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羊脂球(4)

羊脂球

作者:[法]莫泊桑
[更新时间] 2013-06-09 14:05:26    [字数] 4769

鸟老板假借活动自己的腿为名,走出去向镇上卖酒的小商人抛出了一些酒。伯爵和厂长开始谈论政治,他们预测法国的前途。一个相信要倚仗埃尔雷党,另一个却相信一个陌生的救国者——一个在全盘失望的时候就会出现的英雄:一个克莱因•达克吧?或者另外一个拿破仑一世?哈!倘若皇子不是这样年轻该有多好!格尔诺瑞一面静听这类的话一面用懂得命运之说者的样子微笑。他的烟斗使得厨房变成芬芳的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点过后弗朗威先生出来了。不过面对询问他只能一个字也不变动地把这样的话说了两三遍:“军官对我说过:‘弗朗威先生,您要禁止明天有人替那些旅客套车。我不愿意他们没有我的吩咐就动身走。’现在您听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一来,他们只能去见普鲁士军官了。伯爵让人把自己的名片送给他,加莱拉马东把自己的姓名和一切头衔都添在伯爵的名片上。普鲁士人教人回答,说他允许这两位先生来和他说话,不过要等他吃过午饭,这就是说在一点光景。女旅客都出来了,大家尽管心绪不安却多少吃了一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羊脂球仿佛生了病并且异样的心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喝完咖啡了,这时候,普鲁士军官的勤务兵来找伯爵和加莱拉马东先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了增加这种运动的声势,鸟老板也和这两位结合在一起儿了。他们本来又打算让格尔诺瑞同走,不过他高傲地声言自己从不愿和日耳曼人发生任何关系。最后他又叫了一罐啤酒就回到他的壁炉边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个男人被人引到军官接见他们的地方——旅馆那间最讲究的屋子里。他躺在一张太师椅当中,嘴里吸着一枝磁烟锅儿的长烟斗,双脚高高地翘在壁炉上,身上裹着一件颜色刺眼的睡衣——这东西无疑地是偷来的,从某个庸俗的有产阶级放弃了的住宅里偷来的。他没站起来,没望他们,也不和他们打招呼。他显出的那种姿态是得胜武夫的天生下流派头的绝好活标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一会儿,他终于用带着日耳曼人的口音的法语问道:“你们想要干什么?”“我们想要动身,先生。”伯爵发言了。“不成!”他说得很干脆。“我是否可以请教这种拒绝的原故?”伯爵接着问,“先生,我请您查照您的总司令发给我们的护照,那上面是允许我们动身到吉艾卜去的;我想不起我们做了点什么事情要受您的严格处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愿意……就是这样,没有旁的……你们可以下楼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个人鞠了躬走出了房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午后的情况是凄惨的。全体都坐在厨房里,想出好些虚构的事争论不休。因为谁也不懂日耳曼人的坏脾气,所以各种各样最异样的意念搅得他们头脑发昏了。他也许要留住他们做人质——不过目的何在?——或者拘留他们当俘虏吧?或者多半还是问他们要一笔可观的赎票费吧?想到这一层,一阵惊慌叫他们发狂了。那些有着满盛着金币的钱包的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钱的人害怕得最厉害的,他们似乎已经看见自身受到逼迫,把那些钱交到这个倨傲的丘八的两只手里,以赎回自己的生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他们挖空头脑去寻觅种合乎情理的谎语,去隐蔽他们的财富,去把自己装得很贫穷,鸟老板拿下了自己那条金表链藏在衣袋里。夜色降临增加了种种恐慌。灯点好了,在吃饭以前还有两小时,鸟太太就提议拿纸牌斗一局“三十一点”。那可是一种散心的事,大家同意了。格尔诺瑞也来参加了,由于礼貌,他事前弄熄了他的烟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伯爵洗了牌来分了,羊脂球举手就拿着了三十一点。不久,牌局的兴味消除了种种分心的畏惧。不过格尔诺瑞发现了鸟老板两口子在行使欺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要到吃饭的时候,弗朗威先生走了过来,他用那种带着痰响的嗓子高声说道:“普鲁士军官问爱莉赛贝特•露西小姐是不是改变主意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羊脂球站着不动,脸色苍白,憋的通红,她因为盛怒而呼吸急促以至无法说话。最后她嚷着说:“您可以告诉这个普鲁士下流鬼!这个无赖!这个肮脏畜牲!说我永远不愿意!您听清楚,我永远不!永远不!永远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胖掌柜出去了。羊脂球立刻被人包围了,被人询问着、央求着,所有的人都指望她说出普鲁士军官请她谈话的秘密。她开初是拒绝说明的,但是没有多久愤怒促使她喊道:“他要的?他要的?他要的是和我睡觉!”因为公愤的原因谁也不觉得这句话刺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大声斥责这个卑劣普鲁士人的一种公愤,一种怒潮,一种为了抵抗的全体结合,仿佛那些向她身上强迫的这种牺牲就是向每一个人要求一部分。格尔诺瑞猛烈地把酒杯向桌上一搁竟打破了它。爵伯用厌弃的态度声言这些家伙的品行简直像古代的野蛮人。特别是那些妇人对于羊脂球都显示一种有力的和爱抚性的怜惜。两个嬷嬷本来是只在吃饭的时候才出来的,早就低着头什么也没有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愤怒平息之后,他们照旧吃了晚饭,所有人都计划着,话说得不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妇人们是早早退出的,男子们吸着雪茄。他们为了便于巧妙地向掌柜询问怎样去制伏普鲁士军官,就组织了一种比较具有赌博性的牌局,邀请了弗朗威先生参加。不过掌柜只注意自己的牌,什么话也不听,什么话也不回答。他的思虑紧张得连吐痰都忘了,使得痰在胸脯里不时装上了好些延音符。他的肺叶是呼啸的,发得出气喘症的全部音阶,从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些低而深的音符数到小雄鸡勉强啼唱样的尖锐而发哑声音都是无一不备的。不断地重复说道:“留心牌哟,先生们,留心牌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竟至于拒绝被瞌睡困住的妻子上楼去的请求。于是她独自走了,她丈夫却是“干晚班的”,素来准备和朋友们熬夜。而她是“干早班的”,素来和太阳一同起身,而他这时候向她叫唤:“你要把我的蛋黄甜羹搁在火边。”接着又来斗牌了。大家在看见无法从他那里打听到一点消息的时候,就说是应当散了,每一个人都回到了床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这个很可怕的乡村客店过日子实在令人恐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三天,大家依然是起得早的,心里始终抱着一种空泛的希望,想动身的欲望也更迫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糟糕的是牲口全系在马房里,赶车的始终杳无踪迹。他们除了绕着车子兜圈子外无事可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午饭是凄惨的,一种冷落气氛针对着羊脂球发生了,他们现在几乎怨恨这个“姑娘”了:她没有秘密地去找普鲁士人,如果找了,就可以使同伴们一起床就得到一个意外的惊喜。哪儿还有更简单的?并且谁会知道?她只须对军官说自己原是可怜同伴们的悲叹,那就能够敷衍面子了。对她而言,那原是无关重要的!昨天深夜的宁静已经略略变更了种种看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谁也还没有明确说出这类的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午后,他们正厌烦得要死,大家在伯爵到镇外的附近各处去兜圈子的提议下出发了。每一个人都细心地加了衣裳。只有格尔诺瑞是例外,他宁愿待在火旁边。至于两个嬷嬷,她们的白天时间都是在礼拜堂里或者堂长家里度过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气越来越重了,像针刺一样严酷地扎着鼻子和耳朵,人的脚每走一步就要疼一下,非常痛苦。走到了镇外,田野一片白茫茫的,在他们眼里真凄惨得非常怕人,心灵是冰凉的而心房是紧缩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个妇人走在前面,三个男人跟在后边,略略隔开了几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鸟老板忽然问道这个卖笑女人是否想教他们在这样一种怪地方还待些日子。伯爵保持文雅的风度说我们要她出于自愿而不能把这样一种残酷的牺牲去强迫一个妇人。加莱拉马东先生注意于倘若法国军队像大家所怀疑的一样真从吉艾卜开过来反攻,那么只能在多特接触。这种思虑使得另外两个不安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可以步行去逃难。”鸟老板说。伯爵耸着肩头说:“在这样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雪里,您想这样办?而且还带着我们的家眷?之后我们立刻就会被人来追,不过十分钟就会被人赶到跟前,被人当俘虏一般牵着交给丘八们摆布。”这话原是真理,谁也不发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种拘束力让几个贵妇人貌合神离的谈着时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街尾上,普鲁士军官忽然露面了。一望无际的积雪上面映出他身着军服的长个儿蜂腰的侧影,他叉开双膝向前走,这种动作是军人们所独有的,他们极力防护那双仔细上了蜡的马靴不教它染上一点恶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几个贵妇人近边走过的时候,他欠一欠身子,同时用一种轻蔑的神气望一望那几个男人。而这几个男人,都保持着尊严简直不对他脱一脱帽子,虽然鸟老板做了一个像是去揭帽子的手势。羊脂球连耳朵都是绯红的了,那三个有夫之妇认为这个丘八从前对待这个“姑娘”是很具有骑士意味的。现在她们偏偏在同她散步的时候遇见他,因此都感到了一阵莫大的屈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一来,大家就谈到他了,谈到他的姿势和面貌了。加莱拉马东夫人本认识很多军官而且能以识者的地位品评他们,她觉得这一个人不坏,她甚至可惜他不是法国人,否则他可以做一个很漂亮的轻装骑兵军官,使得一切妇人一定因为他被弄得神魂颠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到了旅馆之后,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是好。遇到一些细微的事开始说些尖酸的语句。晚饭是静默的和短促的,每一个人都上楼休息了,希望利用睡觉去消磨时间。第四天,人人都带着疲倦的面目和焦躁的心情走下楼来。妇人们已经不大和羊脂球谈天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场洗礼的一阵钟声传了过来。胖“姑娘”坚决地要去参观这一场洗礼,因为本有一个孩子养在伊勿朵的农人家里,她每年看不见他一回,并且从不对他记挂;不过现在想起这一个就要被人送去受洗的孩子,她心里对自己的那一个孩子动了一种突然而起的强烈慈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刚出去,大家互相使着眼色,觉得应当有个决定,随后就把椅子搬到一起商量。鸟老板动了灵感,说道:他主张去向军官提议,只把羊脂球扣下来而让其余的人都走。弗朗威先生又负起这种使命上楼了,不过他几乎立刻又下来。日耳曼人原是认识人的本质的,他把他撵出了房门。口称在他的欲望没有满足的时候,他始终留着这班旅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面对这情景,鸟夫人的市井下流脾气爆发了:“然而我们不会老死在这儿。既然和一切的男人那么干本是她这个贱货的职业,所以她并没有权力来挑选。我现在请教一下:在卢昂她碰见谁就要谁,甚至于好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赶车的她也没嫌弃啊!对呀,夫人,州长的赶车的!我很知道他,他到我店里买他喝的酒。今天遇着要给我们解除困难,她倒要撒娇,这个拖着鼻涕的家伙!我呢,认为这个军官他很懂规矩。他也许忍了很久,我们三个无疑都是可以被他赏识的,但是他并不那么做,而满意于这个属于公共的女人。他敬重有夫之妇。您想一下吧,他是主人翁。只须开口说一声‘我要’,就可以用他的部下仗着蛮劲来抓我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漂亮的加莱拉马东夫人的眼睛发光了,她的脸色有点苍白了,如同觉得自己已经被军官用蛮劲抓住了。其余两个妇人都轻轻地打了一个寒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们本来都在另一旁说话,现在都走过来了,气忿忿的鸟老板想把“这个贱东西”的手脚缚起来交给对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准备发动阴谋,因为出身于三代都做过大使的家庭并且具有外交家的风貌的伯爵,主张用巧妙手腕。“应当让她自己决定。”他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妇人们每一个人都发表了自己的见解,讨论得很普遍,这些贵妇人都找着了种种玲珑的转折,种种巧妙的动人口吻。语言上戒备得真严,一个局外的人可能一点也不懂。交头接耳压低了声音那是很合身份的,尤其是为了说出最不顺口的事情。不过这层给上流妇人做掩护的薄薄的廉耻之感只蒙着表面。所以她们在这种放纵的冒险之中都是心花怒放的,都是实在快活得发痴的,都觉得正对她们的劲儿,把爱情和肉欲混在一块儿,好像一个馋嘴的厨子正给另一个人烹调肉汤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故事发展到这个地步不得不让人觉得滑稽,所有人的心情都很快乐。伯爵说话诙谐,不过叙述得非常之好,直叫人好笑。鸟老板的亵渎之谈,大家都简直不以为刺耳;鸟夫人直截了当地说:“既然那是这个‘姑娘’的职业,她就不应当拒绝这个人。”和蔼的加莱拉马东夫人说起自己若是处于羊脂球的位置,拒绝这个军官就会不及拒绝其他人那样厉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有人都积极地参与进自己的角色,如同对于一座被攻的炮台一般长久地预备包围的步骤。他们决定如何去进攻?种种可用的诡计和冲锋的袭击,去强迫这座有生命的堡垒在固有的阵地接待敌人。然而格尔诺瑞是待在一旁,完全不关心这件事。也许大家对谈论的话题太投入了,以致于没有听见羊脂球走进来。伯爵轻轻地“嘘”了一声,所有的眼睛都重新抬起了。她在跟前了,有某种尴尬心理竟然向她说话,人们都突然不再发言。伯爵夫人向羊脂球问道:“可有趣味,那一场洗礼?”她是比其余的妇人更熟悉于客厅式的两面作风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