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四 阿多斯的肩膀、波尔多斯的肩带和阿拉密斯的手帕(1)

三个火枪手

作者:[法]大仲马
[更新时间] 2013-06-24 15:19:35    [字数] 4998

达达尼安怒火中烧,三步跨出了候见厅,冲向楼梯,想要一步跨四级地奔下楼去。就在他准备如此飞奔时,一头撞上了一名火枪手,他刚从边门出了德•特雷维尔先生办公室套间,正好撞到了那人的肩膀上。那人被撞得叫喊了一声,或者说得更准确的说是号叫了一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非常抱歉,”达达尼安说,一边道歉,一边继续往前跑,“真是抱歉。不过,我是有急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刚跑下头一阶楼梯,被迫停了下来,有一只铁爪般的手抓住了他的肩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急事!”那火枪手的脸色惨白,大声喊道,“年轻人,你想找借口有急事,您撞了我,只说声‘抱歉’,就想完事大吉了?不错,德•特雷维尔先生今天和我们说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粗暴了些,这叫您听到了。但是你不要以为听见了这个,就以为别的什么人也可以跟他一样,来随便对我们?不,您错了,朋友!您可不是德•特雷维尔先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请您相信我,”达达尼安辩解说。他认出被撞的人是阿多斯——他刚接受医生包扎,现在正要回自己的住所去。“请相信我不是故意的,我向您道了歉。我觉得这就足够了。然而,我向您重说一遍——这也许是多余的——但我以我的名誉担保,我真的是有非常着急的事要去办。因此,我请您放开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先生,”阿多斯松开了手,说,“您很没有礼貌。我看得出,您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听了这话,站住了,本来已经下了好几阶楼梯。回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见你的鬼去吧,先生!我告诉您,即使我是从天边来到了巴黎,你也没有资格来指导我怎么样才算礼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可不一定。”阿多斯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啊!要不是我有急事,”达达尼安嚷起来,“要不是我急着去追一个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有急事的先生,您应当明白您用不着追赶就能找到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的,那么是在哪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赤足圣衣会①修道院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什么时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正午时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正午时分。好,我准时到达。”+-=#+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尽可能别让我在那等您!因为十二点一刻那会儿——我要预先通知您——比试中我将割下您那两只耳朵。”+-=#+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样的!”达达尼安喊着,“我会在十二点差十分的时候到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接着,达达尼安奔跑起来,就像有魔鬼附身,那人是漫步行进的,看来不会走得很远,他希望还能够赶上他所追逐的目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碰巧,这时波尔多斯正站在大门口与一个站岗的士兵聊天。在他们之间有一个相当宽的空当儿。这个空当足够达达尼安穿过了。于是,他向前冲去,打算像箭一样从他们中间穿过。但是,他并没有想到风会给他带来麻烦。他正要穿过时,一阵风猛地吹动了波尔多斯的长披风,达达尼安跟着被卷了进去。毫无疑问,波尔多斯为了不让自己的服装的这一重要部分被风吹走,他抓住了它的下摆,朝身边拉紧。这样,随着固执的波尔多斯制造的这些旋转动作,达达尼安便完完全全被裹在了波尔多斯的天鹅绒披风里面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在披风里什么也看不见。他听得到,火枪手在骂街。他在里面摸索着想从披风底下钻出来。他特别担心碰坏了我们提到过的那条崭新的华丽肩带。然而,当他小心地睁开双眼看时,发现自己的鼻子正好处在脊梁的正中,也就是说,正好贴在那条肩带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①赤足圣衣会:亦称加尔默罗会,天主教托钵修道会之一。创建于巴勒斯坦,其成员坚持苦行,生活与世隔绝。后分成“住院会”和“保守会”两派,前者穿鞋,后者赤脚。赤足圣衣会即指后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噢,这一看有了意外的收获,世上的东西大多徒有其表!达达尼安看明白了,这条肩带前面是金的,后面却是普普通通的水牛皮。这个百分之百自命不凡的波尔多斯,他无法拥有一整条金肩带,而只有一半儿——现在达达尼安终于明白波尔多斯说自己患了伤风感冒了的原因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见鬼!”波尔多斯一边叫喊,一边使出全身的力量来企图摆脱在他的背后乱钻乱动的达达尼安,“您难道是个疯子,怎么这个样子朝人扑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真对不起!”达达尼安说。他从巨人的肩膀下钻了出来:“不过,我有很重要的急事,在追一个人,而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追人难道没带眼睛?”波尔多斯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带了,”达达尼安愤怒不已,“我当然带了,正是靠我的这一双眼睛,我甚至看到了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波尔多斯好像明白了达达尼安的意思,但好像又没有明白。但不管怎样,反正他已无法控制自己,发作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先生,”波尔多斯说,“我提前警告您,要是您如此地招惹一名火枪手,那就是成心找麻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找麻烦?”达达尼安说,“先生,这您言重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一个习惯于面对敌人而毫不畏惧的人来说这话再合适不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猜想您是绝不会把您的脊梁转过来面对您的敌人的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们的年轻人极为欣赏自己的这句俏皮话,乐着走开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波尔多斯动了一下身子,想朝达达尼安扑过去,他已经发了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改天吧,改天吧,”达达尼安朝他大喊道,“等您脱下您的披风的时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就一点整,在卢森堡宫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问题,一点整。”达达尼安一边回答,一边消失在大街的拐角儿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管是刚才跑过的那条街,还是现在他拐入的这一条街上,抬眼望去,都看不到他所找的那个人。那陌生人尽管走得慢,现在也该走远了,或者他走进了某一个院子。达达尼安向遇到的每个行人打听,但没有人看到过那个人。接着,他沿街下坡一直走到一个渡口,又沿着塞纳河和红十字路口往上走,都不见那人的踪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已经跑得满头大汗。从某种意义上讲,他跑这一阵子并不冤枉,因为他的情绪趁此冷静了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开始回想刚刚发生的事,事情还真的不少,而且多数称不上吉利。这时才十一点,而这个上午,他让德•特雷维尔先生失去了好感:德•特雷维尔先生不会不认为他离开时所采取的那种方式是冒失的、失礼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另外,他还给自己找来了两场决斗。无疑,这将是两场货真价实的决斗——跟他决斗的那两个对象是两个火枪手,每个人都能杀死三个达达尼安。他们是他异常敬重,从心里看得比别的什么人都崇高的火枪手中的两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用说,结果是不会很乐观的。他觉得十有八九自己会被阿多斯杀死。所以,我们也能够理解,我们的年轻人并不怎么害怕波尔多斯。只是,从人的心理来讲,希望不到最后是不会破灭的。这样,达达尼安依然幻想自己在两场决斗以后还能活下来,当然身上会带着可怕的很重的伤。在那样幸免于死的情况之下,为了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来,他如此谴责了自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多么愚蠢!勇敢而不幸的阿多斯肩上受了伤,我偏偏像山羊似的一头撞在了他的肩膀上!他甚至是有权利当场把我杀掉的。我给他造成的疼痛一定令他极其难以忍受。至于波尔多斯!啊!至于波尔多斯,说真的,那想起来就有点滑稽可笑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们的年轻人说到这里便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独自一个人在笑,同时又四面张望着,害怕他的笑又会伤害到什么过路人。如果有人看到了,一定认为他是笑得莫名其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波尔多斯那场有点滑稽而又可鄙的冒失是难以原谅的,连个问候语都没讲就朝人家撞去!钻到了人家披风底下,这是更加严重的事,而且去看这看那,结果瞧见了那里面的一切!如此这般,他怎么会原谅我?要是我不曾向他提起那条该死的肩带,他也许会原谅我。自然,我没有明讲,用的是隐语,可那是怎样的隐语呀!啊!我真是个冒失、愚蠢的贾司克尼人!看来,即使落到煎锅里,也要说几句俏皮话。好了,达达尼安,我的朋友,”他表现出自认为应该有的那种和蔼态度,继续自言自语,“幸免一死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我能幸免一死,将来待人一定要注意礼貌。要像阿拉密斯那样,应该让人钦佩,让人引做典范。对,待人和蔼可亲,彬彬有礼。可是有没有人会说阿拉密斯是懦夫呢?不会有,肯定不会有。从此以后,我要处处以他为榜样。啊!他正好在这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就这么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快到代吉荣府邸时。他看到了阿拉密斯,他正在那府邸前跟国王卫队中的三个贵族兴高采烈地谈着。阿拉密斯也看到了达达尼安,他想起了德•特雷维尔先生当着这个年轻人的面大发雷霆的场面。对阿拉密斯来讲,他无论如何是不会高兴目睹火枪手挨训的人的。因此,阿拉密斯装着没看见达达尼安。达达尼安却和他想的相反,他脑子正全神贯注地想着一个计划,关于与阿拉密斯和解并表现出谦恭的计划。他走到四个年轻人跟前,脸上带着极其亲切的微笑,很认真地朝他们鞠了一个躬。阿拉密斯稍稍点了点头,没有报以微笑。这样,四个人之间的谈话停了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是个聪明的年轻人,所以一眼就看出自己成了一位多余的人的状况然而,对于上流社会的礼仪,他还知之甚少。他不知道如何摆脱一个人加入到了他所勉强称为相识的人的中间,打扰了人家与他毫无关系的谈话而陷入到的种种尴尬的处境,这种本领,达达尼安还未能掌握。他在思考怎么才能显得不那么笨拙地离开他们。碰巧,这时他注意到,阿拉密斯有一条手帕掉在了地上。而且,显然,阿拉密斯没留神,自己的一只脚正好踩在了那手帕上。达达尼安灵机一动,觉得机会来了。他弯下腰去,不管火枪手多么使劲儿地踩着它不放,还是以他能找到的最为优雅的一种姿势,从火枪手的脚下把那手帕拉出,一边要奉还给火枪手,一边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是您的手帕,先生,如果丢了,您定会感到遗憾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条绣得很漂亮的手帕。一个角上还绣有一个冠冕,一个纹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时,阿拉密斯的脸涨得通红,他把手帕从贾司克尼人手里接过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哈!哈!”卫士中的一个叫了起来,“阿拉密斯,这回再叫您在我们面前不承认!可爱的德•波娃•特雷希夫人跟你亲热得连自己的手帕都归了您,看您往后还讲不讲您跟她的关系清白如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阿拉密斯瞧了达达尼安一眼,达达尼安立刻明白,由于自己的愚蠢又惹了祸,树立了另外一个死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阿拉密斯很快就恢复了他那充满温柔的表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先生们,你们弄错了,”阿拉密斯说,“我不知道这位先生为什么会把它交给我,而不是交给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这条手帕可不是我的,我的手帕可以作证——它在这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着,阿拉密斯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帕。这条手帕同样也非常雅致,是上等细麻布料的——在当时,这种面料十分昂贵。只是,这条手帕上只有手帕主人的姓名起首字母所组成的图案,并没有绣花,也没有纹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一次达达尼安什么也没有说,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出了错,就不会弄得错上加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阿拉密斯的朋友们可没有相信阿拉密斯的这种否认。他们中的一个装出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回答年轻的火枪手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亲爱的阿拉密斯,如果事情确实像你所说的这样,我就向你讨回它了——你也清楚,波娃•特雷希是我的挚友,我可不高兴有什么人拿他妻子的什物来炫耀自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一要求您提得再妥当不过,”阿拉密斯说,“就是说,就其内容来讲,我承认你的这一要求之正当。然而,我要加以拒绝,因为您提要求的这种方式却让人难以接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事实上,”达达尼安小声地说,“我没有见到手帕是从阿拉密斯先生的口袋里掉出——我只是看到他的脚踩住了它,就认为手帕是阿拉密斯先生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是您弄错了,亲爱的先生。”阿拉密斯对达达尼安的这一改正并不领情,冷冷地说了一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接下来,阿拉密斯冲那位自称波娃•特雷希的朋友的人转过身去,继续对那人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加之,我考虑到,我亲爱的波娃•特雷希的这位挚友,我与波娃•特雷希也是朋友,而且讲起交情来还不比您差。所以,这条手帕可能是从我的口袋里掉出的,也可能是从您的口袋里掉出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是这样的!”那位卫士叫了起来,“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不是这样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以你的人格担保,我也可以以我的荣誉发誓。这就是说,我们中间总有一个人是说了谎的。如何是好?这样吧,咱们各持一半儿,如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各持一半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如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主意,”另外两个这时大叫了起来,“好主意——所罗门王的判决①。没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①所罗门王的判决:所罗门王是古以色列国国王。一天,有两个妇女为争一个婴儿请他判决。她们都说婴儿是自己亲生的。所罗门王说两个人不必为此争个不休,将婴儿一劈两半,二人各得一半不就得了。一个妇人表示同意,而另一个则坚决反对。最后,所罗门王将婴儿断给了后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儿,阿拉密斯就是聪明,不同一般的脑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到这里,几个年轻人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们也会想到,这样的争辩是不会有任何结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的谈话就这样结束了。四个人彼此友好地握过手,便各走各的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在他们谈话期间一直是在离他们稍远的地方站着。这时,达达尼安心想:跟这位高尚的骑士和解的机会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阿拉密斯没有再理达达尼安,径直离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达达尼安怀着和解的良好愿望赶了上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先生,我希望您能够原谅我……”他对阿拉密斯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