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羊脂球(2)

羊脂球

作者:[法]莫泊桑
[更新时间] 2013-06-09 14:03:44    [字数] 5442

男子是被人称为“民主朋友”的格尔诺瑞。二十年以来,他在各处民主派的咖啡馆里用大杯啤酒浸泡他那一大嘴的火红色长胡子。他父亲本是一个糖果店商人,遗留给他的那份财产是颇为丰厚的。他却带着他的弟兄们和朋友们挥霍干净,最后焦躁地等候共和政体使自己获得适当的地位来显示无数量的革命成绩。他很有名,但好些被人敬重的人士却当他是祸根。$@&~$首*发www.zongheng.com#%#!=

在9月4日,他也许由于上了一个恶作剧的当,自以为受到任命做了州长。不过到了他上任办公的时候,那些始终身居主人翁地位的机关公务员却拒绝承认他,最后逼得他只好退位。此外,他是个好好先生,毫无恶意而且肯替人效劳。这一次,他尽心尽力地布置了防御工事。他叫人在平原上掘了好些窟窿,在近处的森林里斩倒了所有的嫩树,在所有的大道上布置了好些陷阱,到了敌人快要到的时候,他满意于自己的种种措施就赶忙缩回市区里来。现在他想起自己倘若到卡沃尔也可以做些比较有益的事情,因为在那地方,建造新的防御工事是势在必行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最吸引人眼球的那个女人以妙年发胖著名,得了个和实际相符的诨名,羊脂球,是所谓尤物之一。矮矮的身材,全身各部分都是滚圆的,胖得像是肥膘。手指头儿丰满之至,丰满得在每一节小骨和另一节接合的地方都箍出了一个圈,简直像是一串短短儿的香肠似的。皮肤是光润而且绷紧了的,胸脯丰满得在裙袍里突出来。然而她始终被人垂涎又被人追逐,她的鲜润气色让人看了是多么顺眼。她的脸蛋儿像一个发红的苹果,一朵将要开花的芍药。脸蛋儿上半段,睁着一双活溜溜的黑眼睛,四周深而密的睫毛向内部映出一圈阴影;下半段,一张妩媚的嘴,窄窄儿的、润泽得使人想去亲吻,内部露出一排闪光而且非常纤细的牙齿。此外,人还说她具备种种无从评价的品质。$@&~$首*发www.zongheng.com#%#!=

她被人认出来以后,好些窃窃私语就在那些顾惜名誉的妇人同伴里流动起来,她们突然变成了几乎是非常亲密的朋友。觉得面对着这个毫无羞耻地卖身的女人,她们应当把有夫之妇的尊严身分结成一个团体:因为法定爱情素来高出自由爱情的头上。后来“卖淫妇”和“社会的羞辱”这一类字眼被她们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致使她抬起了脑袋。这时候,她向同车的人用很有挑战意味和胆大的眼光扫了一周,于是一阵深远的沉寂立刻又恢复了,大家全低着头了。只有鸟老板是例外,他用一种开心的神气窥视她。但是不久,三个贵妇人的谈话又开始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三个男人看见格尔诺瑞,也由于保守派的一种本能彼此亲近起来。吕贝尔伯爵开始说起普鲁士人使他遭到的损害,牲畜被虏和收获无望造成的损失,用一种家资千万的大领主的沉着态度说这些灾祸不过使他困苦一年。加莱拉马东先生在棉业当中损失惨重,但很有先见之明,已经小心地汇了60万金法郎到英国,作为随时的应急之用。至于鸟老板呢,他早和法国的军需当局有过商量,向政府卖出了他酒窖里的所有的普通葡萄酒,这样就使得政府欠了他一笔非常之大的现金,他现在就打算到卡沃尔去取。他们就这样相互用一种蔑视穷人的姿态谈着钱财。$@&~$首*发www.zongheng.com#%#!=

最后这三个男人相互望了一下,使出一个友谊且迅速的眼色。各人的具体情况虽然不同,不过他们都是有钱的,他们都是那个大行会的成员,都是富得把手插到裤子口袋就会让金币清脆地响的人物。所以他们感到彼此都是弟兄。$@&~$首*发www.zongheng.com#%#!=

由于上坡,男人们一共下车步行了三回,车子走得很慢,弄到早上10点钟还只走了四法里。大家渐渐不放心了,因为本来应当在多特吃午饭,现在眼见中午了还是没法赶到。所以到了车子陷到积雪当中要两小时才拉得出来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去寻找大路上的小酒店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因为法国的饥饿队伍走过了,又有普鲁士人就要开过来,所有做生意的人都吓跑了。没有人能看见一家饭铺子,一家酒铺子,吃东西的欲望一步一步增加,使得每一个饿了的人都是心慌的。先生们跑到大路边上的农庄里去寻找食物了,不过他们连面包都没有找着。心存疑惧的农人们,生怕那些什么也啃不着的军人发现什么就用武力来抢什么,所以都隐藏了他们的储藏品。$@&~$首*发www.zongheng.com#%#!=

午后一点快到了,鸟老板扬言自己的确感到肚子里空得非常厉害,所有人也和他一样感到痛苦。这种不断扩大的求食的强烈需求终于让他们关上了话匣子。$@&~$首*发www.zongheng.com#%#!=

有人打呵欠了,另一个几乎立刻就被感染了。每个人都受了影响,呵欠连天的,不过却随着自己的个性和世故以及社会地位,或者带着响声张开嘴巴,或者略略张开随即举起一只手掩住那只吐出热气的大窟窿。$@&~$首*发www.zongheng.com#%#!=

羊脂球一连好几次弯着身子,如同在裙子里寻找什么一样。她迟疑了一刹那,望了望同车的人,各人的脸上都是苍白的和缩紧的。随后她安安静静挺直了身子。鸟老板肯定自己可以出一千金法郎去买一只肘子吃。听到说起乱花钱他的妻子如同抗议似的做了一个手势,随后她不动弹了。她素来心疼乱花钱甚至于把有关这类的戏谑也当成了真的。伯爵说:“事实上我觉得不好受,为什么我先前没有想到带些吃的东西呢?”每个人都开始埋怨自己了。$@&~$首*发www.zongheng.com#%#!=

然而格尔诺瑞却带了一满瓶蔗渣酒,他邀请大家喝一点时被大家都冷冷地拒绝了。只有鸟老板答应喝两滴,后来他在交还酒瓶子的时候道谢了:“这毕竟有点用,可以让人暖暖身子,填填肚子。”$@&~$首*发www.zongheng.com#%#!=

酒精叫他高兴起来了,他建议照着歌词中《小船上》的办法:分吃那个最肥胖的旅客。这种直接对着羊脂球而下的隐语,是教那些受过好教育的人感到刺耳的。只有格尔诺瑞微笑了一下,并没其他人回答他。两个嬷嬷双手笼在长大的袖子里不再动弹,坚定地低着眼睛,已经不捏她们的念珠了,无疑地把上苍派给她们的痛苦再向上苍回敬。三点时,车子走到了一片漫无边际的平原中央,看不见一个村子。$@&~$首*发www.zongheng.com#%#!=

羊脂球活泼地弯下了身子,在长凳底下抽出一个盖着白饭巾的大提篮。她首先从提篮里取出一只陶质的小盆子,一只细巧的银杯子,随后一只很大的瓦钵子,那里面盛着两只切开了的子鸡,四面满是胶冻。后来旁人又看见提篮里还有好些包着的好东西:蛋糕、水果、甜食。这一切食物是为三天的旅行而预备的,使人简直可以不必和客店里的厨房打交道。在这些食物包裹之间还伸着四只酒瓶的颈子。她取了子鸡一只翅膀斯斯文文同着被诺曼底人叫做“摄政王”的那一种小面包吃了起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所有的眼光都投向了她,香味散开了,它增强了人的嗅觉,所有人腮骨的耳朵底下发生一阵疼痛的收缩的同时嘴里都浸出大量的口水。几个贵妇人对这个“姑娘”的轻视变得更猛烈了,那简直像是一种嫉妒心,要弄死她,或者把她连着银杯子和提篮以及种种食品都扔到车子底下的雪里去。$@&~$首*发www.zongheng.com#%#!=

“真好哟,这位夫人比我们考虑得周到。有些人素来是什么都会想到的。”鸟老板用眼睛死死盯着那只盛子鸡的瓦钵子说。她抬头向着他说:“您可是想吃一点,先生?从早上饿到现在是够得受的。”他欠一欠身子:“说句真心话,我不拒绝,我再也受不住了。打仗的时候是打仗的样子,对吗,夫人?”然后,他向周围用眼光归了一圈接着说:“在这样一种时候,遇见有人为自己帮忙是很快活的。”$@&~$首*发www.zongheng.com#%#!=

现在为了不至于弄脏裤子,他把带来的一张报纸打开,铺在两只膝头上。接着从口袋里取出一柄永不离身的小刀,扳开它用尖子挑着一只满是亮晶晶的胶冻的鸡腿。他用牙齿咬开了它,脸上带着一份得意的神情咀嚼起来,这时车厢里起了一阵伤心的长叹。$@&~$首*发www.zongheng.com#%#!=

但是羊脂球用一道谦卑而甜美的声音邀请两个嬷嬷来分尝她的便餐时她俩立即接受了,在含糊道了谢之后,并没有抬起眼睛就很快地吃起来。格尔诺瑞也没有拒绝他身边这位旅伴的赠与,他和两个嬷嬷在膝头上展开好些报纸,构成了一种桌子。几张嘴不住地张开来又合拢去,吞着,嚼着,如狼似虎地消纳着。$@&~$首*发www.zongheng.com#%#!=

鸟老板坐在角儿上吃个痛快,同时低声劝他的妻子也学他的样子。她肚子里经过一阵往来不断的抽搐之后她终于放弃了好半天的抗拒。这时候,她丈夫用婉转的语句,去请教他们的“旅行良伴”是否允许他取一小块儿转给鸟夫人。她带着和蔼的微笑说:“当然可以,先生。”接着她就托起了那只瓦钵子。$@&~$首*发www.zongheng.com#%#!=

有人拔开第一瓶葡萄酒的塞子了,这时候却发现有一件尴尬的事:只有一只杯子。于是只好在一个人喝完以后经过拂拭再传给第二个人。只有格尔诺瑞偏偏把嘴唇去接触羊脂球的酒杯上吮过还没有干的地方,无疑地这是表示献媚。$@&~$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时候,巴莱维伯爵两夫妇和加莱拉马东先生两夫妇,受到这些吃喝着的人的围绕又被食品发散出来的香味弄得呼吸急促,熬受这类可恨的苦刑。$@&~$首*发www.zongheng.com#%#!=

忽然间,棉业老板的年轻夫人发出了一声使得好些人回头来望的叹息。她脸色白得和外面的雪一样了,眼睛闭了,额头往下低了:她已经失去了知觉。每一个人都没了主意,他丈夫急得发痴,恳求大家援救。这时候,那个年长一些的嬷嬷扶着病人的头,把羊脂球的酒杯塞到病人的嘴唇缝儿里,使她吞了几滴葡萄酒。漂亮的贵妇人动弹了,张开眼睛了,微笑了,并且用一种命在垂危的声音说自己现在觉得很好了。不过,为了让这种病状不再发作,嬷嬷又强迫她去喝一满杯葡萄酒而且还说道:“这因为饿极了,没有别的。”$@&~$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样一来,羊脂球脸上发红而且进退两难了,她望着这四个始终空着肚子的男女旅客们一面吞吞吐吐地说:“老天,我真想向这两位先生和这两位夫人发出邀请,可是……”说到这里,她害怕自讨没趣就没有再往下说。$@&~$首*发www.zongheng.com#%#!=

鸟老板发言了:“还用多说!在这样的情况里,大家都是弟兄,而且应当互相帮助。赶快吧,夫人们,不必讲虚假的礼俗哟,请接受吧。自然哪,我们可知道是否还找得着一间屋子过夜?照这样走法是不能在明天中午以前到多特的。”他们仍旧迟疑,没有一个敢于负起责任来说一声:“可以。”$@&~$首*发www.zongheng.com#%#!=

不过伯爵转过身来对着这个胆怯的胖“姑娘”,拿出他那种世家子弟的雍容大度向她说道:“我们用感恩的态度来接受,夫人。”这样,问题就解决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一越过了绿比公河,大家就简直为所欲为。只有第一步是费事的。提篮的东西都被搬出来了。它还盛着一份鹅肝冻,一份云雀冻,一份熏牛舌,好些克拉萨因的梨子,一方主教桥的甜面包,好些小件头甜食和一只满是醋泡乳香瓜和圆葱头的小磁缸,还有羊脂球也像一切的妇人一样最爱吃的蔬菜。$@&~$首*发www.zongheng.com#%#!=

吃了这个“姑娘”的东西自然不能不和她说话。所以大家聊起天来。最初,姿态是慎重的;随后,因为她的态度很好,大家也就随便得多了。巴莱维和加莱拉马东两位夫人都妙曼地显出和颜悦色的样子,尤其是伯爵夫人,她显出了那种高级贵妇人的和蔼的谦虚样子,表现得一尘不染,并且来得娇媚。她们本来就都很懂得处世之道。不过那个高大的鸟夫人素来比较刻板,所以仍旧是顽固不化,话说得少而东西吃得多。$@&~$首*发www.zongheng.com#%#!=

所有人都很自然地谈到战事了。这些逃难的男男女女对于旁人的勇气都表示尊敬,叙述到普鲁士人的种种骇人的事实,法国人的种种英勇的行动。不久大家开始说到个人的经历了,羊脂球用一种真正的愤慨,用那种在姑娘们表现天然怒气的时候往往使用的热烈语言,叙述自己怎样离开卢昂。她说:“起初我以为自己能够待下去,并不想背井离乡,家里本来满是吃的东西,甘愿养几个兵士。但是等到我看见了那些普鲁士人时他们使得我满肚子全是怒气了,我真的不由自主了!我惭愧得哭了一天。哈!倘若我是个男子汉,冲上前去吧!我从窗子里望着那些戴着尖顶铁盔的肥猪,看到此情景我的女佣人不得不抓住我的双手,免得我把我的桌子椅子扔到他们的脊背上。随后,有几个士兵到我家里来住宿了。那时候,我扑到了第一个的脖子上。掐死他们并不比掐死其余的人更难!倘若没有人抓着我的头发,我是可以结果那一个人的。事后我不得不躲藏了,找着了机会就动身了,现在我在这儿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在这些没有表示那么猛干的旅伴的评价中间,她的地位增高了,大家称赞她了。格尔诺瑞静听着她,同时保持一种心悦诚服者的赞叹而且亲切的微笑,就像一个教士听见一个信徒赞美上帝。因为长胡子的民主朋友都有爱国主义专卖权,正和穿道袍的汉子们都有宗教专卖权一样。轮到他发言,他用一种理论家的语调,用那种从每天粘在墙上的宣言里学得来的夸张口吻发言了。之后他用一段雄辩作了结论,并采用极其威严的态度攻击那个“流氓巴•丹盖。”$@&~$首*发www.zongheng.com#%#!=

听了这些话,羊脂球立刻生气了,因为她是波拿巴党人。她噘着嘴巴,脸蛋儿红得像是一颗樱桃,气忿地说:“你们这些人大概都是很像样的,对呀!我真要看看你们坐在他的位子上会怎么干,这回正是你们出卖了他!倘若人都被你们这样胡作非为的人统治,那么只好离开法国了!”格尔诺瑞是镇足自若的,尽量保持一种高高在上的轻蔑微笑,不过大家觉得骂街的字眼差不多要从他嘴里出来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时候,伯爵插入中间,费着劲儿安定那个怒气冲天的“姑娘”,显示出权威的态度,声言一切诚实的见解都是值得敬重的。伯爵夫人和厂长夫人,她们的脑子里素来怀着常人对于共和国的无理憎恨,以及一切妇女对于神气活现的政府而抱的天然爱惜。虽然这个政府实行的是专制,都不由自主地倾向于这个难能可贵的卖淫妇了:她和她们的情感真的很相像。$@&~$首*发www.zongheng.com#%#!=

十个人不用费事吃空了提篮,同时都觉得它当初没有编得更大一点未免可惜。谈话又继续了一会,不过自从吃完了以后却多少冷落一些。$@&~$首*发www.zongheng.com#%#!=

夜深了,黑暗渐渐变成了深沉的,人消化食物的时候寒气更显示其威力,羊脂球尽管富于脂肪,寒气也有些使得她发噤。于是巴莱维夫人把自己的袖珍手炉送给她用,里边的炭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换了好几回。羊脂球立刻接受了这种好意,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脚冻木了。加莱拉马东夫人和鸟夫人把她俩的借给了两个嬷嬷。$@&~$首*发www.zongheng.com#%#!=

赶车的点燃了车外的风灯。明亮而闪动的灯光照见辕子两边的牲口臀部像云气一样飘浮的汗气,大路两边的雪仿佛在移动的亮光底下伸展。$@&~$首*发www.zongheng.com#%#!=

车厢里什么也分辨不出来了,不过在羊脂球和格尔诺瑞中间忽然起了一种动作。鸟老板的眼睛正在暗中窥探,他相信自己看见那个大胡子突然向旁一偏,这对他来说是沉重地没有声音的打击。$@&~$首*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