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第一辑 那些事无冕之王

你的,大大的坏

作者:周黎明
[更新时间] 2013-07-16 13:37:15    [字数] 3935

某些行业在银幕上曝光率颇高,另一些行业则不受影人青睐。记者属于前者,会计属于后者。美国一项研究显示,记者充当主角的电影有1000多部,估计只计算了美国电影,或者仅把在美国公映的外国片包括在内。诚然,比记者露面更多的职业也不少,随便就能想到警察、律师、医生等。西部片的牛仔其实也是一项职业,能独占一个类型,可见其重要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电影撞新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记者能长久驰骋银幕?理由如下:“记者们极少成群结队去工作,常常是独往独来,而一个古典英雄也必定是一个单干户;记者们穿梭于不同人群、不同国度之间,这正好符合一个古典英雄所需要的人文与地理纬度。更重要的是,记者们被赋予了与英雄一样的天命:惩恶扬善,行侠仗义,解民于倒悬。尽管现实中的记者,往往叫英雄太沉重,但职业上的特点,使其肩膀仍成为导演们安放现代人英雄梦的理想之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段精辟论述出自一部叫做《电影撞新闻:影像中的无冕之王》的著作,作者张修智曾是《瞭望东方周刊》的副总编辑。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影迷,“搜集了上百部描写记者、表现媒体的电影”,然后在书中点评了其中35部。这35篇影评并非传统的文本解读,而是借助电影来谈论新闻现象。换言之,本书的着眼点是电影,着重点是新闻。这也印证了电影的优势——具有可无限延伸的外围,其中任何一根触须都可以打开一番全新的天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评论《总统班底》时,作者参照了主角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两位上司的著作,更甭说伍德沃德自己多年来的一系列著述。对原始素材掌握了解得如此透彻,再回过头来审视电影,眼光自然要高得多,收获也丰厚得多。除了《总统班底》、《晚安,好运》等经典记者电影,作者还收罗了几部一般人不会往新闻方向靠的影片,如都市言情片《西雅图夜未眠》。他通过该片,联想到中国的午夜电台女主播向菲使得逃犯自首的神奇故事,然后分析了脱口秀对于听众的心理暗示作用:“对于一个受教育不多、生活经历比较简单的人来说,冥冥中操一口悦耳、体己的话语的脱口秀主持人,或许不但是一个导师,甚至可能成为某种形而上力量的替代品,填补了现代人内心深埋的对终极存在的渴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电影撞新闻》中的文章篇幅不长,但信息量颇大;旁征博引,但又不掉书袋;选片注重兼顾新闻传媒的各个领域,但又没有堆砌成十味大全。作者对新闻职业的理想和激情渗透在字里行间,对于记者英雄(如《投奔怒海》中的芥川、《晚安,好运》中的默罗、《铁人》中的文卡尔)投以由衷的赞赏,而对于行业败类(如《欲盖弥彰》中的格拉斯、《沉静的美国人》中的派尔、《做大英雄》中的康尼)则给予鞭挞,但似不够鞭辟入里。想必这是国情使然:当某种理想尚未实现时,目标多以正面呈现为主;而一旦实现,则负面效应会受到更大的关注。或许这是为什么作者没有选西德尼•吕美特的《电视台风云》、比利•怀尔德的《洞中王牌》(Ace in the Hole, 1951)、伊利亚•卡赞的《登龙一梦》(A Face in the Crowd, 1957)等经典记者片的原因,毕竟,要腐败先得有权势,光是抚摸着不存在的王冕,岂不是形同皇帝没当成就摆弄新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记者画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记者有“无冕之王”的称谓,但参照好莱坞逻辑,当记者的首要条件是必须随时准备跟采访对象进入极度亲密的状态。伍迪•艾伦的《独家新闻》中,女主角仅是一名校报的记者,甫一出场便跟受访者搞上了床。男记者运气更佳,通过跟踪采访,最终抱得美人归,如格里高利•派克在《罗马假日》中掳获奥黛丽•赫本。《迫切的任务》中,伊斯特伍德扮演的记者连上司的老婆和女儿都不放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自认算半个媒体人,认识的朋友多半也是这个圈子,但从未听说过采访采出恋情的事例。按理说,圈内不乏俊男美女,受访人中也不乏成功人士,但不知为何难以采出火花。还有一个让我目瞪口呆的记者电影细节:记者一旦遭遇某受访人,就会不停地光顾,仿佛成了对方的家庭成员,或者是做家访的社工;而现实中,一般一个题目我只能给予一周的时间,包括前期准备和实地采访,最拖沓的一次也只花了三四个月。在我印象中,记者是一个无情的行业,用得着你就找你,用不着永远都不会联络你,因为每周都要做新题目嘛;而电影中的记者却仿佛找对象,动辄私订终身,比看家狗还忠心耿耿。我真不明白他们那分派任务的编辑如何忍受这种一辈子只做一个题目的记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西方电影里的记者有一些共同特征:(1)抽烟,酗酒,玩女人;(2)脏话连篇,不修边幅;(3)人际关系糟糕,家庭支离破碎,跟上司尤其不合拍;(4)有强烈的个性,严重的个人主义倾向,反体制几乎到反社会的地步;(5)视真相为最高准则。银幕记者跟银幕作家、银幕侦探有着很大的相似度,属于非动作化的孤胆英雄。《萨尔瓦多》中的波尔便是典型,表面上极不靠谱,但敢于挑战国家政策,坚守职业底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看美国新闻界口口声声捍卫言论自由,他们对好莱坞的描写却极为不满,早在1931年,新闻学教授约翰•德鲁里(John Drewry)便大骂好莱坞“把记者拍成了黑社会,连一个普通商人都不如”。而学者法洛斯(Fallows)和汉森(Hanson)则解释说,那时的好莱坞对待记者已经非常“仁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记者电影一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般认为,最早的记者影片(指有相当影响的)是1931年的《犯罪的都市》(The Front Page,直译为《头版》),曾获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这部改编自话剧的作品,按照学者吉廖内(Ghiglione)和休伊特(Hewitt)的说法,至今仍影响着新闻人的言行思维,是某些人从事新闻业的直接诱因。其原作者是记者,擅长嬉笑怒骂的杂文,曾任职于报业大亨赫斯特(即《公民凯恩》主人公凯恩的原型)的芝加哥报社。那是一个“不按理想主义教授和象牙塔新闻学校规则办事的报纸”[学者默里(Murray)语],他们把剧中的记者描写成“没有思想、没有目标、没有道德的产物”,是“一群爱管闲事的笨蛋,介于走私酒贩和出卖色相的妓女之间”。影片中有一个杀人犯在行刑前夕逃走,来到报社,被两名记者私藏起来。市长要“严打”,以赢取选票;记者则追求独家新闻,不让犯人见其他人,几方势力构成一幅“全盘腐败的梦魇图” [学者哈维(Harvey)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战后黑色影片大行其道,记者电影中最著名的例子是《洞中王牌》(Ace in the Hole, 1951),讲一个失业的纽约记者来到新墨西哥州,偶然得知某男子困身山洞,便炒作成惊天动地的新闻事件,同时还把该男子那颇具姿色但又邋遢的妻子搞到手了。报社墙上的锦旗绣着“说真话”几个字,严格说,主角并未撒谎,只是通过夸大事实,制造雪球效应,把救人做成了一场秀。笼统地说,好莱坞对于八卦新闻业一向毫不留情,或许因为它自己也是受害者,但对于始作俑者(即买报纸的读者)则鲜有提及,更无批判,大约是投鼠忌器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阴谋理论盛行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好莱坞冷面现实,仅1976年就推出了两部传世的记者影片:一是揭露尼克松丑闻的《总统班底》[洛伊希腾贝格(Leuchtenburg)称之为“提升新闻业的一座丰碑,将美国记者抬高到神秘的地位”],二是描写电视新闻业冷酷竞争的《电视台风云》。前者张修智先生已有精彩点评,我不再赘述;后者是一部情节极为紧凑、表演精彩绝伦的虚构作品,里面的电视业者为了收视率竟把杀人搬上了荧屏,最终通过角色之口喊出了“电视不讲真话!电视是TMD游乐场!”的自我谴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即便水门事件后,记者的整体银幕形象也未能更上一层楼。1981年的《没有恶意》(Absence of Malic)中,萨利•菲尔德扮演的女记者中了他人圈套,做了一个很特别的报道,借用该片的广告语,就是“每个细节都准确,但整个报道缺乏真实性”。这种用事实制造谎言的高明手法让被报道者深受其害,但又无力回击。待水落石出,该记者以“新闻自由”及“并无恶意”做了自我辩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按照伊利诺伊大学新闻学教授马修•C•埃利希(Matthew C. Ehrlich)在《电影中的新闻职业》 (Journalism in the Movies,2006) 的论述,好莱坞对于新闻业并没有歧视,相反,它骨子里很敬重记者。《没有恶意》中的记者最终对受害人表白:“你对我的职业不屑一顾,但做新闻并非毫无价值,只是我没做好而已。”意即一只苍蝇不能坏了一锅粥。几乎所有的影片里,违反职业道德(更别说犯法)的记者都得到了相应的惩罚,而那些表面上令人反感、实际上坚持原则的记者,如伊斯特伍德的那个角色,自然是善有善报,如拯救了无辜者、获得了普利策等等。该角色有一段台词妙不可言:“我才不在乎现世或来世有什么正义。只是我的鼻子特别灵,只要鼻子没堵塞,我知道怎样找出真相。”《欲盖弥彰》(Shattered Glass,2003)虽以格拉斯造假为主线,但并未挖掘他的心理动机,而是把重心放到主编雷恩开除格拉斯的行动上,连格拉斯本人看完影片都觉得不过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埃利希(Ehrlich,上述专门研究记者电影的学者)说,即便对新闻业抨击最无情的影片,它赞美的依然是新闻业的天职,即“个人的独立性以及对社会控制势力的怀疑”;当新闻业被娱乐及商业利益绑架时,该行业便从英雄沦为恶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美国首都华盛顿有一个6万平米的新闻博物馆(Newseum),2009年5月18日,这里举办了一个新闻系列电影展映活动,叫做 “胶片里的新闻业”(Reel Journalism),主持人名叫尼克•克鲁尼,著有《改变我们的电影:银幕反思》一书,他也是明星乔治•克鲁尼的爸爸。展映影片的其中一部是安吉丽娜•朱莉主演的《坚强的心》,讲述的是《华尔街日报》记者丹尼尔•珀尔遭恐怖分子惨杀的真实故事。这是一个很正面的形象,显然是新闻人愿意看到的职业形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