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羊脂球(3)

羊脂球

作者:[法]莫泊桑
[更新时间] 2013-06-09 14:04:19    [字数] 5276

前面的大路上终于出现闪烁稀疏的灯火了。多特镇快到了。他们走了11小时,再加牲口在路上吃了四次草料休息了2小时,一共就是13小时了。车子进入到镇子,在招商旅馆的门口停下来。$!!&@首@发www.zongheng.com+%-^%

车门开了,一阵很熟悉的声音让所有的旅客感到心惊肉跳:那正是军刀鞘子碰撞着路面的声音。随之立刻就有一个日耳曼人的声音嚷着几句话。$!!&@首@发www.zongheng.com+%-^%

车子虽然停了,不过谁也没有下来,仿佛正有人等着旅客一下车就来屠杀。这时候,赶车人从车外取下一盏风灯拿着向车里一照,顿时照明了车子内部那两行神色慌张的脸儿:因为惊惧交集,眼睛都是睁大的,嘴巴全是张开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在赶车人的旁边,灯光当中站着一个非常之瘦的高个儿青年人——一个日耳曼军官。头发是金黄的,平顶的漆皮军帽歪歪地偏向一边,使人觉得他很像一家英国旅馆里的小使。军服紧紧地缚着他的腰身仿佛是一个女孩子缚着腰甲。他两撇长得过度的髭须直挺挺地翘起,不断地向上收束,最后只有一茎金黄色的毫毛,纤细得教人望不见它的末梢。那像是压着他的嘴角儿,牵着他的腮帮子,在嘴唇上印出一道下坠的折纹。$!!&@首@发www.zongheng.com+%-^%

他用爱尔赛斯口音的法语请旅客们下车,用一道生硬的语气说:“各位先生们和夫人们可愿意下车?”$!!&@首@发www.zongheng.com+%-^%

两个嬷嬷用圣女式的柔顺态度首先表示了服从,她们是惯于听受一切征服力的。接着下车的是伯爵两夫妇,厂长两夫妇跟在他们后边,鸟老板推着他那个高大的老婆在他前面走。他的一只脚刚着地,就用一种谨慎超于礼貌的情感向军官说了一声:“先生,你好。”对方却倨傲得像是能力万全的人一般望着鸟老板,没有搭理。$!!&@首@发www.zongheng.com+%-^%

格尔诺瑞和羊脂球尽管都坐在门口边,下车却在最后,而且在敌人跟前表现得又稳重又高傲。胖“姑娘”极力镇定自己,使自己显得安详;民主朋友用一只略略发抖的手捋着自己的火红长胡子,这只手显示出悲剧意味。他和她都懂得并愿意保持一点庄严态度,因为在这种遭遇中间每一个人多少都代表着祖国;并且同样都因为他们同车的旅伴们的软弱样子而发生反感,所以她极力显出自己比她那些女旅伴、那些顾爱名誉的妇人来得自负。他呢,觉得应当以身作则,在整个过程上继续他那种已经由破坏大路开始了的抗敌使命。$!!&@首@发www.zongheng.com+%-^%

日耳曼人让他们出示了那份必须由总司令签了名的出境证,那上面是载着每一个旅客的职业、姓名和年貌,他长久地端详着这一行人,把他们本人和书面记载来作比较。这一切是在这一行人都走到旅馆的宽大$!!&@首@发www.zongheng.com+%-^%

的厨房里后开始。$!!&@首@发www.zongheng.com+%-^%

随后他突然说道:“对的。”接着他走开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时候,人人都松了一口气,因为依然都还饿着肚子,就叫人预备宵夜。于是趁着旅馆里两个女佣着手料理的时候,旅客们去看屋子了。安排那非得花半小时不可。屋子都在一条长的过道里,尽头的一扇玻璃门上写着一个表示意义的号码。$!!&@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家都坐在饭桌上的时候,旅馆的掌柜亲自走过来。他身体肥胖,害着气喘病,嗓子里始终带着痰响,声音呼啸,发哑。他原是马贩子的父亲传给他的姓氏是弗朗威。他问道:“哪一位是爱莉赛贝特•露西小姐?”$!!&@首@发www.zongheng.com+%-^%

羊脂球吃惊了,转过头来回答:“是我。”$!!&@首@发www.zongheng.com+%-^%

“小姐,普鲁士军官立刻要和您说话。”$!!&@首@发www.zongheng.com+%-^%

“和我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是的,如果您的确是爱莉赛贝特•露西小姐。”$!!&@首@发www.zongheng.com+%-^%

她摸不着头脑了,思考了一下,随后爽快地说:“这完全有可能的,不过我不会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围座在桌上的其他人发生了一阵骚动,每个人都发表意见,探究这道命令的来由。这时,伯爵走近她跟前说:“您错了,夫人,因为您的拒绝是能够引起种种不仅对于您自己而且甚至对于您的全体旅伴的不必要的麻烦。人从来不应当和最强的人作对的。他这种要求确实不能引起任何危险,无疑地是为了一点儿漏了的手续。”$!!&@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家都迫不及待表示和伯爵一致,因为谁都害怕一个冒昧举动可能带来的种种麻烦,所以都央求她,催促她,反复地劝告她,终于说服了她。最后她说:“确实是为了各位,我才这样做。”伯爵夫人握着她的手,“这样,我们谢谢您。”她出去了。大家等着她回来吃饭。$!!&@首@发www.zongheng.com+%-^%

虽然没有像这个性情暴躁的“姑娘”被人传唤,但每一个人同样发愁了,心中暗自预先想好自己也被传唤的时候可以使用的卑屈的办法。$!!&@首@发www.zongheng.com+%-^%

10分钟以后,她回来了,脸上绯红,非常生气,喘得连话都说不出。她咬着牙齿说道:“混蛋!混蛋!”全体都急于要知道底细,不过她什么也不说。经过伯爵再三盘问,她才用一种非常庄严的神气回答:“那和各位没有关系,我不能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家围着一个散出卷心白菜香气的汤罐坐下了。他们固然受了惊吓,不过这顿宵夜却是快乐的。苹果酒的味道不错,鸟家两夫妇和两个嬷嬷$!!&@首@发www.zongheng.com+%-^%

都喝着它。其余的人叫的都是葡萄酒,格尔诺瑞叫的是啤酒。他用一套特别的方式去开酒瓶,让酒吐出泡沫,偏着杯子举在眼睛和灯光的中间去玩赏它的颜色。$!!&@首@发www.zongheng.com+%-^%

在他喝的时候,他那一丛大胡子本来保存了这种他心爱的饮料的色彩,现在竟像是因为受到爱抚而颤抖起来。他斜着眼光盯着他的杯子,仿佛这样就尽到了他今生今世的惟一职责。他毕生只有两大癖好:一件是浅颜色啤酒,而另一件是革命。竟可以说他心里想使这两件癖好能够彼此接近,并且能够彼此交融如同水乳一般,所以他确实不能尝着这一件的滋味而不念及另一件。$!!&@首@发www.zongheng.com+%-^%

弗朗威先生两夫妇都坐在桌子的另一头吃东西。他喘得像是一个坏了的火车头,无法在吃饭的时候谈天,他肺部呼出吸进的气太多,不过他的女人却永远是叽叽呱呱的。她尤其爱对伯爵夫人谈天,因为和一个有地位的夫人谈天对她来说是受到了宠遇。她讲起自己在普鲁士人初到时得来的种种印象:他们说过的话,他们做过的事。她咒骂他们,首先因为他们害得她花了钱。其次,因为她有两个儿子从军去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接着,她压低声音来说那些微妙的事了。她丈夫不时阻止她:“你别开口总好一些,弗朗威夫人。”不过她绝不买帐,仍旧继续说下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对啊,夫人,那些人做的事不过是吃马铃薯和猪肉,以后又是猪肉和马铃薯。而且千万别相信他们都是清白的。——哈,简直不是!——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们四处随意拉撒。假如您看见他们连着整天整天的操演哟,他们操演起来都在那边的一片地里:向前进,向后退,向这边转,向那边转。——假如他们在他们国内至少种地,或者修路,那还罢了。——但是并没有,夫人,这些军人对谁都没有益处。是不是由可怜的百姓养活他们使他们只去学着屠杀!——我自己不过是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老妇人,这是真的。不过我看见他们费尽气力去从早到晚在地面上踏过去又踏过来,就暗自说道:‘在世上正有好些人为了有益于人求得那么多的发明,另外好些人却费着这么多的气力来使自己可以害人!’$!!&@首@发www.zongheng.com+%-^%

“真的,难道杀人不是一件令人憎恶的事?无论是普鲁士人,是英国人,是波兰人或者是法国人。——倘若有人在一个害过他的人身上寻报复,那是错的,因为法律惩罚寻报复的人。不过到了有人把我们的孩子当作野味一般开枪去围剿的时候,既然有人把勋章赏给那些最会摧毁我们孩子的人,所以那是对的,这又怎么说呢?——不成,您看这是怎$!!&@首@发www.zongheng.com+%-^%

么回事,我简直弄不懂!”$!!&@首@发www.zongheng.com+%-^%

格尔诺瑞提高嗓门说道:“在侵略一个热爱和平的邻国的时候,打仗是一种野蛮行为;在保卫祖国的时候,那是一种神圣义务。”$!!&@首@发www.zongheng.com+%-^%

老妇人低着头说:“对呀,保卫祖国那当然是另外一回事。不过人难道不应当杀尽那些用打仗来求乐的帝王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格尔诺瑞的眼光如同着了火一样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说得不错,女公民!”他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加莱拉马东先生深沉地思考起来。他虽然非常迷信出名的军官,不过这个乡下老妇人的话却引发了他的思考:这么多的人手空着不做事自然就是坐吃山空的,若是用着这些人手在一个国家做事可以造成如何的繁荣?这么多的被人废置不用的劳动力,若是用在工业上真得要好几百年才用得完。$!!&@首@发www.zongheng.com+%-^%

鸟老板离开座位走到旅馆掌柜身边用很低的声音和他谈话。那胖子笑着,伴着咳嗽、吐痰,他的大肚子因为身边那个人的诙谐而快乐得一起一伏地动着。后来他向他买进了六件半桶的红葡萄酒,到明年春天普鲁士人走了以后收货。$!!&@首@发www.zongheng.com+%-^%

宵夜刚好吃完,大家都去休息了。然而鸟老板早已看到了许多事,为了发现他所谓“过道里的秘密”,他叫妻子上了床,自己却向房门上的钥匙洞儿里贴着眼睛向外望,一会儿又贴着耳朵向外听,这样轮番地做个不停。$!!&@首@发www.zongheng.com+%-^%

将近在一小时之后,他终于听见了一阵声音,于是赶忙望去,终于望见了羊脂球。她披的是一件滚着白花边蓝色山羊毛织品的浴衣,他觉得她比白天还更丰满一点。她端着一只烛台,向过道尽头那间标着很大号码的屋子走去。$!!&@首@发www.zongheng.com+%-^%

不过旁边又有一张门也轻轻地开了,格尔诺瑞跟在她后面了,他连坎肩都没有穿,可他的衬衣上背着一条背带。他们正低声谈着,随后就都停着不动了。羊脂球毅然决然把守了自己的房门。不幸鸟老板听不见他们说些什么。不过到最后,他们提高了嗓门,他才听见了几句。格尔诺瑞用激烈的态度坚持己见地说:“你瞧,您真没有想通,这对您算什么呢?”$!!&@首@发www.zongheng.com+%-^%

她像是生气了,回答道:“不成,好朋友,这些事情有时候是不能做的。并且在这儿,那是件丢人的事。”$!!&@首@发www.zongheng.com+%-^%

无疑他没有懂得,就问:“那是为什么?”于是她很生气地更提高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音调:“为什么?您不懂得为什么?这时候,有好些普鲁士人在旅馆里,也许就在隔壁房子里,不懂吗?”$!!&@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不说话了。她是不肯在敌人近边受人爱抚的。他仅仅在和她拥抱了以后,就蹑着脚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去。这种妓女的爱国廉耻心唤醒了格尔诺瑞的心上正在衰弱的品格。$!!&@首@发www.zongheng.com+%-^%

鸟老板离开了钥匙洞儿,浑身都是火了。在屋子里赶忙轻轻地一跳,戴上了棉布睡帽,揭开了那床盖着他配偶的粗硬身躯的被盖,用一个拥抱弄醒了她,一面低声慢气地说:“你可爱我,亲人儿?”整个一所房子都没有了声息。不过一会儿之后,在一个难于确定的方位,可能是在地下室也许是在阁楼,又起了一阵有力的和单调而有规律的鼾声,一种迟钝而且拖长的噪音还带有锅炉受着蒸汽压力样的震动。弗朗威先生睡着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旅客们本来决定第二天八点起程,所以都看准钟点在厨房齐集。不过车子孤零零地停立在天井当中,顶棚上满是积雪,没有牲口也看不见赶车人。有人枉费气力去找他了,无论在马房里、在草料房里或者在车房里都找不着。于是所有的男人都决定到镇上去走一趟,他们出门了。走到了镇上的广场,看见礼拜堂正在广场的尽头,而两旁是许多矮房子,里面有好些普鲁士士兵。$!!&@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们看见的第一个正给马铃薯削皮,第二个,比较远一点的,正洗刷一间理发店,另外一个正吻着一个哭闹的婴孩并且搁在膝头上摇着教他安静,他满脸的长胡子一直连到眼睛边。好些丈夫们都是属于作战部队的胖乡下妇人,用手势指点那些顺从的战胜者去做他们应当做的工作,譬如劈柴,给面包浇汤和磨咖啡之类,有一个甚至于替他的女房东——一个衰弱不堪的老祖母洗衣衫。$!!&@首@发www.zongheng.com+%-^%

看到这番情景伯爵诧异了,这时有一个教堂小职员正从堂长的住宅里出来,伯爵就向他探听情况。那个靠教堂吃饭的耗子回答道:“噢!据说,那不是普鲁士人。那些人并不凶恶。他们都来自很远的地方,我不很清楚那是什么地方,他们也都把妻室儿女留在自己的家乡,打仗在他们并不觉得好玩。我相信在他们那边会流着泪惦念男人,而且打仗正和在我们国家一样也会在他们国家造成一种困苦。因为他们都不做坏事,所以在目前本地还没有很吃苦,而且他们像在他们自己的家里一样做工。您看见了,先生,在穷人中间真应当互相帮助……因为要打仗的都是大人物哪。”$!!&@首@发www.zongheng.com+%-^%

格尔诺瑞生气于这种在战胜者和战败者之间成立的真挚团结,他宁愿回到旅馆里闷坐,所以就抽身走了。鸟老板说了一句取笑的话:“他们正在繁殖人口。”加莱拉马东说了一句庄重的话:“他们正在补救。”不过他们还是找不到赶车人,最后才在镇上的咖啡馆找着了他,他正和普鲁士军官的勤务兵像弟兄一般同坐着一张桌子。$!!&@首@发www.zongheng.com+%-^%

伯爵向他质问道:“不是曾经吩咐您八点钟套车?”“一点不错,不过我又早接到了另外一种吩咐。”“哪一种吩咐?”“不用套车。”“这是谁吩咐您的?”“老天!普鲁士营长。”“为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请您去问他吧。他们禁止我套车,所以我呢就不套了。事情就是这样。”“可是他本人对您说的?”“不是,先生,这是旅馆掌柜照他的话吩咐的。”“在什么时候?”“昨天夜晚我正要睡的时候。”三个人只好带着担忧的表情回来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们去找弗朗威先生,不过女佣人的答复是先生因为害着气喘病从来不在十点钟以前起床。并且除非是发生了火警否则他明确地禁止旁人在十点钟以前唤醒他。$!!&@首@发www.zongheng.com+%-^%

虽然鲁士军官本人就住在这旅馆里,但关于民间的事,他只允许弗朗威先生向他说话。他们想去找他是绝对办不到的,这样一来,他们只好候着。女客们忙着做些琐碎的事都回到各人的卧房去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格尔诺瑞从旅馆的咖啡座内搬来了一张小桌子,一罐啤酒到厨房,现在他正在厨房里那座生着一炉好火的高大壁炉前面坐着,抽着他的烟斗。那是一枝熏得很透的海泡石烟斗,像它的主人的牙齿一样地黑,不过是香喷喷的,弯弯儿的,有光彩的,和他的手很亲密,并且使得他的仪表更加神气。那东西在民主界中是几乎和他本人一样享受一种相等的尊敬的,仿佛它为格尔诺瑞服务就是为祖国服务一般。之后,他不动了,眼睛有时候盯着壁炉里的火,有时候盯着那层盖在他酒杯上的泡沫。他每逢喝过了一口,就吸着那些粘在髭须上的泡沫,同时得意地伸起几只瘦长的手指头儿,去搔自己那些油腻的长头发。$!!&@首@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