却冷冷地打断了他,直接提了一个很呛人的问题,“你先说说看,你是怎么看我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看你的?”孙谅怔了一下,原先打的腹稿全都用不上了,脱口而出说,“你挺好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辛彤又连珠炮似的问:“你能具体点吗?”一点也不给孙谅喘息的机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面挺完美的,里面——嘿嘿,还不太清楚。”被打乱了节奏的孙谅,索性拿出了他的射手本色,顺口调侃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辛彤的脸顿时板了起来,冷冷地又问:“你看过我的作品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你想探讨哪一部?”孙谅也加快了语速,不卑不亢地回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都说说看吧。”辛彤冷冰冰地说。此时此刻,屋里的气氛已经接近冰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孙谅微微一笑,说:“既然是探讨,那我就不妨说点实话,我个人最喜欢你第二部,《爱情迷迭香》,其次是《貂禅》。在《爱情迷迭香》里你最显本色,虽然不是女主角,但是比女主角还让人记忆犹新,那个方浅酌的青涩、迷惘、懵懂和灵气,都被你诠释得丝丝入扣,很打动人。《貂禅》呢,虽然和你的本色差别比较大,但是因为你的文化积淀在那儿,你把这个人物塑造得很到位,尤其是抓住了一个关键点:一个绝色美女在男人眼里的诱惑,和在命运里的无奈,的确演活了那种‘露里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蝉’的味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露里秋蝉……呵,那,《够爱我吗呢?”辛彤又问,但是语气已经明显地和缓了下来。很显然,她没有想到这个娱乐记者会这么了解她,点评得这么到位。孙谅说得不错,就是《爱情迷迭香》这部片子让所有人都记住了她,而《貂禅》这部片子,则让她走向了大放异彩的演技之路—她在那部电视剧里所要表现的,也的确是那种“露里秋蝉”的感觉,是导演反复让她找感觉,她也的确找准了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柔并济。其实,你在这部戏里最让我欣赏的,是你对主题的升华,不是你不够爱我,而是命运不够爱我,恨的是钟情,怨的是分合,很有点‘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意思——程青藤这个女孩,你演得还是挺出彩的,唯一有点遗憾的是,风格和你以前演的方浅酌有点雷同,虽然是你的载誉之作,但是并没有太大的突破。”这句话又一次说到了辛彤的心坎里,平心而论,这部片子虽然是她的获奖之作,但是辛彤自己并不满意,反而觉得发挥的空间小了点——如果剧本再好点的话,她本来应该演得更好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辛彤低下头,沉默了一下,又问:“那——你对《花嗔有什么看法?”语气里,已经有点接近征询意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部是男人都爱看的电影。”孙谅微微一笑,避重就轻地说:“我也不例外,有狐狸精情结的男人,都会喜欢你演的冷桃桃,扮相相当惊艳。不过,剧本多少有点问题,几个转折都很仓促,总体上说,是导演没发挥出你的优势,但是你的光芒,仍然闪到了很多人的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辛彤顿了一下,忽然话题一转,眼光灼灼地盯着孙谅,“有人说我太爱抢戏,太爱出风头,你怎么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个人认为,抢戏是演员的本能,不论动还是静,抢到了就是好演员,和出风头无关。”孙谅也目光炯炯地回望辛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有人说我功利,说我爱攀高枝,你怎么看?”辛彤接着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攀高枝是生存方式问题,别人应该管不着,不过,我认为,总比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地洞好吧?那多狼狈啊。至于功利,我觉得应该换一个词来描述你:真实。成功是对所有人的诱惑,与其假装清高,还不如当仁不让。”孙谅侃侃而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有人说我假纯,只会走玉女路线,其实没什么演技,你怎么看?”辛彤又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懂化学,所以不了解甲醇,只知道那东西有毒,肯定和你没什么关系。”孙谅说,“如果让我形容你的演技的话,我觉得演技就是个假作真时真亦假的东西,能把玉女演到极致,这就是好演技。而且演技本身也没有什么路线不路线的,剧本需要你是什么风格,你就应该是什么风格——总不能把玉女演出风尘味来,那就叫有演技吧?至于那些喜欢上纲上线的人,大部分都是些闲着无聊又不负责任的,除了磨牙什么也不会干,你大可不必太在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像影迷。”辛彤第一次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脸上浮起一抹意外的温暖。无疑,她觉得这个人很懂她,每一句话都说到了她的心坎里,让她自闭了太久的心,透出了一丝熹微的光。如果张乃立能这么懂她,也许,他们就不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张乃立对她的作品虽然每部都看,但是,几乎说不出来任何观感,更别说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了。这也是她对她这个唯一的男友,心里一直憾莫大焉的事——两个人若是一直不能分享灵魂,那是多么孤单的陪伴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孙谅也是一笑:“我是影迷,但不是影星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现在轮到你发问,采访我了。”辛彤放缓了语气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没问我要签名呢。”孙谅不失时机地开了个玩笑,“这么快就答完了你的记者问,真是太让我失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辛彤又是一笑,露出了珠贝似的牙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与此同时,在辛彤家外面——孙谅的吉普车里,靴子和李汀儿都在紧张而又入戏地工作着:靴子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自己的相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隔上一会儿就取上几个饶有趣味的场景。李汀儿则自得其乐地举着一个高倍望远镜,边偷看边咧着嘴偷笑——其实今天本来没她什么事,但是她自作主张地要做一回狗仔,过过偷窥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为你的助理,你不能拒绝我。”李汀儿是这么对孙谅说的,“要知道,我得替你把好关,监视好靴子有没有认真开工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嗬,有你这么敬业的助理,我不如连泡妞的事也让你亲自来得了。”孙谅则说,“这种事,女孩不宜搀和太多。”平心而论,他并不想带上李汀儿,这么声势浩大的泡妞团,实在有点太离谱了,他的本意是让她当个住家秘书,帮他处理处理照片,顺便支点小浪漫招什么的,没想到,这小妮子的浪漫招倒不少,却没有一样能派上用场,而且这好奇心一上来,不让她跟着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且,为了这次狗仔行动,李汀儿还特意跑到专业店买了一个高倍望远镜。靴子拿过去望了望,差点没惊呼出来:“你这是多少倍的啊?怎么连她的眼睫毛都能看得这么清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当然了。”李汀儿得意洋洋地说,“我买的,这是最专业的了。我做事,从来不喜欢用小儿科的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靴子呵呵一笑:“你爸是一大款吧?我要是孙谅,就不费这么大劲去泡辛彤了,干脆追你得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要是孙谅,一定不会跟你这种损友做哥们儿。除了拿肉骨头勾引小狗,就是拿哥们和朋友开涮。”李汀儿撇了撇嘴,很不客气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靴子被噎了一下,傻笑了笑,没再说话。对这种又没幽默感又牙尖嘴利的小富家女,他一向是不怎么愿意招惹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嗨,你是什么星座的啊?”停了一分钟,李汀儿觉得气氛有点僵,又主动抛过来一枝橄榄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蝎座。”靴子说,“怎么,有什么讲究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我猜你的女朋友,一定很性感吧?”李汀儿乜着眼,上下打量着靴子,很不怀好意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这你也能看出来?”靴子说,“功夫够深的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小意思啦。”李汀儿得意地说,“我还能看出来,你被她迷得七荤八素的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次,靴子也乜了李汀儿一眼,不再说话了。被人一句话就说中,是天蝎座的男人最忌讳的事了——何况,还是被这么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妞。再说,说他被自己的女人迷得七荤八素的,那不等于瞧不起他的魅力吗?这话说的,真让他难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乎是立刻,靴子就在自己的周围营造了一道防火墙——扮酷,那可是天蝎座男人的本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孙谅的车里,气氛一时有点冷;辛彤的书房里,却已经开始讲她从影的事了:“我拍第一部电视剧真的非常偶然,那会儿我才十五岁,什么都不懂。当时我爸爸刚去世没多久,我心里非常难过,那年暑假我妈妈说,要带着我和表姐出去玩玩,散散心,表姐就说,那要去无锡的唐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天真的非常偶然,在无锡唐城的影视城,辛彤和她的表姐——十六岁的韩冰莹,刚好遇到了古装剧《烟翠》剧组在拍戏,需要两个精灵古怪、却又不乏古典气质的小女孩演小丫头,韩冰莹就怂恿辛彤和自己一起去试试看,结果,一组镜头试下来,长得瓷娃娃一样冰雪可爱的韩冰莹果然被获准演小丫头,在里面走来走去跑了几回龙套,过足了她的镜头瘾;而当时眼睛里全是迷惘和无助的朱辛彤却获邀演一个小配角——戏里面小姐的贴身侍女,戏份有五集之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事后导演说,辛彤一试镜头就抓住了他,虽然这小姑娘不爱说话,但是眼睛里全是水火,属于那种很有灵气的演员,一点就透,不走这条路实在太可惜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是鼓励了她一番之后,那个导演还指点她说:“如果你想继续演戏,就去考中戏吧,那是中国最顶尖的地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那一年,辛彤忽然不迷失了,忽然又有了动力,她虽然失去了父亲的指引,却找到了自己的梦想,从那之后她就开始练普通话,练唱歌,练跳舞,练她认为所有和演戏相关的东西——结果,她没有考上中戏,却阴差阳错地考到了广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一年暑假,”辛彤说,“别人家的孩子拿到录取通知书都很开心,甚至有很多同学羡慕我羡慕得不行,但是我却难过了整整一个暑假,我当时就觉得:我又把什么都失去了,我的梦想啊,我的人生啊,我的方向啊——唉,你这段不会登出来吧,我,我怎么突然跟你说起这个来了?唉,我今天有点不在状态,这都是说的什么呀?”说到这里,辛彤突然住了口,她发现,自己今天真的很失态,刚刚把这个记者当成了靶子,恨不得拿问题把他呛死。这会儿又把他当成了情绪垃圾筒,恨不得把这些年积蓄的不快乐全都倾倒出来。难道是突然失去了张乃立,突然失去了情感上的依恃,让她郁闷得连接受个采访都变得困难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会登出来的,”孙谅关切地望着她说,“如果你不希望的话,今天的采访可以全都不刊登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辛彤有点不好意思地一笑,“那你拿什么回去交差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拿——别人的顶一下呗。”孙谅故意装作想了想,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不会挨批吗?”辛彤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你不想让我挨批的话,”孙谅顿了一下,说,“不如这样,我们约明天,或者你说个时间,我们再补做一次采访好不好?我看你今天好像有点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好意思,今天说的全都答非所问,”辛彤低下头,轻呼了一口气说,“那就,后天吧,后天我们再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孙谅点了点头,起身告辞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走出房子,他就看见靴子和李汀儿双双在他的吉普车里,冲他打了个“V”字手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有你的!”靴子顺手给了他一掌,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得泡多少妞,才能泡到今天这种什么妞都能泡的境界啊!”李汀儿则迷惘着一双眼,难以置信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这个问题难度太高了——我哪能数得过来啊。”孙谅大言不惭地笑着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切,男人吹吧吹吧不是罪。”李汀儿冲他扮了个鬼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初战告捷!泡妞三人组华丽地退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