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8. 诡异的“美女扑克”

国安突击

作者:栖阳逐剑
[更新时间] 2013-05-06 17:21:28    [字数] 4695

当天下午,雷放回到公安局,在痕迹鉴定中心看到了法医解剖结果。法医鉴定报告显示:被害人死于机械性颈骨损伤和窒息,初步断定,作案凶器就是死者自己的皮带。另外,骆琅内裤发现“精斑”,说明被害人有参与流氓事件而导致被杀的可能性。除此之外,死者舌尖被削去一个规则豁口,即缺少一块肉,呈现规则梅花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梅花形的肉?”他盯着法医报告,眼睛里闪着寒光,那不是锋利的逼视,而是一种本能的发自内心的惊讶,尽管他是警察,可对于这样离奇而无法解释的案子,雷放还是吃惊非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法医拿过来一些照片,递给雷放,对舌头上的梅花形状的肉给予提示:“是锐器切割所成,非常完美的梅花形,即使是雕刻家,也很难在活动的舌头上做出这样的形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活着的时候被切,还是死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太好确定,凶手以特殊的力量,让被害者把嘴巴张开,然后做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法医,能确定是什么刀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更不好说,修脚刀、手术刀、锋利的军刀都有可能,但是最可能是一种特殊的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能不能是被咬掉的?”雷放突然异想天开,他觉得被人割出梅花,也许是对方的牙齿所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假设我还真没想过,如果是被人咬掉的话,那么需要具备两个条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条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一,他必须心甘情愿伸出舌头,这种情况对方必须是情人。第二,咬人者的牙齿变形,或者戴了个金属模具,在接吻的时候,突然发生意外……不过年轻人接吻,总不至于把舌头根子也伸出去吧!”顾法医笑了,他越想越觉得雷放的假设好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可不一定,现在的傻小子不少,接吻时吞吐量很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法医被逗笑了。既然是帅哥舌头出了问题,就有理由相信,犯罪嫌疑人很可能被女子咬掉或者切掉了舌尖,作案动机之一便是与情有关。雷放马上去找苏慕云,想进一步了解情况。班长何思维接待雷警官的来访:“雷警官,苏老师出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没有说去哪里吗?”雷放隐约感到一丝紧张,这位美女老师千万别出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和谁出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我也在找她,可是办公室和寝室都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有手机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她的手机号给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思维想了一会儿,在雷放的记事本上写下了电话号码。雷队当即拨打那个号码,苏老师并未接听,这让雷放感到蹊跷,感觉苏老师似乎也在躲避他,这一切好像一团迷雾笼罩在案情内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何同学,我想问一下,骆琅生前喜欢编造故事,很过火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雷放的提问,班长有些紧张,他搔了一下短发,回答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确实很幽默,爱胡思乱想什么的,编故事,这倒是真的,有时就像真事似的,有时候满嘴胡诌,可也不至于因为这个就被杀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再问一下,他是私下里讲,还是写在什么地方,比如上网或者写给某些杂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我不知道,他不是写手,只是胡诌八扯,到来真格的,倒没有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雷放点了下头,扫视了何思维一眼:“谢谢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不要我帮您找苏老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雷放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问这个问题,只是他猜想骆琅的死因也许与他的开放性格有关。回到刑警队的傍晚,他把所有的资料都拿出来,并在白板上画出案件关联的交汇点,但是,湖边的小船,三条铁链,一个梅花形舌尖肉,还有两个夜里的白影女孩,这一切他无法理清头绪。可让他最感到蹊跷的,是荆俞的尸体一直不见,各大医院也都打听过了,也没有被急救过的与荆俞特征一致的男子,这可真怪了,难道他掉进水里了?这不是不可能,现在已是雨季,莆河水上涨,而下面是淤泥,如果陷入下游泥里,就很难找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雷放刚走后不久,班长何思维就用手机拨通了苏老师的电话,把警察找过他并问骆琅生前爱编故事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苏老师。苏慕云有意避开警方视线,这是她特意安排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慕云接完电话,暗暗叹了口气,现在她在市区的独身宿舍。放下电话后,她坐回小客厅的沙发,面前坐着黎小玉,此刻,精神恍惚的女孩正默默流着眼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才,她把夜晚曾经出现神秘女孩的事,告诉了苏老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师,有人说骆琅是被鬼杀的,那两个女孩是冤屈死了的鬼魂,正在寻找帅哥做替死鬼,我也觉得有道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世界上有鬼吗?”苏慕云故作镇定地安慰。其实她听到这件奇怪的事心里也发毛,黎小玉说亲眼目睹,更增添了这件事的灵异效果,尤其是黎小玉提到那两个女孩的大致轮廓,立刻引发苏慕云的想象,感到莫名紧张,她想从小玉口中了解更多的情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玉,别难过了,骆琅的死不是你的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的错,是我摔烂了手机,他才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玉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她那可怕的样子,使苏慕云感到头皮发炸,自从这件事以后,她感到黎小玉阳光的面容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张阴郁的脸孔,此刻在房间昏暗的吊灯映照下有些恐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这么说呢?小玉……我不相信有灵异事件,我觉得是有人趁机杀人,只不过巧合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巧合,苏老师,还有件事我一直没对警察说,一想起来就感到害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慕云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她瞧了一眼窗外和门,赶紧将房门反锁上。可是,当她注视着黎小玉那张有些发白和因恐惧变形的脸颊,顿感无比的紧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玉,有什么离奇的事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姐!你知道骆琅他们被害前,男同学们在玩的一种可怕的游戏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游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美女现身扑克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扑克牌?不知道。青春期男生都这样的,不过,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游戏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和骆琅被害有关系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也不知道,可那两个神秘女孩的样子,就曾经在扑克游戏里出现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洗牌时可以看见女孩脱衣动画……骆琅有一次告诉我,偶然按照一定顺序洗牌,结果看见了女孩就在对面楼女厕所,您知道,那个厕所早就被封死了,从来不让使用,他说她们样子可怕,他是偶然看见的,就在洗牌之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吗?他是怎么看见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说的,用望远镜!这事发生在上学期,我们都把这件事当玩笑,因为他平时就爱编造故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说,他们三个昨天晚上可能玩过那东西,所以把两个女鬼引了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可能,他还告诉过我,有一次在校园户外玩,在树林里果然又见到了两个可怕的白裙子女子,若隐若现的,非常可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事可真奇怪了!”苏老师眉头皱紧,小玉的话简直是天方夜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是很奇怪,无法解释!”黎小玉凄婉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玉的情绪稍稍稳定一些,她从怀里拿出一副扑克牌来,握在手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这副扑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慕云感到十分蹊跷,等接过来翻了两张,才觉得这扑克是不一般,每个角都有一个女孩裸体水印轮廓,羞得她脸色有些不自在,好在是两个女人,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就疑惑地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骆琅给你的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是骆琅遇害后,我在自习室的书包里找到的,非常奇怪,这东西以前在骆琅那里,我还以为他销毁了呢!可是,他并不知道自己死啊,怎么能偷偷给了我呢!再说,他能预感到会出事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以前没有发现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啊!就是骆琅死后,我去图书馆取书包时才发现的,我真的好害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慕云拿起那副扑克牌,端详着,眼睛里不是恐惧,而是一种不解之光。一副祼体女郎的扑克牌,为什么要在死亡后交给自己的女友呢?她看了一眼黎小玉,收回目光,难道有什么死不瞑目的秘密在里面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玉,你说那两个女孩,在玩扑克游戏时见过?为什么没有和警方说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事发后,我们私下里有个协定,到任何时候,都不能把侮辱狙哥和骆琅人格的事说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罗枫却好像跟警方走得近,他提到了女孩进学院的事,是昨天午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不得已的事,有个警卫也看见了。”黎小玉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我也会为你们保密,假如不危害大家的生命安全。”苏慕云紧紧握着小玉的手,凝视着她,问道,“不过,你们为什么要隐瞒有些情节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因为……花无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无爵?他失踪了,你们知道他去哪儿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起初是这么想的,苏老师,还有件可怕的事,我都不敢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什么事?”苏慕云觉得黎小玉有很多秘密没说出来,可每一件都是异常恐怖的事,真不明白这些学生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鬼东西。但是,虽然这样想,苏慕云却不能责备,她努力亲切地说:“不要怕,有姐姐在,没人会伤害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黎小玉和苏老师说了扑克的事,似乎压力减轻了不少,她想了一下,望着轻风下抖动的窗帘,神秘地眨了一下眼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他们死前一直和两个双胞胎美女通电话,大概就是故事里的梓夜和梓笑,这两个名字您应该熟悉吧,我觉得就是那两个杀人女鬼。骆琅和花无爵像喝醉了一样从校墙上跌下来,他们说着肉麻的情话,我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好像被催眠了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噢,天呢!梓夜不是故事里的人物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慕云茫然地摸着额头,黎小玉的话仿佛是天方夜谭中的第一千零二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骆琅生前编造的那段故事里的女人,她们联通电话,还不许关机,否则就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骆琅的手机没电了,还是……欠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玉摇头,再次哽咽起来,好半天,才说出了骆琅死亡的直接原因,“是我抢掉电话,摔到树上,她们就报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无爵的手机依然还在打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个关键问题,苏慕云的头脑开始形成案件的真实轮廓,黎小玉为难地说:“他手机现在一直得开着,不能关掉,班长小何和罗枫他们商量,趁着警察忙于检查案发现场的时机,就让花无爵拿着充电器跑了。我们全班同学做出保证,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能把这事说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我们必须保证他活着,警察是不相信鬼的,一旦他们把他控制起来,就什么都完了。他必须独自逃走,有充电器,就能保证和神秘女孩一直通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噢,那要多长时间啊?终有关闭的时候,到那时,花无爵不就活不成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混一天是一天,花无爵答应电话里的女孩,要打上半年呢,班长通知了他爸爸,按时往里面充电话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痛苦的折磨!为什么不查出她们的位置,让警察抓她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慕云哭笑不得,她真不明白,世界上竟有这样离奇古怪的事,竟发生在这群青春韶华的年轻人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通知电信局,查出那个变态女孩机主身份,锁定位置,然后报告公安局,不就抓到人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觉得这再简单不过了,可是说完,自己也蔫了,听刑警队的雷队透露过,警察好像查过电信局,可什么都没得到,对方不是网络高手,就是个幽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老师,您怎么还不明白呢?她们是幽灵,警察能怎么样啊!”黎小玉大声地说。苏老师低下头,泪水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她为失去两个可爱的学生难过,想起去年新年联欢会上,骆琅那股疯狂劲,就无比难过。她的眼前仿佛再现了联欢会的那个特殊节目,就是骆琅给大家讲的奇怪故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玉,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相信啊!可这俩女孩杀人太奇特,我除了相信,还能怎么样!”小玉凄凉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记得骆琅讲的那个诡异故事的内容吗?”苏慕云提醒着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黎小玉不想回忆那个故事,可涉及到骆琅被害,回忆会让她们找到恐怖凶杀的根源,就无限感慨地说:“记得,我以前还纳闷,骆琅编造故事,简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老师沉浸在回忆里,“你不觉得他的故事有可怕的源头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老师吸了一口气,轻轻踱步到窗前,握住飘动的纱窗帘,她的秀发在晚风里摆动成黑色的波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梓夜的故事……虚构与现实的完美结合,她是真正的死神!”苏慕云若有所思,感触颇深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黎小玉看着苏慕云,真不敢相信仅仅半年时间,两件不相干的事,就有了致命联系。小玉眼睛里闪着泪花,因为与骆琅感情太深,这件事已经让她回味好多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给姐姐讲一遍,我们也好从里面找找线索,好吗?”苏慕云请求,为小玉擦去泪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小玉默默地看了一眼苏慕云,回述起骆琅讲的凄美诡异而充满死亡的故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