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动荡山河一览收

赶上了

作者: 徐城北
[更新时间] 2013-05-22 11:38:15    [字数] 1956

前边的“有朝一日春雷动”,是从纵向上写自己的一生。是父母遭遇引来的种种麻烦,让我大为不解,我不能接受命运对我不公正的安排!为此我一直在奋斗,于是就形成了我独自奋斗的性格。它一直延续到我的后半生:遇到问题从不怨天尤人,努力奋斗就是。本篇的“动荡山河一览收”,说的还在前半生的尾声之中——也正在“文革”大麻烦中,从横向上又忽然插入一笔——如此大的一个中国,居然让我没有立锥之地!是在1968年,我当时正在新疆,我先是被打回北京,随后北京轰外地人回原地“抓革命、促生产”,然而新疆武斗正进入高潮!我怎么办呢?“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我只有“走”这一条路了。母亲送我到北京站——去天津,转上海。当时就设计出这两步,至于去过上海再奔哪儿?心中茫茫,毫无所知。因为父母缺的不是给我的路费,而是他们的政治生命早已死亡,他们的朋友和社会关系,也全无法给我以帮助。我去了天津,找了他们在《大公报》期间的老同事张高峰,人家胆战心惊地接待了我几天,我转道去了青岛,在老同学处待了几天,便又乘坐海轮去上海,找父母当年的老同事陆诒,在他家里借住。不大的一个两居室,每晚在外屋搭一个行军床。老先生待我很好,每天晚上指导我第二天去哪儿玩——比如次日要去淮海路,头天晚上先介绍。等我去过之后,由我谈感想,他来做补充。我能有这么一位采访“台儿庄战役”而成名的老记者做“旅游指导”,真是三生有幸。等我把上海玩过了,就逐渐跑出上海——去苏州几天,去之前有指导,去之后我汇报;去杭州几天,去之前与去之后还是同样。最后再辐射到莫干山或东海上的沈家门……慢慢的,我觉得应该独立了,老麻烦陆伯伯“也实在不是个事儿”了。因为他肩上的负担实在太大,当时他每天上午去《解放日报》半天,出去和回来时都要看看“门前门后”是否有异常情况,这多像从前的国统区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终于我走了,彻底离开了上海,先去了南京及其周边地区,又乘船去武汉及其周边地区(包括湖南),最后进入四川,从重庆直到成都……我靠什么旅行?家里每隔一段就给我寄一些生活费,钱大体是不缺的,问题是我住在什么人的家里,我身上没有任何证件(从新疆出来时就没有了),不能因为我的住给寄宿的主人添麻烦。我后来慢慢获得了解决的办法,发现各地总有一些逍遥派很欢迎我。他们大多是采取中立(于两派之间)的知识分子,手里没有权利,但是有业务——比如医院的医生,他们的手术刀往往是两派所不得不敬畏三分的。我本来和他们并不相识,往往是在前一站认识了他们的熟人,由熟人打保票介绍了我的经历,我去时再由前一站买足一些后一站所缺乏的物质小产品(如糖、烟、洗衣粉等)。当然,我能否与下一站处理好关系,主要靠是否气味相投,但必要的物质也是不可或缺的。我每接触一个新的地点,总是带着记者的真诚和机敏,更带着此地和彼地的比较。这后者极受欢迎,因为“文革”阻塞了各地之间的正常联络,而人们对外界的求知欲总是没有够的。于是,我又锻炼了自己说的能力。真正的能说,不是夸夸其谈,而是认真捕捉那些具有典型意义的特征,再用听者习惯和喜欢的方法去表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年半以后,我先后走了22个省,不仅去过那些风景如画的东南胜地,也去了大寨、大庆和东北、华北一些穷困地区的基层。我跟着医生下过矿井,给受伤的矿工做过包扎。在“九大”来临时,我正好在山西和我舅舅的孩子(他们是红五类,正在插队,是我们这个革命家族的一脉仅存)在一起,听到广播中“九大开幕”的消息,我们编写了文艺节目,还送到公社去报喜。受到这个消息的鼓动,等“九大”一闭幕,我没回北京,直接就从兰包线回新疆去了。至此,一年半的漫游就算结束。在归途中,我写了一首七律(《返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旱云霓盼若何?年余游历苦折磨。一腔热血添词赋,满腹忠忱度坎坷。欺谎已于今日灭,归家未许半时拖。还经呼市穿乌市,即赴黄河奔塔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实说,这首诗的最后两句,是套用了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最后两句的格式——“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他用了对联,我也用了对联。他老先生在千年多的身后,得知有一个后辈如此学他,不晓得作何观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在自己一生最困难的时刻,能够心怀美好的感情,基本自费漫游在祖国的大地之上,达到了行前母亲提出的“认识一下祖国”的要求。虽然当时相当动荡,各地的生产和生活都不正常,但我能够感受出来的民心,却还是非常期望正常的。有这就够了。我甚至想,如果我有将来,如果我将来能有正常的旅游,把二者相比,还是“文革”中我这一年半非正常的旅游更加重要。想想吧,“文革”中死了多少人,其中有多少是死在半路上的?而我,初期的漫游是无目的无路线的,到了中期之后,渐渐有了目的和路线。对比那些深扎在一个地方的人,我应该反倒是幸运的了。在国家如此的大不幸下,我个人苦中求乐,甚至是求知求学,也应该说是受益终生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