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三 晤见(2)

三个火枪手

作者:[法]大仲马
[更新时间] 2013-06-24 15:16:24    [字数] 3484

“噢,年轻人这非常好,”德•特雷维尔先生道,“您这是向我表明,您不需要……这使我想起我刚来巴黎的时候,虽然口袋里只有四个埃居,可如果有谁讲我买不起整个巴黎,我就要与他决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话使达达尼安的腰杆儿挺得更直了。他靠卖掉了自己的马开始自己的生计时,口袋里的钱比德•特雷维尔先生当时还多四个埃居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因此,我想,您想必是需要好好保护好口袋里那些钱。”德•特雷维尔先生继续说,“但我觉得,您可能也需要一个适合的贵族子弟的训练机会。这样好了,我今天就写一封信给皇家学院的院长,请他免费收留您,明天您就可以去那里去。请您不要拒绝这个很小的帮助,要知道,一些出身高贵、家庭富裕的贵族子弟很渴望得到这个机会呢!您去那里可以学习马术,学习剑术,还学习跳舞。您会在那里结识一些对您有用的朋友。您可以不时地前来看我,讲讲您的情况,看看我还能为您做些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对于上层社会的客套一无所知。但是,他还是看得出,自己受到了一次不是很热情的接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唉,先生,”达达尼安叹了一口气,“我看得出,今天,如果有我父亲给您的介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信,情况会是多么的不同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的确如此,”德•特雷维尔先生道,“我也感到奇怪,您从我们的家乡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却怎么会忘了带上一件被我们巴雅恩人看作命根子的旅行必需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没忘,先生,而且它写得完全合乎规格。只是,不幸的是在路上它被不怀好意的人给偷走了。”达达尼安喊了起来。接着,达达尼安把在莫艾发生的事如实向德•特雷维尔先生叙述了一遍,而且详详细细把那位素不相识的贵族的模样用嘴描绘了一遍。达达尼安讲得生动而真实,以至德•特雷维尔先生听得愣了神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种情况倒奇怪!”德•特雷维尔先生思索着说,“就是说,您曾大声地说出过我的名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这样,先生,”达达尼安说,“看起来我很冒失,毫无疑问,我喊出了您的名字,我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影响到你。但是我当时想,您的名字是我一路行来的护身符——请您设身处地地想一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所有的人都喜欢听奉承话,国王或红衣主教是这样,德•特雷维尔先生当然也不会拒绝别人的恭维。因此,他听了达达尼安的话后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笑容很快就消失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德•特雷维尔先生又把关键问题集中到了在莫艾发生的那件事情上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告诉我,”德•特雷维尔先生问,“您讲的那位贵族是不是鬓角上有一块不太明显的伤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的,有一块疤,像是被枪弹划伤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相貌好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身材高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棕色的头发,脸色苍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点也不错,一点也不错。您认识他?啊!我发誓不管他躲到天涯海角,我一定会找到他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在等一个女人?”德•特雷维尔先生继续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他等到那个女人之后和她谈了一阵子,很快就走掉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听到他们谈了些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把一个盒子交给那个女人,说盒子里有他的指令,告诉她只有赶到伦敦之后才能把那个盒子打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是英国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叫米拉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他!”德•特雷维尔先生自己揣摩,“是他。我一直以为他在布鲁塞尔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啊!先生,”达达尼安叫了起来,“如果您知道这个人,那就请告诉我他是谁?他在哪儿?我只有这个请求,其他的都不重要——甚至于我也不再求您让我进入火枪队。我要做的是复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您不管怎么样也别那样干!”德•特雷维尔先生也叫了起来,“您不要去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要是您看见他从大街的那一边走来,您最好走这一边。否则,后果就像是一只玻璃杯撞到一块花岗岩上,你自己会摔个粉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即使这样吧,”达达尼安说,“只要让我找到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年轻人,”德•特雷维尔先生道,“记住我的忠告,不要去找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德•特雷维尔先生突然停下来不讲话了,起了疑心。眼前这位年轻人告诉他那个人偷了他父亲的信函,看上去不像是真实的。年轻人对那个人表现出恨之入骨、不共戴天的样子,是不是隐藏着什么阴险的计划?他是不是红衣主教派来的?是不是他们设好了圈套让我钻进去?这自称达达尼安的人,是不是红衣主教要安插在我身边的一名暗探?把一个人安插在某某人家,获取信任,然后击垮某人,这样的事是时常发生的。德•特雷维尔再次端详达达尼安,比起上一次更加用心。他看到,达达尼安脸上洋溢着一种近乎诡谲的机智和虚伪的谦恭,这使他放心不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以确定,他是个地道的贾司克尼人,”德•特雷维尔心里想,“但是他既然能为我干,也就能为红衣主教干。来,我来考查考查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的朋友,”德•特雷维尔慢慢道,“我打心眼儿里愿意像对待我的老友的儿子那样对待您,我相信您真的丢了那封信。我是说,为了弥补刚才对你的冷淡接待,我想将政治方面我们的某些秘密说给您听听。国王和红衣主教表面上争执的相当厉害,但实际上是最要好的朋友。所有那些争执,完完全全是为了蒙蔽那些傻瓜蛋。讲这些,是为了我的一位同乡,一位英俊的骑士,具备一切成功的条件的正直青年,会跟在那些人后面,像傻瓜一样稀里糊涂地上当受骗。您要想到,我同时忠于国王和红衣主教。我所采取的一切措施的动机和目的都是为国王和红衣主教效力。红衣主教先生是法兰西难得的最为杰出的天才。因此,年轻人,您就把他看作是人生的楷模好了。如果您对红衣主教怀有敌意,不管是由于家庭的关系,由于朋友的关系,或者出于您的本能,正像我们所看到的有些贵族那样,就请您对我道一声再见,我们就此分手。以后,我可以在任何的其他场合下向您提供帮助,然而您不能留在我的身边。我希望,我的坦诚和直率无论如何会使您觉得我是您的朋友。到目前为止,您是惟一的一个听到我这番话的年轻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讲这些话的同时,德•特雷维尔先生心里却在想:“红衣主教知道我恨他恨得咬牙切齿。要是这个小狐狸是红衣主教派到我这里来的,他是绝对不会详细告诉这位奸细夺取我好感、骗取我信任的最好手段,就是当着我的面讲他的坏话。因此,即使我刚刚讲了那样的一番话,这个狡猾的家伙还是会对我说,他是如何地对红衣主教厌恶至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然而,完全与德•特雷维尔先生的预料相反,达达尼安却毫不犹豫地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先生,我来巴黎所怀着的动机是与您相同的。我的父亲嘱咐我只服从三个人:国王、红衣主教和您。他坚持说,全法兰西只有这样三名伟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们看到,达达尼安把德•特雷维尔先生的大名放到了另外两个人之后。然而,他没有想到这样会有什么害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对红衣主教怀有极大敬意的,”达达尼安接着说,“对他的一切行为,都深深地崇敬。先生,您那样坦诚地对待我,再好不过了,您的见解与我相同,让我感到荣幸。假如您对此有些怀疑,我觉得这很自然,我就会由于讲了心里话而毁了自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我想,即使那样,我相信您也会看得起我,因为这样的一点是值得重视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德•特雷维尔先生惊讶到了极点。这个小伙子多么透彻!多么坦白!他深为赞赏。但是,这还不足以最终消除他的疑虑。另外,眼前这个年青人如果成心骗他,越是出类拔萃,就越发会令人害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他还是上来握住了达达尼安的手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您的确是一个诚实的让我赞赏的小伙子!不过眼下我能为你做的也只能是方才我向您提过的,到贵族学院去。今后您随时都可前来找我。您会得到您所需要的一切的。火枪队的大门始终是向您敞开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也就是说,先生,您是在等待,等我通过考验,”达达尼安道,“太好了。我是不会让您等待太久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时达达尼安的话里充满了贾司克尼人那不拘礼节的口吻,说完他就准备鞠躬告辞,好像今后他的一切都已经掌握在自己手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等一等,”德•特雷维尔先生赶紧留下了他,“我刚才讲了要写一封信给贵族学院的院长。您不想接受了,我的年轻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哦,不,先生,我没这个意思!”达达尼安说,“这回这封信丢不了了——我发誓要把它送到目的地。这次,谁要是再想偷它,他可就要倒霉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德•特雷维尔先生被这种虚张声势逗笑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德•特雷维尔先生到桌子旁去写那封信的当口,留在窗子那边的达达尼安无事可做,就用手指轻轻地弹着玻璃,敲起一首进行曲。他看到,火枪手们一个个朝大门口走去,出门后,消失在大街的一个拐角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德•特雷维尔先生写完,封好,把它递到达达尼安手里的时候,达达尼安一下子跳了起来,脸气得通红,准备冲到办公室外面。他嘴里还喊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哈哈,该死的!这次我看你还往哪里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谁?”德•特雷维尔先生问了一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个偷我信的小偷!”说着,达达尼安便跑得无影无踪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疯了!”德•特雷维尔先生自言自语道,“不过,这倒不失为一种绝妙的溜号儿方式——他知道狐狸尾巴已经藏不住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