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两个朋友

羊脂球

作者:[法]莫泊桑
[更新时间] 2013-06-09 14:12:45    [字数] 4741

巴黎已经被包围了,并且开始苟延残喘,人们都在挨饿,无论什么大家都肯吃。屋顶上看不见什么鸟雀,连水沟里的老鼠都稀少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默里舒先生,是一个以修理钟表为生的人,因为时局关系最近赋闲在家。在一月的某个晴天的早晨,他空着肚子,把双手插在自己军服裤子的口袋里,愁闷地沿着环城大街闲荡,走到一个被他认做朋友的人跟前,他立刻就停住了脚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是索瓦多先生,一个常在河边见面的熟人。战争前,每逢星期日的黎明,默里舒就出门了,手里拿着一根钓鱼的竹竿,背上背着一只白铁盒子。从阿让特伊镇乘火车,在哥隆白村下车,随后再步行到马里郎洲。&*%%@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走到这个被他视为做梦都忘不掉的地方,他就开始钓鱼,一直钓到天黑为止。每逢星期日,他总会在这一带遇到一个又胖又快活的矮子,索瓦多先生,这个洛雷姆堂街的针线杂货店老板,也是一个喜欢钓鱼的人。他们时常在一起坐着消磨上大半天的时间,手握着钓竿,双脚悬在水面上。渐渐地,他们彼此之间产生了友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时候,他们并不说话,有时候他们就谈起天来了。不过既然有相同的嗜好和相同的兴趣,尽管不说一句话,他们还是能够很好地相处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春天,早上10点钟的时候,在恢复了温度的阳光下,河面上浮动着一片随水而逝的薄雾,两个钓鱼迷的背上也感到暖烘烘的。这时候,默里舒偶尔也对他身边的那个人说:“嘿!多么暖和!”索瓦多先生回答:“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了。”于是这种对话就可以让他们互相了解和彼此尊重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秋天的傍晚,那片被落日染得血红的天空,在水里投下了绯霞的倒影,也染红了河身。地平线上更像是着了火似的,两个朋友的脸儿也红得像火一样,那些在寒风里微动的黄叶像是镀了金。于是索瓦多先生在微笑中望着默里舒说道:“多好的景致哦!”那位惊异不止的默里舒两眼并未离开浮子就回答道:“这比在市区的马路上好多了,你说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天,他们认出彼此后,就互相使劲地握手,在这种异样的环境里相逢,大家都是很感慨的。索瓦多先生叹了一口气,接着低声说:“变化可真大哦!”默里舒非常抑郁,哼着气说:“天气倒不错!今儿是今年第一个好天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天空的确是蔚蓝晴朗明媚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开始肩并肩地走起来,大家都在思考,并且都是有些愁闷的。默里舒接着说:“钓鱼的事呢?哦!想起来可真有意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索瓦多先生问:“我们什么时候再到那儿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进了一家小咖啡馆,一块儿喝了一杯苦艾酒。后来,他们又到人行道上去散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默里舒忽然停住了脚步:“再来一杯吧,嗯?”索瓦多先生赞同他的这个意见:“好的。”他们又钻到另一家卖酒的店铺去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出来的时候,他们都醉了,头脑开始有些恍惚了。天气很暖,一阵和风吹来,拂得他们脸有点儿发痒。&*%%@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被暖气陶醉了的索瓦多先生停住脚步问:“我们到哪儿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哦,我们去什么地方?”他的同伴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钓鱼去啊,那是最好的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今天我们到什么地方去钓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到我们的那个沙洲上去。法国兵的前哨在哥隆白村附近。我认识杜姆曼团长,他一定会不费事地让我们过去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默里舒高兴得发抖了:“说话算数。我算一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于是,他们分了手,各自回家去取他们的器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小时以后,他们已经在城外的大路上肩头靠着肩头地走在一起了。随后,他们到了那位团长办公的别墅里。他因为他们的要求而微笑了,并且同意他们的新鲜花样。他们带着一张通行证又上路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久,他们穿过了前哨,穿过了那个荒芜了的哥隆白村,后来就到了那些向着塞纳河往下蔓延生长的小葡萄园的边上了。时间大约是11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面,阿让特伊镇像是死了一般。附近的两座山的高峰正俯瞰着四周的一切,那片直达南兑尔县的平原是全然空旷的,只有一些没有叶子的樱桃树和灰色的荒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索瓦多先生指着那些山顶低声慢语地说:“那些德国兵在那!”于是,一阵疑虑让这两个朋友对着这块荒原不敢迈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普鲁士人,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不过最近几个月来,他们知道普鲁士人围住了巴黎,蹂躏了法国,抢劫杀戮,造成饥饿,这些人虽然看不见却是无所不能的。他们对于这个素不相识,却又打了胜仗的民族本来就很憎恨,现在又加上一种带迷信意味的恐怖感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默里舒有些口吃地说:“伙计,你说呀!假如我们撞见了他们,我们该怎么办?”&*%%@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索瓦多先生带着巴黎人惯有的嘲谑语气回答道:“我们可以送一份炸鱼给他们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由于整个小镇都是沉寂的,因此他们还是感到有些胆怯,有点儿不敢在田地里乱撞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最后,索瓦多先生打定了主意,他说:“我们快点儿向前走吧!不过,一定要小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于是,他们顺着下坡路一直到了一个葡萄园里。他们利用一些矮树掩护了自己,弯着腰,睁着眼睛,侧着耳朵在地上爬行前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现在,要走到河岸,只需穿过一段没有遮掩的地面就可以了。他们开始奔跑起来。一跑到岸边,就躲到了那些干芦苇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默里舒把脸贴在地面上,去细听附近是否有人在行走。他什么也没有听见。显然,他们的确是完全孤独的,因为除了他们之外,附近没有一个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觉得放心了,就开始动手钓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的对面是荒凉的马里郎洲,另一边的河岸挡住了视线。从前在洲上开饭馆的那所小房子现在已经关闭了,像是许多年都没有人光顾它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索瓦多先生钓到了第一条鲈鱼,默里舒钓到了第二条,随后他们就时不时地举起钓竿。这时,钓丝的头子上会带出一条活泼跳跃的银光闪耀的小动物。真的,这一回钓鱼犹如有神助似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他们脚底下的水里,有一个细密的网袋,他们郑重地把这些鱼放进去。一阵收获的快乐甜美地透过他们的心坎。所有的人,每逢找到了一件久已被人剥夺的嗜好,他们就会对那种快乐抓住不放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晴朗的阳光在他们的背上洒下了舒服的暖气。他们不去细听什么了,不去思虑什么了。他们仿佛不知道世上其他的事了,此刻,他们只知道钓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突然间,一阵像是从地底下出来的沉闷声使地面发抖了。炮声又开始像打雷似的响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默里舒回过头去,他从河岸上望见了左边远远的地方,那座瓦里雷山的侧影正披着一簇白的羽毛一样的东西,那是刚刚从炮口喷出来的硝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立刻,第二道烟又从这炮台的顶上喷出来了,几秒钟之后,一道新的爆炸声又开始怒吼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随后,好些爆炸声接踵而来,那座高山一阵一阵散发出它那种死亡的气息。吐出它那些乳白色的蒸气——这些蒸气从从容容地在宁静的天空里上升,在山顶上堆成了一层云雾。&*%%@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索瓦多先生耸着双肩无奈地说:“现在,他们又开始动手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默里舒正闷闷地瞧着他钓丝上的浮子不住地往下沉,他是个性子温和的人。忽然,他对着这帮如此残杀无辜的疯子发起火来了,他愤愤地说:“这帮畜生,真是太愚蠢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索瓦多先生回答道:“他们还不如畜生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默里舒正钓到了一条鲤鱼,他高声说道:“可以说,凡是有政府在的时候,一定都要这样干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索瓦多先生打断了他的话:“共和国就不会宣战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默里舒岔开他的话说:“有帝王,向国外打仗;有共和国,向国内打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后来,他们开始安安静静讨论起来,用和平而智慧有限的人的那种稳健理由,辩论政治上的大问题。结果,他们彼此都承认人是永远不会自由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然而,瓦里雷山的炮声却并没有停息。炮弹摧毁了很多的法国房子,捣毁了人们的正常生活,结束了很多生命和梦想,许多期待中的快乐,许多希望中的幸福。在远处,其他的地方,在贤母的心上,良妻的心上,爱女的心上,制造更多的再也不会结束的痛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就是人生!”索瓦多先生高声喊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您不如说这就是死亡吧。”默里舒带着笑容回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他们都吃了一惊,因为明显地感觉他们身后有人在走动。于是,转过脸来看,他们同时看见贴着他们的肩站着四个人,四个带着兵器,留着胡子,戴着平顶军帽,穿着仆人制服般的长襟军服的大个子,正用枪口瞄着他们的脸。&*%%@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两根钓竿同时从他们的手里滑下来,落到河里去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几秒钟之内,他们都被捉住了,被绑上抬走了,扔进一只小船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最后,小船渡到了那个沙洲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最初那所被他们当做无人搭理的房子后面,他们看见了二十多个德国兵。&*%%@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个浑身长毛的巨灵样的人坐在一把椅子上面,他吸着一支长而大的瓷烟斗,用地道的法国话问他们二位:“喂,先生们,你们很好地钓了一回鱼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于是,一个普通工兵在那军官的脚前,放下了那只他小心翼翼地带回来的满是鲜鱼的网袋。那个普鲁士人微笑地说:“嘿!嘿!我明白这件事的成绩很不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你们仔细地听我说,不要慌张。我想你们两个人都是被人派来侦探我们的奸细。你们假装钓鱼,为的是可以好好地掩护你们的计划。你们现在已经落到我手里了,活该你们倒霉,现在是战争时期。我现在捉了你们,就要枪毙你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你们既然从前哨走得出来,自然知道回去的口令,把这口令给我吧,我就可以赦免你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两个面无血色的朋友背靠背站在一起,四只手因为一阵轻微的神经震动都在发抖,他们没有说一句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军官接着说:“只要你们说了,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的,你们可以平平安安地走回去。假如你们不答应,那就非死不可,并且立刻就死。你们选择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依然一动不动,没有开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普鲁士人始终是宁静的,伸手指着河里继续又说:“你们想想吧,五分钟之后你们就要到水底下去了。五分钟之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瓦里雷山的炮声始终没有停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两个钓鱼的人依然站着没有说话。那个德国人用他的本国语言发了命令。随后他挪动了自己的椅子,免得和这两个俘虏过于接近。接着来了12个士兵,立在相距二十来步远近的地方,靠脚放下的是他们的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军官接着说:“我限你们一分钟,多一两秒钟都不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随后,他突然站起来,走到那两个法国人身边,伸出了胳膊挽着默里舒,把他引到了远一点儿的地方,低声对他说:“快点儿,那个口令呢?你那个伙伴什么也不会知道的,我可以对你装做不忍心的样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默里舒仍然是一个字也不回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随后,那普鲁士人又引开了索瓦多先生,并且对他提出了同样的问题。&*%%@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索瓦多先生也没有回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又紧靠着站在一起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德国军官发出了命令。兵士们都托起了他们的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时候,默里舒的眼光偶然落在那只盛满了鲈鱼的网袋上面,那东西依然放在野草里,离他不过几步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道日光使得那堆还能够跳动的鱼闪出光来。于是一阵悲伤感令他心酸了,尽管极力使自己镇定,他的眼眶里已经满是泪水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口吃着说:“永别了,索瓦多先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索瓦多先生也回答道:“永别了,默里舒先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互相握过了手,不由自主地浑身发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军官喊道:“放!”12枝枪合做一声响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索瓦多先生一下就向前扑做一团了,默里舒个子高些,摇摆了两下,才侧着身倒在他伙伴的身上。他的脸朝着天,很多沸腾着的鲜血,从他那件胸部被打穿了的短襟军服里向外迸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德国军官又发了好些新的命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的那些士兵都散了,随后又带了些绳子和石头来,把石头系在这两个法国人的脚上。随后,把他们抬到了河边。瓦里雷山的炮声并没有停止,现在,山顶又罩上了一座“烟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两个兵士抬着默里舒的头和脚。另外两个,用同样的方法抬着索瓦多先生。两具尸体来回摇摆了一会儿,就被远远地扔出去了,他们先在空中画出一条曲线,随后如同站着似的直往水里沉去。石头拖着他们的脚先落进了水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河里的水溅起来了,翻腾了,起了波纹。随后,又归于平静,无数细细的涟漪都滚到了岸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一点儿血浮起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位神色始终泰然自若的德国军官低声说:“现在该轮到鱼了。”随后他重新向着房子那边走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忽然,他望见了野草里面那只盛满了鲈鱼的网袋,他拾起它仔细地看了一会,他微笑着大声喊道:“喂,过来个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个系着白围裙的兵士跑了过来。那军官把那两个法国人钓来的鱼扔给他,一面吩咐道:“趁这些鱼还新鲜,赶快给我炸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