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一 父亲的住所第二章(1)

我的爸爸是吸血鬼

作者:[美]苏珊·哈伯德
[更新时间] 2013-06-13 15:28:09    [字数] 5268

十三岁那年,我终于认清我所了解的父亲完全是假象。他根本没患红斑狼疮,他根本不是素食者,他根本没想过要我这个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相并没有一夜之间大白于天下——我倒更愿意接受这种痛快且戏剧性的结果,而是慢慢浮出水面的。记录生活是件麻烦事:出于这个或者那个原因,你不得不把冗长乏味的点滴记录在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幸大部分的细枝末节已经在第一章中罗列得差不多了。我度过了一段波澜不惊、平淡无奇的童年,回首往昔,宛如梦游一般。现在我希望自己能走出虚幻,希望从十三岁开始,我的生活能变得真实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开了第一次生日派对。以前过生日,父亲会在吃饭的时候送我一份礼物,麦克•奇夫人会做一个裹着湿漉漉糖浆的蛋糕给我吃。这一年,继续以往的惯例,不过多了一项活动——7月16日,也就是我生日的第二天,麦克•奇夫人带我去她家玩。我在那里做客,还住了一晚:又一个生命中的第一次。要知道,我向来都是在家里睡觉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前,我无意中听到父亲和麦克•奇夫人在起居室谈这件事,父亲要再三确保我住在别人家平安无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孩子需要伙伴,”麦克•奇夫人斩钉截铁地说,“我觉得,隔壁死猫的事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我们得拉她一把,让她从阴影里走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父亲说:“麦克•嘉瑞特夫人,艾蕾身体很弱,她和其他孩子不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受到的保护过头了。”麦克•奇夫人说,她的语气强烈有力,我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是个柔弱的孩子。”父亲的声音从容淡定,却迸射出一股震慑力,“我不希望她遭受我经历过的痛苦,为了保护她不受伤害,我别无选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把这一点给忽略了,”麦克•奇夫人懊恼地说,“真对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父亲沉默了片刻,说:“我同意艾蕾到你家住一晚,不过你要保证她的安全,一旦发生意外,马上送她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麦克•奇夫人满口答应。我悄悄关上起居室的门,父亲的忐忑不安令我费解。他的忧心忡忡让我不禁想起《公主与柯笛》里公主的父亲。故事里说道,公主的父亲听说怪兽会在夜晚偷偷潜入公主的房间实施绑架,终日惶恐不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麦克•奇家的时候,迈克尔正在弹奏嘈杂的摇滚乐,麦克•奇夫人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小点儿声!”凯瑟琳激动雀跃地跑下楼来向我问好。她仍旧一身校服打扮:白色短袖衬衫配深绿色格子花呢连衣裙,腿上裹着白色及膝长筒袜,脚踏潘尼乐芙鞋。她没通过世界历史课考试,所以要参加夏季补习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瞧你!”她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穿着一套新衣服,是这次生日我指定的礼物:一件灰蓝T恤配一条灯芯绒裤子,它们比我平时穿的衣服贴身多了。我的童花头一直都是丹尼斯帮我剪的,最近已经长长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觉得怎么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性感。”她说。“凯瑟琳!”她妈妈立刻把她喊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凯瑟琳说的是实话。迈克尔进屋一看见我,就一屁股倒在沙发里,故作晕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理他,”凯瑟琳说,“上来吧,我换件衣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倚在凯瑟琳床头,注视着她换上牛仔裤和T恤。她把校服揉成一个球,踢到角落里。“这是我姐姐莫琳的。”她对我说。莫琳是这个家里的老大,在奥尔巴尼的一所商学院念书,所以我很少见到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知道这衣服在她之前是谁穿的。我每隔一天就要洗一次衣服,但仍旧有一股怪怪的味道。”说着凯瑟琳做了个鬼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幸好我不用穿校服。”我这话又把她打击了一下。她每星期都要不厌其烦地跟我抱怨校服的事,绝对不下两三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每天晚上,我们在电话里至少要聊上一个小时,乐此不疲。可恶的校服是我们经常谈到的话题。我们还常玩一个叫做“恶心出位”的游戏,规则为:设想与爱相关的恶心事,谁能想出最恶心的招数谁就获胜。到目前为止最恶心的记录是:“你会吃掉爱人用过的牙线吗?”这是凯瑟琳的主意。她妈妈跟她说过我父亲得红斑狼疮的事,对此她一直很好奇。有一次她问我会不会也有这个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我说,“红斑狼疮很难诊断。”然后我说不想再谈此事,她表示理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生日礼物呢?”她坐在地上拆辫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身新衣服,”我答道,“还有鞋子。”说着,我提起裤腿,把脚脖子露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匡威万花筒帆布鞋!”凯瑟琳捡起她的潘尼乐芙朝我丢过来,“你现在比我酷啦。”她抱着头作痛苦状,眨眼间又抬起头说,“并不完全是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从床上抓起一个枕头扔过去砸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什么?”她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礼物吗?唔,一本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犹豫了片刻,因为我估计那书是她母亲选的。“是一本指导女性走向成熟的书。”我支支吾吾很快带过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书名不会是《成为女人》吧?”我点头表示肯定,她忍俊不禁地说:“哎,可怜的艾蕾。可怜的我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已经粗粗把书浏览了一遍。书是平装版的,浅绿色的封面,出版商是一个“女性卫生用品”制造商(书的封面上贴着一份免费试用产品)。书里有诸如此类的句子:“你的身体很独特,是造物主的奇迹之作,它需要你每天的珍爱与呵护。”还有这句:“你即将步入女人这个神圣的殿堂了!”作者由衷的笔调看得我心烦,难道我必须具备这种心态才能进入这片神圣的殿堂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来那个了吗?”凯瑟琳透过一缕头发瞅着我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呢。”这本书把女人每月一次的折腾描述成一种弥足珍贵的经历,我怎么也不能理解。想到每个月要经受腹痛和生理混乱的折磨,我宁可错过这段经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五六个月前就来例假了。”凯瑟琳把头发梳到后面,我突然觉得她成熟了许多。“不是很麻烦,不过腹痛相当难受。妈妈早就给过我必要的生理指导,她比那本愚蠢的书实在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到了我母亲,凯瑟琳关切地看着我问:“你想妈妈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从来没见过她,”我答道,“尽管如此,我还是忍不住会想她。我刚出生她就不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凯瑟琳说:“妈妈告诉我们,她进了医院,此后就再也没出来过。艾蕾,你知道吗?有的女人会得孕期综合征,导致神经错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对此闻所未闻:“你的意思是,我母亲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凯瑟琳走上前拍着我的肩膀说:“不,不,我也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只是一种可能吧。这条街上的沙利文太太就是个例子。她生下小孩后没过几天就被送到马西山去了,就是精神病医院。你一旦进去了,就别想再出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麦克•奇夫人喊我们去吃饭,我早就想转移阵地了。听了凯瑟琳的话,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新的母亲形象: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裹着精神病服,被关在精神病房里;但这实在让人难以接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餐桌上的东西摆放得很特别,我面前放了一个米色盘子,上面饰有小绿叶,其他人面前放的都是有缺口的白色瓷盘。我盘子旁堆满了礼物:共有五六个小包装盒,每个盒子上都扎着丝带蝴蝶结;有几个蝴蝶结被他们家的狗瓦雷咬散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着实吃了一惊。我在家里从没见过礼品包装,也没见过设计独特的陶瓷餐具。即便在圣诞节(丹尼斯尽力营造节日的气氛,带动我们一起庆祝,父亲和鲁特却不改一如既往的冷漠),我们也不会花心思包装礼物,每个人收到的礼物都是相当实用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就打开吧。”凯瑟琳说,其他几个孩子也催我赶快打开礼盒。我逐个撕开包装盒,有发夹、香皂、蓝色花玻璃烛托和圆柱形蜡烛套装、一张CD(毋庸置疑,肯定是坎克斯乐队的),还有一部一次性相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用它拍些你家的照片,回头让我们看看。”迈克尔解释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可以自己到我家来看啊。”我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摇着头说:“妈妈不许我们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麦克•奇夫人为什么不让他们去我家呢?她在厨房里忙碌,我不想去打搅她。以后再细问吧,我心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们。”我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后,他们为我点上生日蜡烛,一起合唱生日歌,我的眼泪差点就冒出来了——原因并非你们所想的。我借着粉红色小蜡烛的烛光凝视着这一家子,他们和睦美满,其乐融融,连那条杂种狗都是这个家里不可缺少的一员。这一生中,我第一次尝到了孤独的滋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晚餐后,麦克•嘉瑞特一家聚在起居室看电视,他们争先恐后地抢着要看不同的节目,最后大家采取了折中的办法:全家先一起看一部纪录片;看完之后,麦克•嘉瑞特先生和夫人带小嘉瑞特去睡觉;接下来的时间,电视机就由我们三人支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三岁的我第一回看电视,这是一次奇特的体验。硕大的屏幕上跃动着缤纷各异的色彩和形状,电视机俨然一个活物。声音似乎不是电视机发出来的,而是从我们周围的墙里传出来的。屏幕上出现了一头狮子和一条鬣狗厮斗的场景,我吓得马上闭住眼睛:画面太生动,太逼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迈克尔的声音帮我破除了电视的魔咒。他坐在我身后(我和凯瑟琳靠着垫子坐在地上),他看电视喜欢评头论足,为电视里的情节作旁白注解,仿佛屏幕上的动物开口说话了。一头凶猛的狮子站在山上俯视山下正在吃草的羚羊,口中喃喃道:“我能用它拌薯条吃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整个屋子都笑开了。我不觉得有什么好笑,出于礼貌我也跟着笑了笑。迈克尔的父亲嫌他烦,不许他再讲下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完纪录片,麦克•奇先生和夫人带着几个年幼的孩子一起回房间去了。我站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去哪里?”迈克尔问,“好玩的节目马上就要开始了。”他握着遥控器让电视屏幕不停地变脸。紧接着我就搞清楚了我们要看的是吸血鬼电影——又一个初次体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是因为房间狭小局促,还是因为硕大的屏幕让我觉得压抑,或是因为我在一顿饱餐后又吞了一大块蛋糕,抑或是因为这部电影的气氛——长着尖牙的惨白怪物躺在棺材里,一到夜里就爬出来喝人血,我刚看了十分钟左右,喉咙里突然泛起一阵恶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直冲盥洗室,关上门,又是一阵恶心。我抓着马桶边缘,闭着眼睛狂吐不止,直到把胃吐空了,恶心的感觉方才退去,我慢慢睁开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打开水龙头,把自来水往脸上泼,水是冰冷的。抬起头,我看到自己的脸在水盆上方的镜子里扭动,面无血色,脸上挂着一颗颗汗珠,眼睛大而阴郁。我张开嘴,往里面灌水,冲漱呕吐留下的酸水。当我再抬起头的时候,我居然在镜子里变脸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可曾在镜子里见过自己变样呢?那张脸坦然与我对视——圆亮的兽性十足的眼睛,猪鼻,狼嘴,犬牙又长又尖。我听到一个声音(我的声音)乞求地喊道:“不,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脸突然消失了。镜子里剩下的是我惶恐的眼睛,头发湿漉漉的粘在脸庞周围。我又张开嘴,牙齿跟原先的不太一样,它们的个头变大了,虎牙变得更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艾蕾?”门外传来凯瑟琳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冲了马桶,洗了手,把头发捋到后面。“我没事。”我应声答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生日庆祝把我折腾坏了——这是凯瑟琳得出的结论:“你不想回家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不。”不过,我也不想没完没了地彻夜长谈。“我要好好睡一觉。”我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事实上,我需要时间思考。可是凯瑟琳刚把灯关掉,我就昏昏欲睡了。这晚我睡得很沉,没有做梦,直到早晨才醒。屋里已恢复了生机,地板叽叽嘎嘎,房门砰砰作响,水在管子里奔泻,还有一个声音急不可耐地嚷着:“该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躺在下铺(昨晚布丽奇特把她的床腾给我用,她自己挤到其他房间睡),起来往上铺瞧了一眼,凯瑟琳不在床上。我又躺回去,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我把思绪集中于吸血鬼电影,至于镜子的问题,暂且搁置一边。电影里有许多恐怖惊悚的场景——例如棺中沉睡、十字架和大蒜、木桩穿心——这倒没什么,让我感到惶恐不安的是吸血鬼走路的方式,那毫不费力的滑行,轻巧地在房间里飘移穿行的样子让我想到了父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凯瑟琳走进来,她已经穿戴整齐。“你得起床了,艾蕾,”她说,“要不然,我们就赶不上看赛马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凯瑟琳说依她现在对我的了解,不问都知道我有没有去过赛马场。“我敢打赌你不会骑自行车。我没猜错吧,隐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非常遗憾地告诉你,你说对了。”我调侃地答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面晨光明媚,但空气中弥漫的雾气还没有散尽,我露在外面的胳膊感到一丝寒意。我们迈着轻快的步子在一条街上行走。早晨六点钟走在路上,根本没人跟你抢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住在萨拉托加温泉市最大的好处,”她说,“你会明白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走过几个街区,沿途经过了一些小房子——大部分是四平八稳的长方形现代式建筑,跟我家壮丽雄伟的维多利亚式建筑风格大相径庭——接着穿过一片大草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跑马场在那里。”凯瑟琳用手撩拨眼前的雾气,“这儿是赛马训练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带我来到一排白色围栏边,那儿已经站了一些人,他们端着咖啡正在等待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见马影,先闻其声。只听得跑马场上马蹄隆隆,如同轻柔的鼓声;渐渐地,马匹从蒙蒙雾气中显出俊美的身形,它们正奋力狂奔,骑师压低了腰把身子贴在马脖子上。两匹白马和两匹深色马从我们眼前一闪而过,不久又消失在雾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不到了,真遗憾。”凯瑟琳郁闷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兴奋极了,顾不上理会她的话。我倒觉得,稍纵即逝的景象比一板一眼的呈现更为震撼。这时又有一匹马徐徐跑来——它拨开茫茫白雾,露出漂亮的咖啡色身体和黑色鬃毛。骑师弓着腰靠在它耳边轻柔地哼唱小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凯瑟琳和我相视而笑。“这是最棒的生日礼物。”我对她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开始往回走,先得穿过马厩旁的一片草坪。一路上,凯瑟琳向我诉说她在学校热恋的男生,我只耐心听了一小会儿就分神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觉察到有人盯梢,因为我的皮肤感到扎刺。我四下环视了一圈,满眼皆是雾气和草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凯瑟琳不安地问,我做了个鬼脸逗她,她释怀地咧开嘴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跑吧。”我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互相追逐着跑回街上,终于摆脱了遭人尾随的阴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