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第一章 发现中国(2)

记者之王——埃德加·斯诺在中国

作者: 丁晓平
[更新时间] 2013-05-07 14:36:09    [字数] 5917

2^@~|-首-发www.zongheng.com#%$^-

官僚腐败哀鸿遍野的中国令斯诺触目惊心,他大声呐^@~|-首-发www.zongheng.com#%$^-

喊:“要拯救二十五万生灵!”^@~|-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第一次外出采访的目的地是南京,当时国民党政府的首都。鲍威尔让他组织采写一系列文章,介绍中国铁路沿线城镇的风光名胜,为了帮助中国政府恢复旅游业,说服美国人相信又可以安全地在中国观光旅游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带着鲍威尔的介绍信来到南京,找到孙科,并得到了他的赞同和支持。作为孙中山的儿子,孙科得到了蒋介石的任用。这天,斯诺来拜访这位国民政府的交通部长。^@~|-首-发www.zongheng.com#%$^-

面对面坐在桌前,斯诺表达了自己这次采访的意义和目的。他看到孙科的身旁站着一个身材矮小戴着一副圆圆的黑边眼镜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国男人。^@~|-首-发www.zongheng.com#%$^-

孙科对斯诺的采访表示支持,说:“你们这个想法很好,我答应给你们提供^@~|-首-发www.zongheng.com#%$^-

各种可能的帮助。既然赤色分子已经被镇压,就没有什么排外主义了。革命已经过去,国家已经统一。你将会看到,人民多么和平友善。你就如实报道吧!”^@~|-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说“但我听说日本人在山东正在扩大它的影响和控制范围,好像还控制了那里的交通。”^@~|-首-发www.zongheng.com#%$^-

孙科不屑一顾地说:“哦,那都是一些正常的小冲突。你去了就知道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说“就我一人去吗?部长先生能不能找一个铁路顾问,以方便我更深入的采访。”^@~|-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个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交通部的技术专家华盛顿•吴先生,他是从你们美国回来的留学生。”孙科指着站在一旁的那个戴眼镜的男人。^@~|-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先生向斯诺走过来,递上自己的名片。两人简单地握手,互相问好。^@~|-首-发www.zongheng.com#%$^-

孙科对斯诺说:“同时,我还邀请了《字林西报》记者艾尔•巴特森先生和你一道作实地考察。好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对孙科的安排表示感谢,并立即开始了他的北上之行。^@~|-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和英国记者巴特森在华盛顿•吴先生的陪同下登上了北上山东的列车。一路上,斯诺看见每个站台上都堆满了等待运输的大米、高粱、面粉、大豆、玉米和其他货物。堆积如山的货物,把站台都遮挡住了,难以看清。列车晃晃悠悠地前进,速度慢得惊人。而这些所谓的列车,主要由敞篷车组成,旅客全部拥挤地坐在地板上。因为战争,机车和车皮已破烂不堪。斯诺他们一行住在列车最后面加挂的惟一一节官员专用的车厢里。^@~|-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问华盛顿•吴:“这不是一列特快列车吗?走起来怎么这么慢。”^@~|-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位中国的华盛顿•吴先生却笑着答道“这是我们政府为了减少铁道车辆的损耗。”^@~|-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又问道:“作为交通部的技术专家,你以前来过这些地方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先生说:“没有,除了上海和南京,我不想出去。”^@~|-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问道:“那你的工作怎么做?”^@~|-首-发www.zongheng.com#%$^-

“工作?你问我的工作?我对铁路是一窍不通。”华盛顿•吴先生答道。^@~|-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吃惊地看着他,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首-发www.zongheng.com#%$^-

“很奇怪吗?中国的官场上就是如此,你有关系,你就可以捞到一份官场的闲职,不用操心,所以,你问我火车头是怎么构造的,我没兴趣。”华盛顿•吴先生如是说。^@~|-首-发www.zongheng.com#%$^-

说着,列车突然停了下来。大家不知是怎么回事,车内一下子就乱了起来。人们纷纷下车询问。^@~|-首-发www.zongheng.com#%$^-

一个列车长模样的人来到斯诺和“技术专家”华盛顿•吴先生的座位旁,谦卑地说:“吴长官,列车被日本人扣住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官腔官调地问道:“前方是什么站?”^@~|-首-发www.zongheng.com#%$^-

列车长回答说:“离济南站还有三公里。”^@~|-首-发www.zongheng.com#%$^-

“为什么不让我们进站?”^@~|-首-发www.zongheng.com#%$^-

“日本人说,我们的车没有得到进城的许可。”^@~|-首-发www.zongheng.com#%$^-

“哦,知道了,去吧。”^@~|-首-发www.zongheng.com#%$^-

说完,列车长走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就问华盛顿•吴:“吴先生,那我们怎么办?”^@~|-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也没办法。这里面对的是日本人。”^@~|-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说:“吴先生,一路上,我统计了一下,日本人一共已经扣留了五十一部火车头,四百九十二节运货车厢和三十三节旅客车厢,还有九节公务用车。这是在你们中国的土地上,是一种侵略行为,你们怎么不管呀?”^@~|-首-发www.zongheng.com#%$^-

“管?谁管?我去管?那是我管的事情吗?”中国的华盛顿•吴先生发起了牢骚。^@~|-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鄙夷地看了一眼吴先生,便和艾尔•巴特森先生下车,向日本人表示强烈抗议。经过两个外国人几番交涉,二十四小时后,火车终于允许前进。其实这是日本人为了控制山东的交通和贸易,不让英美等国势力北上造成的。而国民党蒋介石政府又想借助英美的舆论力量打掉日本人的嚣张气焰。有意思的是这次事件被报纸炒得沸沸扬扬,“美国记者斯诺被日军扣留”的消息不仅在中国闹得满城风雨,而且很快就传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使得斯诺的家人担心不已。^@~|-首-发www.zongheng.com#%$^-

路上,斯诺抽空去了东岳泰山。短暂停留后,继续北行。^@~|-首-发www.zongheng.com#%$^-

火车经过居庸关隧道时,斯诺对这个当时在世界上屈指可数的铁路工程惊叹不已,就问“技术专家”华盛顿•吴先生:“你能告诉我这条铁路隧道工程是哪位工程师主持设计建造的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是日本人?哦,应该是德国吧?”华盛顿•吴先生含含糊糊地回答道。^@~|-首-发www.zongheng.com#%$^-

“我看好像都不是吧?”^@~|-首-发www.zongheng.com#%$^-

“那是俄国人,或者英国人,我记不大清楚了,反正是个外国人。”^@~|-首-发www.zongheng.com#%$^-

“哦,这太遗憾了。日本^@~|-首-发www.zongheng.com#%$^-

1929年斯诺在孔子的诞生地泰山和孔子的后裔合影^@~|-首-发www.zongheng.com#%$^-

人、英国人、德国人都想做,可都没敢做。最后还是你们中国人自己做的。我记得这位工程师的名字好像叫詹天佑吧?”斯诺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哦?是詹天佑?我跟他很熟悉的,怎么没听他说过?”^@~|-首-发www.zongheng.com#%$^-

“是吗?你认识詹天佑先生?”^@~|-首-发www.zongheng.com#%$^-

“是啊!”爱好虚荣的华盛顿•吴还在那里恬不知耻地想挽回自己的面子。^@~|-首-发www.zongheng.com#%$^-

“哈哈,吴先生,你大概是在天堂里见过詹天佑先生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天堂?不,不!怎么会呢?”^@~|-首-发www.zongheng.com#%$^-

“你难道不知道詹天佑先生在十年前就去世了吗?”斯诺一脸鄙夷地说。^@~|-首-发www.zongheng.com#%$^-

这天,列车缓缓地驶进了张家口车站。车站上依然堆满了各种货物,乱七八糟的。难民像泥巴一样蹲在各个肮脏的角落里。^@~|-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时,车站的客运处协理员走进斯诺住的车厢,拜访华盛顿•吴。协理员谦卑地说:“长官,你好!我是这里的客运协理,有什么事,请吩咐。”说完向斯诺等人点头微笑着。^@~|-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说:“好!知道了。没什么事,张家口是我们陪同美国记者斯诺先生旅行的最后一站,你们要好好为他们接风洗尘。”^@~|-首-发www.zongheng.com#%$^-

协理员说:“是,是。”^@~|-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说:“斯诺先生,前面我们不能再去了,旅游的人也不能再往前走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问:“为什么?”^@~|-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说:“前面是绥远,条件十分差,也没什么新闻值得你报道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强调:“吴先生,我是奉命考察所有的铁路路线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先生,我跟你说,从张家口到绥远,只有极少的几辆车往返,又非常偏僻,确实没有什么风光,政府人员没人愿去,我也不例外。”^@~|-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说:“不行,吴先生,我一定要去看看。”^@~|-首-发www.zongheng.com#%$^-

“但,车辆的事情,实在不怎么好办。”^@~|-首-发www.zongheng.com#%$^-

“吴先生,没关系,你可以不去,我可以搭其他货车走。”^@~|-首-发www.zongheng.com#%$^-

“那,那可不行,要是你报道出去了,我怎么交差。”^@~|-首-发www.zongheng.com#%$^-

协理员插话说:“长官,我带他去吧,你在这儿歇着,等我们回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说:“对,你可以在这里等我们。”^@~|-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狠狠地瞪了一眼铁路协理员,说:“不!那我就舍命陪君子,我们一起去吧。”然后生气地对协理员说,“你,你安排一下,把我们这节车厢想办法挂上另一节货车!”^@~|-首-发www.zongheng.com#%$^-

协理员接受命令后转身走了。列车在车站客运处协理员的调度指挥下,斯诺、华盛顿•吴乘坐的这节车厢被挂到了另一辆货车上。^@~|-首-发www.zongheng.com#%$^-

火车徐徐开动了。几天后在一个尘土飞扬、炎热不堪的旷野小站上停了下来。这时,一列一样破旧的火车相向在车站徐徐驶过。斯诺看见那列喘着粗气的火车头拉着几节残破的车厢,其中有两节车厢挤得满满的全是衣衫破旧几乎半裸的女孩子。她们面黄肌瘦,苍白无力。^@~|-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指着对面火车上的女孩,问车站客运处协理员:“那么多女孩都要到哪儿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协理员回答说:“她们是被送到工厂和妓院去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很惊讶地说:“可她们还是孩子呀!”^@~|-首-发www.zongheng.com#%$^-

协理员叹了口气:“唉!有什么办法?我们的国家落后啊!”^@~|-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也摇摇头叹口气。这时,在一大群黑头发的人群中,一个棕红色头发的外国人十分耀眼地冒了出来,这引起了斯诺的注意。这个红头发的男人穿着一件揉皱了的卡其布衬衫和短裤,站在站台上,衣服被汗湿透了,样子有些狼狈,长得瘦削,但精干。^@~|-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穿着一身洁白的西服,腿着白色长袜,他向站台上的那个红头发的外国男人走去。“嗨!你好!”斯诺主动打起了招呼。^@~|-首-发www.zongheng.com#%$^-

对方也伸出手来握手:“嗨!你好!”^@~|-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叫埃德加•斯诺,是《密勒氏评论报》的记者。”^@~|-首-发www.zongheng.com#%$^-

“你好,我是路易•艾黎。”^@~|-首-发www.zongheng.com#%$^-

“你是俄罗斯人吧?英语讲得很好。”^@~|-首-发www.zongheng.com#%$^-

“不,我是新西兰人,在上海公共租界任英国工部局的工厂督察。”^@~|-首-发www.zongheng.com#%$^-

“那你怎么到这地方来啦?”^@~|-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正在休假,和几个朋友一道来帮助中国灾区修筑灌溉渠,做一些救济工作。”^@~|-首-发www.zongheng.com#%$^-

“你乘什么车?”^@~|-首-发www.zongheng.com#%$^-

艾黎用嘴努了努在一旁停着的货车,说道:“就是它!”^@~|-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有些吃惊:“就是这个敞篷的货车?”^@~|-首-发www.zongheng.com#%$^-

艾黎点点头,说道:“是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拉着艾黎的胳膊,说“走,到我那节车厢去,我上面正好有一个空铺。”^@~|-首-发www.zongheng.com#%$^-

说着,斯诺就拉着艾黎走向自己坐的车厢。华盛顿•吴先生正躺在车里,哼唱着小曲。^@~|-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走到华盛顿•吴的面前说道:“吴先生,这是英国工部局的工厂督察艾黎先生。”^@~|-首-发www.zongheng.com#%$^-

艾黎伸出手来,问候说:“你好!我是艾黎。”^@~|-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躺在床上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勉强地伸手轻轻握了一下。^@~|-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说:“吴先生,艾黎先生乘坐的是前面的货车,条件太差,没有吃的没有喝的也没有睡觉的地方,我想,让他睡在我们车厢的空铺上,好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一副傲慢的神色,从铺上坐起来,说:“不行!”^@~|-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说:“他是我的朋友,正在帮助中国的灾民做事情。”^@~|-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指着艾黎说:“不!他是帝国主义者,我不喜欢他们,尤其讨厌传教士!他就是这种人!”^@~|-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问:“为什么?”^@~|-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说:“为什么?他们老是议论中国落后,这种人让我们中国人丢脸!”^@~|-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感到很惊讶,他很气愤地说:“可这上面的床铺空着也是空着呀!”^@~|-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说:“不行!空着也不行!叫他走吧!”^@~|-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有些恼怒,但又无可奈何,只好摇摇头,转身对艾黎抱歉地笑笑,算是一种安慰。两人走出列车包厢,斯诺内疚地说:“对不起,艾黎!”^@~|-首-发www.zongheng.com#%$^-

艾黎反而显得非常平静地说:“埃德,没关系。这种人,我在上海和南京已经碰到几十个了。在中国,倒是地位低下的农民比他们更好相处。”^@~|-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无奈又抱歉地说:“艾黎,你看,我……”^@~|-首-发www.zongheng.com#%$^-

艾黎笑着说:“埃德,真的没关系的,谢谢你!”说着,指着前方的一片蒙古草原,“你看!那奇怪的地方,它很像我的故乡新西兰。”^@~|-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内心有些难受地看着。他心想,这难道就是中国的官员?他凭什么说外国人给中国人丢脸?倒是他们自己丢尽了中国人的脸。^@~|-首-发www.zongheng.com#%$^-

过了一会儿,艾黎和斯诺告辞,说:“好了,埃德,我该走了,再见!”说完,艾黎就大步走到货车上的农民中间,站在敞篷的火车上愉快地和斯诺挥手。斯诺也笑着向他挥手。^@~|-首-发www.zongheng.com#%$^-

火车又开始缓缓地向终点站——西北方向的萨拉齐(今内蒙古自治区土默特右旗)驶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在萨拉齐,斯诺、华盛顿•吴在小镇里察看。路上的景象真可谓满目凄凉,毫无生机,就像是刚刚发生过一场地震一样——路边,甚至连树也剥光了皮,正在枯萎下去;村子里绝大多数的泥砖房屋已经坍塌,奄奄一息的农民和孩子东一个西一个地坐在或躺在自己家门口的台阶上,神情麻木;两位年轻妇女,衣不蔽体,晕倒在路旁,一些农民迈着沉重的步子从她们身边走过,连看都不看一眼……一个骨瘦如柴的小孩子,光着身子,全身覆盖着厚厚的尘土污垢,正使劲地摇晃着躺在地上的父亲,大声哭叫着。斯诺走过去,在孩子身边蹲下,一摸孩子父亲的脉搏,才知心脏停止了跳^@~|-首-发www.zongheng.com#%$^-

动,已经死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就这样,斯诺访问了贫穷的乡村,他的所见所闻与中国政府官员宣传的竟然是如此的不同,这更让斯诺大吃一惊。他知道了,中国正在遭受着人类的巨大不幸,这与其说是一场天灾不如说是一种人祸。^@~|-首-发www.zongheng.com#%$^-

在列车上,斯诺开始奋笔疾书,他要用他的笔写下这一切悲惨,他要大声呐喊:“要拯救二十五万生灵!”但他于1929年7月4日夜里写下的这篇长达五千多字的长篇通讯,在8月3日的《密勒氏评论报》上发表后,反响却冷漠异常,得到的惟一反应是—一位美国小学生在给斯诺的信中寄来了一美元,并嘱咐斯诺要将钱送给饥饿中的“中国兄弟”。这种冷遇,让斯诺感到更加吃惊,他想不到他的美国同胞们在人类的苦难面前竟然也是如此的麻木不仁。^@~|-首-发www.zongheng.com#%$^-

几天后,斯诺踏上了归途。火车徐徐地前进,窗外掠过的是一片又一片荒凉的大地和村庄。车厢里,他和华盛顿•吴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的凄惨景象,心情沉重。^@~|-首-发www.zongheng.com#%$^-

也许是惨不忍睹的实情和斯诺的举止让华盛顿•吴忽然良心发现,先前的那种傲慢和装腔作势的官僚面孔消失了,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新的谦恭的态度和责任感。他像是在喃喃自语:“可怕!太可怕了!我以前在美国生活了那么多年,我把这类事情都忘了。我们中国是一个多么悲惨的国家啊!”^@~|-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说:“吴先生,这次旅行让我看到了另一个真正的中国。”^@~|-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也深有感触地说:“斯诺先生,我们必须为拯救中国做点事情——得赶快做!我们的国家实在太穷太落后了呀!可是我们该从哪里着手呢?”话语中充满了忧虑。显然,这次旅行也激活了华盛顿•吴先生的良知。^@~|-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说:“你们有三千年的悠久历史,而我这个美国人追根寻源也只有几代人。我怎么回答得了中国的这个问题呢?”^@~|-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若有所思地说:“要有新生,而新生只能出自我们自身,出自我们历史的自身。”^@~|-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说:“很显然,你们国民党的许多政治家和军阀把孙中山先生奉为神明,这是极其不民主的做法,是在愚昧人民,这也恰好是孙先生所反对的个人崇拜。而他们自己正在利用和玷污这个名字,其实他们丝毫不赞同孙中山这个理想主义者的崇高道德标准。这些人与其说是教徒,不如说是叛徒。”^@~|-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感叹地说:“斯诺先生,和你一起旅行,一下子改变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你说得对,我感到中国需要一场革命。”^@~|-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说:“是的,我感到中国需要一个十字军骑士,一个有不尽的力量源泉、注重实践的理想主义者,他能将人民从肮脏和腐朽、贫穷和痛苦的全国性灾难中解救出来,他能使自身免于腐败、贪婪和无知,因为这些弊病使中国失去了活力。”^@~|-首-发www.zongheng.com#%$^-

“斯诺先生,你讲得太好了!用我们中国的老话说,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首-发www.zongheng.com#%$^-

“不!这也是中国教会我的。和你一样,昨天我相信中国的未来希望在国民党人,我也看到了你们的努力。但今天,我开始怀疑了。你看,饿殍遍野,民不聊生,我感觉蒋介石是个平庸的独裁者,这位大总统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力于他美丽出众口才又好的妻子。”^@~|-首-发www.zongheng.com#%$^-

华盛顿•吴听着斯诺的谈论,非常吃惊,睁大眼睛看着斯诺。列车在喘着粗气般“咔嚓咔嚓”地前进,夜幕悄悄降临了。斯诺和吴先生沉默着,心事重重。^@~|-首-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