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一、一箭双雕(2)

金融战争

作者:顾子明
[更新时间] 2013-06-28 14:08:41    [字数] 6192

这时从厨房传出一位女人的声音:“老肖,谁来了?你先来给我弄弄这煤气炉吧,怎么这几天老打不着啊?”孟振荣跟在肖常峰身后来到厨房,正好看见肖雅媛的母亲一脸无奈的样子。孟振荣立即抢前一步:“叔叔、阿姨,让我来看看吧。”孟振荣仔细检查了一下煤气炉,发现炉头已经堵死,于是对肖雅媛的母亲说:“阿姨,有没有铁丝?”肖雅媛的母亲答:“有,有。”随后即走出厨房去找铁丝去了,不一会儿既拿着一根铁丝回来。孟振荣用铁丝将炉头的小眼全部捅了一遍,又把煤气炉的风门调了一调,试着点火,果然着了。肖雅媛的母亲很是高兴地问:“你是?”孟振荣回答:“哦,我是肖雅媛的朋友,孟振荣。阿姨,怎么称呼您?”肖雅媛的母亲爽快地答:“我姓陆,你就叫我陆阿姨好了。对了,热水器也打不着了,麻烦你也给看看吧。”孟振荣非常爽快地答:“好嘞。”孟振荣跟着陆阿姨来到了洗手间,检查了一会热水器:“看来是阀门坏了,得等星期天,我帮你们拿到维修中心去看看。”陆阿姨高兴地说:“今天多亏了你,要不,这顿饭还不知道怎么烧呢,晚上你就在这里吃顿便饭好了。”孟振荣喜不自胜:“好啊,陆阿姨,我来帮你打下手。”陆阿姨说:“行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是打下手,没一会儿功夫,孟振荣就“篡权夺位”,掌起了主勺,让陆阿姨打起了下手,肖常峰则坐在客厅里看着报纸。不到一小时的功夫,红焖黄花鱼、清蒸排骨、炒油菜,外加一个紫菜粉丝蛋花汤即摆上了肖家的餐台。二老吃得津津有味,陆阿姨夸奖说:“小孟啊,想不到你还真有两手,能烧一手的好菜呐。你看看你肖叔叔,都一把年纪了,连煮个饭都不会,真丢人呐。”肖常峰不服气地说:“别胡说八道好不好,我怎么不会煮饭?”陆阿姨接着说:“就知道嘴硬,上个月我们单位组织旅游,整整两星期,每当媛媛上课的时候,你不只好啃方便面吗?”肖常峰回敬道:“我那是喜欢吃,平常你老是限制我这个,限制我那个。正好趁你不在,我还不赶紧吃个够啊!”孟振荣见再争下去,自己夹在中间显得怪尴尬的,赶紧打圆场:“其实,我的手艺也就凑和。要不,你们先去厅里看电视,我来收拾吧。”陆阿姨用坚定的口气说:“这哪能要你来收拾啊,放着别动,你就陪你肖叔叔先出去看电视吧。”孟振荣非常坚持地说:“我手脚麻利,一会儿功夫就搞定了。”陆阿姨用双手将孟振荣往外推:“行了,行了,别瞎搀和了,你也不知道那碗筷往那里放。”肖常峰帮腔:“行了,小孟,还是让你陆阿姨收拾吧,陪我到客厅里说说话。”孟振荣见拗不过二老,也就不再坚持了,陪肖常峰来到客厅坐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在客厅里后,肖常峰开始向孟振荣询问工作方面的事情。没一会儿功夫,陆阿姨也收拾完毕,出来陪着一块聊,很快话题就转移了方向。陆阿姨像查户口似的,让孟振荣将他的家庭情况,父母亲是干什么的,兄弟姐妹有几个,都在干些什么,家里还有哪些亲戚,个人学历,年龄,过去有没有交过女朋友,等等,通通交代了个一清二楚。孟振荣看到时间已经过了8点30分了,起身说:“肖叔叔,陆阿姨,今天时候不早了,我看您二老也该休息了,我就不再打扰了。”陆阿姨笑嘻嘻地说:“看你说的,可别这么见外,一个人在外可不容易,今后常来啊。”两位老人一直将孟振荣送到门口,孟振荣转过身来:“肖叔叔,陆阿姨,请留步。”陆阿姨接着说:“行行,我们就送到这里为止,路上多加小心。”肖常峰接着说:“有空常来。”孟振荣早就盼着这句话了,兴奋异常地说:“好啊!你们就回吧。我走了。”孟振荣兴致勃勃地冲向楼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孟振荣走了以后,肖常峰洗完澡先行上床去休息了,陆秀芸洗完澡后,又坐回到客厅看电视。不一会儿,肖雅媛开门进来。陆秀芸说:“媛媛,过来坐一会儿,妈妈有事要跟你说。”肖雅媛问:“妈,什么事这么着急?我现在是又累又脏,我得先洗个澡。”陆秀芸说:“好,好,洗完澡再谈。”肖雅媛走进自己的房间,拿起换洗的衣服进了洗手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约十几分钟以后,肖雅媛身穿紫色睡衣,手里拿着一条白色毛巾,一边擦拭着湿发,一边来到妈妈附近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肖雅媛略带娇气地问:“妈,什么事呀,快说吧。”陆秀芸略带埋怨地问:“你怎么回事啊,已经谈了朋友了,也不跟爸妈说一声。”肖雅媛有点纳闷,又有点委屈:“妈,哪有的事啊,这八字还没一撇呐,哪来的男朋友啊?”陆秀芸有点不满了:“媛媛,别跟妈打哈哈了,人家都自己找上门来啦!”肖雅媛更是一头雾水:“上门,谁上门来了?”陆秀芸也被弄糊涂了:“谁上门?还有谁,就你那男朋友啊。”肖雅媛一脸疑惑不解地说:“男朋友?”陆秀芸见女儿既委屈又疑惑,接着说:“对,你的男朋友,叫孟振荣的。他说他在你们楼下的中融投资有限公司工作,跟你钟阿姨是同事来着。今天晚上已经在这里呆了几个小时啦。怎么,你会不认识他?”肖雅媛这才如释重负:“哦,是他啊,认识是认识,不过可不是什么男朋友,我只跟他在大堂里见过几次面。”陆秀芸埋怨道:“媛媛,你也老大不小的啦,今年都25岁了,可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再这样拖下去,怎么得了。我看,这小伙子人挺不错的,嘴巴甜,手脚勤快,一定会疼人的。而且还是1959年出生的,年纪比你大6岁,挺般配的。还是个正牌的大学本科毕业生呐。”肖雅媛又有点害羞地嗔道:“妈……。”忽然又若有所思地停了下来,接着说:“时间不早了,我要睡觉去了。”说完起身直奔自己的房间去了。陆秀芸既埋怨,又心疼地在肖雅媛身后唠叨了一句:“这死丫头,妈的话,你可要好好考虑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星期天一早还不到8点,孟振荣即赶到了肖家。开门的正好是肖雅媛,孟振荣惊喜交加,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你……。”肖雅媛不太客气地回敬一句。“怎么?有点意外啊?”孟振荣有点不好意思:“没,没……嗯,我是来帮整整热水器的。”肖雅媛接着说:“行了,我早就知道了,我妈已经跟我说过了,叫我好好招待你这位贵客。”孟振荣略感诧异地问:“肖叔叔和陆阿姨不在吗?”肖雅媛回答:“他们一早就出去喝早茶去了,还顺便去买菜。别啰唆了,赶快进来吧。”孟振荣进门以后直接进了洗手间,一边卸热水器,一边对肖雅媛说:“我得拿到附近的维修站去,换个阀门就好了。”大约一个钟头以后,孟振荣把修好的热水器从维修站给扛了回来。装好后一试,一切正常。孟振荣看看没有什么事了,见肖雅媛也没有要留他的意思,只好准备先走人。这时刚巧肖常峰和陆秀芸夫妇拎着菜篮子走了进来,见到孟振荣,陆阿姨非常客气地说:“小孟,今天这么早就过来啦!”对着肖雅媛说:“媛媛,还不快给小孟倒杯水。”接着伸手拉着孟振荣说:“来,快坐下,先歇会儿。”孟振荣有点不好意思:“肖叔叔,陆阿姨,不用了。热水器已经弄好了,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了。”陆阿姨责怪地说:“什么话,还这么客气干什么。不管怎么说,也得吃完中午饭再走!”孟振荣欣喜若狂,根本不理会肖雅媛会有何反应:“好啊,恭敬不如从命。来,陆阿姨,我来帮你。”孟振荣顺势将二老手中的菜篮子给接了过来,直奔厨房而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吃过午饭以后,孟振荣在肖家略坐了一会儿,起身向二老告别:“肖叔叔,陆阿姨,中午你们也该休息一会儿,我就先走了。”陆阿姨笑嘻嘻地说:“好,好,媛媛,快送送人家小孟。”孟振荣走出房门以后,还听到陆阿姨在背后说:“有空常来啊。”肖雅媛将孟振荣送到楼梯口时,孟振荣非常恭敬地说:“别送了,我自己走就行了。”肖雅媛迟疑了片刻说:“我妈说,让你有空常来。”孟振荣一听这吩咐,知道有戏了,欣喜若狂地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行,一定!那我先走了。”孟振荣回去以后,当晚请方智平出来,在附近的大排档痛痛快快地大吃了一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子,孟振荣三天两头地往肖家跑,还经常帮助两位老人忙前忙后,大献殷勤。自从孟振荣出现在这个家庭以后,打扫卫生、换煤气等比较粗重的家务活,几乎都由孟振荣给一手包办了。由于两位老人都是北方人,特别喜欢吃饺子。孟振荣就隔三差五地换花样,这次是韭菜馅的,下次就是鲜虾馅的,再下次又是羊肉馅的了,反正是次次都是花样翻新,每每亦会有意外惊喜,将两位老人哄得是笑口常开。肖雅媛本来就是个孝顺女,对父母的安排从来就是逆来顺受,自己也确实挑不出孟振荣的什么毛病来,自然也就与孟振荣确定了恋爱关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秋去春来,不知不觉就过了一年多。1993年春节前,肖雅媛临近期终考试。为了集中精力复习考试,肖雅媛请假一周,并同时给孟振荣约法三章:一是不许打电话;二是不许上家来;三是不许见面。孟振荣想,不就是一周时间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转眼之间也就过去了,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可说是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堕入爱河的孟振荣觉得这一周是他一生当中最为难熬的一周,日日是度日如年,夜夜是情熬心肺。没办法,他也只好忍着。不过,也就是在这一周里,他干了一件起先看来根本就是个微不足道的,但最后却足足影响了他一生的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孟振荣一直关注着股市,尤其是1992年初,受相关政策暖风频吹的影响,股市走出了一波波澜壮阔的大牛市行情,使孟振荣觉得股市将是中国未来一段时间里最为赚钱的一个行业。特别是像他们这样的投资公司,仅将资金投资在实业上,不但投资回报太慢、太少,而且投资风险也非常大。孟振荣一直觉得公司应该拿出一部分资金投资到股票市场上来,争取更快、更多的投资回报。前一段时间都忙着应付肖雅媛了,现在正好闲着无聊,于是向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卢连群写了一份关于积极参与投资股票市场的报告。报告完成以后,很快就交了上去,由于也未引起任何的积极回应,于是孟振荣自己没多久也把这档子事给忘了个一干二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肖雅媛考试完的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孟振荣下午打电话约肖雅媛,说是要给她一个意外惊喜。晚上,两人先是在沿江路大三元的西餐厅吃了一顿烛光晚餐。吃完饭以后,孟振荣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电影票来。肖雅媛问:“什么电影?”孟振荣郑重其事地回答:“乱世佳人。”肖雅媛非常惊喜地一声大叫:“啊!”见餐厅里的许多双目光同时投向了她的这个方向,肖雅媛立即意识到这是在公共场所,赶紧将音量压了下来:“真的?这可是我最最想看的电影了。几点开演?”孟振荣回答:“九点钟。”接着看了看手表:“现在是八点二十,还有四十分钟。时间绰绰有余,来得及,别激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电影放到一半,两个人的心情也随着剧情的发展,汹涌澎湃起来。孟振荣感觉到肖雅媛的手就放在扶手上,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手伸了出去,抓住肖雅媛的手轻轻抚摸。肖雅媛也不抗拒,反而也时不时地给予了积极的回应,与孟振荣的手相互交织,一块摩擦、抚摸。孟振荣开始得寸进尺起来,将嘴凑到肖雅媛的耳朵边,轻轻地轻吻起来。肖雅媛开始微微地兴奋起来,不由自主地将头转了过来,将热唇与孟振荣的嘴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面的剧情两人到底有没有在看、有没有看明白,两个人都说不清楚了。等他们发现突然灯火通明,电影散场了。孟振荣这时只有一种感觉:“电影太短了!”两个人走出电影院,沿着沿江路往肖雅媛家的方向走。两个人默默地往前走着,突然,肖雅媛停了下来,将身子转向孟振荣,率先打破了过于沉闷的局面:“阿荣,我们结婚吧。”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简直让孟振荣欣喜若狂,不能自己。孟振荣此时此刻觉得,他自己才是今晚获得意外惊喜的人,声音略带颤抖地说:“好……好……真是太好了!一切都听你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结婚的日子很快就定了下来,1993年10月1日,在一家五星级酒家一共摆了18桌。让孟振荣受宠若惊的是,连中融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卢连群也在受邀请之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卢董事长与岳父早就是老站友,抗美援朝的时候就曾经一同并肩作战,文化大革命时期又同住一个牛棚,两人关系甚佳。落实政策以后,岳父恢复了原来市中行行长的官职,而卢连群则被派遣组建了这家颇具规模的投资公司。两人工作一忙,相互来往的时间反而少了,但经常的电话联系还是从未间断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才还看见董事长的身影,怎么一会儿功夫,就不见人影了呢?”孟振荣心里正纳闷着。突然见远处的岳父正在向自己招手,示意自己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到一个没人的房间,孟振荣见岳父正在跟卢连群交谈着。岳父见孟振荣走过来,一边招手叫他过去,一边对着卢连群说:“这是我的女婿,孟振荣,就在你手下干呢。”卢连群一边思索着什么,一边主动伸出手来与孟振荣握手:“哦……哪个部门的?”孟振荣突然想起曾经给董事长写过的报告,同时立即回答:“投资部的,董事长,我曾经给您写过一份关于投资股市的报告呐。”卢连群这才想起什么来:“哦,对了,你就是孟振荣!”卢连群此时扭头对着肖常峰:“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啊,哈哈……。”肖常峰附和地说:“哎,我这位女婿肚子里可是有点墨水哦。我跟他聊过,金融基础理论扎实,头脑灵活,对股票市场很有独到的见解,是一个可塑之才啊!老卢,你得好好栽培一下。”肖常峰又扭头对着孟振荣说:“小孟,你卢叔叔也是在金融领域里打拼了半辈子的老江湖了,他的一招半式,就足够你受用几年的了。”孟振荣不停地点头:“是,是,请董事长今后多多指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方智平站在门口向孟振荣喊道:“嘿,新郎官,人家正等着你敬酒呐,你怎么躲在一边不露脸啊?”孟振荣站了起来:“好,我立即来。”回头对岳父和董事长说:“我得出去应酬一下。”孟振荣走到门口后,回头瞄了一下,见岳父和董事长又在聊着什么。孟振荣心里挺自卑地想:难怪报告如石沉大海,久久杳无音信。在公司里干了11年,居然在董事长那里连一点儿印象都没有,真是失败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婚假结束以后,孟振荣回到公司上班。一走进办公室,卢连群的秘书立即通知孟振荣,让孟振荣立刻到董事长办公室去,董事长有要事找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孟振荣走进董事长办公室,卢连群立即起身,将孟振荣接到沙发前坐下:“小孟,你的报告我考虑了很久,很有见地。其实这个问题一直以来我也在反复考虑,权衡各方利弊,只不过当时的政治风险太大,另外一时还找不到一个可以担当如此重任的人选。近一段时间以来,我反复琢磨邓小平的一段讲话:‘有人说股票是资本主义的,我们在上海、深圳先试验一下,结果证明是成功的。看来资本主义有些东西,社会主义制度也可以拿过来用。即使错了也不要紧嘛!错了关闭就是,以后再开,哪有百分之百正确的事情。’他老人家的一席话,实际上也给股票市场定了性的,我们也要紧跟时代的步伐,否则就要落后于形势了。小孟,这件事我已经考虑好了。就由你来负责主持这项工作,你看怎么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孟振荣非常感激地说:“放心吧!董事长,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事长接着说:“我决定成立一个证券投资部,原来的投资部改为实业投资部。新的证券投资部由你来担任经理,再将原来的投资部副经理王友正调过来给你做副手,你看怎么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孟振荣犹豫了一下:“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事长挥了挥手,打断了孟振荣的话:“你是对王友正有所顾虑,是吧?不要担心,虽说他原来是你的上级,但王友正这个人我了解,为人正直敦厚,办事稳重踏实。给你做副手,正好可以弥补你的不足嘛。如果没有其他的问题,那就这么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孟振荣爽快地回答:“行,不过,董事长,你再把方智平调给我吧,他在财务分析方面可是个难得的人才,我们做股票可离不开这一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事长也非常爽快地说:“行,过两天就让人事部给办手续,然后再在全体员工大会上宣布此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孟振荣异常兴奋地回答道:“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从当上了部门经理以后,孟振荣的坐骑也鸟枪换炮了,红色运动型自行车换成了红色本田流线型摩托车。整天骑着这辆时髦的摩托车,带着娇妻穿梭在大街小巷中,孟振荣心里面只有一个字:“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