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第二部分8.闭上眼睛

神秘的易拉罐

作者:[英]希尔
[更新时间] 2013-05-08 13:36:39    [字数] 4497

“弗盖利,你干什么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妈妈在房子里叫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在车库里干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干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妈妈提高了声调,显得有些不耐烦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要迟到了,弗盖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晚一点,其实无所谓。但是它到哪里去了?他的“手指”跑到哪里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准备好了吗?弗盖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差不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差不多的意思不是很清楚吗?差不多的意思就是几乎,即将……只是“手指”到哪里去了?他肯定是把它放到这里了,在冰柜的最下一层,在一大堆冻得硬邦邦的汉堡牛肉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下面,应该是弗盖利的塑料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我再次提醒你。”妈妈又在叫弗盖利了,“我们要迟到了。你在那里干什么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干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已经等你等得够长时间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一分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把所有的汉堡牛肉饼都从冰柜里翻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感到很烦。为什么妈妈总要跟着他?夏洛特的家也就一英里远,为什么不让他自己一个人去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妈妈的声音又从厨房里传了出来,比以前更大声了。但是他的“手指”到哪里去了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妈妈过来了,声音越来越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找到了。它被挤到冰柜的另一格下边了,不是他原来放的地方。应该是有人从冰柜里拿东西时,翻乱了。弗盖利赶紧把它装进包里,这时妈妈也正好进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你在冰柜里干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我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你把汉堡牛肉饼都拿出来干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看着车库地上堆着的汉堡牛肉饼,脑子里在想该如何解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想我要带一个走。”他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想带一个去夏洛特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带一个汉堡牛肉饼?一个冻得硬邦邦的汉堡牛肉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作为礼物……你知道……以免我们饿的时候……或者他们请我留下来喝茶,但是没有足够吃的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我几乎不能想象,你去别人家做客,需要带上一个冻得硬邦邦的汉堡牛肉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吧,那我换一些薯条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行!绝对不行!”妈妈生气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只是想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赶紧把东西都放回冰柜里去,然后我们立刻出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可以自己去的。”弗盖利要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用了,我带你一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怀疑,实际上妈妈是想再见见夏洛特的妈妈,再仔细讨论一下这两个收藏罐头的聪明孩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母子俩上了车,开出了家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路上弗盖利担心“手指”,怕它会融化、解冻。“解冻手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上去很怪。他的包会变湿,“手指”会变得更柔软,甚至关节都可以弯曲伸缩了,他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的另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小金耳环。在他出门穿的外衣旁边,是一个小帆布背包,里面还有手机,他的罐头记录本,还有那个曾经装过手指的罐头盒。这些都是他必须带的。很可惜,他当初把那个装金耳环的罐头盒给扔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现在很想了解那个女孩夏洛特。他没有跟女生真正交过朋友,其实他也并没有跟什么人真正交过朋友。可是,眼前特殊的情况要求他这么做。通常在他们这个年龄,男生和女生是对立的,但现在为了弄清楚真相,就必须暂时放下这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汽车在夏洛特家门外停了下来。房子和院子外观跟弗盖利家差不多,在一条类似大小的街道旁,一栋半独立的房子,还有一个花草茂盛的院子。他们走到门前,弗盖利猜到了下面将要发生的一幕,夏洛特的妈妈请他的妈妈去客厅喝咖啡,他自己去夏洛特的屋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洛特的屋子跟她的头发差不多一样乱,不过她可能试图整理过头发,梳得整齐了,但十分钟后又恢复了原状。夏洛特•佩蒂格鲁的罐头收藏占了她房间一整排书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与弗盖利不同,夏洛特既收藏没有标签的罐头,也收藏有标签的罐头。一些罐头看上去很旧,好像有50年或者100&^@*^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年历史了。弗盖利以前没有考虑到罐头不同外观设计的收藏价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洛特讨厌繁文缛节,喜欢直截了当地说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嗨,”她问,“你把东西带来了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点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些是你的罐头?”弗盖利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了。”她答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罐头上面有标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些有。我是从旧货商店、慈善商店还有类似的地方买来的,也有些是别人送给我的礼物。它们有些很贵。你看看这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洛特指着一个罐头给弗盖利看,上面有一个老式的、红白相间的罐头标签:“咸牛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它怎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值50英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老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是这个价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花50英镑买一个罐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是我,是我叔叔。这是一件生日礼物。有些罐头值好几百,甚至上千英镑。如果你有一个罐头,恰好曾经属于南极探险队,或者曾经被马可•波罗旅行时带到东方去过,那么它就值钱了,你可以给它标一个大价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怀疑地看着夏洛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可•波罗活着的时候,还没有咸牛肉罐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是没有。”夏洛特表示同意,“我只是举个例子。那你的东西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把手伸进帆布包里。他抓紧了装着“解冻手指”的塑料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的东西在哪里?”弗盖利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抽屉里。”夏洛特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昨天从超市降价货架买的那个罐头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这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它就摆在窗台上,还封着口,正如她昨天保证的那样;罐头旁边就是开瓶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的。那我们先干什么呢?先比较一下我们已经有的东西,还是先开这个罐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迟疑了一下,然后说:“先比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先比恐怖的,还是比不那么恐怖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先比不那么恐怖的,再比恐怖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OK,你先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的。这,就是我发现的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先从包里拿出了那个金耳环,把它放到了夏洛特的梳妆台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睡觉戴的耳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很有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发现什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夏洛特伸手从她抽屉里拿了样东西出来,把它放到金耳环旁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个戒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可以摸摸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摸吧,如果你愿意,都可以戴上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上面还有人名的缩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图章戒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图章戒指是什么意思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对戒指几乎一窍不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图章戒指,就是在戒指上刻上戒指主人的印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这么做?戒指主人是个蠢汉,怕忘了自己的名字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知道他是个男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许是个女的,我随便一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知道,可能就是为了装饰。很难想象有人会忘记自己的名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也不明白。上面的字母是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J.D.S.”&^@*^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它也像是金的,跟我发现的耳环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金的,我妈妈说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给她看了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了,我不给她看,她怎么会告诉我是金的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真是个不好应付的女生,是吧?”弗盖利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什么道理可以讲得通,女生一定要好应付呢?如果我不好应付,有什么理由一定让我变得好应付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想了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他说,“完全没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很好,那让我们看看恐怖的吧。”夏洛特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把装着湿乎乎手指的塑料袋,从帆布包里拿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闭上眼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那么幼稚好不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你闭上眼睛,然后再睁开,你就可以一下子把它看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好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把它放到桌子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不想把融化了的手指放到床上,怕留下痕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洛特闭上眼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偷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会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把塑料袋放到桌子上打开,捏起手指把它放到塑料袋上面。他现在再碰可能是人尸体的一部分时,已经不再那么容易作呕了。到他这个程度,大概都可以到殡仪馆工作了,或者做化学防腐剂的药剂师、法医什么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洛特睁开眼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噢,太恶心了!噢,太恶心了!太糟糕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洛特叫的声音太大了,她妈妈一定听见了,她在楼下向楼上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出什么事了?你们还好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很好,妈妈。我们只是在……玩扑克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太吵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厨房的门又关上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洛特盯着“手指”。如果是刚切下去的,可能会好一些;但是现在放了太长时间了,已经有点腐烂了,开始散发出难闻的臭味。但是夏洛特的好奇心让她全然不把这些放在心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哇!太酷了!”她说,“当你说是可怕的东西时,我完全没有想到你是这个意思。这个很恐怖,加倍的恐怖。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在没有征得弗盖利同意的情况下,就把手指拿了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来,放到灯底下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怎么,我想错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错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看这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哪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儿,在根部,被切断的地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一个圆形的印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看见了,怎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能是手指被切下来时留下的……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留下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比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比如一个戒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把“手指”放到她手上,从各个角度仔细地看,然后把它放回塑料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吧,”弗盖利说,“那你的可怕的东西呢?我猜你也一定有恐怖的东西拿出来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别着急,”夏洛特说,“我有件跟你的一样恐怖,甚至还可怕的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吧,既然这样,你就只好自己看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现在就给我看看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OK,既然你这么要求。但是你得先保证,看完之后不要晕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是男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向弗盖利做了个鬼脸。“为什么?你觉得男生和女生有区别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东西在哪儿?”弗盖利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在这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洛特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小罐头。很老式的那种装薄荷糖的铁盒子,上面有一个盖,表面还有一层水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也是把它放到冰柜里的。”她说,“不然它就会烂没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彼此彼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洛特桌子上有盆仙人掌,花盆下面有一个塑料垫。夏洛特熟练地把花盆移走,把塑料垫拿过来,将那盒东西放到上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闭上眼睛,像刚才我那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闭上眼睛,他听见罐头被打开的声音。他听到盒子盖放到桌子上,有东西从夏洛特的手上——弗盖利猜,慢慢滑落到垫子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了,你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睁大了眼睛——睁得更大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我告诉你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的很恐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是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跟真的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是真的。”夏洛特大声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吓死人了!太吓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倍的吓人!”夏洛特表示同意,她的声音里透着骄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跟我的手指一样好,或者说跟我的手指一样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比你的手指还要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能这么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就这么说。好了,你不想拿起来看看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可以拿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可以,如果你不害怕的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害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就拿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的,我拿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伸手碰了碰它,很凉。很凉也很脆,不过逐渐有些湿潮了。弗盖利一手拿起耳垂,把它放到另一只手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耳朵,一个人的耳朵。上面还有一个小孔。为戴耳环扎的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只耳朵,”弗盖利说,“从一个人脑袋上掉下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弗盖利看看这只耳朵,又看看夏洛特,再看看放在塑料袋里的手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觉得……”弗盖利突然住口了,又过了一阵儿,“你不觉得,”他继续说道,“可能有人被……谋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洛特透过那蓬乱的头发,看着弗盖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认为有这个可能。”她说,“我们都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