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羊脂球(1)

羊脂球

作者:[法]莫泊桑
[更新时间] 2013-06-09 14:02:55    [字数] 5377

连着好几天,溃军的残余部分——那简直不是队伍了,只算是好些散乱的游牧部落——在卢昂的市区里穿过。他们带着疲惫的姿态向前走,脸上全是又脏又长的胡子,身上的军服破烂不堪。并且没有团的旗帜也没有团的番号,全体都像是受伤了的、折断了腰的,头脑迟钝得想不起一点什么,打不定一点儿主意。只由于习惯而向前走,并且假如停步,就立刻会因为没有气力而倒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看见的,主要的是一些因动员令而应征入伍的人和素以机警出名出队作战的国民卫队。前者都扛着步枪弯着身体,是些生性爱和平,依靠固定利息过活的安分守己的人;后者都是既预备随时冲锋也预备随时开小差、易于受惊也易于冲动的人。这两类人的中间有几个红裤子步兵,他们都是某一师在一场恶战当中被击溃以后的残遗。一些垂头丧气的炮兵同这些种类不同的步兵混在一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偶尔也有一个头戴发亮钢盔的龙骑兵,拖着笨重的脚步在迈着轻快步儿的步兵后面吃力地走着。好些义勇队给自己起了种种壮烈的名称:“掘墓国民队”、“失败报仇队”、“死亡分享队”,也都带着土匪的神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的头儿有些是呢绒商人或者粮食商人,有些是歇业的牛羊油贩子或者肥皂贩子。战事发生以后,他们都成了应时而起的战士。由于他们有银元或者有长胡子,所以都做了军官,周身是武器、红绒绦子和金线。他们讨论作战计划时高谈阔论,用夸大的口吻声言整个垂危的法国全靠他们的肩膀去支撑。但有时候,他们害怕他们的部下——常常过于勇猛、喜欢抢劫和胡闹的强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消息说普鲁士人快要进卢昂市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月以来,本市的国民卫队已经在附近各处森林里做过好些侦察工作,偶尔还放枪误伤了自己的哨兵。有时候遇着一只小兔子在荆棘丛里动弹,他们就预备作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他们都回家了。器械和服装,以及从前被他们拿着在市外周围三法里一带的国道边上去吓唬人的凶器,现在忽然通通不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法国最后的那些士兵终于渡过了塞纳河,从山赛韦和布阿加转到阿德韦桥去。走在最后的是位师长,他拿这些乱糟糟的残兵败将没有一点办法。看着一个享有盛名的善战民族因为惨败而崩溃,他万念俱灰。他身边还有两个副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生活像是停顿了,店铺全关了门,街道上全没有声息。偶尔有一个因为这社会的沉寂而胆怯的居民沿着墙边迅速地溜过。很多被商业弄昏了头脑的大肚子富翁都愁闷地等候战胜者,想起自己厨房里的烤肉铁叉和斩肉大刀假如被当做武器看待,都不免浑身发抖。市区笼罩着一种深沉的宁静气氛和一种使人恐怖的寂寞等候状态。由等候而生的烦闷反而使人指望着敌人快点儿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五个不知从哪儿出来的普鲁士骑兵在法国军队完全撤退的第二天下午匆促地在市区里穿过。随后就有一堆乌黑的人马从汕喀德邻的山坡上开下来,同时另外两股敌人也在达尔内答勒的大路上和祁倭姆森林里的大路上出现了。这三个部队的前哨恰巧同时在市政府广场上会师。最后,一个营接着一个营的日耳曼人的主力从附近那些街道过来了,用强硬而带着拍子的脚步踏得街面上的石块橐橐地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些口令用一阵陌生的和出自硬颚的声音被人喊出来,沿着那些像是死了一般的空房子向天空升上去。房子的百叶窗虽然全是关了的,里面却有无数的眼睛正在窥视这些胜利的人——这些根据“战争法律”取得全市生命财产的主人地位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晦暗屋子里居民们都吓糊涂了,若是想对抗洪水横流、大地崩陷类灾害,任何聪明和气力都是没有用的。因为每逢一切事物的秩序受到了颠覆,每逢安全不复存在,每逢一切素来享受人为的或者自然的法律所保护的事物听凭一种无意识的残忍的暴力来摆布,这种同样的感觉必然也跟着显出来。无论是江河决口使落水的农人同着牛的尸体和冲散的栋梁一块儿漂流,无论是地震使坍塌的房子去覆灭整个的民族,无论是打了胜仗的军队俘虏并且屠杀那些自卫的人,之后又用刀神的名义实行抢劫并且用炮声向神灵表示谢意。这些是同样使人恐怖的天灾,同样破坏任何对于永恒公理的信仰,破坏我们那种通过教育对于上苍的保护和人类的理智而起的信任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终于在每所房子的门外,战败者对于战胜者应当表示的优待义务从此开始了。人数不多的支队叩门了,随后又都在房子里消失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初期的恐怖一旦消失了以后,一种新的宁静气氛又建立起来。普鲁士军官同着许多人家的主人一块儿吃饭。他们当中肯定也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他由于礼貌关系也替法国叫屈,说自己参加这次战争是很不愿意的。有人对他是感激的,有人迟早还需要他的保护。既然应付着他,也许可以少供养几个士兵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要去得罪一个完全可以依靠的人?这样的做法固然是轻率多于豪放,不过和从前使得他们城市增光的壮烈防护时代不一样,轻率已经不是卢昂居民的一种缺点了。终于有人找到理由了,那是根据那种从法国人的娴雅性情所演绎出来的莫大理由,说是家里讲究礼貌原是许可的,在公开地点则不应和外国军人表示亲近。所以在门外装做彼此陌生,而在家里却快快乐乐谈话。以后日耳曼人每晚便待得更长久一点,和主人一家子同在一座壁炉跟前烤火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普鲁士兵却在街道上往来不息。好些蓝军服的轻装骑兵军官傲慢地在街面石块上拖着长大军刀向咖啡馆里走,但是对普通居民的轻蔑态度,并不比上一年在同样的咖啡馆里喝酒的法国步兵军官更为明显。法国人还不大出门,市区慢慢恢复着它的平时状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在空气当中总有一点儿飘忽不定、无从捉摸的东西,一种不可容忍的异样气氛,一种散开了的外祸侵入的味儿。它使得饮食变了滋味,它使人觉得是在旅行中间,旅行得很远,走进了野蛮而又危险的部落,它充塞着私人住宅和公共场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居民们始终照数缴纳战胜者需要的大量的银钱,他们都是有钱的。不过诺曼底生意人害怕看见自己财产的一小部分转到另外一个人手里,他们越是富裕就越害怕牺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达勒或者贝赛尔那一带靠近十字洲,离市区下游两三法里左右。那里的船户或者渔人时常能从水底捞起日耳曼人的尸首。包在军服里的尸首已经发胀,他们或者被人戳了一刀或者脑袋被石头碰坏或者从桥上被人一下推下来落到水里。这类暧昧不明的野蛮而合法的报复,隐名的英雄行为,无声的袭击,被河底的污泥隐没了。这些远比白天的战斗可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入侵者的憎恶素来能够教三五个胆大的人格外坚强起来,使他们为了一个信念而不顾性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入侵者那些沿着整个胜利路线所干的骇人听闻的行为虽然早已造成了盛名,但眼下在市区里还没有完成一件。虽然他们用一种严酷的纪律控制市区,但人们都渐渐胆壮了,做买卖的需要重新在当地商人们的心里萌动了。好几个商人在还处于法军的防守之下的卡沃尔订有利益重大的契约,所以他们都想由陆路启程先到齐埃布去,再坐船转赴这个海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获得一张出境证就必须利用自己熟识的日耳曼军官们的势力。一辆用四匹牲口拉的长途马车被人定了去走这一趟路程。有10个旅客到车行里订座位,并且决定在下个星期二还没有天亮的时候起程,免得惹人跑过来当热闹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天以来,地面都冻硬了。星期一午后3点钟,成堆的黑云带着雪片儿从北方飞过来,一直下到深夜都没有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午夜4点半的时候,旅客们都到了他们上车的地方——诺曼底旅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都还睡意朦胧。冬季的厚衣服把他们的身子裹得像是穿上道袍的肥胖教士,身子在衣服里面发抖。黑暗中谁也看不清楚谁,不过有两个旅客还是互相认出来了,第三个也向他们身边走了过去,他们开始聊天了。某一个说“我带上了我的妻子”,“我也是这么做的,”“我也是。”一个接着说:“我们不会回卢昂了,如果普鲁士人向卡沃尔走,我们将会到英国去。”他们都有相同的计划,因为他们秉性相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一间漆黑的房子里的门开了,手提一盏小风灯的马夫走出来,又立刻走进了另一间屋子里。还没有人套车。马蹄踢着地面,不过地面上的厩草减轻了马蹄的声音。一阵向牲口喊叫和叱骂的人声从屋子的尽头传出来了。接着一阵轻微丁零的铃声响起,证明有人正触动到马的鞍辔。过了一会儿,一阵清脆而连续的颤抖代替了丁零的响声,随着牲口的动作而变化,间歇停顿,随即又在突然而起的动摇当中再度响起来,和着一只蹄铁敲着地面的沉闷声一齐传到了外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突然关上了,一切响声都停止了。那些冻僵了的市民都不说话了,他们都僵死一般待着没有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粗重的雪花坠落地面,同时耀出回光,无休无止。它粘贴在种种物体的外表上,在那上面撒着一层雪苔。在这个宁静而且被严寒埋没的深邃沉寂当中,人只听见雪片儿落下来的飘忽无从称呼的声息。说是声息,不如说是感觉,不如说是微尘的交错活动仿佛充塞了空中,又遮盖了大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马夫又带着风灯出来了,手里紧紧地牵着一匹可怜的马——它看起来不是很愿意出来。他把它拉近了车辕,系好了绳套,拴紧牲口身上的各种马具,前前后后长久地瞧了一番。因为他一只手已经拎着风灯,所以他只有另一只手可以做事。他去牵第二匹马时才注意到那些冻僵了的旅客,白雪已经覆盖了他们全身。于是说道:“各位为什么不上车,至少那是有遮盖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这之前他们无疑地没有想到上车,现在他们都赶忙向车子走。三个男旅客把他们的妻子都安排在最前头的座位上,自己也跟着上来。另外那些遮头盖面的轮廓模糊的旅客都坐在了剩下的位子上,彼此没有交谈一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旅客们的脚都藏在车厢地面上铺的麦秸里,坐在顶前头的“妻子”们都捧着装好化学炭饼的铜质手炉。既然都烧燃了这种东西,就必须低声慢气地举出它的种种好处,互相重复讨论一下那些她们早已知道的事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车子终于套好了。由于拉起来比较困难,所以在惯例的四匹牲口以外又加了两匹。有人在车子外面问:“旅客们可都上了车?”车里有一个声音回答:“是的。”车子便起程了,走得慢而又慢,简直全是小碎步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轮子陷到了雪里。车厢轧轧地呻吟着,牲口老打滑,喘着粗气,汗气蒸腾。赶车的手里那根长鞭子各方面飞扬不住地噼噼啪啪响着,如同一条细蛇扭在一起又散开,陡然抽在一匹牲口蹶起的臀部,马受到狠狠的一击,紧张地飞跑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色逐渐亮起来了。一阵昏浊的微光从雪堆儿里漏出来,密云使那片忽而有一行披着雪衣的大树和忽而有一个顶着雪盔的茅屋的平原,显得更加耀眼。刚才曾经被一个卢昂土著的旅客比成棉雨的雪片儿已经不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车厢里,大家利用这个黎明时候的黯淡光线,彼此好奇地互相望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车厢最好的位置上,鸟先生两夫妇面对面地打着瞌睡。在相识者和朋友们当中,他被人看做是一个狡猾的坏坯子,一个满肚子诡计的和笑里藏刀的诺曼底人。他是大桥街一家酒行的老板。他原是在一个亏了本的东家身边做伙计的,买了老板的店并且发了财。他的生意之道就是用很低廉的价把很坏的酒卖给乡下的小酒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臭名众人皆知,以致于某天晚上杜尔涅先生在州长的客厅里,使用同音异意的字眼把他这个用“鸟”字做姓的人作为戏谑的对象。杜尔涅先生是个写寓言和歌曲的作家,文笔辛辣而且细腻,是地方上的光荣。那天晚上看见女宾们都像要打瞌睡,他就提议来做“鸟翩跹”的游戏。一些人从他的语气之间懂得他想说的是鸟骗钱。这句话就此自动穿过州长的客厅飞到了市区的各处客厅里,使全省的人张大嘴巴整整地笑了一个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外,鸟先生的出名伴随着种种性质的恶作剧。只要谈到他,谁也不能不立即加上这么一句:“他这鸟真是妙不可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长着一副夹在两撮灰白长髯中间的赭色脸儿,身躯很矮,腆着一个气球样的大肚子。而他的妻子则高大、强壮、沉着、大嗓门、精明果断,在那个被他的兴高采烈的活力所鼓舞的店里,简直是一种权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他俩身边坐着一个属于高尚阶级的加莱拉马东先生。他是个被人重视的人物,曾得军团官长勋章荣誉,以棉业起家,有3个纺织厂的产业,现任州参议会议员。在整个帝政时代,他始终是个温和反对派的领袖。根据他本人的说法,他索取高价的酬报的办法是只用无刃的礼剑作战,先攻击对方,再附和几声。加莱拉马东太太素来是卢昂驻军中出身名门的官长们的“慰安品”,比她丈夫年轻得多。她和丈夫相对,显得很娇小玲珑,漂亮迷人,身上裹着皮衣,正用一种颓丧的眼光望着车子内部的凄惨景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吕贝尔•巴莱维伯爵两夫妇坐在他俩的身边,他们出身于诺曼底的最古老又最高贵的一个世家。伯爵是个气派雍容的老绅士,他尽力修饰自己的服装以加重他和亨利四世的天然相似之点。根据他家庭里的一种光荣传说,亨利四世曾经使得巴莱维家一位夫人怀了孕,而这位夫人的丈夫因此被封为伯爵,做了本省的巡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吕贝尔•巴莱维伯爵也和加莱拉马东先生一样是州参议会议员,代表本州的埃尔雷党。他的太太是南特市一个小船长的女儿,他俩结婚的历史始终不为人知。不过伯爵夫人的气质大方,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并且被人认为和路易•菲力浦的一个儿子曾经有恋爱的经历,因此所有的贵族都热情地款待她。而要进她的客厅始终很费事的,因为这个客厅是当地惟一保存着古老的优雅氛围的地方。巴莱维家的财产全是不动产,据说每年约莫有50万金法郎的收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六个人构成这辆车子的主要乘客,他们都是相信天主教、懂得教义、有经济收入和稳定而有力的社会关系的有权有势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是旅途相遇,所以车里一边的长凳上坐的全是女客。靠近伯爵夫人的位置有两个嬷嬷,她们正捏着长串的念珠祷告。年老的一个,脸上满是麻子,仿佛她的脸上曾经很近地中了排炮的许多散子;另一个很虚弱,有一个漂亮而带病态的脑袋瓜和一个显出肺病的胸脯,那正是使她们毁坏肉体而成圣徒的吃人的信仰侵蚀了它。两个嬷嬷对面的一男一女吸引着车厢里所有人的视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