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第七章 靠近你,闪亮我

谁赌我真心

作者:流水盛开
[更新时间] 2013-05-06 16:31:53    [字数] 10228

其实,生命中的每一个遭遇,都是你自编、自导、自演的——你不多情,谁能诱惑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其实泡妞这件事,对于射手座的孙谅来说,一直都是件驾轻就熟的事。在大多数女孩的眼里,他是个可恶的臭猴子,就会瞎贫,从来都不动真格的,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心在哪里,梦想是哪一站。@&!-^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是如果上升到认真的高度上,孙谅在这天晚上仔细地想了想,发现自己居然只有过一段恋情。@&!-^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是在大学时代,他就读的青岛海洋大学东校区和美女如云的青岛大学纺织服装学院比邻,都在青岛浮山的一角,很美的一个地方。某天,他和同学一起去海里游泳,精神抖擞地在海里游得正起劲,猛然发现在前边不远的浮床上,有一个女孩一直在静静地望着他——是个很清秀的女孩,肌肤胜雪,身材修长,一看他的目光投过来,立刻就把眼神转了开去,可是不经意间,她的眼神又会追回来,很羡慕地望着他在海里遨游……如是几次,孙谅觉得很有意思。终于忍不住,游过去对她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会儿就要退潮了,你这么随波逐流很危险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女孩大惊失色,立刻问他:“啊?还有多久退潮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还有,大概十几个小时吧。”孙谅微微地一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女孩的脸红了起来,听出来他是在调侃,在浮床上坐起身来,还没等他说什么,居然“扑通”一下掉进了海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吓了一跳,连忙游过去救她,在海水里扶住了她纤细的胳膊,拖着她往上游,没想到,那个女孩挣扎了几下,居然很懊恼地对他说:“嗨,你放开我好不好?我游得并不比你差,只是刚才腿抽筋了,才躺在浮床上晒太阳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一怔,随口开玩笑道:“我不是怕你游得不好,而是怕你游得太快,那我就没机会认识你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次轮到女孩一怔,迎住孙谅的视线,微微地展开一个温柔的笑脸,随即,脸上飞起了两朵红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说话直接的男孩,她见过,说话像孙谅这么直接而又有趣的,她可从没见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没过多久,那个女孩就成了孙谅的女朋友——她叫许汐颜,是青岛大学纺织服装学院的模特,容貌靓绝青大,但是她心里眼里只有孙谅一个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许汐颜生性好静,但是孙谅是个特别好动的人,除了喜欢在学校里组织社团活动,就是整天在篮球场上驰骋,他们在一起的那个秋天,经常是孙谅和哥们儿在操场上篮球场上拼杀,而许汐颜则静静地站在一角,出神地凝望着他,眼睛里满是甜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过那段感情虽然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持续的时间却不长,因为不久两个人都面临着毕业去向的问题,孙谅得到一个去北京工作的机会,另外也是很想去北京进修一下自己真正喜欢的专业—影视编导与策划,就劝许汐颜跟他去北京发展。没想到,在任何事上都没有过异议的许汐颜,却很坚决地拒绝了他。她说:“青岛是我的家,我的父母不会允许我离开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许汐颜认为,孙谅就读的青岛海洋大学经贸学院已经足够好了,他@&!-^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所在的经管系毕业去向非常之好,他人又精明干练,留在青岛也会有很好的发展机会,根本就不用去当什么北漂——他所坚持的所谓理想,很可能是一种幻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却认为,没有理想的人,就是过得再好,也只是一架行走在世界上的机器,如果生活不能给人带来快感和成就感,那干吗还要这样的生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为了这件事两个人僵持了几个月,很快就分手了。孙谅尊重她的选择,但也感慨现实无情,其后断断续续地与其他女孩也有过交往,但是,一直没再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女友。有时,他也会感觉生活少了点什么,偶尔自嘲对感情只有三分钟热度,但就是懒得勉强自己——在娱乐圈里,他早就看惯了各色美女,或浮躁,或市侩,或有灵气没骨气,或有傲气没内涵,也可以说,他早就养成了只调侃、不谈爱的习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在现实面前,爱情能算得了什么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在娱乐圈这个鱼龙混杂的大圈子里,还有人期待真爱吗?所以,当辛彤真的打电话过来约好第二次的采访时,孙谅的心情还是挺舒畅的——他渐渐地玩出点成就感来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谈爱,但是拿爱当案例,这种感觉真过瘾。@&!-^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过,对辛彤这么好的女孩,未免有点不公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搞定了和辛彤的“工作约会”,孙谅又抽出时间来,去医院里看了一趟明珂。几天不见,明珂脸上的瘀肿已经消了一大半,脸庞又依稀露出了俏丽的轮廓,手臂上的擦伤也好得差不多了,至少是可以正常用力了。而最主要的是,明珂的心情好了很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医院里,明珂的床头橱上,还是很醒目地摆着一大束娇艳的玫瑰,和一大束明媚的香水百合——孙谅心想,这个阿枫也就罢了,他送玫瑰花是正送,女朋友住院,他人来不了,再不送花送朵的,是很说不过去。可那个每天都送香水百合过来的哥们可就太奇怪了,难道还有人爱心泛滥到了这个地步?还有那个董乐,说是喜欢人家,却又没有行动,说是要放下薇丝,却又整天粘一起。这些时尚新人类的感情啊,真是越来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让人看不懂了。又或者,是他自己已经活得越来越不合时宜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这次没提水果,而是带了一大份乳鸽——明珂最爱吃的红烧乳鸽,拿到病床前,差点没让明珂蹦起来:“哇,谅哥,你这么好啊!我今天正在想呢,医生让我忌口,不能吃海鲜和羊肉,要是能有个煨乳鸽吃吃,有个烧肘子吃吃,祭祭馋虫,我就没这么难过啦!这才想着想着,就把你给想来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一笑,猛地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哎呀我这记性,连你爱吃红烧肘子都给忘了。下次,下次我一定给你带红烧肘子来。”话音还没落,忽然有个提着食盒的小服务生急匆匆的走进来:“明珂小姐吗?您点的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明珂一愣:“我点的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秘制排骨,红烧肘子,清炒西兰花,糯米南瓜盅,还有一份牛骨杂菌汤。您看对吗?钱已经付过了。您慢用啊。”服务生脆生生地报完菜名,就把那四菜一汤端了上来,摆在病床的餐桌上,香气立刻溢满了整个病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明珂的眼光闪啊闪的,喜悦无限地说:“都是我爱吃的呢,谅哥,是你给我点的吗?你怎么这么鬼马啊,还留了一手在后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连忙摆手:“别冤枉我啊,我又不是大款。”转头问那个小服务生:“是谁帮明小姐定的餐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位先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姓什么的先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姓……这个,好像是姓詹,还是姓张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哦,那一定是阿枫,詹海枫啦。搞那么神秘的噱头,又都是你爱吃的,除了他还能有谁啊?好了,这下可好了,是不是阿枫要提前回来照顾你了?这样我也就能放心了。明天就可以全身而退了。”孙谅嘻嘻地笑着,“不过这么多菜你好像吃不完啊,要不要我这个大胃王来帮你消耗一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哈,就知道你在打我这些菜的主意啦,一起吃啊。阿枫这个衰人,这次算他体贴。我昨天还说呢,我撞车这么大的事他都不知道回来看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都准备休了他了。”明珂气愤地说着,夹起很大一块排骨,放在孙谅面前的盘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觉得阿枫人还好,对你,人家尽力了。我挺他一下!”孙谅说着,夹起那块排骨,毫不客气地大吃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关于第二次采访的形式,李汀儿和孙谅又有了争议。李汀儿说,最好约在一个比较暧昧的地方,只要找机会造成一两次身体接触,这个绯闻就算成形了,到时候几十家媒体一发,孙谅的赌局就算赢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李汀儿说:“比如,你可以约在一个另类的酒吧,开一间包房,到时候放出来一只老鼠,最好是一头藏獒,不怕她不扑到你的怀里,到时候我们咔嚓一阵猛拍,多少绯闻也造出来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你以为这是拍电影吗?在酒吧里上演老鼠总动员,就算她不夺门而逃,我自己也先恶心倒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藏獒可是很威猛啊,你可以说,配合杂志社的创新嘛。”李汀儿很不甘心地撅着嘴,继续坚持道,“我就不相信,她会不为你的怀抱所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也懒得跟她斗嘴,走到办公室的第一张图前,在“快乐”和“朋友关怀”那里“噌噌”地划了两个圈,说:“你记住,如果一个男孩真的想打动你,一定会先从给你快乐和关心开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李汀儿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说:“我还是觉得,你的办法太老套了,要多久我们才能看到结果?大部分男人都会直奔上床这个主题——从某种意义上说,你越接近一个女人的身体,就越接近她的灵魂。”@&!-^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我只能同情你一下,”孙谅“嘿嘿”地一笑,“你的灵魂实在太裸露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啪”,一根签字笔飞了过来,孙谅闪身一躲,正中黑板上的“痴情”两个字——是张牙舞爪的冲着他忿忿的李汀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慢慢地站直身体,举起了手说:“喂?说中了你也不至于杀我灭口吧?”打开门,作势要走,刚迈出去一只脚,就看见周石正一拽一拽地往这边走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见孙谅,周石立刻像老鼠看见大米那样,贼腻腻地奔了过来:“嗨,怎么样了?情场杀手,进行到第几环节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短兵相接了,”孙谅说:“下一环节就要开火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呵,你在我眼中的形象顿时高大了许多啊,”周石的胖手,从脑门往上沿30度角,好像打了半个熊猫敬礼,说:“你什么时候进化成山顶洞人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敢,不敢,”孙谅打了个哈哈,说,“比起你们周口店人,我们山顶洞人也就是早进化了百十亿年而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周石很感兴趣地上前一步,坏笑着凑近孙谅说:“有什么好爆料吗?说来听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思忖着抱着胳膊,很酷地看了周石三秒钟,返身对李汀儿说:“汀儿,拿张有震慑力的照片出来,给周总汇报一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Ok,noproblem!”李汀儿配合地应了一声,找出一张孙谅和辛彤面对面微笑的照片,递给了周石——镜头捕捉得很传神,是靴子的抓拍之作,辛彤的脸上闪着一分思索的动容,好像在面对一场灵魂的较量——靴子拍的所有照片,孙谅都让李汀儿收着呢,两个人之前已经研究过一回了,对于第一次的效果,一致感觉还算不错。至少,得算一个不俗的开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切,”周石却摇了摇头,说:“就这个?离绯闻还远着呢。像这种合影,董乐都能拿出100张来,还用得着你出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怎么着?你心急了?”孙谅一笑,说,“看来你昨天晚上打牌又赢了?所以迫不及待地想兑现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唉,别提了。”一提这事,周石脸上的表情就凝固了,“昨晚那仨孙子真不是人啊,输得我那叫一个肉痛。”周石是牌桌上的逢打必输将军,瘾头极大,但是若干年来都是只见耕耘,不见收获。而且,他还一输就特别忌讳人问,别人一问他就会很沮丧地逃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果然,一提起这事,周石咬牙扼腕地咒骂了两句,然后很没情绪地掉头走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阴谋得逞地一笑,走回办公室,和李汀儿又接茬讨论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按你的快乐逻辑,”李汀儿在孙谅的那几张八爪太阳图前面踱着步,说:“让我想想,那你只好带她去游乐场了。找找童年的感觉,一定很愉快哦?不过现场可是不容易控制,你怎么能带一个明星去游乐场接受采访,而又不引起注意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未必,”孙谅说,“未必只有游乐场才能带给女孩快乐。我们来研究一下她的爱好:古筝、品茶、读书、看碟、骑马——只有最后这个,是她新近喜欢上却又一点也不擅长的。她拍《花嗔》的时候才接触到骑马,按照张乃立的个性和他们这半年的交往状况,他应该不会有闲心带她到那儿去玩。我决定,就是这个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天哪,”李汀儿有点兴奋地说,“这也是我的爱好。我在欧洲留学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周末去骑马了。你很擅长骑马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般水平吧,”孙谅难得谦虚地一笑,说,“唬个小姑娘应该还不成问题。”@&!-^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李汀儿立刻忘了给孙谅集思广益的立场,兴高采烈地叫道,“我也要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没问题,”孙谅一口答应,顿了一顿,对着高兴得几乎要蹦起来的李汀儿笑道,“等我泡上辛彤,庆功的时候,一定带你这个泡妞专家去玩,让你过足马失前蹄的瘾。”@&!-^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哼!”李汀儿生气地撅起了嘴,忍不住哼了一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哈哈一笑,闭上了嘴,没再故意气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主意打定,就差马场了。可是就在这时,董乐又出事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孙谅赶到董乐身边,这孩子急得脸都快绿了。见到孙谅,他像见了救命稻草似的一把拽住了他:“谅哥,谅哥!这次你要不帮我就没人能帮我了。薇丝留给我一封信,人不见了,她说她要让我永远都找不到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怎么了你们这是?怎么老闹腾得这么矫情啊?玩真的还是玩假的这是?你到底心里怎么想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唉,我昨天不是想跟她谈明白嘛,我说我真不爱她,从没爱过她。当初她每天跑来找我,我也只是觉得她很好玩,想逗逗她的,谁知道一来二去上床了,却发现她是处女,真不走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长话短说!”孙谅很不高兴地打断了他。平心而论,对于感情,他还是保留着一份珍重的,让他嘴上开开玩笑行,说让他负了哪个女人,他真做不出来。甚至就是看着自己的哥们负了哪个女人,他也从心里瞧不起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就是……那个,她想嫁给我呗,”董乐赶紧解释,“而我一开始也挺感动的,就和她住一块了,可是,谁知道她是那么一个醋坛子啊?我要真娶了她,这辈子肯定会被她逼疯的。哪有人谈恋爱这么个闹法的?我现在一想起她来,就觉得浑身发冷。我昨天只是告诉她,我真不适合她,给不了她幸福。我承认我错了,是我对不住她了,她还是不肯答应分手。她总觉得就是我这辈子命里注定的女人——她说所有算命的都这么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现在到底怎么着了?她不见了,你的意思是她又去自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啊是啊,恐怕真是。她给我留下一张纸条,说既然今生无缘,她就要让我再也见不到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你还不赶紧去找她,找我干吗呀?”孙谅听得已经是一百个不耐烦了。要说如果是工作上的事,他可以在一分钟内出上一万个主意,可是董乐老是闹腾这男女之事,真是让他听了就腻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是想让你劝劝她嘛……唉,我不是想好好地跟她说分手嘛,我也不想把她逼上绝路啊……”董乐耷拉着脑袋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董乐,在你想明白到底怎么处理这段感情以前,谁也帮不了你。你自己伤了人家,还不想承担后果,这是不可能的!你要想玩,就去找那些玩得起的女人,对感情无所谓的女人,你和薇丝这么纠缠不清,拖的时间越长对彼此伤害越大。你要真让我给你出主意,你就娶了她吧!认命吧!是男人就得担当,要不然你这辈子都得活在这个阴影里。别再动明珂的念头了,好好跟薇丝过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谅哥!”董乐顿时傻了,“你那天不是这么说的!你说如果我解决了薇丝的事就支持我去追明珂。”@&!-^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对,但是你给不了明珂幸福,因为你毫无情商。你跟你的每个女人都纠缠不清,谁能相信你能给明珂幸福?董乐,别玩火了,认真点吧。别老这么浪荡了,这都是孽啊,以后你还不清的——对女人的孽,你迟早都要还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谅哥,你以前不是这种观点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没再搭理董乐,起身走了。他不是不帮董乐,他是真的无言以对。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感情的智障,他自己的感情生活都是一片空白,又怎么能做得了别人的感情军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而且感情?到底什么叫感情?在现在这个社会,什么样的事都有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能发生,唯独遭遇真爱的可能性最低。到底半真半假就算感情?还是干柴烈火就算感情?说到底,那只不过是两个寂寞男女的性吸引吗?要说有可能发生什么灵魂的吸引,继而情投意合,两情相悦,那估计只能是在谁也不敢拿真身出来示人的网络中了。可是那种吸引,抵得过现实生活的打磨和摧残吗?抵得过现实诱惑的活色生香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所以,也许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还是现实地拿感情的笑料换点彩头比较真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至于感情本身,也许早就已经面目全非了,就算她赤裸裸地出现在你的心里,你也未必敢接受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第二天,孙谅果然把采访的地点约在了朋友的马场,他很早就派人开车过去,把辛彤接了过来:在初升的朝阳里,马场上一个闲人都没有,只有若干匹马,神采奕奕地在操场上撒着欢儿的昂扬——每一匹都迫不及待地刨着蹄子,喷着响鼻,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看上去就让人很振奋,忍不住有跳上去跑一跑的冲动,热血好像瞬间就注入了体内。而孙谅自己,则穿了一身很清爽的猎装,橄榄色的,微微地泛着点银光,骑了一匹非常漂亮的赤兔,在马场上慢悠悠地溜达着。早上的阳光金灿灿地披在他的身上,仿佛给他披挂了一身温柔的盔甲,又像是一把超时空的魔刷,把他的身影拉得修长——就像,多少年前的那个他们彼此错过的午后。@&!-^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到辛彤一脸诧异地走过来,孙谅不紧不慢地策马迎了过去,在她面前三米远的地方停下,展开一个骑士般的微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辛彤仰头看着他,很有点迷惑地问:“怎么,你们这期的采访主题和马有关吗?怎么约到了这么个地方?”她今天看上去精神还不错:淡淡的化了点妆,穿了一条贴身剪裁的牛仔裤,一双暗纹浮凸的牛角靴,一件缀着亮片的粉紫色吊带,外面是一件香奈儿风格的金属饰边小马甲,腰上与之呼应着一条宽边金属钉腰带,在飒爽之余,却又不失性感和妩媚,是一副很得体的休闲出镜形象——孙谅很赏心悦目地看着她,从马上跳了下来:当一个女人开始用心打扮,她的心情就有了复苏的迹象。@&!-^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和马是没有什么关系,”孙谅故意漫不经心地说,“但是你可以把这里当成我们的摄影棚——不过我们今天的重点不是拍照。”说着,他取出来一大捧花,递到了辛彤的手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是一捧盛开得正好的康乃馨,每一朵都很娇艳欲滴,点缀着恰到好处的满天星,用漂亮的皱纹纸包着,鲜艳夺目,生机盎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辛彤愣了一下,不想伸手去接,想了想,还没等她张口回绝,孙谅又说:“这是送给伯母的,替我谢谢她上次的招待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哦,”辛彤有点汗颜,赶忙接过了花,觉得自己实在是又叵测了这个男人的动机。辛彤沉吟着说:“那倒没什么关系。呃,那今天,我们的采访主题是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采访主题——,”孙谅拖长了声音,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说,“我还没想好。暂时,你就当是陪我这个小记者出来散散心好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陪你出来散散心?”辛彤似笑非笑地横了他一眼,神情立刻又戒备了起来,说,“你要知道,我的出场费可是很贵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知道,”孙谅正色说,“我多希望你是我的朋友,那样我们就不用谈钱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辛彤微微一怔,继而莞尔一笑:“我是一个演员,真要做我的朋友你可要有心理准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说:“我准备好了,还替你也准备好了。”说着,拿出来一个很专业的骑士帽,和一副很结实的护膝绑腿,都是很原生态的那种,厚皮粗钉,四角溜光,粗犷得好像要去打一场猎一样。他笑嘻嘻地问:“怎么样?准备得很有诚意吧?就算是北极熊来骑马也不过如此了——在整个北京城里,你都不可能找到比这更有安全感的护膝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哈哈,这就是你准备的最有安全感的护膝?”辛彤显然很出乎意料,还有点啼笑皆非。可是既然到了这里,那也不妨先骑骑马再说——说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的,她真的很喜欢在马上纵横驰骋的感觉,可是除了拍《花嗔》的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机会去了。这一两年来,她对自己是太苛刻了些,把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而张乃立喜静不喜动,马拉松似的五年交往下来,也顶多是带她出去吃吃饭,去各种她已经看厌了的豪华酒楼,或者偶尔陪她去境外购物,根本就想不起来要带她出来骑骑马,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舒缓下工作压力。这一点,也是辛彤最觉得郁闷的一件事——他们好像还没有进入婚姻,就已经像老夫老妻那样乏味了。如果再继续下去,未来的漫漫岁月可怎么挨才好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辛彤把那套北极熊的行头接了过来,很利索地整扎好,在孙谅的护持下,翻身上马——她在拍《花嗔的时候学过一些骑马的花架子,虽然不管什么用,可是现在有机会小试身手,倒也觉得心情不错,至少,这些天的郁闷是暂时抛到了脑后。@&!-^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翻身上马,傻呵呵地乐了半天,才想起来问:“哎,我该怎么跑啊?我原来只学过呆在马上摆花架子,没有学过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哈,你那也叫学过?”孙谅哈哈一笑,说:“就是搁个泥人在马上,它也能摆摆架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辛彤被糗得脸红了,刚要说点什么,孙谅已经一马当先,很绅士地给她开道了,嘴里还说着各种要领:“跟我来,对,缰绳要穿过一只松握的拳头,在无名指和小拇指之间穿入,从食指上穿出,大拇指压住。对,就是这样……手形要求是大拇指总在上面。手臂应与小臂成一条直线。双手相距一手的宽度,悬置于马肩隆起的上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正确的骑马姿势是:脚前半部踩蹬,上身直立坐稳马鞍,这是小走的姿势。快走和快跑时,小腿膝盖和大腿内侧用力夹马,身体前倾,臀部和马鞍似触非触,跟随马的跑动节奏起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哎,虽然你穿得很出镜,可也不能光摆Pose不动啊?你那匹马很专业的,你就是不信任自己也得信任它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喂,你是不是学芭蕾舞出身的?那么用力地绷脚尖干吗?骑马的力道不是用在脚尖上的!尤其不是用在脚趾甲上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喂,放松点,放松点,这里没有人要打劫你,你老这么紧张兮兮地干吗?放松你的头,放松你的背!放松你的头发丝!不,不是叫你练瑜伽,是叫你放松啊。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开始时,辛彤的确有些拘束,一直笔直地坐着,手上也使劲地握着缰绳,双腿也像打了石膏那么紧绷。但是,在孙谅“糗式轻松教学法”之下,很快地,她就适应了座下的那匹青骢,一溜小跑了起来。后来,两个人更是你追我赶,在清晨的微风里风驰电掣了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匹马真的很不赖呀!”跑了一阵,辛彤放慢了速度,悠哉游哉地转头对孙谅一笑,很开心地大声说,嘴里的两颗俏皮的小虎牙,也在阳光下熠熠地闪着光。这一会儿,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烦恼,甚至,连孙谅刚才是怎么糗她的也全忘了,她开心地骑着马,纵横着,驰骋着,享受着这难得的快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应该说,你今天的教练真的很不赖呀!”孙谅也大声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呵呵,你经常来骑马吗?”辛彤不愿意夸他,转而问起了他的骑马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啊,我很享受那种来去如风的感觉。”孙谅信口说,“我心情郁闷的时候,就喜欢来这儿骑骑马,出上一身汗,心里就清爽了。”其实,他也没来骑过几次,只是天生对这些运动有天分,也知道来这儿肯定能哄她开心罢了——他可不能告诉她,关于她喜欢骑马的事他是从网上搜索出来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唉,真是羡慕你。我也很想这样呢,不过当演员就这点不好,总是没法随心所欲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无论你走到哪里,别人全能认出你来。”辛彤信以为真,有点感慨地说。她忽然一提缰绳,腿上一用力,胯下的马撒着欢飞跑了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赶紧策马,呼呼地追了上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跑了差不多有1/2圈,孙谅才追上了辛彤。@&!-^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第一次把孙谅甩了那么远,辛彤显然有些得意,转过头来,放慢了一下速度,问:“嗨,你觉得我的骑术怎么样?是不是快超过你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跟你又不是赛跑,”孙谅笑道,“你慢慢地骑就是了。”平心而论,辛彤学得真的很快,很值得他这个教练夸奖一番,可是他就是不夸奖她,反而时不时地糗她一下,就像糗任何一个普通的女孩一样,并不把她当明星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哈,我骑得有这么慢吗?”果然,辛彤嗔怪地皱起了眉头,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那副小女孩的憨态,简直让人心动。孙谅觉得自己的心,忽然不规律地跳动了两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非常慢。”孙谅顿了一下,半真半假地说,“非常非常慢。你要不是一个明星,慢得我都想追你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辛彤一怔,随即笑道:“你觉得有戏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地说:“我觉得咱俩挺般配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辛彤哈哈一笑,忽然又一提缰绳,撒着欢飞跑起来。很显然,她当孙谅是在说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无声地一笑,策马又追了上去,至少她不讨厌他的试探——这就挺让人舒心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至于是不是说笑,有多少故事不是从半真半假的玩笑开始的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太阳明艳艳地升起在半空,马场上陆续有人进来的时候,孙谅和辛彤已经收了马,坐到了贵宾休息室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辛彤的脸上闪着薄薄的汗滴,非常开心地说:“真没想到,骑马会这么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的确累,但是很放松。”孙谅说,“我想现在开始做个采访,你的状态一定会特别棒。”@&!-^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别告诉我你刚才是在帮我热身。”辛彤有点不好意思地一笑,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进入工作状态还是挺敬业的,上次纯属失态。”辛彤对工作的敬业在圈里是出了名的,像上次那样连采访都做不下去,真的是绝无仅有的一次。想到孙谅邀她来这里骑马,其实是为了让她散散心,她不由得有点感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果然,孙谅一笑,似乎很不经意地说:“我并不介意看到你不敬业的一面,但我更希望看到你开心的一面。”说着,他拿出来一个采访提纲,递给了辛彤。当然,都是些很常规的问题——很显然,今天的主题骑马是主,采访是辅。@&!-^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辛彤这次也特别配合。如果说上一次的采访就像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暗斗,那么这次则像一场宾主尽欢的闲聊。当然,孙谅事先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功夫,当然知道哪一个话题能让辛彤有谈兴,哪一个话题可以让她思考,哪一个话题可以让她微笑。孙谅是一个很好的谈话对手,尤其是对于圈里的人而言,更像一个杂学专家,人又有趣,和他聊天,一般没有不开心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知不觉地,一个小时就过去了,眼看着已近正午,孙谅邀请辛彤共进午餐,辛彤却拒绝了——她说,她中午约了经纪人,有很重要的事要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孙谅也没有强留,甚至,也没有殷勤地去送,只是在公司的司机载着她出门之前,很随意地说了一句:“嗨,以后如果想放松一下的话,就来找我好了,我可是全北京不可多得的娱乐行家——不过是很草根的那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心情郁闷的时候,一般喜欢在家呆着。”辛彤不无遗憾地说,“出了门就会被别人认出来。做演员,就是这点不好。没办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嗨,那是你没找对向导。”孙谅说,“我有的是法子,能让你跑到王府井大街上也没人认出你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怎么可能呢?你会障眼法?”辛彤当然不信。@&!-^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相信我,我自有高招——今天不就是个例子吗?”孙谅诡秘地一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给辛彤留足了悬念。@&!-^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辛彤没说什么,摆了摆手,坐上车绝尘而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大约十分钟后,孙谅给辛彤发了条短信过去:“知道你的出场费很高,所以我在交通银行给你开了个号,没钱就取。给你不多,只有四千万:千万要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记得密码——那就是能给你带来快乐的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在车上,表情又重新回到郁郁寡欢的辛彤看了,忍不住一笑,发自内心的一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个小记者真能搞笑,就像让人舒心的一颗糖。@&!-^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如果张乃立能有他一半有趣,也许,他们就不会搞成这样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