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一 老达达尼安给儿子的三件礼物(2)

三个火枪手

作者:[法]大仲马
[更新时间] 2013-06-24 15:06:38    [字数] 4844

“那个疯子怎样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板要进来向他问安,刚刚进入房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阁下没事儿吧?”老板还是先问了一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事,老板,那小子怎样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刚才他昏了过去了,现在没事儿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昏过去之前,他还不住地叫嚷着找您,喊着粗鲁的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陌生人听完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真是一个魔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店老板不以为然,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阁下,那倒不是,在他晕倒时我看了他的行囊。那里边有一件干净的衬衣,钱袋之内装有十二个埃居。晕过去之前他还说什么这事儿是发生在这儿,要是发生在巴黎,那就让您后悔一辈子了——即使发生在这儿,也只是让您晚一些后悔而已。”$!+*|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陌生人听罢冷冷一笑,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么说来,他是乔装的王孙公子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店主人见那“阁下”如此说便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人,我只是想提醒您留点神。”$!+*|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提没提到什么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提到过的。他拍着自己的行囊说,我倒想知道德•特雷维尔先生晓得他的被保护人受到如此的侮辱时,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德•特雷维尔先生?”陌生人警觉起来,“他拍着行囊喊了德•特雷维尔先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等店老板说什么,陌生人又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板,那行囊之中还有什么?我想在那年轻人昏过去之后,您是肯定查看了他的行囊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还有一封信写给德•特雷维尔先生的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真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店老板丝毫也没有觉察到那位“阁下”听了他的话后脸上的表情与神态的变化——那位“阁下”原来是把一只胳膊斜靠在窗台上的,现在胳膊拿了下来,他人也离开了窗子,他皱起了额头,这些动作表明他的内心已经不再平静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见鬼!他自言自语起来,“德•特雷维尔先生会派这样一个小毛孩子找我的麻烦?可话再说回来,刺出一剑就是一剑——那剑并不在乎使用它的人的年龄大小!再说,一个毛孩子,倒也容易叫人难以防备。有的时候,一块小小的石子儿足可绊人一个大跟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陌生人陷入了深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对老板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板,您听着:您能不能设法帮我甩掉这个小疯子?说句良心话,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停顿一会儿,他又以一种带有威胁的口吻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真是碍事的家伙!现在他在哪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人们正在给他包扎,在楼上我老婆的房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那行李现在在哪里?他是否脱掉了击剑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全在厨房里。既然他这么碍手碍脚,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在您的客店里大吵大嚷,但凡正派人哪个能受得了!老板,结账,并通知我的属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阁下现在就要离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这样——刚才我就请您备好了我的马。听您这口气,难道有人不想听我的吩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哪儿的话!马已经备好,就在门口,随时您都可以出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就好——去照我的吩咐做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怪事,难道他会怕那小子?”老板心中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退出去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绝不能让这个怪小子看到米拉迪①。”那陌生人还在自言自语,“她一会就要到了——已经比预定的时间迟了些。我现在就上马去迎她——要是知道给德•特雷维尔先生的那封信上写了些什么就好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朝厨房走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店老板到了他妻子的房间,他断定,那受伤的年轻人绝不一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时,达达尼安已经醒来。老板对他说,他可能要有麻烦——因为他惹了一位爵爷(在老板眼里,那陌生人至少是一位爵爷),或许警察会来找他。他劝年轻人不管现在身体能不能扛得住,立马离开为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身上没有了击剑服,头上缠着纱布,满脑子里迷迷糊糊,神志尚未完全清醒。他站起身来,老板扶着他向楼下走。快到厨房时,他一下子瞧见了那个陌生的敌人。那人正站在一辆套有两匹诺曼底骏马的漂亮四轮马车前,一位从车内探出头来的20岁左右的女人和他平和地谈着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能一眼看清楚一个人的相貌特征,这是一种本领。现在,他一眼就看见车内的女人楚楚动人,漂亮无比:她皮肤稍显苍白,卷曲的金发披在肩上,嘴唇粉红,双手雪白,一双蓝色的大眼睛,有一副感伤的神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可从未瞧见过如此美貌的年轻女子,那女人令他顿时怦然心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女人显得激动异常。$!+*|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红衣主教阁下命令我……”达达尼安听清楚了那漂亮女人的半句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立刻去英国,如果打听到公爵离开了伦敦,就立即向红衣主教阁下报告……”这是那陌生人的声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还有别的吩咐吗?”那女人在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全都在这盒子里面——过了拉芒什海峡②您才可以打开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①米拉迪:由英文Mylady(我的夫人,我的太太)组成的变体字。原注:“米拉迪后面当有一个姓,但原手书本中却并没有加上。在此,我们最好也不做出什么改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②拉芒什海峡:即英吉利海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遵命。您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就回巴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要留下收拾那个无礼的毛小子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不等那陌生人张嘴就冲了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等着被收拾的是您!”他大喊着,扑向那陌生人,“现在,您就休想像上次那样,从我手中逃脱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从你手中逃脱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错!这次,当着一位女人的面,谅您也不敢再逃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别忘了,”米拉迪见自己的人要将手伸向剑柄,便发话了,“一个小小的失误可能就会破坏全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您说的对,”那陌生人道,“那您走您的,我也立刻上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向米拉迪那边鞠了一躬,便飞身上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辆四轮马车向着相反的方向飞驰而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账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板见住店人没有结账就准备离开了,所以用了一种鄙夷的口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陌生人转过头来冲着一个下属吼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去付账,笨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吼完,朝马狠狠地抽了几鞭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个下属向老板脚下扔了几枚银币,便快马加鞭,去追自己的主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懦夫!什么贵族,冒牌货一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一边叫着,一边追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由于受了伤,便禁不起这样的激动了。他感到全身发软,耳朵里嗡嗡直响。接着,他觉得一阵头晕,眼前冒起了金星,便一头栽倒在大街上,嘴里还在念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懦夫!懦夫!懦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千真万确。”店老板走过来想以奉承来安慰这个可怜的年轻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千真万确,”达达尼安喃喃道,“可她,她多美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哪个?哪个她?”老板被弄得莫名其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位夫人……”达达尼安支吾着昏了过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哼,都一样!”老板知道年轻人听不到了,便道,“那个走了留下这个,这位还要在此呆上几天,留下那十一个埃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们前面讲过,达达尼安还剩下十一个埃居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板心中盘算着,一天一个埃居,一住十一天,整好是十一个埃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第二天早上的五点钟就起了床。他下楼走进厨房,要了一些东西:一些配药膏用的药剂——我们无法知晓都是些什么,因为明细单子没有流传后世——一些葡萄酒,一些橄榄油,一些迷迭香。他照母亲给他的药方配成了一剂药膏,然后在伤处涂了个遍,之后自己换上了纱布,他不想找什么医生。这种波希尼亚香膏果然神奇,当天晚上达达尼安就可以自由行动了,看上去,伤口次日就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①原文如此。前文讲达达尼安有十二个埃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痊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次日醒来,他自觉身子差不多全好了,于是,来找老板结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什么都没吃,因此,伙食分文未花,只是那些葡萄酒、橄榄油、迷迭香等药剂需要付钱,还有他马的草料。别看那匹马不起眼儿,可它的食量竟比一般的马匹大上三倍还不止。达达尼安听罢伸手去摸他的钱袋,这才发现,他带的那封信不在了。达达尼安耐着性子找那封信,把口袋里里外外翻了有20遍,但信件仍不见踪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又火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无法忍耐,声言找不到书信,要将店中的坛坛罐罐砸个稀巴烂。他差一点儿又得配一剂药膏来涂新的伤口了,因为店老板立即抄起一把长矛,老板娘抓起一把扫帚,伙计们则握紧了那天被人用过的木棒。$!+*|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的推荐信!快找出来还我。要不,我要像撕雪鹀那样把你们撕个粉碎!”达达尼安大叫大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的剑在前天的格斗中已被折断,他肯定无法兑现自己的这一诺言了,但这一层他全然忘记了。于是,他怒气冲天拔出了只剩下半截的剑,充其量它也只有十寸长了。要知道,这一半还是店老板细心地给他插入剑鞘的,而剑的另外半截,厨房的师傅准备日后做成一把剔猪肉用的铁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板失望的表情还不足以使眼前这位年轻人消下气来——好在老板及时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放下手中的长矛,然后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呀,信上哪儿去了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呀,信上哪儿去了呢?”达达尼安也嚷了起来,“我可告诉您,这信是给德•特雷维尔先生的,必须找到它。如若不能及时找到,德•特雷维尔先生本人必然亲自来查个水落石出。你们明白没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次老板真的害了怕。在国内军人当中,在百姓当中,德•特雷维尔先生这个名字除去国王和红衣大主教叫得响了。当然,还有约塞伏神父。不过,他几乎是恐怖的代名词,人们只能悄悄地提起他。老板立刻命令妻子和伙计们放下家伙儿,去找那封信。“那信里装着什么值钱的东西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自然是,全部家当都在那里边了。”达达尼安是指望用那封信为自己的前程开路的,听老板这样问他,气又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西班牙息票吗?”老板迷惑不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国王陛下私人金库的息票!”达达尼安回答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真是见鬼了。”老板真的是绝望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丢了钱倒没什么。”贾司克尼人的民族自豪感又出现在达达尼安的身上,“钱并不重要,但那封信却价值连城。我宁可舍去1000个皮斯托尔①,也不能丢了那封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此时此刻,不要说是1000皮斯托尔,就是说20000皮斯托尔,也不会有人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①皮斯托尔:法国古币,1皮斯托尔相当于10个利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揭发他在吹牛的,只是虚荣心阻碍了这位年轻人这样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就在这时,老板突然大声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信不是丢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信不是丢了——它被人拿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被人拿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错,是前天那位贵族拿走了。我敢打赌——是他偷走了那封信。他去过厨房,他在厨房里停过片刻。您的短上衣在那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您肯定?”达达尼安并不相信有人会偷他的信,所以不相信老板的话。因为他觉得,那封信的价值完完全全是属于他个人的,别人拿去没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您是在说,您疑心是那位无礼的贵族拿走了那封信?”达达尼安还在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这样。我敢肯定,是他,不会错!”老板说,“我曾告诉他,您是受德•特雷维尔先生保护的。我还告诉他,您带了一封给赫赫有名的德•特雷维尔先生的信。听了我的话,他显得心神不宁,并追问我信在哪儿。他知道您的击剑服挂在厨房的时候,就去了那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就是说,是他这个贼偷了我的信,”达达尼安道,“好的,我会向德•特雷维尔先生报告这件事的,而德•特雷维尔先生则肯定会向国王告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完这些话,他显得神气十足,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埃居交给老板。老板收了钱取下帽子,一直把达达尼安送到了大门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跨上他的坐骑,奔向巴黎。一路之上再也没有碰上麻烦,接着,他到达了巴黎圣安东尼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到达巴黎之后,他多了三个埃居,那匹马被他卖掉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考虑到骑着它从莫艾一直到了巴黎,跑了这么长的路,那马儿已经累得不像样子了,所以,这个价钱不算太低。当马贩子拿出九个利弗递给达达尼安时,那马贩子对达达尼安说,直率地讲,要不是那匹马儿的皮色特殊,他才不会出这样高的价钱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卖掉马之后,达达尼安腋下夹着他那个小包裹,步行进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为了租到与自己的财力相当的房子费了很大劲。租下的房子像一个小阁楼,在隧人街,离卢森堡宫很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交过定金之后,达达尼安安置了一下,剩下的时间,就把金线花边缝在自己的短上衣和短裤上,那是母亲瞒着父亲从父亲的一件新的击剑服上拆下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时间尚早,他到了铁匠铺打好了自己的剑,然后又赶到卢浮宫,向碰到的一位火枪手问清楚了德•特雷维尔先生的官邸所在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德•特雷维尔先生的府邸在老戈伦大街,离达达尼安的住处是很近的。这似乎是一个成功的好兆头,预示自己的这趟巴黎之行将一帆风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使达达尼安想到,自己在莫艾的表现还算可以。回到住处,他思绪万千:回首往事,他问心无愧;俯视眼下,他心满意足;瞻望未来,他信心百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躺在床上,他睡去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直到第二天早上9点钟才醒过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要去拜访德•特雷维尔先生。根据父亲的说法,这德•特雷维尔先生称得上法兰西王国的第三号重要人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