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羊脂球(5)

羊脂球

作者:[法]莫泊桑
[更新时间] 2013-06-09 14:05:54    [字数] 5028

胖“姑娘”依然是怀着感慨的,她把到场的人的面貌和姿态以及礼拜堂本身的局面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她接着又说:“有时候,祷告很有益处。”?-!$~首=发www.zongheng.com=@!$&

直到晚饭之前,那些贵妇人都高高兴兴对她显出和蔼的神情。?-!$~首=发www.zongheng.com=@!$&

在饭桌上,大家开始讨论有关于献身出力的种种问题。有人举出了好些古时的例子:罗迪德和荷罗费伦,吕克雷和塞克斯多斯,以及卡莱渥巴蒂使得敌军将领们经过她的床上以后全体都变成忠实的奴隶。就这样,虚构的历史又在这几个不学无术的脑满肠肥的富翁的想像当中孵化出来了:罗马的女公民走到迦布埃城,教汉尼拔以及他的将佐士兵都在她们的怀里酣睡。他们述及所有擒获了征服者的妇女们,说她们把自己的身体做一种战场,做一种征服的方法,做一种武器,她们用种种英雄式的爱抚战败了好些丑恶的或者可鄙的敌人,并且把自己的贞操牺牲于复仇和献身报国。?-!$~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们甚至于用遮遮掩掩又毫无羞耻的语句,谈起英国那个名门闺秀自己先去感染了可怕的疾病再去把疾病传给拿破仑。而当时由于拿破仑陡然而起的衰弱,他在无可避免的约会时刻若有神助地躲过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们以赞美激赏的语气叙述古代的种种女人的事迹,想激起她们中的那个女人的效仿心。到最后,人都可以相信妇女们在人间的惟一任务,就是一种个人的永久牺牲,一种对于强横的武人的暴戾脾气不断委身的义务。?-!$~首=发www.zongheng.com=@!$&

整个下半天羊脂球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人都听凭羊脂球去思索。不过本来一直称呼她做“夫人”,现在却简单地称呼她做“小姐”了。仿佛她从前在评价当中爬到了某种地位,现在呢,人都想把她从那种地位拉下一级似的,使她明白自己低微的地位。?-!$~首=发www.zongheng.com=@!$&

到了晚饭开始的时候,弗朗威先生又出现了,问了一遍原来的问题:“普鲁士军官派人来问爱莉赛贝特•露西小姐是不是还没有改变她的主意。”?-!$~首=发www.zongheng.com=@!$&

羊脂球干脆地回答:“没有,先生!”?-!$~首=发www.zongheng.com=@!$&

不过在饭桌上,鸟老板说了三五句使人不大注意的话。同盟解体了。每一个人都搜肠刮肚地去寻找新的例子,然而却什么也找不着。这时候,伯爵夫人也许突发奇想感到一阵泛泛的需要想对天主教尊敬一番,于是对那个年龄较大的嬷嬷问起圣徒们生活中的伟大事迹。在我们看来?-!$~首=发www.zongheng.com=@!$&

都可以算是犯了重罪的行为,为了上帝的光荣或者为了人类的幸福,天主教会并不处罚而都赦免了这类的罪恶。这是一种很有力的论据,伯爵夫人来利用这些有力的例子。这样一来,年老的嬷嬷可以受人利用的愚昧行为的效力对阴谋带了一种巨大的援助。那或者由于一种默契,是任何披着道袍的人最拿手的暗献殷勤,或者简单地由于一种凑巧的聪明的效力。?-!$~首=发www.zongheng.com=@!$&

以前,人都以为她是胆怯的,现在,她显出她是胆大的、爱说话的、激烈的。这一个真没有被怀疑论的暗中摸索搞糊涂,她的主义像铁一般坚硬,她的信仰心从不迟疑,她的良心丝毫没有顾虑。她认为亚伯拉罕的牺牲很简单,因为她本人,若是接着了来自上苍的命令,可以立刻去杀父母。并且在她的见解里,只要居心可嘉,绝没有什么是可以使得主不快乐的。伯爵夫人根据这种道德公理做了一个注脚似的向她说道:“结局是判断方法的标准哪。”?-!$~首=发www.zongheng.com=@!$&

接着她问嬷嬷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嬷嬷,那么您认定上帝会原谅纯洁的时候而采取的一切行动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没有人能够怀疑这一层,一个在自己认为可以谴责的行为,每每由于使它感受的思想而变成值得称赞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她俩兴奋地谈下去,讨论上帝的种种意志,预料他的种种决策,这一切议论都是含蓄的,巧妙的,慎重的,不过这个套着宗教道袍的圣女的每一句话,都使那个出卖风情的女人的愤怒抵抗力受到了损伤。谈话略略转换了方向之后,手挽念珠的女人谈到她会里的那些修道院,谈到她的院长,谈到她本人,又谈到她那矫小的同伴汕尼塞傅尔嬷嬷。有人从卡沃尔找她们去看护各医院里的好几百个出天花的士兵。她描绘那些可怜的人,详细说明他们的病状。而这时候她们在路上偏偏被这个普鲁士人的坏脾气扣住不让走,一大批本来可以获得她们救助的法国士兵都难免会死亡。?-!$~首=发www.zongheng.com=@!$&

看护军人原是她本人的专门技术。她曾经到过欧洲的许多地方,说起自己在那些地方的战场经历,她陡然一下表白自己是个听熟了铜鼓和喇叭的女修道士。这类的修道士都像是为了追踪战场,为了在战役的漩涡当中收容伤员而生到世上的,若是说到用一句话去控制那些不守纪律的老兵,她们的效力比一个官长都来得大。这真是个为军队服务的嬷嬷,她那张满是小窟窿的破了相的脸儿似乎是战争的破坏力所致。?-!$~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个宗教人士的愚蠢支持效果好得出奇。饭一吃完,人都很快地到?-!$~首=发www.zongheng.com=@!$&

楼上的卧房去了,第五天早上直到颇晚的时候才下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午饭是吃得安静的。所有人都留着时间让它发芽和结果。?-!$~首=发www.zongheng.com=@!$&

伯爵夫人提议在午后去散步,伯爵按照商量好了的那样亲切地挽着羊脂球的胳膊,并且和她都落在那些人的后面走。?-!$~首=发www.zongheng.com=@!$&

他对她说话的音调是亲切的,正是爱摆架子的人对“姑娘们”说话所用的语气。有长辈意味的,略略带点轻蔑的,他称她做“我的好孩子”,摆出自己的社会地位低头和她谈判,用自己的不可争的名望和她谈判。他抓住时机透入了问题的中心:“献殷勤的事情原是您在生活当中常常遇见的,而您现在不愿接受,反而宁愿让我们留在这儿,难道想教我们也像您自己一样,来冒犯一切可以跟着普鲁士人的溃败而起的暴烈行动?”?-!$~首=发www.zongheng.com=@!$&

羊脂球沉默不语。?-!$~首=发www.zongheng.com=@!$&

他刻意保持了雍容的气度同时显示逻辑上的优越感,用理论上的推敲去争取她的信心。他知道保持“伯爵先生”的身份,一面在必要的时候却显出自己是讨人欢心的,会颂扬的,总而言之是和蔼可亲的。他热烈夸张地称赞她可以替他们去尽的力,表示他们对她的爱戴。随后因为兴奋他用“你”字称呼对她说话:“你知道,我亲爱的,那个普鲁士人将来可以夸口说自己尝着了一个漂亮姑娘,在他的国家里那真是不大找得着的。”?-!$~首=发www.zongheng.com=@!$&

羊脂球没有回答,离开伯爵赶到了前面和大家一块儿走。?-!$~首=发www.zongheng.com=@!$&

回到旅馆后她就上楼到自己的卧房里去,再也不出来。大家的记挂达到极点了,等待她的决定。?-!$~首=发www.zongheng.com=@!$&

晚饭的铃声响了,大家等着她,后来弗朗威先生进来报告:露西小姐不大舒服,各位可以用饭。大家都像是感到了威胁。伯爵走到旅馆掌柜跟前用很低的声音问:“可是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对方回答:“是的。”为了顾全大局,他什么话也没有告诉同伴们,不过意思明了地对他们点头示意。立刻,所有人的胸脯里吐出一声表示舒服的长叹,各人的脸上显出一阵喜悦。鸟老板高喊到:“大吉大利!倘若旅馆里找得出香槟酒,我来请大家喝。”?-!$~首=发www.zongheng.com=@!$&

鸟夫人看到要从自己身上掏钱感到心痛了,等到掌柜带着四瓶香槟转来的时候,每一个人突然都变得诙谐活泼,而且都是声音很大的了,豪爽的娱乐充斥着大家的胸膛。伯爵觉得加莱拉马东夫人是娇媚的,厂长称赞伯爵夫人。人都活泼愉快地谈论着而且有声有色的气氛充满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旅馆。?-!$~首=发www.zongheng.com=@!$&

鸟老板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忽然露出悬念的样子,而且他举起两只胳膊高声叫唤道:“肃静!”人立刻都不说话了,吃惊了,几乎已经恐慌起来。这时候,他偏着耳朵一面用双手让人不要响动,集中精神双眼望着天花板重新再来静听,最后他用放松的语气道:“一切都顺利。”一开始大家都没有能够立刻懂得他的意思,但是不久就都心领神会地露出一阵微笑了。一刻钟光景之后,他又做着相同的让人发笑的动作,而且后来做了又做,他装模作样质问楼上的一个人,同时充分利用他幽默的天赋,运用好些从掮客头脑当中想出来的双关意味的劝告。过了一阵,他做出一阵发愁的样子来叹着气说:“可怜的女孩子。”或者用很生气的样子在牙缝当中含含糊糊地说:“普鲁士恶棍,你走!”有时候人都不再去想这件事,他就用一种颤抖的声音接连好几次说道:“够了!够了!”末了他如同自言自语似的:“只希望这个无耻的恶棍不把她置之死地,希望还能见到她!”?-!$~首=发www.zongheng.com=@!$&

这类低级趣味使人感到轻松而且又不得罪谁,因为愤怒素来倚赖环境为转移,而在他们的周遭渐渐形成了的气氛是充满着猥亵思想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吃到饭后的甜食时,几个妇人眼睛都是发光的,相互间说了好些聪明而审慎的隐语。所有人都喝得不少。伯爵起初本来保持着他那种大人物的沉着风仪,而且置身局外。但现在他忍不住找着一个很使人玩味的比方,说这真像好些漂流在北冰洋的人遇着冬尽春回找到一条向南走的路。?-!$~首=发www.zongheng.com=@!$&

鸟老板手里举着一杯香槟兴高采烈地站起来:“为了我们获得解放干一杯!”全体都站起了,都向他同时为了自己喝彩了。那两个嬷嬷则把嘴唇放在这种从来没有试过的泛着泡沫的酒里沾一下。她们高声说这酒很像柠檬汽水。?-!$~首=发www.zongheng.com=@!$&

鸟老板简单地提出了意见。?-!$~首=发www.zongheng.com=@!$&

“这儿如果有钢琴可以弹一首四人对舞的曲子。”?-!$~首=发www.zongheng.com=@!$&

格尔诺瑞一直默默地坐着,没有说一句话,没有做一个手势,沉浸在一些很严肃的思想里。偶尔用一个十分气愤的动作捋着自己的长胡子,如同想再拉长一点似的。最后,在十二点光景人都快要分手的时候,鸟老板正晃着身子摇摇摆摆,忽然拍着格尔诺瑞的肚子,一面结结巴巴向他说:“您今天晚上一直没有玩笑,您什么也不说吗?”但是格尔诺瑞突然抬起了脑袋,用一阵亮得怕人的眼光向全体扫视了一周,他?-!$~首=发www.zongheng.com=@!$&

说:“我说你们各位刚才都做了一件很可耻的事!”他说完站起来,走到了门口又说一遍,“这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最后他走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起初,这盆凉水使鸟老板吃了一惊,呆呆地待着。不过随后他恢复了稳定态度,突然弯着身子笑起来,一面重复地说:“老朋友,你们都太大意了,你们都太大意了。”这时候,人们都不懂得他的意思,于是他叙述了“过道里的秘密”。这样使大家又重新哄堂地大笑了一阵。那些贵妇人快活得如同疯婆子似的。伯爵和加莱拉马东先生他们简直不能相信这样一件事,连眼泪都笑出来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怎样!您确定他当初想……”?-!$~首=发www.zongheng.com=@!$&

“那是我亲自看见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她拒绝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说是因为普鲁士人就住在旁边的屋子里。”?-!$~首=发www.zongheng.com=@!$&

“不可能吧?”?-!$~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向您发誓。”?-!$~首=发www.zongheng.com=@!$&

伯爵笑得透不过气来了,厂长先生用双手捧着肚子。鸟老板趁机说道:?-!$~首=发www.zongheng.com=@!$&

“各位明白了,所以今天晚上,他并不认为是滑稽的。”?-!$~首=发www.zongheng.com=@!$&

三个人都再笑起来,直笑得心里都不好受,都透不过气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家就是这样在狂欢中分手了。不过鸟夫人觉得浑身难受,到了两夫妇刚刚躺下去的时候,她向丈夫指出了加莱拉马东家那个娇小的坏东西整个晚上一直在假笑:“你得知道,那种娘儿们看到了心爱的军人时候,不管那是法国人或者普鲁士人,在她们看来全是一样的。我主上帝!”?-!$~首=发www.zongheng.com=@!$&

整整的一夜,一阵阵的轻微声息如同战栗似的传出,在过道的黑暗中间相连。仅仅教人察觉得到的,像是一阵阵的呼吸声,一阵阵赤脚的触地声,一阵阵无从捉摸的摩擦声。大家都睡得很迟的,因为有好些光线从各处屋子门底下的缝儿里长久地漏到了外面。我们可以说香槟酒真有它扰乱瞌睡的效力。?-!$~首=发www.zongheng.com=@!$&

第六天到来,冬天的明亮太阳把积雪照得耀眼。那辆终于套好了的长途马车在旅馆门外等着。一大群白的鸽子从它们的厚而密的羽毛里伸着脑袋,亮出它们那种瞳孔乌黑的玫瑰色眼睛,向着牲口撒下的热气腾腾的粪里寻觅它们的食物,稳重地在六匹牲口的脚底下散步。?-!$~首=发www.zongheng.com=@!$&

赶车的披着羊皮大衣,坐在车子前面的座位上安闲地衔着烟斗,所?-!$~首=发www.zongheng.com=@!$&

有的人全是喜笑颜开的,让人包好以便在剩下的路程上去吃的食品。?-!$~首=发www.zongheng.com=@!$&

羊脂球终于出现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她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后来她害羞地向她的旅伴们走过来,旅伴们却动作整齐地把身子偏向另一面,如同都没有看见她似的。伯爵为了远远地避开那种不清洁的接触,竟用尊严的神气搀着他妻子的胳膊。?-!$~首=发www.zongheng.com=@!$&

胖“姑娘”受到这种对待,站在原地,一片茫然。随后集中了全部勇气,她才卑屈地轻轻道出一声“早安,夫人”,走到厂长夫人的旁边。厂长夫人只是稍稍点头招呼,同时还用一种失面子的人的眼光望着。大家都像是忙碌的,只有羊脂球远远地站着,仿佛她的裙子里带来了一种肮脏。随后人都赶到了车子跟前,她单独地留到最后,静悄悄地重新坐上了她在前一段旅程上坐过的那个位子。?-!$~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家都像对她视而不见。鸟夫人远远地用怒眼望着她,低声向她丈夫说:“好在我不同她坐在一条长凳上。”?-!$~首=发www.zongheng.com=@!$&

笨重的马车启动了,旅行又开始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谁都不说话。羊脂球不敢抬起头来。对于同车的人怀着愤慨,觉得自己从前让步是受了委屈的,是被普鲁士人的嘴唇弄脏了的,把她扔到普鲁士人怀抱里的却是这些现在表现得无比纯洁的旅伴。?-!$~首=发www.zongheng.com=@!$&

那种令人难堪的沉寂不久就打破了。伯爵夫人偏过头来望着加莱拉马东夫人。?-!$~首=发www.zongheng.com=@!$&

“您认得阿提莱尔夫人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当然,那是我女朋友当中的一个。”?-!$~首=发www.zongheng.com=@!$&

“她多么娇媚哟!”?-!$~首=发www.zongheng.com=@!$&

“真教人爱哟!是一个完美的美人,知识很渊博,很有艺术家的风范,唱得教人忘了忧愁,又画得尽善尽美。”?-!$~首=发www.zongheng.com=@!$&

厂长和伯爵严肃地谈着,在车上玻璃的震动喧闹当中偶然飞出来一两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商业名词。?-!$~首=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