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三、处心积虑(1)

金融战争

作者:顾子明
[更新时间] 2013-06-28 14:17:48    [字数] 5874

1992年5月,梁聪将毕业论文作了最后一次的定稿修改,准备过两天就参加论文答辩。此时毕业分配的意向收集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辅导员已经跟梁聪通了几次气,看他到底有什么具体的意见和想法。这一年与往年一样,硕士学位毕业的研究生依然是供不应求,特别是像梁聪这样的经济系的毕业生,来学校要人的单位更是络绎不绝。像政府机关、银行、证券公司和中外大型企业都有很大的需求。研究生还没等到毕业,已经被各用人单位约定了签约的意向,唯恐到时被别的单位给抢跑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其实,梁聪对自己的去向早就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了。政府机构,他是绝对不考虑的。虽说公务员是很多人向往的职业,但对于他来说,却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他可不想像他老爸那样,在政府机构里混了一辈子,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连买一台29寸的大彩电,还要整整算计大半年。梁聪考虑,要想发达,靠给别人打工也是不行的,必须得自己创业才行。弄好了,飞黄腾达;弄不好,也不要紧,反正自己有的是时间。但当务之急的问题是,缺乏创业的资本。所以,还得先找一个单位,在那里一方面积累资金,另一方面也可以为自己今后的事业,积累下必要的人事关系,打下良好的业务基础。梁聪看好证券业的发展前景,这个行业刚刚兴起,正是可以一展拳脚的地方。|&$%-首发www.zongheng.com-&!@+

现在的问题是,几家大型国有证券公司都向自己递上了橄榄枝,到底去哪一家,这倒成了梁聪不得不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从发展前景、发展趋势来看,上海一定是我国金融业未来的中心,也正在致力于向亚洲金融中心乃至世界金融中心的方向迈进。特别重要的是,上海在解放前就是亚洲金融中心。如今又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重振昔日的雄风,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但深圳却是一个新兴的城市,充满了朝气、活力与魅力,创业的机会又特别多,而且自己一直以来都没离开过广东。这里是自己发展的根基,各种关系和人脉都已经形成。一旦放弃,又得重新开始,也是一种资源的巨大浪费。于是,考虑再三,梁聪终于决定,还是留下来再说。先到深圳的一家大型国有证券公司干几年,一旦羽翼丰满之后,立即开创自己的事业。|&$%-首发www.zongheng.com-&!@+

梁聪拿着报到通知书,如期来到这家证券公司报到。人事部门按照老总的指示,将梁聪分配到了投资银行部上班。刚开始时,梁聪并不知道投资银行部是干什么的。数次与负责接待的人事部经理商量,看是否可以将他调整到证券自营部门,他想成为一个操盘手。虽说梁聪并不了解证券公司的具体业务,但也事先做了一些调查,知道每一家证券公司都有一个证券自营部门。他想,如果可以在这个部门里工作,使自己清楚地了解运作股票的全过程,那么就可以将自己的资金跟着运作,借助大资金的力量,使自己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原始积累的目标。|&$%-首发www.zongheng.com-&!@+

其实事情哪有这么简单,证券公司里这样一个至关重要的要害部门,根本不可能让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染指。再说了,相互之间根本就缺乏必要的了解和互信的基础,这就需要一个相互适应的磨合过程。即使是有机会进入这样的部门,也必需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和考验。但这种可能性,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奢望。人事部门经理当然也没有一口回绝梁聪的个人要求,只是一再向他解释,要听从组织的分配和安排。一旦有这样的机会,一定会考虑他的个人意愿的。反正都是一堆的客套官腔,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实质性内容,这令梁聪倍感失望。 |&$%-首发www.zongheng.com-&!@+

万般无奈之下,梁聪只好来到投资银行部报到。部门负责人李总经理亲自接待,并向梁聪介绍了该部门的主要业务。梁聪这才知道,投资银行部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负责新股的发行事宜。要经常出差,在全国各地跑。帮助拟上市公司规范整顿,整理和编撰拟上市的各种材料,并将有关材料报送证券监管机构审批。然后还要负责拟上市公司的整体形象包装,使新股发行时可以定一个好的价位。反正是上市公司从准备上市的那一天开始,一直到正式上市为止,所涉及到的一切工作,都是投资银行部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虽说这项工作挺辛苦,但在证券公司中也是一个收入颇丰的部门。除了正常的工资、奖金和补贴以外,每个项目还有相当可观的业务提成。|&$%-首发www.zongheng.com-&!@+

听了李总经理的一番介绍以后,梁聪对投资银行部的业务性质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其中经常出差和报酬可观这两点,对梁聪最有吸引力。梁聪就是想有更多的机会来建立各种关系网,现在不用花自己的钱就能办到了。收入丰厚可以使自己尽快完成原始积累,累点苦点也没关系。梁聪还意识到,投资银行部主管拟上市公司的股票发行事务,对于哪些股票即将上市,必先人一步得到有关的信息。正好有许多人在倒腾原始股和内部职工股,都需要了解哪些公司正在做发行股票的准备。投资银行部在这方面就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说不定这信息快人一步的优势,又是自己一个不可多得的生财之道。这时,有一个项目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其中的一位工作人员因为老爸突然身患重病,不得不临时请假返家照顾。李总经理就叫梁聪接手此人所负责的工作。|&$%-首发www.zongheng.com-&!@+

一连几天,同一个熟悉的声音数次来电,都要找那位回家照顾老爸的同事。由于梁聪临时顶替那位同事的工作,自然先坐在这个位置上办公了。这个打电话的人似乎有很急的事情要找那位同事,但一听说他不在之后,随即就把电话给挂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过了几天,那人又打来电话,不过这次倒没有急于挂断电话,而是迟疑了一会儿,似乎想说点什么。梁聪主动应答:“你有什么急事吗?要不要到时我给你转达?”打电话的人有点不解地问:“他到底去哪里了?怎么最近一直找不到他?”梁聪说:“他父亲生命垂危,他回去伺候老爸去了。”打电话的人有点心急地问:“什么,回家伺候老爸去了?知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梁聪答:“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他的工作现在全部转交到我手上了。”打电话的人又问:“什么,他的工作全部由你负责了?”梁聪这时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声:“这下子麻烦了。”似乎打电话的人在跟另一个人商量着什么来着。没一会儿功夫,打电话的人又问:“请问你叫什么?”梁聪回答:“我姓梁,叫梁聪,聪明的聪。你呢?”打电话的人答:“哦,梁聪是吧。你管我叫阿宽好了。这样子,梁先生,我们现在有件事情想麻烦你一下,不知你方便不方便?”梁聪爽快地回答:“什么要紧的事情?说吧。只要是我可以办到的,一定效力。”阿宽说:“电话里谈不方便,你几点下班?”梁聪答:“五点整。”阿宽说:“这样吧,我们今晚六点钟在你们办公大楼拐角处的旺记酒楼见,不见不散!”梁聪答:“行啊,哎,我们没见过面,怎么相认啊?”阿宽答:“你到了以后,就问门口的小姐,告诉他你找阿宽,她就会带你找到我们。”梁聪说:“好!”|&$%-首发www.zongheng.com-&!@+

到了下班时间,梁聪准时来到旺记酒楼,告诉小姐他要找一个叫阿宽的人。小姐即刻把他带上二楼的一个包间,见有两个人已经在那里等候了。见梁聪进来,一位体态略胖的已经迎上前来:“我是阿宽。”他又指了指另一个同伴:“这是阿强。”梁聪赶紧自我介绍:“我是梁聪。”阿宽指了一下座位:“先坐下再说。”又对着服务员说:“小姐,倒茶。”阿宽对着梁聪说:“梁先生,想吃点什么?随便点。”梁聪客气地答:“随便,随便,还是你们点吧。”阿宽这才不再客气了,跟服务员点起菜来。|&$%-首发www.zongheng.com-&!@+

这边是一边上菜,那边阿宽试探着问:“是这样的,我们有话明说,也想给你送点财。我们想知道你们正在办理的那个项目进展得怎么样。如果有准确的消息,我们想往四川跑一趟,在上市之前先收购一批原始股。当然了,我们也不会让你白干的。我们可以先给你3万块钱,事成以后再给你3万,你看怎么样?”梁聪又惊又喜,但还是尽量抑制住自己的兴奋:“没问题,我下星期就要出差到四川,还有一些材料需要补办。然后再赶到北京,将材料送到证券监管机构,估计到时候就会有一个明确的答复。”阿宽非常爽快地打开他那不太显眼的塑料袋,从里面拿出一个用报纸包裹的东西。打开来一看,全都是一捆捆一百块的大钞。阿宽从里面拿出了三捆,摆在了梁聪的面前说:“数数看,一共是3万。”梁聪不好意思地说:“不用了,你阿宽如此爽快的一个人,我还能信不过你们吗!”阿宽随即拿出一张名片,交到梁聪手里说:“一有消息,立即打这个电话告诉我。”梁聪高兴地答道:“行啊,你就放心吧。”|&$%-首发www.zongheng.com-&!@+

梁聪按照公司的安排,星期一坐飞机赶往四川。临行之前,将那3万块钱也带在了身边。他想,如果这家公司上市的事情可以确定下来,他就用这3万块钱也买些原始股。到了四川以后,工作进展得十分顺利。在北京的一位同事也打来电话,说证券监管机构那边也没什么问题了,就等着梁聪将整理好的补充材料给送上,这家公司上市的事情也就八九不离十了。梁聪一边整理材料,一边以每股0.80元的价格开始购买原始股,一共买了37,500股。赶往北京,他将材料送到了证券监管机构。|&$%-首发www.zongheng.com-&!@+

返回当天,梁聪即打电话约见阿宽。梁聪与阿宽又在旺记酒楼见面,将具体了解的情况向阿宽一一说明清楚。分手之前,阿宽正准备拿事先约定好的酬金酬谢梁聪,梁聪却说:“阿宽,我这里也有这家公司的一点原始股,你只要给一个合理的价钱,最后的一笔酬金也就免了吧。”梁聪随着掏出了一叠原始股票证,放在了桌子上。阿宽看了看,确定是那家公司的原始股,又考虑了片刻说:“这样吧,这只股票上市时估计起码会有十三块以上。我们算交个朋友,作为见面礼,我就以十块钱一股全部收下,你看怎么样?”梁聪兴奋不已地说:“好,痛快。就按你说的,跟你阿宽打交道就是爽快!”阿宽点齐了375,000元交给梁聪,收下了全部的原始股。梁聪本来也想留下原始股等上市以后再抛售,但考虑到他有很多机会接触原始股,对他来说,最要紧的就是加快资金周转的速度,于是最终决定先出手再说。|&$%-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次,梁聪所在的项目组开始负责河南的一家公司的上市准备工作。项目刚刚开始,不确定因素很多。因此对于梁聪来说,还不到自己积极出击的时候。与此同时,另一个负责新疆一家上市公司的项目小组,已经进入到发行阶段了。该小组一成员突生疾病,不能前往新疆办这项事了。此时梁聪主动请缨,积极要求替代这位同事前往新疆完成所剩下来的工作。这次新疆这家公司是以全额预存款的方式发行新股。要求参加认购的股票人,必须先在指定的银行存上一笔定期存款,存款期限为一年。按照存单摇号抽签,中签者可以认购一定数量的股票。梁聪将赚到的375,000块钱,加上自己几个月的工资奖金和提成等,一共筹集了40万元,公私兼顾杀向新疆。他把最后中得的签全部转手倒卖,又将定期存款以八五折的价格全数出手,最后一算,还是净赚了100万元。|&$%-首发www.zongheng.com-&!@+

时间很快就到了1993年的7月份,距梁聪走上工作岗位已经差不多快一年了。梁聪此时已经积累了近150万元的创业资本,本来还想再做一单,赚够300万就辞职自立门户,开创自己的事业。此时突然了解到,当地又有两家公司正准备发行新股。如果出差,就有可能错过这次发行机会。梁聪当机立断,立即向李总经理提交了辞职报告。李总经理接到梁聪突然提交的辞职报告,觉得非常诧异,极力予以挽留,希望梁聪能够留下来。他还向梁聪暗示,组织对他的工作表现非常满意,已将他列为培养和发展的对象。只要梁聪可以留下来,不久就会给他升职加薪。不过梁聪去意已定,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李总经理也只好作罢,批准了梁聪的请辞报告。梁聪临行前,李总经理还再三叮嘱,如果梁聪什么时候想回来,随时欢迎。|&$%-首发www.zongheng.com-&!@+

1993年9月份,两家公司先后以抽签的方式发行新股。每张抽签表为2元,每个中签号可以认购1,000股的新股。梁聪东凑西拼又弄了50万元,总算凑足了200万元。由于抽签表对每位认购者限量发售,梁聪于是通过在建筑业工作的朋友召集了几十个的民工,每个人一天给100块钱,帮他排队认购抽签表。中了签的表一部分先行转让,拿回了一部分的资金,剩下的一些中签表他全购买了这两只股票。这两只股票于1993年1月8日同时上市,上市当天,两只股票都以10.00元开盘,梁聪认为开盘价位过低,没有反映这两只股票的实际潜力,因此他没有急于出售。这两只股票在第二天又略微小幅走低,从第三天开始,一连九天节节攀升。一只最高升到了19.50元,另一只也一度摸高到了16.00元。梁聪分别以17.6元和15.4元的价位将两只股票抛售一空。最后一结算,除了归还所借的资金外,创业资本已经达到了532万元。|&$%-首发www.zongheng.com-&!@+

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已经积累到了532万元的创业资本,使梁聪深刻地认识到证券这碗饭实在是太好吃了。财富积累的速度简直就像是坐火箭一般,一日千里。梁聪更加坚定了要在证券业闯荡终身,成就一番事业的决心。梁聪认为证券投资咨询业务是我国证券市场一块仍未被开发的处女地,大有开发利用的潜力,于是索性注册成立了通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首发www.zongheng.com-&!@+

可自打该公司成立以来,才发现现实与理想之间相距甚远。中国的中小投资者的确非常需要证券投资咨询服务,但无奈他们却支付不起高昂的咨询费用。而机构投资者虽可以支付得起咨询费用,但他们往往有自己的证券研究队伍,有的实力还相当雄厚,水平也相当了得。其不少的研究成果也是深藏闺中、待价而沽,哪里还需要向外界购买证券咨询投资产品。于是证券投资咨询公司的盈利模式一直以来是朝不保夕,业务活动更是常常有了上顿而没下顿,经营业绩当然也只能是始终游离于亏损与盈利的一线之间。|&$%-首发www.zongheng.com-&!@+

时间一晃就到了1994年的年底,梁聪接到了母校70周年校庆的邀请函。对于这次的校庆活动,梁聪寄予了很高的期望。这是一次结识新老同学的大好机会,对于自己公司未来的发展也是大有裨益。如今公司业务发展正处于关键时期,尽管自己从来没有怀疑过证券业未来前途无量的发展前景,但梁聪对于自己公司业务的发展前景不无担忧。显然中国投资者在实际的需求和实际的承受能力之间有太大差异,必须另辟蹊径,寻找更加稳妥和可靠的赚钱捷径。否则折腾不了多少年,自己那几百万就得坐吃山空。|&$%-首发www.zongheng.com-&!@+

星期天一大早,梁聪即来到校庆开会的地点。由于来得太早,会场里显得稀稀拉拉。梁聪先到原来居住过的宿舍区和教学楼附近转了一圈,见还是老样子,没有明显的变化。再回到会场时,人头开始渐渐增多。梁聪就在靠后排的地方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密切留意着来往的人群,看能否见到自己熟悉的面孔。|&$%-首发www.zongheng.com-&!@+

庆祝大会开始不久,孟振荣匆匆赶到。见梁聪身边还有个空位,过来坐了下来。经济系的张教授跟在孟振荣的后面也走了进来,当孟振荣和梁聪同时起身让位的时候,才注意到来者是他们的导师,于是两人不约而同地同时出声:“张教授。”张教授也有点兴奋地说:“噢,是你们啊。”说完后即与他们招了招手,接着往前面的空位走去。孟振荣与梁聪相互望了一眼,觉得并不认识。梁聪先说:“我是1992年经济系毕业的研究生。叫梁聪。”孟振荣吃惊地说:|&$%-首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