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2.市委书记之位

官场

作者:李彦乔
[更新时间] 2013-07-17 15:04:14    [字数] 10847

宁康市市长董伟清来到世纪大酒店,他要在这里会见香港东方投资公司的副总裁康祺先生一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康祺一行是前天晚上到达宁康的。他此行的目的是应宁康市政府的邀请,专程前来考察宁康旅游开发区的投资环境的。两天来,分管城建工作的副市长王良臣已经陪同康祺到旅游开发区转了一圈。今天晚上,市政府要员特意在这里举行一个酒会,正式欢迎康祺副总裁一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世纪大酒店是宁康市最早进入星级的现代服务设施的高级酒店。市政府的外事活动一般都在这里进行。酒会定在六点半钟,董伟清市长提前四十分钟到达,是因为他还要了解一些情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在世纪大酒店的总经理沈筱宁的陪同下乘电梯来到五楼的一间小休息厅,副市长王良臣和建委主任赵仁山已经在休息厅等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筱宁三十几岁年纪,她的举止高雅得体,浑身洋溢着成熟女性特有的魅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一切安排妥当,沈筱宁便走出休息厅并轻轻地关上房门。董伟清打开文件包,从里面抽出一份文件边看边问王良臣:“今天你陪康祺先生转了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良臣说:“各处走了走,最后爬了一趟紫云山。康祺很迷信,他坚持要拜佛,脑袋碰到地上‘砰砰’地响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笑笑说:“这没有什么奇怪,人人都需要有一个信仰,就如同我们信奉马列主义,道理是一样的。”他停一停问,“到大小奇村一带走了走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良臣说:“去了。我向他介绍了我们的开发构想,他好像对在那里建设高尔夫球场、跑马场和射击场很有兴趣。他说,在内地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像样的游乐俱乐部。他还说,建设这些设施,需要毁掉大片农田,实在可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从文件上抬起头来说:“这个康祺倒是有点恻隐之心。他还说了些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良臣说:“他说话好像很谨慎,其他没有再说什么。倒是他的一个随从偶尔问了一个关于地价的问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沉吟道:“康祺是在试探我们的决心哪,要不惜一切代价抓住他!吴副省长很关心这件事。指示我们要把眼光放长远些,不要计较一时的得失,这就是谈判的指导思想。”他拍拍手里的文件问王良臣,“这份香港东方投资公司的背景材料核实过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良臣说:“我们通过香港的有关渠道了解到,东方公司在香港是比较有名的投资公司,他们的投资方向主要是商贸业和旅游业。据说美国的迪斯尼乐园就有他们的股份。这一点我们也从新华社驻香港分社得到了证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说:“很好!康祺的背景材料也要尽快搞到,包括他的个人好恶,一定要抓住他,这关乎着旅游开发区的前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良臣说:“我们正在通过省外贸驻香港的机构进行了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抬起手腕看看表说:“你们还有什么事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建委主任赵仁山说:“董市长,听说新任市委书记就要来了,那件事是不是要尽快定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慢慢把文件放进包里,然后站起身来。他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沉,他知道赵仁山所说的“那件事”指什么,但他不愿意在这个场合这个时间谈“那件事”,更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谈什么市委书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间到了,我们走吧。”董伟清没有理会建委主任赵仁山,便径直离开座位走出小休息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的,打心底里,董伟清很不欢迎即将到任的市委书记。他觉得市委书记办公室的那把交椅无论从哪方面说都应该由他董伟清来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了这把交椅,董伟清没少费心思。他曾经三次到省城找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吴竞存。吴副省长当然不会明确地向他许诺什么,但他与董伟清私下谈话的字里行间所传递出来的信息,使董伟清对自己的前程非常乐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第三次去见吴副省长是今年春节前夕。董伟清在春节到来之前去拜望吴副省长自然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既然是拜望,就不能空着手,他带给吴副省长的礼物是一幅水墨丹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副省长是一位酷爱书画的儒士,是省内为数不多的政界书法家之一。不仅如此,他对于书画鉴赏也有很深的造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给吴副省长带去的这幅画是明代画家王绂王孟瑞的墨竹真迹。这幅画是宁康旅游开发区仙子湖畔那幢仙子大厦工程的承包商王增沛在竞标的关键时刻送给市长董伟清的一件礼物。起初,对书画没有多少兴趣的董伟清对王增沛的礼物不屑一顾。不就是几笔黑糊糊的竹子吗?歪歪斜斜,横七竖八,有什么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晚上,在董伟清家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站在客厅里的王增沛把那轴画展开,董伟清只看了一眼,就坐在沙发上,脸上显出不耐烦的神情。是的,忙了一天,他很累,他不希望别人在这个时候打搅他。王增沛看出了手握工程大权的董市长的心思。他把画提在手里说:“董市长,不瞒你说,这幅画是我的传家之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董伟清不置可否地应一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来董市长不相信啊,”王增沛把那幅画小心地放在茶几上接着说,“如果现在把这幅画拿到荣宝斋,我敢说,至少可以卖一个整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千?”董伟清不经意地说出这样一个数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不!”王增沛头摇得像个拨浪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万?”董伟清很大度地增加了十倍的价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至少一百万!”王增沛斩钉截铁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百万?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董伟清终于对这幅画感兴趣了,他开始认真地审视放在茶几上的这幅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这个王增沛是王绂的后代,为了争得宁康市旅游开发区仙子大厦的承包权,他不惜把传家宝拿出来打通关节。谁知董市长是个不识货的,王增沛只好自报家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市长,”王增沛说,“祖上这幅画传到我的手里,已经是二十六代。不管是多么艰难的岁月,我都舍不得把它拿出来。我之所以不惜代价把仙子大厦工程争到手,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祖上曾经因事而遭贬斥来到贵省这块土地上,在这里度过了十几年屈辱的生活。在这十几年里,这里的父老乡亲没有把祖上当外人看待,才使他没有失去生活的勇气。我要争得仙子大厦工程,就是要报答五百年前曾经呵护过祖上的贵地父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增沛很动感情的一番话并没有打动市长董伟清,他不大相信承包商的剖白,他很了解这些“奸商”。他们一个个巧舌如簧,能把死人说活,目的只有一个——赚钱。但是眼前摆着的据说是一幅价值百万的画轴,这就不能不使董伟清心动。他倒不在意什么字画,因为他没有这个雅癖。但有人在意,有人有这个雅癖。脑子极其灵光的董伟清市长马上就想到了这幅画可能会产生的作用。于是董伟清市长没有把竟敢上门送礼的“奸商”赶出去,而是耐心地听王增沛把所有要说的话说完,然后亲自把他送出门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虽然收下了这幅明代画家王绂的遗墨,但是他并不放心。第二天,他便让他的妻子带着这幅画去了一趟省城,到专营字画的“集雅轩”画廊试了试价。当董伟清的妻子王雅坤在挂满省城当今名家字画的“集雅轩”厅堂里展开那幅画的时候,她立即就被一位留着一部花白胡须的老先生请到了内堂。老先生把那幅画挂在墙上,戴上眼镜仔细端详了足足有二十分钟,然后对王雅坤说:“请开个价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雅坤说:“请给个价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先生说:“还是主家先开个价,我们好商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雅坤说:“老先生如果是个识货的,就公公道道给个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先生说:“如果你真要出手,我就不揣冒昧地给个价,两万你看怎么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雅坤嘻嘻一笑,从墙上摘下那幅画,卷好,小心翼翼地放进画匣,话也懒得说一句便举步要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身为宁康市建委副主任兼旅游开发区办公室主任的王雅坤很会演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先生赶忙拦住她说:“得罪得罪,再添个零你看如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雅坤心里“怦怦”跳了两下。心想,不就是一张画吗?凭什么值那么多钱?但她不是来卖画的,她只是来摸个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先生,你买不起!”王雅坤笑眯眯地故弄玄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多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加一个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口价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商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先生摇摇头说:“看来夫人并不诚心卖画,那就不必再费口舌了。等你下决心要卖的时候再来找我。”说着,双手递给王雅坤一张名片,上面写着“集雅轩主古云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雅坤省城一行证明了王增沛说的并非虚言,这使董伟清心里非常高兴。于是,有十几家省内外建筑商竞标的旅游开发区仙子大厦的承建权就落在了王增沛的手里。这十几家建筑商里,就有本省实力雄厚的飞鹏房地产开发公司。但飞鹏公司没有送给董伟清市长一幅古画,因此,他也就失去了中标的机会,虽然他的标底要比王增沛低得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这幅明代画家王绂王孟瑞的墨竹真迹终于派上了用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是在农历十一月末一个周日的早晨来到副省长吴竞存梅园新村的住所的。他不愿在临近春节的时候拜访领导,那时候人多眼杂不方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梅园新村是省委省政府领导们的住宅区,一幢幢三层小楼错落有致地排列在已经枯萎的草坪上。董伟清把车停在大门外面,便徒步走进梅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夜下了一场小雪,清晨雪后初霁,太阳刚刚升起不久,座座小楼上的薄雪泛着柔和的光芒。通道上的雪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整个住宅区显得非常静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手里拿着被旧报纸卷起来的那幅画轴来到吴副省长的住宅前。漆成乳白色的木栅栏门里,吴副省长穿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正在专心致志地打太极拳,这是他每天清晨必修的课业。吴副省长的太极拳打得非常精到,他微闭双目,一招一式,自然流畅,似乎到了忘我的地步。董伟清怀疑吴副省长是在有意表演给他看。他耐心地等到吴副省长完成了最后一式,才热烈地拍响了巴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好了!”董伟清大声赞叹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副省长朝门外望望说:“哦,是你呀,我还当是谁呢。”说着,走近前来替董伟清打开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栅栏门是半开着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省长的太极拳真是出神入化。”董伟清由衷地赞叹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让你见笑了,屋里坐吧。”吴副省长并不在意董伟清的奉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跟在吴副省长的后面走进楼门,一股暖流迎面扑来,使董伟清在栅栏门外冻僵了的脸才逐渐恢复了活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在会客厅当央的一圈真皮沙发上坐定,年轻的保姆很快给董伟清献上一杯茶,又给吴副省长端来了一杯牛奶和两片面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开发区进展得怎么样啊?”吴副省长用汤匙搅动着杯里的牛奶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回答说:“按照您的指示,开发区的规划正在一步步落实。仙子大厦的主体工程已近尾声,下一步将进入内装修阶段,其他项目的招商工作也在抓紧进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副省长喝完杯子里的牛奶,用餐巾轻轻擦了擦嘴唇说:“好!有空我要到那里去看看。哦!你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说:“没有什么大事,最近我弄到一幅画,特意请吴副省长辨辨真伪。”说着,他把画匣外面的旧报纸揭去,从考究的楠木画匣里取出那幅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唔!”吴副省长立刻来了兴致,“一大早你就来考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哪里敢呢?您是专家,我是特意来求教的。”董伟清站起来,把下轴递给吴副省长,自己把着上轴,慢慢将画展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幅墨写的苍竹,气势雄健,旁枝斜逸,纵横洒脱,清高之韵随风而至,豪壮之气扑面而来。整个画面枝干交错,疏密有致,匠心独运,不拘一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是夺人心魄之作!”吴副省长不由得赞叹道。他唤来保姆,让她从书房里取来放大镜,又仔细地辨识左下方的落款和印鉴。落款为一行挺秀的行草,道是“无锡九龙山人写”,没有写上年代。印章为大小两枚,大章为大篆“王孟瑞之印”,小章为金文“友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孟瑞?这个名字好眼熟啊!”吴副省长专注地自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一直撑着那幅画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噢——想起来了,”好长时间,吴副省长才从画卷上抬起头来,然后摆摆手示意董伟清放下画轴坐下,他却站着继续说道,“这个王孟瑞我好像在鄙县的县志上见过……对!明洪武年间的官,江苏无锡人,不知道在朝中犯了什么事,而被贬到鄙县。县志上说他擅书画且长于山水,不想他的墨竹竟如此传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对吴副省长的博学广识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省长不愧是大学问家!”他极其诚恳地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副省长摆摆手坐下说:“谈不上什么家,只是平时爱读点书。读书不亏人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吴副省长正在用放大镜仔细察看那幅画已经变黄的纸质。历经数百年世间沧桑,这幅画竟然没有一点虫蛀过的痕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品相如此之好,真是难得。”吴副省长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会是赝品吗?”董伟清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会,我敢断定是一幅真迹。”吴副省长肯定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长舒一口气说:“这幅画总算找到知音了!如果吴省长不嫌弃就留下吧。快过年了,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副省长连连摇手推辞:“君子不夺人之爱,我怎么能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呢?不可不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把画卷起来,放进那个楠木画匣,然后向吴副省长面前推了推说:“一幅画算得了什么?比起你给予我的只能说是九牛一毛。”董伟清停了停,看了一眼吴副省长,吴副省长也正在笑眯眯地看着他,仿佛在等待他继续说下去。董伟清犹豫了片刻接着说道:“宁康市委班子的事还请吴省长过问一下。市委书记一职长期空缺,容易造成人心浮动。我虽然名义上全面主持工作,但我毕竟是二把手,名不正则言不顺。大家都在观望,许多工作难以顺利推开,实在作难得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说到这里停下来,他下意识地搓搓手,等待吴副省长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副省长沉默了一阵,然后说道:“本来有些话我不该跟你说,不过我还是想给你提个醒。宁康的事很复杂,许多人盯准了市委书记这个缺。省委之所以迟迟不作安排,恐怕是因为难以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关系。是啊,你来找我,也就不排除有人会走其他领导的关系,围绕这个职位的竞争恐怕是会很激烈的,你应该有个思想准备。”他略停一停继续说,“不过,宁康的事我心里还是有数的,只是需要等一个时机,时机有时具有决定的意义!”吴副省长说到这里停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望着吴副省长说:“那我该怎么办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副省长说:“旅游开发就是你一个绝好的机会。老天爷没有给其他地市创造紫云山那么一块地方,你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目前,各地一哄而上的经济开发区大多不尽如人意,那么,旅游开发就会给你创造一个大显身手的机会,你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如果你能在这方面步伐再快一点,在短时间里做几件有分量的事,我说话也就有了分量,比如招商引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真是肺腑之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还没有受到过任何一位领导如此推心置腹的指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努力去做!”董伟清心悦诚服地表示决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董伟清从吴副省长家里返回宁康的时候,他的心情是极其畅快的。他的畅快心情不仅仅来自吴副省长那些金玉良言,而且还来自在他听完吴副省长的教诲之后站起身来告辞的时候,吴副省长没有再提及放在他红木雕花大茶几上那幅价值百万的明代古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来宁康市委书记这把交椅已经没有了悬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春节过后不久,董伟清所期盼的消息终于伴着春天的脚步来了。消息说省委已经内定了宁康市委书记的人选,并说很快就会正式任命。究竟是谁,说法不一,莫衷一是。人们比较看好老资格的市委副书记程普,因为程普在副书记的位置上已经近十年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该动一动了。但只有董伟清心中有数,他断定自己由政府大楼乔迁到市委大楼的日子不会太远了。董伟清心想,这一次任命也和上一次任命一样,也将会使两座大楼里的干部们目瞪口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将成为市委书记的董伟清想在他离开政府大院之前办成两件事。一件是给他一手开辟的旅游开发区的管理机构升格,把城建委下设的临时代管的办公室升格为与城建委平级的处级机构,组建宁康市旅游开发管理局。另一件事就是考虑市长的继任人选问题。究竟让谁来当市长,这是关系到宁康今后班子能否安定团结的大事,他不能不认真考虑。两个市委副书记都比他资格老,他不愿让他们去坐市长那把交椅,因为他自知自己难以驾驭这两个半老的家伙。从现任副市长中提拔他倒是有自己心仪的人,但市长的任免权不在自己手里。而名义上是在人大,其实是在省委。他可以通过吴副省长予以关照,绝不能让市长的位置落在他不喜欢的人手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可以马上着手实施的是组建宁康市旅游局的事。在董伟清看来,这件事没有什么难办。于是,他指示城建委主任赵仁山起草了一份报告,他又与市委组织部长罗昆敲定了干部任用名单。一切准备就绪,董伟清就把这个动议拿到了常委会上。但事情竟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顺利,这是他所始料未及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委会上,在讨论了一些其他事项以后,即开始讨论组建旅游开发管理局的事,这是今天常委会要解决的主要问题。董伟清把旅游开发区目前的进展情况和今后的发展前景绘声绘色地向常委们进行了一番通报,然后他着重阐述了旅游开发的高速度和管理的滞后问题,最后他说:“建委在旅游开发区初创阶段所起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但随着开发区工作的逐步深入和扩展,他们确实遇到了自身难以解决的困难。他们不可能再投入更多的精力负起管理职责,因此他们提出了一个组建专门机构进行管理的建议,我认为这个建议值得我们认真考虑。”董伟清说到这里,让列席常委会的建委主任赵仁山宣读和阐述了那份报告,然后他请大家讨论表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组建旅游开发管理局是个重大问题,请大家畅所欲言,发表高见。”董伟清想尽量把话说得轻松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回答他的是会场上长时间的沉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权威正在经受煎熬。但他能够沉得住气,尤其当他想到说不定下一次常委会他就要以市委书记的身份坐在这里的时候,他就更加信心百倍。他微笑着环顾一下四周,最后把目光落在老资格的市委副书记程普的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程普五十出头,但头发过早地白了许多,这就使他显得有些老成持重。他在市委副书记的位子上坐了将近十年的时间,他没有一般当官的那种昂首挺胸世间万物都不屑一顾的官味儿,和善的面孔上经常挂着平易的笑容。不管见到谁都会亲亲热热地举举手或打一声招呼,因此,在市委大院里他的官声相当不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董伟清微笑着望着他,仿佛是在说:“带个头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程普就不能不带这个头,因为他是市委副书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我来说几句。”程普开口说道,“我市的旅游开发工作这两年的确发展很快,事情也越来越多,如果再让建委管下去,恐怕牵扯的精力太大。因此,组建旅游开发管理局势在必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程普说到这里,扭头看了一眼董伟清,董伟清也正在笑眯眯地望着他。看来董市长对程普的发言很满意。程普接着说:“不过,有一个问题提出来与大家商量——增设机构与省委马上就要铺开的机构改革是不是有矛盾?机构改革的主要内容就是精简机构,而我们是要增设机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还拿不准。我想是不是先请示一下为好?这是我个人的意见,仅供参考,仅供参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程普说到这里便停住,他笑眯眯地环顾一下四周,然后就仰在座椅的靠背上准备听别人的发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市委副书记程普这么提议,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常委会陷入了僵局,董伟清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来这次会议不得不草草收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程书记的提议非常重要,”董伟清不得不如是说,“为了慎重起见,我再请示一下省体改委,这个问题我们下次常委会再议。不过,一切都要从实际出发。什么是宁康的实际呢?正如程书记所说,建委已经不堪重负,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否则将要影响到建委乃至全市的工作。由此可见,成立一个旅游开发的专管机构势在必行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巧妙地把球又踢给了程普,然后宣布散会。而程普似乎根本没有在意董伟清踢过来的球,脸上依然挂着让董伟清琢磨不透的平易近人的笑容。董伟清暗想,如果我是市委书记,你程普的发言里还会出现“不过”这个词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后,董伟清真的给省体改委挂了一个电话,但体改委的态度非常暧昧。既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只是说这件事由你们根据有关政策自己决定。这等于什么也没有说。但董伟清还是很满意,因为他们至少说了“由你们自己决定”这样的话,这就足够了。至于“有关政策”无关紧要,谁也不会对这句模棱两可不着边际的官话特别认真。董伟清准备过几天冷一冷后再一次把这件事提到常委会上讨论,到那时看你程普还有什么话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还没有等到董伟清召开第二次常委会,省委组织部就向他通报了省委的决定,说宁康市委书记的人选已经敲定,不日就要到任,正式文件马上下达。但新任宁康市委书记不是董伟清,而是一个他从来也没有听说过的名字:江云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省委组织部是通过电话向董伟清通报这一情况的。那是一个下午,当董伟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听到新任市委书记不是他,而是与他毫不相干的一个人的时候,他的脑子里顿时就轰响了一声,紧接着就出了一身虚汗。他的脑子里长时间处于失去知觉的空白状态。不断地敲门声和频频的电话铃响都没有能够使他恢复常态。直到天色慢慢黑下来的时候,董伟清才从一片混沌中清醒过来。他觉得自己四肢乏力,仿佛大病了一场。他知道他必须调整一下自己,决不能一蹶不振。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了沈筱宁,想起了与他关系非同一般的世纪大酒店的女总经理。于是,他拿起电话,拨通了沈筱宁的手机,吩咐她给他准备一个房间,他要在世纪大酒店住两天。晚上,董伟清真的住进了世纪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待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沈筱宁悄悄打开了总统套房厚重的雕花楠木房门轻轻地走了进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筱宁长得并不十分漂亮,但她那种特有的高贵气质却是许多漂亮女人难以企及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先,这个沈筱宁从本省经济管理学院毕业以后,被分配到宁康市政府办公室当科员。因为她性情孤傲,看不起她的顶头上司——那位秃顶的冯主任对上一脸媚笑,对下满脸仇恨那种势力的做派,时不时亮几句凉腔,惹得冯主任对这个满身是刺的小科员大为不满。因此,沈筱宁在政府办当了五六年科员连个副科级也没有捞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事有凑巧,时任副市长的董伟清突然被通知代表市长参加本市企业家联谊会的成立大会,并且需要发表一个讲话。但是,董伟清不仅对这个联谊会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而且此时此刻他正在外环路工地上检查工作没有回来。为了在会上讲话不至出丑,他打电话通知市政府办马上给他准备一个讲话稿,并说他三十分钟以后赶回去取。那位秃顶的冯主任大概要为难一下恃才傲物的沈筱宁,就把这个棘手的任务交给了她。谁知沈筱宁坐在电脑旁一蹴而就,等到董伟清回到机关,沈筱宁就把一篇打印得工工整整的讲话稿交到了他的手上。这篇讲话稿写得不仅十分得体,而且文采飞扬,董伟清在会上照本宣科,竟然得到了满堂彩。董伟清这才开始注意这位不得志的市政府办小科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董伟清擢升市长不久,恰逢市服务公司下属的宁康市最大的饭店——煤都饭店由于管理混乱而债台高筑,到了行将倒闭的关口。董伟清经过再三考虑,决定说服沈筱宁下海,走出机关到煤都饭店出任总经理。而沈筱宁早就厌倦了机关人浮于事的枯燥生活,董市长的这个决定无疑给她开启了一扇施展才华的大门。但她知道,如今的饭店简直像雨后春笋一样,一夜之间就冒出许多,让她去搞活一个声名狼藉的大饭店谈何容易?好在她在大学学的就是企业管理,这给了她一个验证自己能力的绝好机会。于是,两天以后,沈筱宁向市长董伟清提出了四个条件:一、酒店必须脱离服务公司领导,成为一个独立的经济实体;二、原班人马一个不用,全部退回服务公司,饭店员工由她从社会招聘;三、政府部门不得干预她实行的管理体制和模式,她只向税务部门负责;四、政府要协调金融部门,为她改造酒店提供必要的财力支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完这四个条件,董伟清虽然感到为难,但他不知出于什么考虑,还是答应了沈筱宁的三个条件,只有第二条关于人员安排的问题没有答应,因为这关乎着宁康的社会安定,董伟清不敢造次。执拗的沈筱宁也不肯让步,与董伟清一再讨价还价,最后两人达成妥协。除饭店领导人员外,其余员工给一个试用期,凡经过培训仍不符合要求的一律下岗待业,或由政府另行安置,而原饭店的领导人员一个不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沈筱宁走马上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筱宁上任伊始就显示出了她非同一般的管理才能。她首先以饭店的不动产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将饭店按照星级模式装修一新,并把煤都饭店更名为世纪大酒店。她引进了国外酒店业最先进的管理模式,在酒店装修停业期间对全体员工进行了为期半年的培训,最后,经过严格考试,把将近三分之一不合格的人员推向了社会。她虽然为这部分人投了待业保险,但此举还是在社会上引起了一场风波。一时间,世纪大酒店成为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面对社会上的多方责难,沈筱宁始终泰然处之。而光顾酒店的客人却日渐增多,酒店自重新开业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大见成效,沈筱宁也成为宁康家喻户晓的改革明星。她当然很感激市长董伟清为她创造的这一次永远也不会再有的人生际遇,因此,她也就对董伟清自然而然地有了一份特殊的感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沈筱宁推开总统套房厚重的楠木房门,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房间里,华贵的壁灯放射出柔和的光芒,厚厚的金黄色的窗幔把房间遮挡得严严实实。沈筱宁回身关上房门并按下了锁钮,然后踏着软绵绵的地毯幽魂一样静悄悄地走进卧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情沮丧到极点的董伟清正闭着眼睛倚在双人床的床头上发怔,他仍然沉浸在下午省委组织部那个电话所传递的信息里不能自拔。这时候,他感觉到有人来到他的床前。他睁开眼睛,看见床前站着风姿绰约的沈筱宁,她也正在深情地望着他。于是,他的心头一热,什么也没有说就把她拉到床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不管与女人的搏击多么畅快,董伟清都不会从心底消除对还没有见过面的市委书记江云天的敌意,这种敌意是原始的本能的根深蒂固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见香港东方投资公司副总裁康祺先生的时间到了,宁康市市长董伟清不理会建委主任赵仁山不合时宜的发问,从世纪大酒店小休息厅的大沙发上站起身来,然后举步走了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见大厅里灯火辉煌。其实,礼节性的会见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无非是一些表示欢迎和表示感谢一类的客套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招待康祺一行的宴会远比会见要生动得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宴会厅里,大家在一张硕大的圆桌旁落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筱宁亲自指挥布菜,只见她一声招呼,穿着考究训练有素的餐厅小姐们便鱼贯而入,餐桌上马上就布满琳琅满目的美味佳肴。沈筱宁还特意挑选了两个漂亮的陪酒小姐伺候香港来的客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长董伟清首先举杯,祝康祺先生一行在宁康期间考察成功心情愉快。然后他和康祺以及他的随从们一一碰杯,并带头喝了杯中的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着是副市长王良臣以及建委主任赵仁山等与客人们对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宴会充满热烈的气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酒过三巡,漂亮的陪酒小姐开始向客人们轮番进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康祺先生频频摇着手说:“不胜酒力,不胜酒力……”但他经不起陪酒小姐亲昵的苦劝,又连连和她们共饮了几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康祺先生有些醉意朦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长先生……”康祺本来就十分生硬的广式普通话现在就显得更加生硬,“我对贵市旅游开发区的印象……很深很深的啦……那里真是一片仙境的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唔!”董伟清饶有兴致地听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康祺继续说:“……如果你们政府没有钱开发……干脆就不要管啦,把它全部卖给我们,由我们……东方公司开发,我……我们愿意出大价钱的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对康祺如此蔑视宁康市人民政府心中感到不悦,他想斯文的康祺大概真的醉了,因此才说出这样的醉话。“卖给你?那我干什么?真是笑话。”董伟清想着,不禁真的笑出声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偌大一块地盘,你买得起吗?”董伟清市长有些鄙夷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我的事啰……我,我有办法的啦……”康祺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不愿再听康祺的醉话,他摆摆手说:“今天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来来来,让我们大家再干一杯!”说着,他站起身,把酒杯高高地举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康祺先生真的喝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酒喝多了就有些身不由己,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果然,宴会后在朦朦胧胧中发生的事情,使康祺一辈子刻骨铭心而又一辈子追悔莫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