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7. 恐怖的“白色鬼影”

国安突击

作者:栖阳逐剑
[更新时间] 2013-05-06 17:17:28    [字数] 6321

清晨的雾霭还未完全散去的时候,莆阳市东郊北方大学校园路上,就出现了大批警灯闪烁的警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古树参天的校园里顿时一派紧张气象,那些晨练的师生都在远处窃窃私语,议论着小道传出的新闻。警车在那片梧桐树林外停住,从最前面的越野警车上,急匆匆走下来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个表情严肃的高个男子,他身边是个年轻女人,后面跟着一个荷枪实弹的警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最前面的男人三十出头,一米七八的个儿,面孔清瘦,睿智的眼睛在浓黑的眉头下炯炯有神,他只是横扫了一眼周围围观的群众,就让人觉得他已经观察到了一切。他穿着一件黑色圆领T恤衫,紧身的特种部队军裤,上面有枪支和步话机。此人戴着一副得体的墨镜,棱角分明的面孔上透出几分英俊和凶狠,有军人的冷血气质,更有公安人员敏捷多疑的神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如果不是今天情况特殊,他的脸上很难找出与办案警察身份相匹配的特征,因为他看起来更像一个特种兵,此人就是莆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多次立功的刑侦猎手雷放。^-^~?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他身边,跟着一位年轻女警,名叫师扬。她下意识地拿着步话机,时而低头说几句话。她身材修长,警服得体,脚下是一双黑色高跟鞋,行走的姿态和端庄的举止更加衬托出线条优美的身躯。女警警帽端正,面都表情却十分谦和,如果要按照女警花必须干练的那种外貌衡量的话,她应该更像一位警花中的秀丽女子,尤其是目光闪动的时候,那端庄的仪表常常让人觉得妩媚而多情,但是,当她走路的稳重和偶尔转过头协调案情的时候,她的神态立刻严肃而警惕,让人产生敬畏之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这两位身后,走着位年轻警官,他面部白皙,神情充满自信和威武,走起路来很少旁顾,偶尔用余光看人,步伐很随意,但浑身却透出精干的气质。只有内行人才会看得出,他那并不昂首挺胸的姿态,往往暗藏杀机,因为从他不同寻常的装备来看,他应该配备了两把手枪,而这样的警官,往往都是特警出身,此人就是刑警队的出色刑警廖云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女警官和超她一臂之遥的雷队长斜插穿过人行道,后面的男警官廖云峰快步跟上。三人在拥挤的人流中闪过,直奔黄色丝带警戒线圈起来的事发现场。走在前面的年轻“黑T恤”看了几眼林间小路,后面紧随上来的廖警官立刻拍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雷队,情况有些特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什么意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报案人说,死了两个人,可是我们只找到一个。”拍照的警官李毅指了指树林,“那个叫骆琅的学生尸体在那儿,可报案称还有一个同寝室死者,在西门外莆红桥,叫荆俞,可尸体不见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不是没死,送医院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好说,到目前还没有人通知警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报案的是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也是同班的,叫花无爵,他说确实看见荆俞死了,然后他们找120,不知什么原因,救护车一直没来,后来他就离开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黑T恤”雷队点点头,立刻对身边这位漂亮女警说:“师扬,告诉林局,我们需要技术处的人到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雷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廖云峰,这里有几个脚印,都拍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估计技术组马上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年轻的刑警队长点了下头,他扫视了一下周围树林,可能觉得这么和平的环境里居然会出现凶杀案,感到极为不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云峰,北方大学环境不错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啊,头儿,可惜了,估计又是一个情杀案。”雷队微微笑了笑,可他犀利的目光并不苟同,他似乎看穿了潮湿泥土中杂乱无章的脚印所包含的线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一定,你看那几个鞋印,云峰,这些脚印有男有女,好像多人在现场,被害人是被勒死的,从淤痕的受力点来看,是体力很好的人在后面突然袭击将其窒息而死,非常像特种兵干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有点怪!”廖云峰佩服起雷队勘察能力。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女警花已步出警戒线,给公安局等候消息的上司林海荣副局长打电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林局,死者是男性学生,二十四岁,大四学生。没有明显伤痕,但是颈骨折断了,死于机械性窒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雷放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现场,我们需要进一步做现场勘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什么特殊可疑情况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就是死者同是被人用皮带勒着,裤子没了,只穿短裤,十分不正常。”^-^~?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没有目击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被害时没人看见,但是有好几个同学三分多钟后到达现场,没有发现凶手。目前他们都在校保卫部,可能吓坏了,听其中一个说,当时还有一个学生和死者在一起,那个学生可能回寝室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尽快找到那个学生,我可能过不去,由雷放处理吧,大学校园这么离奇的案子,一定不要搞得太紧张,注意影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我立刻告诉雷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雷放立刻做了部署,刑警队分头寻找学生们,请他们提供目击线索。很快,第一手资料汇总过来,警方得知先前失踪的艺术系四年级二班317寝室学生荆俞,即外号“狙哥”的尸体一直没找到,骆琅尸体被妥善运往太平间保存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上午,在取得被害学生家人同意后,骆琅尸体在公安局法医解剖室解剖,验尸结论下来之前,警方对涉案线索进行多维追踪。首先是寻找凶手作案动机,专案组成立。雷放被任命为北方大学学生意外死亡案专案探长,小组成员有刑警助理师扬,刑警廖云峰、钟涛、郑克强、李毅等五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317寝室学生成了重点保护和调查对象,年轻辅导员苏慕云很早就被请到校长室,这位美女老师看起来很紧张,探长雷放仔细打量了她。见她二十五六岁,眼睛细长而含蓄,长发披肩、身材窈窕、面目十分清秀,注视人的时候,总是带着一抹羞涩的微笑,露出一大一小不对称却非常好看的浅浅酒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刑警队专案组的人对她进行了一番询问。作为班级辅导员,有学生夜不归宿而不知是失职的,对此校方对苏慕云刚刚做了批评,但是现在案子还没一点头绪,校方也想低调处理。警官师扬让她坐下,漂亮女老师态度诚恳,举止高雅,刑警们对她也很礼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老师,能介绍一下遇害学生情况吗?”师扬和苏慕云年龄差不多,大眼睛里闪出亲和却咄咄逼人的锐利,她见苏慕云有些局促,便尽量缓和语气,平静地问:“别紧张,我们也想多了解学生们的情况,对于破案会有帮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哦,当然可以。”苏慕云礼貌地回答。面对公安局专案组的人,苏老师显得有些拘谨。讲述之前,她将目光投向此刻正望着她的一位神情严峻的高个子警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哦,我介绍一下,这位是专案组组长雷放。”年轻女警官向苏慕云介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雷放与苏慕云相互点点头。雷放注视了一眼苏慕云,由于职业习惯,浓黑的眉头下,那双眼睛总让人觉得他在观察着什么。在苏慕云和两位部下说话的时候,他一直在翻看死者骆琅和失踪者荆俞档案。见苏慕云很紧张,他用手中记录用的钢笔示意苏慕云:“苏老师,我理解您的心情,这起案子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请你将死者和他周围有关联同学的情况,大致讲一下,以后我们可能还有很多地方要麻烦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我是他们的辅导员,317寝室一直是先进集体,学生虽然年龄都偏大,但是从未出过违反法律的事,这七名学生都是我很喜欢的好同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请等一下。”雷放右边的年轻警官制止了苏慕云,问了一个普通问题:“其他寝室我了解都是八个人,而317却是七个人,是当初有意……还是原来就少一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啊,是这样的,这个寝室大都是复读考上的,年龄偏大,我们就安排少一个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来这些人跳了好几次龙门,能考上大学不容易,您接着讲。”年轻警官警校毕业,说话很幽默,他示意苏慕云继续讲。^-^~?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老师轻轻叹了口气,目光略微沉寂片刻,能看得出,这位突然失去两位好学生的年轻辅导员,内心的压力有多大,思维还不能一下转过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遇害学生叫荆俞,他性格沉稳,学习优秀,不爱交往,也没有什么不良习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等一下,苏老师,荆俞的尸体我们暂时没有找到,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请教你一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慕云的目光闪着疑虑,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茫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您的意思,荆俞他……可能还活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勘察现场的同志说,并没有找到那具尸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就怪了,花无爵说,荆俞同学被勒死了,确实亲眼所见。”苏慕云说完,就要拿起手机打电话。雷放制止了她,说道:“暂时不要找他们,我理解你的意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花无爵的证词出现了问题,我得问问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件事我们会核实清楚,也许他说的对,但是他们离开现场后,也许其他游客经过将其送往医院,也是可能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哦,对,那是有可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慕云松了一口气,这多少算是好消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雷放有所侧重地暗示说:“能不能提供一些特殊情况,比如他们曾经和校外人的交往,或者有什么特殊嗜好和习惯,导致他们可能招致被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荆俞有个外号,叫‘狙哥’。”说到这里,年轻漂亮的苏慕云有些脸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狙哥’?是狙击手的意思?”雷放与身边的助手对视,都笑了。苏慕云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笑,也许这是他们之间独特的语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他经常用望远镜偷窥女生宿舍,有同学反映过……我还以为是玩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呵呵,这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不过我们都读过大学,这种事嘛……”在场的男警官们都笑,师扬和苏老师也不好意思地跟着笑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么骆琅呢?”雷放平静地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骆琅是个很帅气的男生,追逐他的女孩子很多,但是,他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人,这两位学生人缘都不错,他们俩的学习成绩也都很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骆琅上网吧吗?”雷放习惯性地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很少去,他为人很友善,朋友多,不过,他有个爱好,喜欢造新闻,编花边故事,也是文艺部的骨干。”^-^~?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老师,那么其他几个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与被害人在一起的叫花无爵,家里很富裕,父亲是电信部门国企集团高官,不爱学习,由于个子小,长得不英俊,几乎没有女孩子喜欢他,他爱凑热闹,爱交朋友,心地善良,没有什么其他不端品行。寝室长罗枫,为人忠厚,学习上进。还有三个人,老五文冬是湖南西部农村来的,由于家庭比较贫困,性格内向一些;乔松是老六,父母在北方,都给人打工,这个同学喜欢篮球;最后是老二叫彦勇,来自西北大城市,学习中等,有吸烟的习惯,爱好音乐,吉他弹奏的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警官们开始陷入沉默,很明显,一个寝室的学生能有多大差别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慕云觉得这样介绍突出不了什么,无疑是大海捞针,想了想,有所侧重地说:“哦,还有一个情况,骆琅要好的女朋友黎小玉,这次发案她经历了许多,是她第一个发现骆琅被害,也许她能提供一些细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真正的女友,还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还不算,小妹级的吧!算是红颜知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噢,现在的学生还很复杂的嘛!”雷放风趣地和部下交换眼色,大家都笑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就在公安局的同志访谈苏慕云的上午,317寝室的其他人也被叫到保卫处隔离问话。稍后,警官们方才发现:由于工作疏忽,就在焦头烂额紧张忙碌的当口,一个与本案关系最重大的当事人花无爵,却神秘地失踪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去哪儿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雷放觉得事情严重,没有预料到,一个校园里发生的案件居然这么诡异,可是部下们无人说得上,就连317寝室的人,老师苏慕云,以及悲伤欲绝的黎小玉都对此毫不知情,谁都不知道花无爵的去向,整个班级基本言辞一致:一上午了,谁都没再见过花无爵。^-^~?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怎么会突然蒸发了呢?就在警察的眼皮底下,难道被犯罪嫌疑人劫持绑架了吗?还是他本人有什么重大嫌疑畏罪潜逃?雷放从公安大学毕业,就一直从事刑事犯罪调查和追捕,还从未接触过这么诡异的杀人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在市局分析案情会议上,对专案组的成员说:“花无爵突然失踪,是我们工作的重大失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专案组警官廖云峰皱起眉头,自言自语:“校园这么清净的地方,怎么会有如此复杂的案件发生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廖云峰,请你查一下学院两门监控录像,花无爵既然失踪,一定不会在学院里,找出他出去的影像资料,还有他身边随行人,如果是挟持和绑架,本案就有突破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廖云峰是雷放最得力的助手,特警队调过来的,抓捕犯罪分子天不怕地不怕,只是这次他被校园的花香熏得一头雾水,再加上那些邪行的传闻,接到任务后也紧皱眉头:“雷队,我已通知校保卫部了,把所有监控录像调出来,这就过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起去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雷放与廖云峰一起去了保卫部,校方保卫处长孙淮印早就等候在这里,他们赶快调出监控资料,但是,花无爵并没有在画面出现,雷警官感到一阵压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也许翻墙而走,很多学生都这样做。”孙处长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雷队眼睛盯着录像,突然,他想到了一个重要细节,就是罗枫提供的昨夜十二点前后有两个白衣女子曾经出现在校门,后来又神秘失踪的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马上将昨夜值班监视录像调出来审看。可是,不管他如何寻找,画面上都看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细节。画面模糊不清,就像夜间高速飞进的人被镜头捕捉,留下的那种模糊痕迹一样,这让警官们感到匪夷所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望着录像里空荡荡的大街和静谧的花坛,雷警官脑海中忽然闪现苏慕云对专案组介绍的一个特殊的怪事:骆琅生前爱编造故事、花边新闻……而且惟妙惟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难道这些看似普通的学生被害案件,还有什么他不了解的特殊隐情?花无爵不太可能谋杀自己同学,他家庭富裕,性格豁达,情杀也不太可能,死者都没有明确的女友。那么是不是因为仇怨而杀人呢?这似乎更不可能,狙哥和骆琅都是爱交际的学生,并不是那种树敌很多的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天的忙碌,到晚上仍是毫无头绪,案情分析会上,雷放对着投影仪屏幕上的三个男生,抛出疑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为什么花无爵能幸存,而另外两个相继出事了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打开本市地图,继续分析道:“从莆河廊桥到学院距离不算近,夜里他们到底干了些什么呢?他们都见到了什么?和谁接触过,半夜三更到莆河公园去做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雷队,这三个人平时就爱出去,会不会得罪了什么人?比如黑社会?”廖云峰长期与黑道人物打交道,这样的假设是可以成立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或许是他们的家人惹的祸……”女警官师扬进一步推理。雷放没有评价,太多的疑问涌向脑海,看来此案已显得扑朔迷离。雷放一时无法拨开暗藏的云雾,就想请苏老师作为本案协助人,深入了解被害人社会背景。他刚要动身去找校方商谈,就在这时,电话响了,专案组骨干钟涛打来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雷队,莆河廊桥现场找到部红色手机,317寝室的人辨认,是狙哥的,经过检验,手机上的指纹和他本人使用过的茶杯、饭盒和钢笔上的指纹吻合,说明狙哥到过现场,手机也是他的。可手机存储数据没有了,芯卡信息是空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怎么可能?不是要你去电信局查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无能为力,手机是以别人名义登记的,找不出机主姓名,就查不到电话单。本机信息全部毁掉,而且是在电信局的终端数据库做的,是个高手干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真奇怪,电信局怎么解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说这有可能是系统故障,也许是黑客所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还有什么其他情况?”^-^~?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湖边公园一条无人的小船上,找到一条皮带,其他的没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条船?皮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已经勘验过了,那是一条古老的破木船,没有人知道它是从哪里飘来的,船舱里破旧不堪,没有发现血迹,那条皮带很上档次,是鳄鱼皮带,从皮带经常扣的位置看,是个身材很细的男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明白了,请继续寻找,注意多向过往行人打听线索,有情况马上报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明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雷放放下电话,皮带的事让他立刻想到花无爵,他身材瘦,父亲是高官,只有他才可能有那种名贵的皮带。就是说,花无爵和骆琅可能提着裤子回到校园,三人都解下皮带,他们要干什么呢?是集体流氓?猥亵妇女?还是被一种特殊的事困扰,无意识地这么干的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想到一件事,就再次操起电话,找到在莆河廊桥现场的钟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桥上有没有打斗的痕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不出来,雷队,只丢失三条铁链,不过是否与他们有关不好肯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三条铁链?”^-^~?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就是系船用的铁链子,公园管理部门派了不少人,正帮助打捞,我估计可能沉到河底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廖云峰的话让雷放沉思,想起三条皮带,又是三条铁链,这难道是巧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请继续勘察现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雷放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这案子的奇特在于不能按照正常思维去判断。艺术系已经死亡一人,失踪两人,发案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看来这种按图索骥式的调查方式行不通,他必须深入学生群体,里面一定深藏他不知的隐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