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3. 反间谍高速列车

国安突击

作者:栖阳逐剑
[更新时间] 2013-05-06 16:59:44    [字数] 6418

彭箫率领侦查员回到安全厅后,大家针对案情,开了个短会。与此同时,对黄安莉的调查情况也已经落实。她购买了今天下午三点二十分的机票,准备离境,乘坐大韩航空前往仁川国际机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下午两点四十分,黄安莉出现在小岭机场。国安侦查员开始跟踪黄安莉,但是,这个时候她手中的那件皮箱很轻,说明设备已经转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彭处,要不要抓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行,她持商务旅行护照,又是外籍,没有真凭实据会招惹外交麻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让她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抓她没有用,她无非是将放置设备的那个皮箱放到某个接头地,我们没法找到位置,此刻一定早就被接头的人取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撤回小组,这个人只是运送设备的,她可能什么都不知道,放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一阵沉默,都心有不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设备去了哪里呢?”彭箫若有所思地对着大屏幕问道。M国间谍确实是高科技武装到牙齿的国家,他们要干什么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分析说:“我们现在还无法知道威灵部这次离开靖海的目的,但是商贸饭店这两个人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刚才技术处对黄安莉曾经使用的商贸饭店公用线路MSN聊天数据进行了一些复原,虽然她使用了加密软件,还是留下了一些重要线索,我们发现一个神秘的IP地址,尽管进行了代理伪装,还是能确定这个人的位置,是莆阳市。我们怀疑,这个人就是她那些设备的接收人,这个人肯定在莆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彭箫看了看手表,此时侦查科长林麦红已经跟踪威灵部近两个半小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林,现在情况怎么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处长,目标还在车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注意盯紧,他的目的地可能是莆阳市,但是不排除这期间耍花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小时之后,列车到达筝岛站,威灵部一边听着MP5音乐,一边品味啤酒,当车停瞬间,他突然站起身,从车里跑下来。不过,这个举动早在监视他的安全厅3号小组三名侦查员预料之内,他们跟着下了车。不过,威灵部非常狡猾,他并没有出站,而是在地下通道突然转了个弯,快速跑向反方向列车的5号站台。而此时此刻,那里正停靠一列普通上行快车,马上就要发车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谓的C计划,是威灵部上司“蓝梅花”一手策划的,当他走上站台时,手里已经多了一张有座号的车票,送给他车票的人扮作铁路乘警,在安全人员跟上来之前,就神秘消失了。威灵部不慌不忙掏出车票,时间计算得非常精确。侦查人员意识到这家伙的企图,开始犹豫起来,为防止被他发现,组长林麦红立刻和指挥中心通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目标从二号地下通道登上反向站台,现在正朝K98次列车10号车厢跑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跟上,一定有人接应他,注意金蝉脱壳,但不要跟的太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3号小组交替掩护工作,为防止暴露,小组第三位侦查员贴身跟了上去。由于他们事先没有准备这趟车的车票,列车员又很认真,没票旅客绝对不允许上车,他只能出示警官证,这就必须与威灵部拉开一定距离,否则很容易被他发觉。也就是这短短的距离间隔,这个看似年轻、却异常狡猾的间谍脱离了侦查员控制视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侦查员出示警官证,用目光说服列车员,快速登上列车的时候,才发现里面非常拥挤,连接处和过道都是站着的乘客。威灵部进去以后,一直往车厢里面走。侦查员不敢逼得太近,只能借助人群掩护,跟在后面。虽然那个人身材和头顶棒球帽与威灵部极为相似,却不是威灵部。那个人在59号座位坐下来,放下背包抬起头的时候,与侦查员的视线相对,侦查员这才发现上当,眼前这个人确实是普通乘客,他还和身边一个乘客说了句话,显然刚才他就坐在这里,而此时威灵部却早已不见了踪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异常焦急,寻找两个车厢后都没见到熟悉的面孔,会不会躲进了厕所,可列车停靠站台,厕所门是锁的,威灵部应该进不去的,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失踪了呢?当小组其他成员陆续登上列车的时候,万分焦急的侦查员发出特别暗号:目标失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麦红带着两个侦查员沿着车厢仔细查找,可威灵部就像蒸发了一样,仅仅脱离侦查员视线不到十秒的时间,就彻底失踪,这对侦查员们心理是个极大打击,没想到三个人没能咬住一个目标。尽管林麦红他们在下一站到达之前始终没有离开那几节车厢,可核对了几乎所有可疑面孔,都未能找到威灵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无奈之下,她只好请求乘警,询问刚才那位貌似威灵部的9号乘客,为什么会在筝岛下车,结果出乎意料,他说是被一通电话骗下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麦红在回去的路上一言不发,不断还原威灵部选择这趟列车逃脱的细节,当然她到目前还想象不出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间谍组织对威灵部杀人后逃脱做了精心策划,他们在K98次列车始发车的时候,就按照威灵部身材和年龄选定一个普通乘客,再将此人照片传给威灵部。在对梓笑实施犯罪以后,威灵部按照这名乘客的装扮简单换了装,一样的外衣和棒球帽,甚至背包都完全一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威灵部到达筝岛站,间谍组织成员进入移动通讯系统,用模拟手机号拨通那个乘客电话,再用合成音频和乘客说话,该乘客见熟悉的号码,听出熟悉的声音,便不假思索地以为是熟悉的公司经理。这名“同事”在电话里简洁地说了一件事,请他在筝岛站马上下来一趟,有一份很重要的客户材料通过快递公司的人要交给他。手机挂断,乘客毫不怀疑就下了车。可是,他找遍整个站台,都没找到经理交待的快递公司的人,便在开车前无奈地回到车上。这个时间恰好是威灵部从地下通道里出来的时间,就在这个乘客登上列车刹那间,威灵部跟随而来,登上了K98次列车,他一上车就摘掉帽子,将多用途背包换了颜色,再用备用车钥匙打开厕所,进去后恰好侦查员也上了车,这一前一后的距离差,让侦查员产生了误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威灵部用硅胶面膜化装,列车开车后,他改头换面出来,此时已是一个胡子拉茬、脸色黢黑又满是皱纹的乡下老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次行动主要目的,就是要梓笑尽量拖延与威灵部打电话的时间,国安技术人员要对威灵部使用的特别手机进行技术定位,以便于在技术上能窃听威灵部的手机信号,可是却被境外间谍抓住机会,无辜的少女血染铁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威灵部失踪的当天下午四点二十分,年轻女侦查科长林麦红低着头走进来,脸色很难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报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进来。”彭处长面沉似水。林麦红没敢说话,偷看了一眼绷着脸的领导,神情越发紧张起来。处长表情严肃,好半天才低声说:“都安全撤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彭处……我们组跟丢目标,请求处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责任不完全在你们。”彭处长站起来,显得沉着冷静,他平静地对林麦红摆了下手。这个特有的标志性动作让她欲言又止,紧张过后,还是禁不住面含愧疚地自我检讨:“可我……太麻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麦红不由自主握了握拳,丢失目标对于一个安全厅优秀侦查员来说,要比行政处分更感到耻辱。彭处长目光威严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说这样的话有什么用?三个人跟不住一个没有多少经验的目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彭处长动怒了,房间里其他参与行动的侦查员都感到汗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是麻痹大意!我们给梓笑的安全承诺呢?我们的预案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彭处长的问话让大家无地自容,很多人都沉痛地低下头,无言以对。好半天,彭处长控制住情绪,音调降低了不少,用理解的目光看了一眼林麦红,自我批评地说:“这次行动责任主要在我,真正的失误不是威灵部失踪,而是没有预测敌人调动车站信号资源,大白天将溜车编组车厢用于谋杀!相比之下,梓笑的勇敢要比我们的自信更让间谍分子感到震慑,这是不该发生的悲剧,我们居然没有应对预案,还谈什么保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语调又激动起来,狠狠擂了一下桌子。但是常年对敌经验告诉他,任何不周密甚至轻敌的行动,都会造成意想不到的恶果,发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确实大意了,”林麦红脸红到了脖子根,几年来她跟踪间谍,还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差错。“我有责任,早该提前在威灵部身上喷涂跟踪剂,我也该想到,如果他混进人群,是很难再被发现,何况他还有同伙接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麦红说的喷涂剂是一种跟踪辅助工具,目标被喷涂之后,滞留在衣服上的物质无法挥发干净,跟踪者只需用特殊仪器对人群普照,就能在万千人里,哪怕是黑暗中找出这个人来。彭处长轻轻摇头,语气沉重地说:“没那么做是对的,我们的对手不是普通嫌疑人,弄不好会被发现。要逮捕他很容易,可我们放了这条鱼,并不是坏事,他身后的大鱼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彭处,2组的人不是看见溜车过来,给梓笑发出信号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她没反应,除了那部手机能保持与威灵部通话,其他所有无线电信号都被屏蔽,她身上的报警器莫名失效,是我们考虑不周,疏忽大意,没有想到威灵部背后可能是强大的M国中央情报局立体支援系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没想到敌人会调动强大干扰信号,仅仅为了一个无名间谍。”林麦红皱着眉,心有不甘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来这小子并非无名,梓笑的反馈都是对的,这家伙很自信,说明他有靠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威灵部与梓笑通话时间将近十四分钟,犯了大忌,被我们锁定了位置,来靖海的技术支持专家李贤宇被炸身亡,肯定是我们的老对手‘台风’担心嫌疑人被抓捕,下达的命令,线索中断。间谍分子比以前更难接近,他们身后往往有个技术网络,让我们很被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处长,我感觉威灵部没有觉察出来有人盯着,倒是后来他收到了一段短信,这家伙脸色才紧张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林,你刚才说的对,威灵部不是对手,可他身后的保护伞却很强大。M国是间谍卫星最多的国家,他们的特工人员一般都可使用专门频道的卫星电话和地面扫描系统,进行全景监控。威灵部和梓笑说话,他不可能看到外面一切,所以出现了李贤宇和黄安莉的特工支援组,屏蔽所有信号,不然2组发给梓笑的报警不可能收不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处长,为什么梓笑会情不自禁跟着上了铁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问的好,这本不应该发生的奇怪现象说明什么?肯定威灵部与梓笑分别前做了手脚,使用了神经性麻醉药物或者迷幻剂,让梓笑很难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彭处,为什么威灵部这个小人物,能调动那么多间谍资源?”林麦红疑虑重重地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他只是个卒子,是吸引我们视线的诱饵。为什么黄安莉上飞机的时间与威灵部开车时间几乎相同?巧合里往往包含玄机,基本可以断定,‘台风’的下一步就是莆阳市,他们来了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诡计;另外,我们从她手中的皮箱分量来看,也说明她到莆阳市是送东西去了,这足以说明间谍组织下一步计划就在莆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彭处,这样看来,我们要重新部署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现在我们必须评估威灵部这个人,他很年轻,间谍活动经验不很丰富,可为什么间谍组织不惜冒这么大风险,让他逃走呢?按照以往敌人作法,对这样被策反的低层间谍,一旦有暴露危险,常规作法是直接杀人灭口,或者制造一起特别事件,让他永远消失,可敌人没这么做,K98列车无疑有他们的人,要实施这套掩护计划,粗略计算也要动用两个人做支援,看来威灵部对他们很重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麦红和专案组的成员都同意这个判断。彭处长接着说:“不过,既然重要,威灵部对敌对我那就具有双重价值,我们丢了目标,也许并非坏事,他的存在恰恰是间谍活动的软肋,我们接近M国间谍组织,需要这张牌。他今后一定会进入隐藏阶段,等公安局对梓笑案子有了结论,他还会现身,执行新的使命,我们还必须利用这次梓笑的车祸事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彭处,下一步我们怎么做?”林麦红认真地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威灵部过去经历入手,从他处心积虑杀害梓笑动机入手,找到线索,然后摸到他的社会关系网,层层铺开,让威灵部的存在成为肿瘤,时刻都可能瘫痪间谍组织的肌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第一步,我们宣布梓笑伤势严重,抢救无效身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彭处说完叹了口气,拿起电话拨通医院守护的侦查员小榕,询问梓笑伤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梓笑情况怎么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脑部受了伤,但是不算严重,医生说情况比较乐观,现在已经苏醒了,我刚才考察了下,她记忆力没有受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了这句话,林麦红和在场的几个同志都长舒一口气,可林麦红脸上还是火辣辣的难受,她轻轻地走上前,用坚定的目光注视着彭处长说:“处长,人是我丢的,我要把他找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林,先不要急。我已经和厅领导汇报了这次行动,检讨了失败原因。厅长和几位反谍专家都一致认为,透过这件事,我们更清醒地意识到老对手‘台风’要有大行动,他们很可能启用靖海地区潜伏的间谍,以莆阳为中心,展开谍报行动。威灵部仅仅是一颗活动的棋子,我们要大盘截杀,还有很多路要走,但是第一步,就是要找到威灵部的下落,如果这是一盘围棋,我们就必须做几个眼,然后搞清他的连星布局,最后才能提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具体作法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挖出并监视这个人,再用一种手段逼迫他运动,如果这个手段能让他毒火攻心,根据我们对此人的综合素质评估研究,他必然出大错,到时候我们会围点打援,逼迫间谍网络曝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办法真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不过这还只是指导原则,还需要借用一些资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彭处长让内勤助理廉瑛打开电脑,将一个女人照片投影在屏幕上,林麦红见后轻轻皱了下眉头,她从来没见过这个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照片上的女人大约二十五六岁,面目清秀可人,一双清澈灵动的大眼睛,微笑的嘴角凝固浅浅酒窝,让这张比瓜子脸更娇媚的面孔更显典雅,她的前额黑发浓密,波浪长发披垂在肩,穿着黑色紧身短衫,下身是藏蓝色牛仔裤,衬托出窈窕的身形。看得出,这是一位很有修养,又很懂得美学的漂亮女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彭处,她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叫苏慕云,靖海宁华科技大学研究生毕业,现在是莆阳北方大学现代艺术系老师,厅里的通讯专家在威灵部上过的网站找到一个神秘邮箱地址,里面有一个微博,有他使用M国移动电话上网记录,威灵部近期访问过这个神秘邮箱。经过外勤侦查员追查发现,他曾经用手机与人联系,每一次通话时间不长,使用手机的地点不是在M国,却在中国国内,受话人就是照片上这位美女老师苏慕云。如此神秘的人物,连梓笑都没有提及过。我认为很可能是威灵部以前女友,或者是很特殊的朋友,但不一定是间谍同伙,因为邮箱里的信件显示,双方是那种很保守的恋爱者使用的语言,从苏慕云给他的信件看,这个女子很正统。但是信在两年前就停止了,后来两个人不再写信,或者移动到了别的邮箱。我们只发现通电话的记录,他们的关系一直保持。我估计,从她身上能找到威灵部的线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是这样,那么下一步是要接近这个人?”林麦红看清照片,对苏慕云的印象加深了一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监视她的通讯和出行活动。我有个预感,威灵部逃脱之后,必会与这个女人联系。小林,我想了一个方案,你带3组到北方大学以临时工身份接触目标,正好他们近期招聘宿舍和图书馆管理员,这样就方便监视苏慕云,她现在是某班班主任。大学不同于别的地方,老面孔多,外人来的少,所以必须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把你们安插进去,这样调查她更方便,适当的时候也可以接触她的同事,我们掌握了她的情况,对寻找威灵部就很有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服从安排,只是她会是威灵部的什么人呢?间谍组织下线,还是神秘女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没有调查清楚,这是目前能找到威灵部的唯一有价值线索。既然威灵部能定期使用国际漫游手机号与苏慕云联系,可见他们关系很不一般,至于这个老师是不是间谍,需要观察一段才能下结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白了,彭处,我想威灵部使用外国手机号,一定是害怕暴露自己在国内,他也许在对苏慕云耍小聪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麦红能理解有些男人在欺骗女孩时耍的伎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道理,可见威灵部没有多少谍战经验,这样的人迟早露出马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彭处的脸色渐渐舒展,想了想细节,就请助理廉瑛补充一下,廉瑛说:“苏慕云个人档案显示,这个人性格耿直,富有爱心,在大学时很优秀,保送研究生后学的是生物化学,一直是学校文艺骨干,没有出国经历,也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她没有父亲,只有母亲在湖南张家界的一个偏远山区,很长时间都依靠政府助学贷款求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彭处长听得很认真,最后说:“这样履历清白的女子被策反的可能性很低。不过现在断言还为时过早。哦,对了,还有一个特殊巧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巧合?”林麦红期待地看着领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梓笑和苏慕云有亲属关系,这是梓笑学籍档案上写着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这么巧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我也奇怪呢,可我刚才说了,巧合往往包含意想不到的玄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