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五 国王的火枪手和红衣主教的卫士(1)

三个火枪手

作者:[法]大仲马
[更新时间] 2013-06-24 15:21:58    [字数] 5006

达达尼安没法带副手前去与阿多斯决斗,因为在巴黎他没有认识的人。因此,他不得不接受对方所带的副手作为自己的证人。更何况,他已经想清楚,要采取一切得体的方式方法向这位英勇的火枪手道歉,从而取消这次决斗。只是,这样做,不要表现得自己是软弱胆小就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为什么会这么想呢?因为在他的意识里他是一个年轻、健壮的人,与阿多斯这样一个受了重伤、身体虚弱的人进行决斗,不管什么样的后果总是不能令他感到愉快的。在此情况之下,打输了会使对手获得加倍的荣誉;打赢了,别人会讲他理所当然地会赢得它,没什么值得称道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另一方面,或许我们还没有把我们眼前这位一心追求火枪手生涯的年轻人的性格描绘充分,但是我们的读者已经看出,这个达达尼安可不是一般的人。因此,我们看到,眼前的这位年轻人,一边在不停地喃喃自语,确定自己必死无疑,小命不保;另一方面,又想着,对方有伤在身并不比自己英勇,也不比自己健壮,这样,自己死在他们的手下并不甘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应该说,他们三个人的性格,各有千秋。经过一番分析比较之后,他对自己应当采取的战略战术看得越发清楚了。阿多斯是一个有贵族派头的青年,表情严峻。他非常喜欢这种人,他希望通过坦诚的道歉达到和解,能够和他成为朋友。波尔多斯,由于虚假被看出而恼火,如果决斗时他没有当场被波尔多斯杀掉,往后,他就把那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要是讲得出色,一定让这个波尔多斯成为所有人的一个笑柄。至于那个狡猾的家伙阿拉密斯,倒没什么值得怕的。如果最后能够轮到他与阿拉密斯决斗,他能把那家伙干净利落地打发掉,对于这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至少,他可以采用恺撒对付庞培的办法①专攻击他的脸,毁掉他深感自豪的那双美丽的脸蛋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另外,因为有他父亲的谆谆教导,所以达达尼安的这些思想的形成有着坚强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①恺撒对付庞培的办法:在公元前48年的法萨罗战役中,庞培的参战士兵多为年轻人。恺撒命令他的士兵:“朝脸上打。”庞培的士兵年轻怕毁容破相,纷纷逃离。结果,恺撒大获全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深厚的基础。这种基础不可动摇。他父亲曾着重教导他:“除去国王、红衣主教和德•特雷维尔,绝不能允许任何人碰你一根毫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样,我们的年轻人心急如焚的飞向了赤足圣衣会,或者简称赤足会修道院。赤足会修道院没有窗子,旁边有一块干旱的草地,它可以被称为教士草地的一个分号。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达达尼安刚到修道院那片荒凉的草地时,阿多斯已经在那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正好在这时,12点的钟声敲响了。就是说,达达尼安像撒马利亚女人水塔上的时钟②一样准确,就是对决斗规则要求再严格的裁判,也无可指责。&=$~+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阿多斯的伤口虽经德•特雷维尔先生的医生重新进行了处置,但还是非常疼痛。他正坐在一块界石上等候着他的对手,带着他那固有的安详神情和庄严神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到达达尼安到了,他便站了起来,很有礼貌地走过去几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达达尼安手上拿着帽子,那上面的羽毛一直拖到了地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先生,”阿多斯道,“我通知了我的两位副手,但我的这两位朋友现在还没有到来——对他们的延误我深感奇怪,因为他们从前从没有迟到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没有副手,先生,”达达尼安道,“因为我刚到巴黎,除了德•特雷维尔先生,任何其他人都不认识。我的父亲有幸算是他的一个朋友,是我父亲介绍我来找德•特雷维尔先生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阿多斯听完想了片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就是说,您除了德•特雷维尔先生不认识其他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的,先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竟然是这样,”阿多斯像是自言自语,“竟然是这样……如果我把您杀掉,那不让人家说,我是一个杀小孩的人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会是这样,先生。”达达尼安道,说完,还鞠了一躬,行礼中间又不失尊严。“不大会是这样,先生。您已经受伤了还与我过招儿,一定不方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您赏脸拔出剑来,就是给我很大的荣幸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可以发誓,的确有些不便。因为经您的那一撞现在更加疼痛了。不过,我可以用左手,通常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是这样做的。因此,您千万不要认为我是在让着您。我两只手使得同样好,甚至于我的左手会对您更加不利呢,先生。因为一个左撇子越发的不好对付。只是抱歉这一点我先前没能通知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先生您想得这么周到,我如何感激您呢?”说着,达达尼安又鞠了一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您让我感到惭愧。”阿多斯道,一副贵族派头,“如果您没有感到不快,那让我们谈谈别的好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接着,他叫了一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①教士草地是巴黎有名的决斗场所。原是塞纳河边圣日尔曼•德•普莱修道院旁的一块草地,赤足会修道院旁的这块草地离卢森堡宫比教士草地近得多,所以,后文讲要决斗而没有时间好浪费的人便经常不去教士草地而选择这个地方作为决斗的场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②撒马利亚女人水塔上的时钟:撒马利亚女人水塔建于1606年,位于塞纳河新桥右岸。上面有一撒马利亚女人塑像,因此得名。塔顶上有一时钟,以计时准确著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啊!您那一下把我撞得好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如果您……”达达尼安稍带畏怯地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您想说什么,先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母亲给了我一种治疗伤口奇效无比的药膏,这种药膏我已经在自己身上验证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向您保证,用上它,不出三天伤口就会痊愈的。到那时候,等您的伤好了,我们再分个输赢,那我将感到无比荣幸。”&=$~+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达达尼安的这番话讲得恰到好处,它既为他的谦恭添了彩,又无碍于他的勇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见鬼,先生,”阿多斯道,“这个建议我非常喜欢——它是一位贵族提出来的,在一里之外,就让人感到,不是我想接受它,而是查利缦①时代人们就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每一个骑士都应该努力地去效仿他们。不幸的是,我们生活在了红衣主教的时代,不再生活在那样一个伟大的皇帝时代。不出三天,他就会晓得我们要决斗了,不管我们秘密保得如何好。这样,他们就会设法阻止我们。怎么那些人只管在外面闲逛,忘了到这儿来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假设时间来不及了,先生,”达达尼安道,那口气朴实得与刚才提出将决斗时间推迟三天时一模一样,“如果您时间来不及了,而且您希望立刻把我打发走,那您不必感到不好意思。”“这又是一句我喜欢听的话。”阿多斯道,同时十分有礼貌地向达达尼安点了点头,“能讲出这句话的人,不但不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而且肯定是一位心地高尚的人。先生,我喜欢这种性格的人。我看,要是此次决斗我们谁也没有被杀死,那么,往后我会从您的这些谈话中体味到快乐。请让我们再等一会他们吧,我还有很多时间,我想,那会合情合理。啊!瞧,我看是来了一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果然,渥集啦街的尽头出现了波尔多斯那魁梧的身影。&=$~+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怎么,您的一个证人是波尔多斯先生?”达达尼安叫了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这样。难道这让您不愿意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一点没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另一个也来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达达尼安朝阿多斯指示的方向看去,他知道了是阿拉密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怎么?”达达尼安这次比上次更吃惊地说到,“您的另一个证人是阿拉密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的。人们很难见到我们三个人分开——在宫廷,在城中,在国王的火枪手和红衣主教的卫士中间,人们都喊:波尔多斯、阿多斯、阿拉密斯,或者称我们为三位形影不离者。对此,难道您不知道吗?噢,您是刚刚从达斯克……或者波城来到巴黎……”&=$~+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先生,我从塔布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噢……不知道这些可以原谅。”阿多斯补足了他的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照我看,”达达尼安说,“这样称呼三位先生再合适不过。另外,如果我的这次&=$~+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①查利缦(742~814):法兰西王国加洛林王朝国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惊险遭遇被传扬开去,它至少可以证明你们的友谊并不是建立在彼此极为不同的性格的基础之上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时,波尔多斯走过来了,他举手向阿多斯表示他到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接着,他朝达达尼安转过身来,他一看是达达尼安,非常吃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在这里,让我们顺便交代一声,这时的波尔多斯已经脱掉了披风换上了另一件肩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啊,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惊叫了一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就是我要和他决斗的先生。”阿多斯一边说,一边手指达达尼安,并以此向波尔多斯打招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就是我要与之决斗的先生,”波尔多斯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不过,那要等到一点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也是我要与之决斗的先生。”阿拉密斯这时也赶了过来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过,那要等到两点钟。”达达尼安这样用相同的语气补充了一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你,阿多斯,为什么要与他决斗?”阿拉密斯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说实在话,我也没弄太明白。他撞到了我的肩伤。你呢,波尔多斯,因为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说实在的,我是为决斗而决斗。”波尔多斯这样回答,说着脸红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阿多斯什么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看到,贾司克尼人嘴角之上带着一丝微笑。他还听到那年轻人说:“我们在衣着方面曾有一场争吵。”&=$~+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呢,阿拉密斯?”阿多斯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因为神学……”阿拉密斯回答。同时向达达尼安示意,希望他在决斗原因方面保守秘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时,阿多斯看到,贾司克尼人嘴角之上再次掠过一丝微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真是这样?”阿多斯问阿拉密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的确是这样,”达达尼安替阿拉密斯回答,“关于圣奥古斯丁①,在一个论点上我们有很大分歧。”“毫无疑问,一个聪明人……”阿多斯一个人低声咕哝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先生们,现在既然你们都到了一块,”达达尼安道,“那就利用这个机会请同意我向诸位道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道歉”二字一出口,阿多斯的脸上泛起一道阴云,波尔多斯脸上掠过一丝傲慢的笑容,阿拉密斯则是个否定的表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起来你们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先生们。”达达尼安抬起头来说。这时,正好一缕阳光射在他那俊美、果敢的脸上,给他的脸镀上了一层金色。“我向你们道歉是考虑到,有可能我不能还清你们三个人的债务——阿多斯先生有权第一个将我杀死。这样,波尔多斯先生,如果他杀死了我,那您的债权的价值就大大贬了值,而阿拉密斯先生,您的债权就一文不值了。所以,我重复一句,我预先向你们道歉——就是这样,先生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说完这些话,我们便看到,达达尼安以一种骄傲无所畏惧的动作将剑拔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①圣奥古斯丁(354~430):基督教著名神学家,著有《三位一体论》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出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此时此刻,达达尼安已经热血沸腾。那一刹那,他可以抵挡国王火枪队的所有火枪手,阿多斯,阿拉密斯,波尔多斯就不值一提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时是中午的十二点一刻,烈日当空,太阳毒辣地照耀着整个草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天太热了!”阿多斯拔出剑来,“因为我的伤口在出血所以不能脱掉我的紧身上衣。先生,我担心让您看到那并非您刺出的血会感到不舒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倒是真的,先生,”达达尼安道,“不管是不是我刺的,看到一位英勇的贵族流血总不是件愉快的事——我和您一样,也不脱掉紧身上衣。”&=$~+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算了,算了!”波尔多斯道,“客气话讲得很多了,别忘了,我们还等待轮到自己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波尔多斯,不要‘们’哪‘们’的,如此不合适的话出口,还是你代表你自己吧。”阿拉密斯插进来道,“我觉得这两位先生说的那些话很好——完完全全和他们的贵族身份相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请吧,先生。”阿多斯向达达尼安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遵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两个人交手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就在两剑对锋发出第一次碰撞时,红衣主教阁下的一支卫队在德•卓撒可先生的率领下出现在修道院的拐角。&=$~+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波尔多斯和阿拉密斯首先看到了那些人,于是一起叫了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收剑,红衣主教的卫队过来了!先生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但是,已经晚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对决者的姿势逃不过那些人的眼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喂!”卓撒可一边喊着,一边向这边走来。同时,他命令要他们跟上。“喂,火枪手们,很明显,你们是在此决斗!这是有禁令的——你们把禁令当成耳旁风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们太大度了,先生们!”阿多斯满怀愤恨,他忘不了就是这个卓撒可前两天伙同其他几个卫士向阿多斯他们进行了挑衅。“我向你们保证,要是我们看见你们在决斗,我们绝对不看一眼。因此,让我们干我们的好了,你们用不着花钱就可以看一台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先生们,”卓撒可道,“责任高于一切,我不无遗憾地告诉你们,这是不可能的。因此,请你们收起剑来,跟我们走一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先生,”阿拉密斯学着卓撒可的腔调儿戏弄道,“要是我们可以做得了主,我们会很高兴地听从您的安排。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这不可能——德•特雷维尔先生拒绝我们这样做。因此,请您走您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激怒了卓撒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如果你们硬是不听从法令,那我们就动手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时,阿多斯低声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来我们又要吃败仗了,他们五个,我们三个。我声明,我们必须战死在这。因为如果被打败,我没有脸面再出现在队长的面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卓撒可将他的士兵站成了一排。阿多斯、阿拉密斯和波尔多斯也相互靠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