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一 父亲的住所第一章(2)

我的爸爸是吸血鬼

作者:[美]苏珊·哈伯德
[更新时间] 2013-06-13 15:20:25    [字数] 5241

丹尼斯带我去大学的游泳池学游泳,他既是我的良师,也是我的益友。在我们家,只有他笑声常在,只有他会跟我逗乐(麦克•奇夫人老是一副紧张的样子,她只会微笑,连微笑也是拘束的,很放不开)。丹尼斯有一头暗红色的卷发,他一个月左右理一次发,每当头发长到齐肩的位置就是他该理发的时候了。他的鹰钩鼻上星星点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些雀斑。他的身高和我父亲相仿,大约六英尺三英寸,不过他的身材比父亲壮实。他是个性格鲜明的人,一旦看不惯鲁特粗陋的态度,他便会义正词严地指责她一通,毫不含糊,正因为此,我把他视为英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晚冬的一天——那年我十二岁,丹尼斯跟我分析了“生活的实质”。我一提问,他的脸就会涨红,但他每问必答。见我想不出其他问题了,他拍了拍我的头便回地下室去了。等他走了,我走到浴室的镜子前,仔细地审视自己:与父亲一样的深色头发,蓝眼睛,暗灰皮肤;脸上还写着两个字——倔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窗檐上悬着冰凌,密密麻麻,形成了一个个天然雨篷。那天下午,我在卧室里透过窗玻璃看冰凌慢慢地一滴一滴地融化。天空已经连着几个月灰头土脸,不改容颜了;放眼望去,满眼皆是无生机的灰暗。我正在聆听新时节临近的脚步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父亲站在屋外的车道上,好像正在自言自语。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他站在那里,不管天气好坏,独自沉浸于没有旁人的对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一次麦克•奇夫人问我是否孤独,我不知该如何作答。书本告诉我,人们需要朋友,孩子需要玩伴。那我呢?我拥有父亲、丹尼斯、麦克•奇夫人(哎,还有玛丽•埃利斯•鲁特),以及所有我想要的书。因此我回答说,不,我不孤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显然,麦克•奇夫人根本不相信我的话。我听到她建议丹尼斯让我“出去走走,这很有必要”。她接着说:“我知道他很爱她,但过分的保护未必是好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久以后的一个午后,天下着雨,我坐进了麦克•奇夫人的车里。我将到她家拜访,并与她的家人共进晚餐,她要在晚上十点前——也就是我的就寝时间——把我送回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暴雨肆虐,雨刮器刚把水抹干净,挡风玻璃上又立刻蒙上了一层水雾。我依然记得当时麦克•奇夫人紧紧抓着方向盘,神色紧张;我还记得车进入一条地道时,暴风骤雨突然平息了——我惊叹事物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瞬息万变,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顷刻间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车一钻出地道,大雨倾盆的世界又变回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觉得兴奋吗?惊恐这个词也许更加贴切。平时,我除了参加当地公立学校的定期考试之外,几乎足不出户。因此,那时的我头脑一片空白,心中毫无预期。父亲说我们父女俩免疫系统脆弱,要尽可能远离人群。我小时候个子娇小,身子骨弱,现今我已十二岁了,自觉健壮了许多,对世界的好奇心也愈发强烈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千万不要认为我是个未经世的孩子。我涉猎甚广,我知晓“生活的实质”;但我对麦克•奇夫人的家却没有一点思想准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住在萨拉托加温泉市南部。房子的外墙被刷成了白色——也许是历经了多年风雨洗礼的缘故,漆色斑驳,房子显得沧桑破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跨进房门,各种声响、色彩和气味连珠炮似的一并向我袭来,轰得我头昏脑涨。屋子里弥漫着人的气味;门口丢着一堆大小不一的鞋子和靴子,周围全是水坑,积着雪水。潮湿的外套和儿童防雪衣吊在衣钩上,汗味、湿羊毛的味道和热巧克力、土司的香味混作一团,另外还有一种说不清的气味,后来我发现原来是淋湿的狗身上散发的气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麦克•奇夫人领我穿过一条走道,来到厨房。她的几个孩子正围着一张破桌子蹦上窜下,嬉戏玩耍。一个六岁左右的男孩正要对着他的一个妹妹吐唾沫,见我进来,停下来大喊一声:“我们有伙伴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他几个孩子瞪大眼睛看着我。一条大黄犬走过来,把湿乎乎的鼻子贴在我腿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嗨。”年长些的那个男孩跟我打招呼。他长着深色头发,身穿一件格子花呢衬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是谁?”一个绿眼睛小女孩仰起头盯着我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个子稍高的女孩把辫子甩到肩后,微笑着站起身。“这是艾蕾,”她向小同伴们介绍道,继而对我说,“我叫凯瑟琳,妈妈说过你要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坐这里吧。”绿眼睛小女孩拖来一把椅子放在她旁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坐下了。厨房里总共十个孩子,他们眼睛明亮,面颊红润,一个个好奇地看着我。黄犬蜷缩在桌子底下,靠在我脚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凯瑟琳在我面前摆了一杯可可,里面放了一大颗果汁软糖。另一个孩子给了我一盆肉桂黄油土司。我尝了一口。“真好吃。”我说。他们看起来很高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就和他们一起玩吧,”麦克•奇夫人说,“至于他们的名字嘛,你渐渐就会记住了。一下子很难记那么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时候妈妈也会记不起我们的名字,”凯瑟琳说,“她就叫我们‘丫头’或‘小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喜欢滑雪橇吗?”另一个深色头发的男孩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从没玩过。”我答道,然后舔去嘴唇边的糖浆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来没滑过雪橇?”他带着怀疑的口吻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艾蕾小姐很少出门,”麦克•奇夫人说,“她可不是你们这种流里流气的孩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可不流里流气,”绿眼睛女孩表示抗议,她的小鼻子上有两点雀斑,“我还太小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还太小!”几个孩子嘘声一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丽奇特胖乎乎的,一点都不小,胖得像个小肥猪似的。”年长的男孩嚷道,“我叫迈克尔。”他乘布丽奇特抗议的时候对我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迈克尔晚上睡觉的样子像个士兵,”凯瑟琳发起了反攻。她站得笔直,双手垂在两边,“就像这样,笔直地躺一整个晚上,从来不变姿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可不像凯瑟琳,”迈克尔接着话茬儿说,“她老是翻来覆去,把被子全翻到地上去,闹腾到冻醒为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之间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讲不尽的事。又有一个声音插话进来,说这个在天亮前就会醒,讲那个睡觉说梦话。我边吃土司和可可,边听他们互相八卦,讲述自己身边的趣闻逸事;他们的声音似乎离我很遥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没事吧?”这是凯瑟琳的声音,她凑到我耳边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是一群叽喳虫。妈妈说我们比猴子还烦。”凯瑟琳又甩了甩辫子。不管她多用力,过不了多久辫子又会顺着肩膀滑到胸前。她长着一张小脸蛋,相貌很平常,笑起来倒是有两个甜甜的酒窝。“你十三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十二岁,”我说,“过了今年夏天我就十三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什么时候生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桌孩子逐个散去,最后这间房里只剩下我和凯瑟琳。她谈到宠物、服饰、电视剧,尽是些我没概念的东西——就算知道,也只是从书上读到的,和实际生活始终隔着一层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老是这么穿吗?”她问,并无敌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从上到下对自己打量了一番,一件上浆白棉衬衣和一条宽松的上浆深色裤子。“是的。”我心中暗自加了一句,都怪你母亲,衣服都是她帮我买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句公道话,麦克•奇夫人一开始并没有替我买灰暗单调的素装。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大约两三岁左右,她买了一套颜色鲜亮的苏格兰佩斯利花呢运动装,上面印着红绿蓝三色螺旋纹。我父亲见到这件衣服时脸色骤变,他要求她立刻把衣服从我身上脱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凯瑟琳穿着紧身牛仔裤和紫色的T恤。我心想,它们为什么没上浆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妈妈说你的生活需要一些色彩。”凯瑟琳站起来,“我带你参观一下我的房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去凯瑟琳房间的途中,我们经过一块杂乱的地方,那儿靠墙摆着一台电视机。“那个大电视是父亲买给我们的圣诞礼物。”凯瑟琳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麦克•嘉瑞特一家挤在两张沙发和几个形状不一的椅子上,有几个孩子靠着地毯上的枕头。所有的眼睛都聚焦在那块屏幕上,只见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正在移动的奇怪生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是什么?”我问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外星人啊,”她说,“迈克尔是个十足的科幻频道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从没见过电视机,但我没有告诉她。我说:“雷•布莱伯利写过外星人的故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听说过此人。”她走在前面带我上了楼,打开一扇房门,房间比我卧室的壁橱略微大一些。“请进。”她招呼我进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房间里塞得满满的:一张双层床、两个小五斗橱、一个书桌、一把椅子,鞋子乱七八糟地丢在绒毛红地毯上。这里没有窗户,墙上贴满了海报和杂志上剪下的图片。五斗橱上一个黑色的盒子发出隆隆的音乐声,旁边是CD盒,都是我不知道的音乐。在我们家能听到的通常是古典乐、交响乐和歌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音乐?”我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朋克、流行、摇滚。现在你听到的是坎克斯乐队的作品。”她顺手指了指书桌上方的海报:一个长发男子一身黑色装束,嘴巴张开,呈吼叫状。“我喜欢那些音乐。你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以前从没听过这种音乐。”我答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会儿,说:“啊,没关系。看来妈妈说的是真的,你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是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回答说,这个描述相当贴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我第一次在麦克•嘉瑞特家做客。做客的时候,我觉得时间悠长得没有尽头,但当我坐着麦克•奇夫人的车回家时,突然觉得那段时光太短暂了。在他们家,我被各种新奇陌生的事物所包围。麦克•嘉瑞特先生回家吃晚饭,他身材魁梧,肥胖敦实,大脑门上光秃秃的。麦克•奇夫人做了意大利面,另外特地为我做了素肉酱,味道出奇的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家一起围着长桌边吃边聊。年幼的孩子们议论着学校的事,他们说,有个名叫福特的男孩总是欺负他们;迈克尔发誓要好好收拾福特;他妈妈说他只是嘴巴上逞强罢了;他父亲则喊道,够了够了,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再说了。黄犬(他们叫它瓦雷,沃尔玛的简称。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这条狗是他们在沃尔玛商店附近捡到的)也跟着发出一声嚎叫。几个孩子乐不可支,麦克•嘉瑞特先生和夫人也笑开了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真的不用去学校吗?”布丽奇特好奇地问,她第一个吃完晚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满嘴巴的食物,于是点着头表示肯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真幸运。”布丽奇特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你不喜欢学校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摇摇头:“大家都取笑我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饭桌上突然安静下来。我凑近旁边的凯瑟琳,低声问:“真有这种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凯瑟琳的表情难以捉摸;她看起来既生气又尴尬,同时又对自己产生这样的情绪感到羞愧。“是的,”她轻声答道,“学校里只有我们没有电脑和手机。”随后,她拉高嗓子补充了一句:“富家子弟喜欢取笑所有拿奖学金的孩子,不光是我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麦克•奇夫人起身开始清理盘子,大家的话匣子又打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和我家的交流方式大相径庭;在这个家里,他们可以插嘴,可以表示异议,可以大声说话,开怀大笑,还可以边吃边聊,似乎没有人介意。而在我家,每句话都要说完整,讲究逻辑,语气要平缓;此外,开口说话前要深思熟虑,反复斟酌,如同波动的黑格尔螺旋,在综合得出最终结论前必须考虑到所有的可能性。因此,在我家基本找不到愚蠢这两个字。那天夜里我坐在麦克•奇夫人的车上想了很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到家了,我谢过她,走进屋子。父亲独自坐在壁炉旁静静地看书,等我回来。“今天出去感觉怎么样?”他靠在皮椅子里,眼睛被阴影盖住了,我只能看到一团黑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脑子里闪过一幕幕所见所闻,但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很棒。”我不敢说太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回答让父亲吃了一惊。“你的脸很红,”他说,“该上床睡觉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记得刚才和麦克•嘉瑞特家道别的时候,凯瑟琳伸出手臂热情地与我拥抱。看着父亲,我真想走上前和他拥抱一下,道一声晚安。可是在这个家里,连这样的想法都是荒唐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晚安。”说完,我穿着外套就上楼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被吵醒了。我睡眼惺忪地摸下床,摇摇晃晃走到窗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听到一个声音——尖锐的嚎叫声——一种我闻所未闻的声响。如果我判断准确的话,应该是从后院传来的。我绷紧神经,找了一扇能看到后院的窗口,观察外面的动静。除了黑暗中有几点黯淡的雪光,我什么也看不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喧闹声平息了。过了一会儿,耳边传来沉闷的重击声,仿佛有东西撞到房子了。一个人影大步出了园子,往街道走去。我的视线紧紧跟着那个影子,是父亲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后来肯定又睡着了,因为接着我听到的是麦克•奇夫人的尖叫声。那时房间里已经大亮,闻声,我迅速跑下楼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站在屋外,裹着大衣(衣领是仿狐皮的),戴着仿貂皮帽子,身子轻微颤抖。见我跑出来,她一阵惊慌。“艾蕾,别看。”她大喊一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躺在台阶上的玛马拉德已经跃入了我的视线,它周围的白雪被血色染得猩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麦克•奇太太哀叹道:“可怜的猫儿。无辜的可怜虫。哪个畜生居然做出这般惨不忍睹的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回屋。”玛丽•埃利斯•鲁特对着我嚷嚷,她的嗓音里掺和着嘶嘶的杂音。她提着我的肩膀带我进屋,在厨房门口的走道上把我放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在原地呆站了几秒钟,突然猛地把门推开,厨房里空无一人。我跑到后门,门边有扇窗子,我看到鲁特把猫的尸体提在空中。玛马拉德的身子已经僵硬,脖子被折断了。看着它下巴朝天的惨状,我真想嚎啕大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鲁特拽着猫从窗口经过,接着就不见了人影。我注意到了她的面容,厚厚的双唇弯成一道奸诈的微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没跟麦克•奇夫人提起过那天清晨看到的黑影。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一旦说出来,事情会变得更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天下午,我在厨房等父亲上来讲课,不经意听到楼下的一段对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恭喜你。”鲁特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接着传来父亲的声音:“什么意思?有什么好恭喜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狐狸藏不住尾巴,你终究露出本性了,”她的语气很得意,满心欢喜地哼哼着。随后她加了一句:“我把猫火化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冲出厨房,往起居室奔去,不想再往下听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