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5.实地考察

官场

作者:李彦乔
[更新时间] 2013-07-17 15:05:17    [字数] 12567

石塔是一个山区小县城,全城不足八万人。城内只有一条像样的东西向的中心大街。街道两旁栽种着两行整齐的柿子树。山里春天来得迟,虽然已近暮春,但柿树上仍然开着白色或黄色的花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街上没有什么高楼大厦,最显眼的是远处那座白色的建筑,不用问,那一定是县委县政府的衙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汽车驶过县城十字路口的唯一一座交通岗,一个交警很认真地打着手势指挥汽车通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条街,一座楼,一个警察一只猴。”这是石塔县城真实的写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只猴”指的是石塔唯一的小公园里只养着一两只供孩子们观看的猴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汽车驶近县委的大门,只见一名干部模样的人匆匆向汽车跑过来。他一边跑一边打着手势让汽车停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汽车不得不停下来。坐在前面座位上的市委秘书长曲文治打开车门和那个干部说了几句话,然后回过头来对江云天和董伟清说:“县委搬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使董伟清感到意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说什么?”董伟清好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县委搬家了,搬回了旧院。”曲文治回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这才注意到,原先挂着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四套班子四块牌子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了一块牌子,这块牌子是“石塔县中学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的火腾地就窜到了脑门子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简直是……”他想骂一句什么,但他克制住了,他不能在江云天面前表现得缺乏涵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从原市委书记陈德霖灰溜溜地离开宁康以后,董伟清就没有到石塔来过。他不愿意到这个由王炳华统领的地盘上来,他甚至连王炳华的工作汇报都不愿看不愿听。他断定王炳华在这个穷困的山区小县绝不会有什么作为,从心底说,他也不希望王炳华有什么作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董伟清还弄不清楚王炳华为什么把县委县政府大院让给县中学,是以此表明他关心教育吗?经济搞不上去,就想出这些歪点子哗众取宠,你王炳华真行啊!须知县委县政府大院不是你王炳华的私有财产,不能用这种方式为自己树立功德牌坊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汽车返回十字路口向南拐进一条狭窄的街道,这是老城区的商业集中地。街道两旁有许多店铺门脸,但整条街上没有随意摆摊设点的现象,一切都显得那样有条不紊。汽车鸣着喇叭在街上行驶,不一会儿就开进了一个旧式的院落。汽车停住,大家从车上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里曾经是一个不知什么朝代修建的县衙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院里有一群人,这是石塔县四套班子的成员在迎候市委市政府的领导。董伟清指着一个黑瘦的汉子对江云天说:“他就是王炳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炳华四十来岁,长脸,戴着一副普通的近视眼镜,他的鼻梁很高很直,头发向后随便梳着,其中夹杂着一绺绺白发,显得黑白分明。江云天和王炳华握手的时候,他感觉手里捏的是几根硬硬的柴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与石塔县其他领导一一握手问候以后,大家一起来到一个会议室。会议室没有经过刻意地装修,长条桌摆成一个矩形,周围是一圈普通的座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日程很紧,待大家坐定,马上切入正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先做开场白:“我首先向各位父母官自报家门了。今天是我来宁康的第三天,对宁康的情况还很不了解,因此也就没有更多的话要说。预先发了安民告示,我只带了耳朵来听。听你们目前最为突出,最亟待解决的问题,尤其要听你们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与经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不想让大家的弦绷得太紧,于是他换了一种轻松的口吻继续说:“来到石塔县城给我的第一个意外就是石塔县委县政府从高楼里搬进了这座旧式平房,我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用全新的精神来书写全新历史的内容。我想炳华书记是不是就从这个话题说起啊?你说呢,董市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坐在江云天的一侧,他不准备多说话,只是点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好,炳华书记说说吧!”江云天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有人说我把县委县政府那座楼卖了!那就卖了吧,反正都一样!”王炳华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卖了!”有人惊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炳华语惊四座,大家都面面相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会场上掀起一阵小小的骚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有些按捺不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炳华同志,”董伟清开口说道,“我还以为你把县委县政府大楼腾出来让给了学校呢,如果真是那样,我就为你叫好了。但是你却卖给了他们,这就另当别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没有卖给学校。”王炳华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卖给谁了呢?”董伟清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卖给了长丰发展公司。”王炳华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就怪了,门口明明挂着县中学的牌子嘛!”董伟清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长丰公司要新增一条铬铁生产线,而县中学就紧挨着他们。长丰公司想买下县中学那块地方。我们考虑工厂的噪音影响教学是多年解决不了的问题,而且县中学的校舍陈旧,多数已成危房,我们没有财力彻底进行翻修。学校位于旧城南端,县城的中心已经北移,学生上学路途较远。鉴于这些原因,我们就把县委大楼腾出来进行了一些改造,让给了县中学,把县中学那块地方卖给了长丰发展公司,事情就是这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么说你是把学校卖了?”董伟清冷冷地说道,“你上任伊始就卖山,现在又把县委大楼卖了,你还有什么要卖的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有企业!”王炳华回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真有些生气了,他用手指敲打着桌面说:“那是国家的企业,不是你王炳华的私有财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炳华毫不畏怯:“即将僵死的县属企业由别人把他救活,这有什么不好?这里没有外国人来,如果外国人愿意出大价钱买我半个县城来搞什么项目,只要于国有利,于民有利,而我又能够做主,我也可以考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冷笑了:“我说过,我们应该以怎样的态度对待这块土地?须知这块土地流淌过先烈的血啊!如果先烈地下有知,他们会指着我们的鼻子骂我们是败家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炳华毫不相让:“先烈们如果地下有知,他们会问我们,解放这么多年,为什么这块土地还这样穷?农民为什么还要饿肚子?工人为什么发不了工资?学校为什么还那样破旧?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呢?大家都明白,就在我们这个僵死的体制上。这个尽人皆知的道理,为什么付诸实践却这样艰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么说市委市政府阻碍了你的改革步伐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没有那样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要明说吗?你要为你这种偏激的情绪负责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仅为我的情绪负责,我还为我的行动负责。不就是一顶乌纱帽吗?我并不看重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已经说到了极点,会议室里的气氛显得异常紧张。在座的所有人里,只有张克勤和李轶群两个人知道王炳华气不顺的原因,其他人并不了解发生这场冲突的必然性。这是长期淤积在董伟清和王炳华两人心头那种沉怨的一次短兵相接的释放。这次宣泄,王炳华明显地占了上风。但大家心里明白,王炳华越是占上风就越是对他不利。在等级如此森严的中国官场,哪个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冒犯他的顶头上司呢?而小小的石塔县委书记王炳华不但不说“是”,反而偏偏说“不”,他制造了官场上最为忌讳的当众犯上的事件,石塔县四套班子的成员都为王炳华捏着一把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不再说话。他有些后悔自己不该这样冲动,但多少年的积怨使他觉得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现在是吐出来了,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这倒不如不再说话的好,这样会给人留下一个明白对糊涂不屑与争的印象,这个印象或许会在人们的心里造成慑人的悬念。他要把后面的戏留给江云天,你都看到了听到了,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市委书记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是什么态度,我倒要看看你江云天怎样维护我这个一市之长的威信,我倒要看看你江云天怎样处置那个桀骜不驯的王炳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江云天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当然不知道董伟清和王炳华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但他凭直觉隐约地感觉到其中或许有什么隐情。他不大赞成董伟清那种居高临下咄咄逼人的气势,也不赞成王炳华那种傲慢不恭不留余地的态度。但他又不得不暗暗地赞许王炳华在顶头上司面前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不卑不亢的自尊。尤其使他感兴趣的是这位县委书记说出那个“卖”字的时候毫不吞吞吐吐的理直气壮。但是,一个“卖”字就能概括触动企业体制的全部内容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想继续听下去。但他这个时候首先必须设法缓和会议室里的紧张气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笑了。他笑得很随意很诚恳也很爽朗,仿佛他根本就不把刚才董伟清和王炳华之间的争论看成什么问题。他说道:“看到市县两级领导这样民主这样平等地讨论问题,或者叫争论问题,我很高兴。怕就怕大家不讲真话,或者只报喜不报忧,使领导者不能真正掌握下面的情况,这就必然会带来领导决策的失误。这不是一种正常的现象。我们要发扬刚才董市长和炳华同志民主平等地讨论问题的风气。如果将来有谁不同意我的观点、意见或主张,欢迎他站出来和我争鸣。我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党性和我的人格担保,绝不抓辫子打棍子穿鞋子。‘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照你的办。’但是,如果你说得不对,也不要拒绝别人的批评。那么,对与不对的标准是什么呢?那就是看你说的和做的是不是有利于改革和发展。大家同意我的观点吗?”江云天说到这里环顾了一下会场,会场上的气氛明显活跃了许多,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望着他。不知是谁鼓了两下掌,这下好像是提醒了大家,于是会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等掌声过后,江云天接着说:“好了,我说多了,今天唱主角的是炳华同志,你继续讲吧!”江云天做了个请的手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克勤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但他没有说话,他也不准备说话,他才真正是带着两只耳朵来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炳华感觉新任市委书记的话似乎是在给他一种鼓励,至少是给他提供了一次敞开心胸的机会,这种机会在他王炳华来说实在是太少了。他来石塔所做的一切几乎没有人过问过。他的功过是非没有得到过任何人或对或错的明确评判,他实际上是被凉凉地晾在了这个天高皇帝远的山沟里,他的确感到委屈,这使他产生了一诉衷肠的强烈欲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如董市长所说,我上任不久就拍卖了二十万亩荒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炳华简直不愿回顾那些艰难的岁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来石塔的时候,县财政局的账面上只有一位数,那就是0。县委县政府的干部半年没有发工资。这里除了荒山还是荒山。他上任伊始就和县长一起走遍了石塔的村村寨寨。走完这些村寨以后,年轻的县委书记满头的乌发中突然就生出了一缕缕的白发。这些白发至今仍然倔强地长在他的头上。手里没有钱你纵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济于事。那时候,他天天夜里都要辗转反侧,耿耿难眠。他突然理解了“黔驴技穷”这个成语的深刻含义。他就像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老虎,纵有浑身的力气却没地方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突然有一天,他的眼睛紧紧地盯在了眼前那些光秃秃的荒山上。他被自己的这个突然发现惊呆了,是啊!这不就是钱吗?于是他决定拍卖荒山!尽管县委有许多人对王炳华的决定持保留态度,但他还是力排众议,将他的决定付诸实施。他规定,只要你愿意在山上栽树,不管你是不是石塔县的人,都可以到这里来购买光秃秃的荒山。低廉的价格,三十年产权不变的优惠政策,以及四年林木见效归还树苗成本的诱人措施,使二十万亩荒山不出一个月就被抢购一空。那时候,县委县政府和林业部门的干部几乎就生活在山上,严格按标准指导并验收林木栽植。拍卖荒山一举,除了还清了银行购买苗木的贷款外,还给县委县政府的干部发放了三个月的工资,县财政局的账面上有了五十余万的进项。五十余万对于穷困的石塔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炳华说:“现在我的二十万亩荒山基本变绿,其中十万亩小叶杨和速生桦木已经成材,预支的苗木款也基本收回。值得一提的是,二十几户农民看到了林业开发的广阔前景,自发联合起来,组建了石塔县第一个民营林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炳华从被迫拍卖荒山的实践中得到了启发,他又在不景气的县属企业中进行了体制的民营转换。他首先选择了濒临倒闭的县轧钢厂公开出榜招标拍卖,结果石塔县郊区五位农民联手买走了轧钢厂,成立了长丰发展有限公司。他们利用灵活的经营方式和灵通的市场信息,很快使轧钢厂起死回生。最近,在原县中学的旧址上,他们的一条铬铁生产线已经正式投入运营,产品被日本的一家株式会社长期包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在王炳华拍卖轧钢厂的时候,省城一家实力雄厚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根据市场上建材价格飞涨的情况,准备在石塔县建立自己的建材生产基地。他们和县政府经过认真谈判,达成了以下各项协议:房地产开发公司收购设备陈旧的县水泥厂,更名为罕山水泥厂,由该公司对水泥厂原有设备进行更新或改造,生产高标号水泥;县政府用所得部分资金作为启动资金,将罕山一带农民个体石料厂组成松散型联合体,待水泥厂投入生产后,石料由水泥厂收购;房地产开发公司与县政府共同兴建一座股份制现代化空心砖厂……现在各项工作都已经按照协议有条不紊地展开。这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进入,使石塔县的工业格局发生了质的变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炳华没有谈及省城这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具体情况。他最后说:“现在,房地产公司正与长丰公司洽谈钢模板生产业务,如果谈判成功,我的石塔就形成了以建材业为支柱产业的工业格局,发展前景是很乐观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会议室里,大家都在专心致志地听王炳华的汇报。但他们还把握不准王炳华不经任何人同意就向体制开刀的行为属于什么性质。因此,当石塔县委书记停止发言的时候,会场上便出现了暂时的沉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市长董伟清沉着脸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他对王炳华一口一个“我”字感到极其厌恶。对王炳华进行的所谓体制转换的成果也十分怀疑。退一步说,国家资产的归属决定了国家的性质,并不是哪一个人都可以随心所欲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但董伟清不愿再去触这个霉头。是的,他没有这个必要,总有你王炳华哭都来不及的那一天,走着瞧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从笔记本上把头抬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没有立即对王炳华的汇报表示态度,而是把目光转向会场问道:“各位有什么问题需要炳华书记解释的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有问题!”说话的是政研室主任高琦。她戴一副金丝框近视镜,镜片后面有一双细细的眼睛,烫成波浪式的头发随意地垂到肩头,没有刻意的打扮,显得淡雅文静。中年女人的年龄不好判断,从她笑起来眼角的鱼尾纹看,他的年龄大约在三十五岁左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高主任有问题,很好!”江云天说,“炳华书记准备答记者问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的话使沉寂的会场出现了一次轻松的躁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琦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其实,我的问题很简单。”她说,“就是王书记在实施你的构想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政策是否允许?有没有碰到什么阻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炳华说:“我的回答也很简单,一切有利于社会经济发展的举措都在政策允许的范围以内,即使今天没有明确的条文规定,明天也一定会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么肯定吗?”高琦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敢肯定!”王炳华说,“其实当初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构想,也没有想到是不是符合党和国家的政策。石塔实在是太穷了!起初,我决定拍卖荒山只是想弄点钱给干部们发一点生活费。但实施起来我才发现,农民比我们更穷。因此我才决定把拍卖荒山的钱首先用来抵垫农民购买苗木的资金。而只抽出一小部分给干部们发了三个月的工资,用以缓解一下他们的生活压力。我从拍卖荒山中得到了许多启发,我开始尝试着对县属一些濒临倒闭的企业进行改造。但后来的发展并不取决于我个人的意愿,而取决于有没有发展的机遇。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有这样的机遇。因此不能要求每一个企业都必须按照某一种既定的模式进行改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原有的单一的所有制形式以及由它决定的管理体制已经僵化,现在已经到了非打破不可的地步了!我不敢保证我的这些观点和做法所有人都能接受,这没有什么奇怪,不能把不同的看法叫做阻力。那么阻力是什么呢?我觉得,陈旧的传统的观念才是真正的阻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炳华顿了顿继续说:“这使我想起了石塔县一些贫困农村的情况,我认为他们的贫困不仅仅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温饱问题,他们尤其缺乏的是治富思想!石塔县东山冈乡有一个五户人家的小山村,名字叫做狼窝。从乡政府到狼窝需要翻一座山。崎岖的山间小路连骑自行车都不行。那个村至今还没有通电,人们看不上电视,用不上电器。古老的石碾石磨仍然是他们加工粮食的原始工具。而我不可能为了一个只有五户人家的小山村而花费几十万资金给他们送电,也不可能花费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给他们修一条公路。要解决他们落后的生存状态,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移民。但我磨破了嘴唇,而他们宁肯不去享受现代文明的成果,也不愿离开祖祖辈辈穴居的狼窝。这是什么问题呢?这就是千百年来给他们造就的一种传统观念的定势,但我们不忍心眼看着他们的孩子受不到良好的教育,不能再让他们缺医少药,不能再让他们近亲通婚。怎么办?只有强制他们移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炳华有些激动,黑瘦的脸膛涨得通红。他下意识地摘下眼镜用粗糙的手指擦拭着镜片,略显突出的眼眶里闪着晶莹的泪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很显然,政研室主任高琦被王炳华的话深深地打动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的,关键是观念的转变!”她若有所思地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会场又陷入了沉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坐在矩形会议桌一角的市经委主任赵凤翔嚅动了一下发胖的身体,望一眼冷着脸的董伟清,然后笑一笑慢悠悠地说道:“没人说那我就来说几句吧,王书记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动人的故事。我没有去过什么狼窝狗窝,不敢妄加评论。不过我明白,王书记大概要通过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落后的观念必须转变,否则就要强制转变。但我以为,超前的观念不见得就一定好,因为真理跨越一步就是谬误。超越历史阶段而强行为之,只能是欲速不达甚至适得其反。因此,王书记在石塔县所做的一切,包括他即将实施的移民政策究竟应该怎样评价,我看很值得研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炳华没有反驳这个一连搞垮了三个企业反而当上市经委主任的赵凤翔,他甚至连头也没有抬一抬。他当然知道赵凤翔想说什么,因为正是在他当审计局副局长的时候,曾经对赵凤翔先后担任厂长的两个几乎垮掉的市属企业进行过两次审计,软硬不吃的王炳华使赵凤翔不得不两次易位且差点丢了乌纱帽。王炳华不知道后来他怎么就当上了市经委主任。此次来石塔县正是赵凤翔在新任市委书记面前贬损他的好机会。不过,王炳华不知道,赵凤翔如此揶揄他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说给董伟清听。因为就在赵凤翔被王炳华逼得走投无路即将落马的时候,是董伟清向他伸出了援手。刚才王炳华竟敢与堂堂的市长对垒,赵凤翔觉得自己不能无动于衷。其实他的话才刚刚开了一个头,更尖刻的话就在嘴边。但使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话竟惹恼了黑脸煞神一样的副书记张克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坐在江云天一侧的副书记张克勤一向就看不上赵凤翔惯于逢迎的嘴脸,这时候他按捺不住就想说几句。他挥了挥手截住赵凤翔的话头说道:“什么是真理?发展就是真理,超前发展就是真理中的真理。没有一点超前的眼光,还当什么领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克勤话不多,却让赵凤翔吓了一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赵凤翔有些撑不住,他赶紧满脸堆笑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是什么意思啊?”张克勤铁青着脸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是说……”赵凤翔的脸有些发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有什么好说?啊!我看搞活总比搞死要强一千倍!”张克勤这句话像刀子一样直戳到赵凤翔的心窝子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赵凤翔低下头不敢再说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当然不知道王炳华与赵凤翔之间曾经有过什么恩怨,但他对市经委主任赵凤翔带有明显讥讽意味的发言感到不快。他也不知道张克勤的话里有什么深意,他只是觉得自己必须对王炳华在石塔县所做的一切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在人们的思想上造成混乱。江云天想到这里抬手看看腕上的手表说:“哦!时间过得真快,一点了。大家还饿着肚子。我看我们的会议就开到这里。等炳华书记请我们吃过饭以后,我们还要亲眼看一看他的企业,看他说的和做的是不是一致。刚才炳华同志介绍了他们的一些情况,我作为市委书记应该有一个明确的态度。但我的看法不是结论。我虽然是市委书记,但我不一定就比别人高明,大家尽可以各抒己见。对于石塔县的工作,如果诚如炳华同志所汇报的那样,那么,我认为他们为我们的企业走出困境提供了可供借鉴的经验。或许这些经验还不完善,甚至还存在着诸多缺陷。但无论从哪一方面说,石塔的同志们都是一群勇敢的探索者。我想,他们的探索即便完全归于失败也值得我们借鉴,因为失败也是经验。但我们往往看轻失败或讥笑失败,看不到失败母腹中正在孕育的成功,这是目光迟钝和短浅的表现。但有时我们也会看轻成功或讥笑成功,甚至硬要把成功说成失败,那就不仅仅是迟钝和短浅,恐怕我们的心灵深处掺杂了某些个人的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的话说得很平和委婉,即便这样,市经委主任赵凤翔还是有些撑不住劲儿,他把头埋得很低,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烟雾在他的头顶缭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的考察活动一共进行了一周,他们紧紧张张马不停蹄有选择地考擦了宁康市辖区内的三县二区,当他们结束了对城区最后一站的考察回到市委大院的时候已是深夜了。江云天草草洗漱一番便躺在了床上,但他不能马上入眠,他来宁康第一次考察的情景又像电影一样开始一幕幕回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次考察总的来说收获不小,他感觉自己正在缩短与这个陌生地方的距离。也就是说他正在逐步进入角色。但他同时也感觉到扮演宁康市委书记这一人物并非一件轻松的事。这是因为,一周的时间里他不光走了一些地方认识了一些人,但令他不安的是,他隐隐约约地发现了宁康人际方面不平静的潜流。他的这种感觉在他结束了对古岚县的考察之后就越发强烈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古岚县是江云天考察的第三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古岚县委书记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他的名字叫严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一天上午九点多钟,江云天一行来到古岚县城。严寒和古岚县四套班子的成员在县委县政府大院门外迎候江云天一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寒长得很帅,白净面孔,淡眉大眼,只是身材有些纤细。一身合体的浅灰色西装再加上一条紫红色金利来真丝领带,使小伙子显得俊逸潇洒。严寒的第一次亮相给新任市委书记江云天留下了良好的印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对这个小伙子显然十分欣赏,当他向江云天介绍这位县委书记的时候,眉梢挂着掩饰不住的喜悦。这与他在石塔县见到王炳华时的冷漠态度简直判若两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是宁康市最年轻的县委书记,”董伟清对江云天说,“文章写得很漂亮,是个笔杆子,发表过不少理论文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寒大大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他双手握住江云天的手不好意思地说:“董市长说得太过了,如果说我还能凑合写点什么,那都是董市长教育的结果。今后也请江书记多多指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感到严寒握住他的那双手软绵绵的好像没有骨头,他的心头就不禁掠过一丝异样的感觉,但他还是热情地笑着说:“这么说董市长也是个大笔杆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摆摆手说:“谈不上,谈不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古岚县委县政府大院里布置一新,到处是一派节日的气氛。江云天和董伟清一行在严寒的陪同下登上大楼的二层并走进一间宽敞的接待室,大家在周围的沙发上坐下来。茶几上摆满水果和香烟,严寒亲手为江云天、董伟清、张克勤和李轶群剥好香蕉,并执意按顺序递到他们手里。年轻的县委书记的接待工作做得非常热情周到和得体,这与石塔县委书记王炳华的一杯清茶形成鲜明对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会议就在接待室里开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开始还是江云天自报家门。他的开场白与在石塔等地没有太大的区别。倒是董伟清市长一反常态,很有兴致地向江云天介绍了一番古岚的历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寒矜持地站起来走到挂在墙上的一排宣传版面前,版面制作得图文并茂,非常漂亮。他拉开手里的一根可以伸缩的指挥棒指着版面上的图表说道:“江书记、董市长、张书记、李市长,以及各位领导,现在我向大家汇报一下古岚县经济发展的基本构想。我们把培育我县新的经济增长的基点放在了开发旅游业上,古岚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历史上它作为宁康府的门户,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古岚城区西端和南端至今还保存着两座城门遗址。东西南北两条街道上曾经是商铺林立的繁华的商业街,街道两旁的商号铺面几乎都是明清民俗建筑的瑰宝。只是解放以后人们没有注意到它的历史价值和经济价值,因此许多古迹已经被破坏,甚至连本来保存完好的十字街上的魁星楼也因为阻碍交通而被拆除,现在看来非常可惜。基于以上情况,我们根据宁康市紫云山旅游开发的宏伟规划,把古岚县作为开发区的一个有机的组成部分,拟建设古岚大民俗博物院。我们的口号是‘重建古岚古城,再现历史原貌’。这个构想将实施三步走的战略,第一步,修整和重建东西南北四座城楼和魁星阁,并在城墙旧址恢复古城墙。第二步,按照县志记载,恢复城内两横两纵井字形商业街和四合院,形成明清民俗精品建筑群。第三步,按照明清民俗进行布展,采用现代化声光电技术,再现明清市井风情。完成这个构想,大约需要十年的时间,预计总投资约十个亿。假设这个构想能够顺利完成,仅向影视界出租外景就会给古岚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寒仿佛一个指挥若定的将军那样用手中的指挥棒指点着墙上的图表侃侃而谈,他为在座的各位领导描绘了一幅十五世纪古岚县城桓连亘,商铺云集,楼台错落,车桥如流,薄带阔步,裙钗涟漪的梦幻世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风流倜傥的年轻县委书记结束了他的演讲,他谦逊地连连点头向大家致谢,然后回到座位上坐下,掏出笔记本等候领导的点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显然非常高兴,完全不像对王炳华那样满脸的不屑。他望一眼江云天说:“我认为这是古岚县委县政府很有胆魄的构想。古岚的民俗建筑在全国不多见啊!他们把长远的目标锁定在发展旅游业上是很有眼光的。大家是不是就刚才严寒同志的介绍议论议论,给他的构想再充实充实啊?你说呢?江书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来到古岚才好像真正找到了市长的感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好的,大家议一议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会场一时陷入了沉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的目光扫过会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市经委主任赵凤翔坐在一个角落里,自从在石塔挨了副书记张克勤的批评以后,他一直无精打采,看来他今天仍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倒是市农委主任张士诚迎着董伟清的目光,不失时机地咳嗽了一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来说几句吧!”张士诚五十来岁年纪,一张老于世故的脸上挂着谦和的微笑,他放下手中的不锈钢保温杯说,“我整天在各县东奔西跑,来古岚的次数也不算少,但还真没有认真听过严书记这个旅游开发的整体构想,今天算是开了眼界。是啊,发展县域经济不能把目光仅仅盯在那几亩地上,也不能把目光仅仅盯在不大景气的企业上。要开拓创新,谋求更大的发展。在这方面,严书记给我们带了一个好头啊!我认为,古岚县把振兴经济的目标放在发展旅游业上,这与宁康市经济发展的总体规划是一致的。古岚县发展旅游业的构想很宏大,听了着实令人鼓舞。我想,他们一定会为宁康市经济社会的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我的话讲完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市农委主任张士诚简短的发言结束了。他的发言既动听又不失原则,让人无可挑剔。完全不像赵凤翔那样锋芒毕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扫视一下会场催促道:“谁接着说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人响应,看来没有人要接着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停了片刻,董伟清对坐在身边的常务副市长李轶群说:“李市长是不是说几句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路走来,江云天还没有听这位副市长说过话。现在董伟清点了他的名,但他仍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此刻他正在专心地擦他的眼镜,听到董伟清叫他,便随口说道:“我考虑得还不太成熟,还是请其他同志说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又转向张克勤说:“张书记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克勤摇摇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暧昧地笑笑,然后对江云天说:“那我们还是请江书记作指示吧,大家欢迎!”说完,他还拍了几下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古岚县委书记严寒发展旅游业的宏伟构想并没有使江云天感到振奋,相反,他直观地感觉这个构想好像有些大而无当,尤其他的那两句口号更值得商榷。“重建古岚古城,再现历史原貌”,难道要把现在的古岚铲平,重新盖起一个明清时代的古岚吗?但他对这个构想的背景还不了解,因此不敢妄下结论。他需要深入地了解以后才能作出评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掌声过后,江云天接过董伟清的话头说:“不是什么指示啊,我对情况还不了解,我是想和严寒同志探讨一些问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寒谦恭地笑着望着新任市委书记江云天,手里拿着笔记本作出随时准备记录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问道:“严寒同志,你这个规划有可行性报告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寒回答说:“有!”他赶紧嘱咐身边的人去取可行性报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继续问:“你的可行性报告是由哪一级的专家参与研究和论证的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寒说:“我们根据古岚的实际自己搞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有人进来把一份文件递给江云天。这份文件很简短,只有几页纸。大题目是《古岚县旅游业发展规划(草稿)》。江云天随手翻了翻说:“哦!是这样。你这个规划是什么时间搞的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寒说:“前年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么说到现在已经三年了,是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按照你三步走的战略,现在你的规划应该完成三分之一,至少应该完成四分之一,也就是说,城墙城门和魁星阁应该修好了,对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寒显然有些慌乱。“由于资金问题,现在工程还没有上马。”他不得不如实相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明白了。”江云天说,“那么你准备怎样解决这十个亿的开发资金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先准备引进一些外资,但还没有落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县的财政有能力支持你实施这个规划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目前企业的效益不怎么好,财政支持有困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有些生气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这不是纸上谈兵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寒有些撑不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没有想到江云天会如此刨根问底,历来的领导都是姑妄听之而已,谁也不会特别关注它的结果。况且,十年之中将会有多大的变化啊?你江云天还在不在宁康谁能说得清呢?能够提出规划本身就是值得肯定的嘛!至于规划的实施那是根本不同的两码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江云天不这么想,他的连连追问使风流倜傥的古岚县委书记几乎无地自容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宁康辖下的这几个县区里,严寒是被认为最有才华最有前途的人物。他的能言善辩也是别人无法企及的,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问得理屈词穷。他可怜巴巴地望了一眼董伟清,不得不向最宠幸他的市长求援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市长说……将来从旅游开发区的引进资金里给解决一部分……”严寒小心翼翼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伟清的脸色早已变得阴沉起来。他心里想,你江云天这不明明是要与我作对吗?但他还是克制着,眼下最要紧的是为他的爱将摆脱困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是的,我是说过。”董伟清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江云天没有理解董伟清的用意,他仍然不肯放过企图用动人的空话愚弄他的古岚县委书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请问严寒同志,”江云天说,“你的十亿元资金概算的依据是什么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寒白净的额头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根据各项工程的难易程度给出的一个大致的估算……”他有些嗫嚅地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建筑专家的估算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我们自己的大体估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么,你们估算过用多长时间,用什么方式能够收回这十个亿的资金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寒掏出手帕擦一把额头上的汗低声说:“我们没有估算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再问你,你的口号是‘重建古岚古城,再现历史原貌’,也就是说,如果要实施你的口号,那么,现在古岚城里的居民、工厂、学校、商店,就连你这座县衙门都必须搬迁到城外去。你不仅要重建古岚古城,还要新建古岚新城。恐怕十个亿的资金不够吧?二十个亿,甚至三十个亿都打不住,你想过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寒低下头没有回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继续说:“严寒同志,没有一个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单靠突发奇想怎么能行呢?应当脚踏实地地为老百姓办几件实实在在的事,才能够在这块土地上留下一点痕迹啊!我不反对开发旅游资源,但开发或者修复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赚钱。而不能只考虑投入而不考虑产出啊!赔本的买卖怎么能做呢?当然,你可能还没有考虑怎么去做,这就更说不过去了。只想不做,或者只说不做,早晚会失掉民心的!千方百计让你治下的这块土地尽快富起来,这才是一方父母官的责任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以上这些话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董伟清的反应,他是就事论事,完全出于爱护干部的考虑,他不能容许在自己的麾下存在只说不做耍嘴皮子的干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江云天的一番话显然把董伟清对严寒的评价打得粉碎,这使董伟清憋了满肚子火气。是啊!我说不好你却说好,我说好你偏说不好,这不明明是和我这个市长唱对台戏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