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6.浮出水面

官场

作者:李彦乔
[更新时间] 2013-07-17 15:05:36    [字数] 8641

早晨,江云天还在睡梦里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天还不亮,他睁开眼打开床头上方的壁灯,又摸出枕头底下的手表看了看,还不到五点半钟。谁这么早就打来电话呢?他从床头桌上拿起电话贴在耳边。电话是他远在京城的妻子路菲打来的。^=~==首&发www.zongheng.com%+^?=

“你好吗?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人接,这几天忙什么呢?”路菲问江云天。^=~==首&发www.zongheng.com%+^?=

“下去转了几天,昨天晚上刚回来,妞妞好吗?”江云天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光记得你的妞妞,早把妞妞的妈妈忘在脑后了吧?”路菲开玩笑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妞妞是他们十一岁的女儿。^=~==首&发www.zongheng.com%+^?=

“躺在床上就想妞妞的妈妈,睁开眼睛就想我的妞妞。”江云天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妻子不理会丈夫的调侃,关切地问道:“怎么样?还过得惯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仍用调侃的语气说:“让大作家操心了,我在这里吃得饱睡得着。”^=~==首&发www.zongheng.com%+^?=

“没有什么麻烦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麻烦很快就会找上门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怎么回事?”^=~==首&发www.zongheng.com%+^?=

“一言难尽,怪我官场经念得太少。”^=~==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想到你哪里去看看。”^=~==首&发www.zongheng.com%+^?=

“怎么?想老公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是啊,想了,怎么样?”^=~==首&发www.zongheng.com%+^?=

“唉!你现在还不能来啊,”江云天说,“我脚底下还晃荡着呢。等我站稳了,我将在这里为你开辟一块创作基地,这里淳朴的民风够你写一辈子。”^=~==首&发www.zongheng.com%+^?=

“是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是啊!我已经给你选中了一个地方,我保证你在哪里能写出惊天动地的好作品。”^=~==首&发www.zongheng.com%+^?=

“那我一定要去看看!”^=~==首&发www.zongheng.com%+^?=

“最近又琢磨什么呢?”江云天问。^=~==首&发www.zongheng.com%+^?=

“什么也琢磨不出来,心好像总是悬着,没着没落的。”路菲说。^=~==首&发www.zongheng.com%+^?=

“不要为我担心,我好得很,而且会越来越好!”江云天说。^=~==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究竟会不会越来越好?江云天心里还真没有把握。他与董伟清之间一开始就非常明显的不一致使他不得不担心他们之间是否能和谐相处。但如果这种和谐必须要以他在是非面前进行妥协来换取,那他宁可不当这个市委书记,这是江云天的性格决定的。^=~==首&发www.zongheng.com%+^?=

一到上班时间,江云天就给市委办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通知宣传部长、《宁康日报》总编和政研室主任来开个短会,地点安排在小会议室。^=~==首&发www.zongheng.com%+^?=

还没有等江云天放下电话,组织部长罗昆就敲门进来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哦!罗部长有事吗?”江云天示意罗昆坐下。^=~==首&发www.zongheng.com%+^?=

“几天不见,江书记瘦了。”罗昆望着江云天说。^=~==首&发www.zongheng.com%+^?=

“是吗?没那么严重吧?”江云天摸一摸脸颊说。^=~==首&发www.zongheng.com%+^?=

“是真的,旁观者清嘛!”罗昆认真地说。^=~==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笑笑说道:“胖瘦问题我们暂且不去管它。一会儿我还有个小会。你是不是想商量一下组建旅游开发管理局的事啊?这几天我一直琢磨这件事,已经有了一个想法,想和董市长等几位领导交换一下意见。这件事关系重大,还是不要匆忙决定为好。你说呢,罗部长?”^=~==首&发www.zongheng.com%+^?=

罗昆说:“也好,不过,听说吴副省长在近期要来宁康视察旅游开发区,董市长说最好在吴副省长到来之前把机构健全起来,吴副省长很关心这件事。”^=~==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对罗昆一口一个吴副省长心里感到奇怪,他还不清楚吴副省长与宁康的旅游开发区有什么关系,但他没有时间细问。^=~==首&发www.zongheng.com%+^?=

“好吧,我们尽快研究一下。”江云天说道。^=~==首&发www.zongheng.com%+^?=

电话铃响了,是市委办打来的,说通知的人已经到齐,问会是不是马上开。江云天说他马上就过去。^=~==首&发www.zongheng.com%+^?=

罗昆站起来告辞。^=~==首&发www.zongheng.com%+^?=

电话铃又响了起来,江云天向罗昆摆摆手算是告别,然后拿起话筒。^=~==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是张克勤!”电话里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哦!张书记,你在哪里啊?”江云天问。^=~==首&发www.zongheng.com%+^?=

“就在你的隔壁呀!”^=~==首&发www.zongheng.com%+^?=

“哦!有事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没什么要紧的事,你那里人来人往,说话不方便。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你不要安排其他活动。七点整,曲秘书长去叫你。”张克勤还是那种毋庸置疑的口吻。^=~==首&发www.zongheng.com%+^?=

“饭就不必吃了吧……”^=~==首&发www.zongheng.com%+^?=

“话必须说,饭也必须吃!”张克勤说完就挂断了电话。^=~==首&发www.zongheng.com%+^?=

这很使江云天感到意外。这位张副书记怎么突然心血来潮想起请他吃饭呢?他究竟有什么要紧的事非要在饭桌上说呢?但江云天来不及多想,他必须马上到小会议室去。他从桌子上拿起笔记本走出办公室,不想刚出门就碰到了信访局局长莫长春。^=~==首&发www.zongheng.com%+^?=

“哦!江书记,您要出去?”莫长春问。^=~==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正要找你。现在我有个会,你下午三点到我这里来好吗?”江云天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好吧,那我就下午过来。”莫长春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告别了莫长春,江云天来到小会议室。宣传部长夏晨星、政研室主任高琦和《宁康日报》总编谷梦雨都站起来。谷梦雨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新任市委书记,夏部长把他介绍给江云天。^=~==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握着谷梦雨的手说:“以后要多借谷总编啊,你是喉舌嘛!”^=~==首&发www.zongheng.com%+^?=

“请江书记多多指导!”谷梦雨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家落座。^=~==首&发www.zongheng.com%+^?=

刚坐定,市委办副主任洛霞就推门进来。她走到江云天面前小声说:“江书记,您的电话,接吗?”^=~==首&发www.zongheng.com%+^?=

“谁打来的?”江云天问。^=~==首&发www.zongheng.com%+^?=

“省城来的,说是姓吴,口天吴。”^=~==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猜到是吴飞鹏,他请大家稍等,便跟洛霞来到市委办。^=~==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是江云天,你是……”江云天拿起电话听筒说道。^=~==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是吴飞鹏啊!听说江书记最近到石塔县跑了一趟,是吗?”^=~==首&发www.zongheng.com%+^?=

“你的消息真灵通啊!”^=~==首&发www.zongheng.com%+^?=

“到处都有我的眼线啊!”吴飞鹏笑了,“好了,您正在开会,我就不打扰您了,明天我要专程到宁康拜访您,方便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悉听尊便哪!明天是周六,我没有安排。”^=~==首&发www.zongheng.com%+^?=

电话挂断,江云天回到小会议室。^=~==首&发www.zongheng.com%+^?=

“让大家久等了,现在我们开会吧。事先来不及和夏部长打招呼,请你原谅啊!”江云天说。^=~==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书记不要客气,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宣传部长夏晨星说。^=~==首&发www.zongheng.com%+^?=

“那我就不客气了,”江云天说,“最近我和董市长等领导同志下去跑了几天,这对于我这个刚上任的市委书记来说很新鲜啊!高主任也跟着跑了一圈,不知道有没有同感?”^=~==首&发www.zongheng.com%+^?=

“怎么没有同感?过去老浮在上面,不知道下面竟然那么精彩。尤其是石塔县的王炳华书记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高琦说。^=~==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问夏晨星:“王炳华这个人你熟悉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夏晨星说:“不能说不熟悉,但炳华这个人怪得很,他很少到市委走动,你有事想见见他也很难找到。即便见到了,他也不愿意老实坐下来跟你谈,总是行色匆匆的样子。我怀疑他是在有意躲着市里的领导。”^=~==首&发www.zongheng.com%+^?=

谷梦雨也说:“报纸上很少有石塔的消息。别的县恨不得把报纸的版面都给他,唯独石塔,即便是记者找上门去,他们也不积极,而是让记者坐冷板凳,所以报社的人都不愿到石塔采访。”^=~==首&发www.zongheng.com%+^?=

高琦说:“我看王书记恐怕有难言之隐,其实他做了许多工作。我听了他的汇报,有一种别开生面的感觉。”^=~==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是啊!他的许多做法值得我们研究。目前国有企业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经营上的困难。造成这些困难的根本原因是一个经营机制问题。企业的经营机制是由国家的经济运行体制决定的。问题很明白,转换经营机制就必须打破原有的经济运行体制。但是,我们喊了许多年,这个体制也没有打破。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呢?在于我们的观念,在于我们的胆量。这次我到了石塔县,听了炳华同志的汇报,看了他们县的几个企业,使我这个号称经济政策研究的行家里手也大为震撼。过去我们敢想而不敢做的事,炳华同志正在做。但他所做的是不是具有指导意义?他的经验是什么?教训是什么?这都值得我们沉下去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因此我想组织一个调查组,沉到石塔去,挖掘一些可以指导全局的东西,并能提高到理论上加以概括,写出几篇有质量的调查报告和理论文章。这就是我请你们来的目的,你们看我这个想法行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家都说行,还说早就应该这样做。^=~==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接着说:“这次调查研究的指导思想是必须实事求是,反对有意拔高。哪怕经过我们的调查研究,证明炳华同志所做的一切都是失败的教训,我们也要坚持这个指导思想,客观公正地从反面总结教训,以便警戒全局。这次调查我想由夏部长负全责,高主任配合。抽调几个有头脑的同志参加,人不要太多。报社开辟一个专栏,在全市开展一个国有企业怎样才能走出困境的大讨论。具体怎样做,请你们商量一个方案并尽快实施。我要求你们三位要亲自动手,确定好选题,然后下去蹲上一段时间。只有这样,才会有真知灼见。你们有什么困难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家都说没有困难,保证完成任务。^=~==首&发www.zongheng.com%+^?=

夏晨星说:“我们好好议论一下,马上动手搞个方案出来,然后请江书记把把关。”^=~==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好的。那我就不陪大家了,一切都拜托三位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下午三点,信访局局长莫长春准时来到江云天的办公室。^=~==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书记,那封信你看过了吗?”莫长春还没坐下,就开门见山地问。^=~==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笑笑。“莫局长坐下说嘛!我这里不卖站票。”他笑着说。^=~==首&发www.zongheng.com%+^?=

莫长春也笑笑,然后坐在江云天的对面。^=~==首&发www.zongheng.com%+^?=

“那封信我看过了,只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从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那封信,拿在手里又看了一遍。信不长,是这样写的:^=~==首&发www.zongheng.com%+^?=

莫局长:^=~==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们向你反映一个情况,请帮助解决。在我市西校场街原蔬菜公司批发站的旧址上,不知哪个单位盖起了一座办公楼和两栋住宅楼。可是将近一年过去了,这里仍然被高墙围着,办公大楼和住宅楼至今没有启用,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单位。他们的围墙很高很破旧,而且还占着人行道,不仅阻碍交通,而且还有碍街道的整洁美观。请你查一查,让他们尽快拆除高墙,换成铁栅栏墙。这是市文明委对全市机关单位统一的要求。^=~==首&发www.zongheng.com%+^?=

此致^=~==首&发www.zongheng.com%+^?=

敬礼!   ^=~==首&发www.zongheng.com%+^?=

西校场街居委会  ^=~==首&发www.zongheng.com%+^?=

×年×月×日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莫长春说:“接到这封信以后,我到西校场街看过,的确如信上所说的那样,围墙虽然破旧,办公楼和住宅楼却盖得很漂亮。”^=~==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问:“你了解了一下吗?”^=~==首&发www.zongheng.com%+^?=

莫长春说:“了解了,但没有结果。这事应该属于城建委管,因为不管大小建筑,必须由他们审查批准以后才能动工。但他们说不记得有这么个工程。我要查一查他们的档案,他们说查档案必须由建委主任批准。我找到建委主任赵仁山,他说他替我查。可是一个多月过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音。我打电话催他,他总说忙,顾不上。我觉得奇怪,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这么难办呢?我害怕里面有什么故事,所以才把信拿给您看。”^=~==首&发www.zongheng.com%+^?=

“会有什么故事呢?”江云天问。^=~==首&发www.zongheng.com%+^?=

“说不好,宁康的事邪乎得很。你认为不是事的事说不定就是个事。”莫长春说。^=~==首&发www.zongheng.com%+^?=

电话铃响,江云天拿起电话。^=~==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书记,有一个女同志要见你,接待吗?”电话是市委办副主任洛霞打来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她有什么事啊?”^=~==首&发www.zongheng.com%+^?=

“她不肯说,非要见你不可。”^=~==首&发www.zongheng.com%+^?=

“是吗?我这里现在正有事,请她稍等一等,好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放下电话,然后又对莫长春说:“你刚才说的有那么严重吗?”^=~==首&发www.zongheng.com%+^?=

莫长春说:“你想啊,那么大的建筑,藏不住掩不住,城建委怎么能不知道呢?再者说,谁有那么大的胆量,不通过城建委就敢大兴土木?城建委的执法队每天在街上转悠,如果有人私自建工程,他们怎么会看不见呢?这里面一定会有什么道道。”^=~==首&发www.zongheng.com%+^?=

“那你说该怎么办呢?”^=~==首&发www.zongheng.com%+^?=

“只要江书记一个电话,问题就解决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想了想说:“莫局长,这件事我还是不出面为好。你已经找过建委主任,我出面对你不利。我的意见还是由你来处理,不妨把这封信让建委主任看看,我想查清这件事不应该太难。”^=~==首&发www.zongheng.com%+^?=

莫长春说:“我总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好吧,我现在就拿着这封信去找他。”^=~==首&发www.zongheng.com%+^?=

莫长春说完就站起来告辞出去。江云天拿起电话,让洛霞请那个女同志到他的办公室来。^=~==首&发www.zongheng.com%+^?=

不一会儿,洛霞陪着一位三十来岁的少妇来到他的办公室。那少妇长得很漂亮,穿着也很讲究,手里提着一个小巧的公文包。只是那双大眼睛里仿佛有几分忧伤。江云天第一眼看到这位少妇的时候就觉得有些面熟,但他一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洛霞走过来告诉那位少妇说:“这就是你要见的江书记。”^=~==首&发www.zongheng.com%+^?=

“请坐!”江云天对那位少妇说。^=~==首&发www.zongheng.com%+^?=

那位少妇看看洛霞,然后转向江云天礼貌地说:“我想和您单独谈谈可以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当然可以。”江云天说。^=~==首&发www.zongheng.com%+^?=

洛霞安顿那位少妇坐在沙发上然后走出去。江云天倒了一杯茶送到那位少妇面前,那位少妇伸手来接。江云天看见她的手上戴着一枚镶嵌着绿宝石的钻戒,这使他蓦然想起了他和他的老同学陈少峰游紫云山的情景。^=~==首&发www.zongheng.com%+^?=

“没错,是她!”^=~==首&发www.zongheng.com%+^?=

紫云山上,香烟缭绕的紫云寺里,这位少妇向佛祖虔诚膜拜的情景江云天仍然记忆犹新。那时仿佛离他十分遥远的这位少妇,现在竟然坐在了他的办公室里。^=~==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位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江云天说。^=~==首&发www.zongheng.com%+^?=

那位少妇抬头望望江云天说道:“我是旅游开发区仙子大厦的投资方林子南的女儿林莹。我是偷偷跑来见您的。我的先生不同意我来,他不相信大陆的官员,但我相信总会有包公和海瑞……”^=~==首&发www.zongheng.com%+^?=

少妇这突兀的开头语使江云天感到震惊,他说:“我刚来宁康没有几天时间,对旅游开发区还很不了解,不知道林小姐就是仙子大厦的投资方,怠慢了,对不起呀!”^=~==首&发www.zongheng.com%+^?=

林莹摆摆手说:“江先生不必客气,正因为您刚来宁康,我才敢冒昧地前来向您求助。”^=~==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林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请直言不讳!”^=~==首&发www.zongheng.com%+^?=

林莹说:“事情还得从头说起。您大概知道本省历史上曾经有过一个严司令长官,他的少将军需官林放就是我的祖父。祖父是和严先生一起避难逃往台湾的。几十年来,祖父朝夕盼望有朝一日能够叶落归根。但是他没有等到这一天就与世长辞。临终的时候嘱咐他的儿子也就是我的父亲,等到祖国大陆允许的时候,一定要回归故里替他向生他养他的这块土地负荆请罪。家父是在四年前回到故乡宁康省亲的,但这里已经找不到林家的族人。家父住了几天,只好准备为当地福利部门捐赠一笔钱然后回台湾。正在这时候,他突然听到紫云山旅游开发区招商的消息。他离开家乡的时候还很小,记不得这里还有一座紫云山。于是他便到紫云山走了一趟,他真没有想到,家乡还有这样一块犹如仙境般的去处,他认为那里的确是发展旅游业的好地方,于是他决定在仙子湖畔投资兴建一座五星级大饭店……^=~==首&发www.zongheng.com%+^?=

“起初,宁康官方曾允诺为家父提供最宽松的投资环境和最优厚的投资条件。他们允诺将低价提供所需建设用地。除了饭店的选址须按开发区的整体规划由宁康官方确定外,饭店的设计发包和今后的经营等权利,均属于投资方。^=~==首&发www.zongheng.com%+^?=

“家父对宁康官方提供的优厚条件很满意,因此很快便达成协议。家父拟投资折合一亿八千余万人民币,在仙子湖畔兴建一座集休闲与娱乐为一体的现代化大饭店,取名为仙子大厦。协议签订后第一笔五千万资金很快到位。但就在资金到位以后,宁康官方一反常态,首先对仙子大厦的设计百般挑剔,并执意要重新组织设计班子进行设计。而我方的设计是家父花巨资请台湾最负盛名的国际建筑大师程煜先生设计的。重新设计不仅会延误工期,而且原设计所花费用也将付之东流。家父真是一筹莫展。后来还是包车司机看出了其中的奥秘,他告诉家父,他们大概是手头缺钱了。一句话提醒了家父,生性耿直的父亲不得不违心地派他的秘书与开发办暗中协商。开发办隐隐约约表示了出国考察的意向,家父只好答应他们组团到欧美等八个国家走一圈。他们一行九人,历时一个月,共耗资120万人民币,这笔费用全部由家父支付,他们这才答应采用原设计。^=~==首&发www.zongheng.com%+^?=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按原协议,工程发包权属于投资方。工程招标等一切事宜都应由我方负责。但宁康官方屡次邀家父晤谈,他们说家父离家多年,对大陆的情况缺乏必要的了解。如果由我方主持招标,恐怕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家父表示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都要主持招标。宁康官方见家父态度坚决,便开始采取不合作的态度,他们借故撤走了为我方配备的几个主要雇员,使招标工作被迫陷于停顿。家父出于无奈,只好同意由双方主持招标。但宁康官方在没有进行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就突然单方面发布招标消息,又在没有任何监督的情况下匆匆召开竞标会,并擅自将仙子大厦工程包给一个江苏的建筑工程中介人。仙子大厦开工以后,他们又找出种种借口,不允许我们插手自己的工程,就连工程监理也由他们指派。^=~==首&发www.zongheng.com%+^?=

“家父没想到家乡的同胞对一个游子竟然如此冷漠无情。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执意按原计划投资。只是他已经心力交瘁,再也没有精力与宁康官方周旋,不得不离开工程回到台湾,把这里的一切事务都留给了我和我的先生。最近我们又听说,宁康官方又准备对未来仙子大厦的经营权问题提出异议,他们准备推翻原协议中低价提供建设用地的承诺,而要以高额地价格折资作为股份拿走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现在我们又将危难在即,家父又远在台湾。我们没有办法,只好冒昧前来向江先生求救,恳请江先生主持公道。”^=~==首&发www.zongheng.com%+^?=

林莹说到这里停住,掏出手帕拭去流到腮边的泪水。^=~==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专注地听完林莹的诉说,他的心里感到异常愤懑。他不愿相信这位林莹小姐所说都是真的,他也不愿相信所谓宁康官方会作出如此违背人情和法理的事情。但是,这位林莹小姐言之凿凿,似乎不是在说谎。^=~==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看看林莹,林莹也在望着他。这位少妇的眼睛里满含着茫然和期待的泪水。但江云天知道这毕竟不是一件寻常的小事,如果诚如她所说,那就不是江云天可以依靠他的职位来解决的问题。^=~==首&发www.zongheng.com%+^?=

“林莹小姐,”江云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问道,“你怎样证明以上所说的都是真实的呢?”^=~==首&发www.zongheng.com%+^?=

林莹说:“我这里有家父与宁康官方签订的各种协议与合同文本,至于宁康官方是否违背了这些协议与合同,只要略加了解就会水落石出,因为这不是秘密。但是,我并不奢望解决以前的事,我只希望今后宁康官方不要再出尔反尔,把投资方的权利还给我们。”^=~==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摇摇头问:“你为什么不希望解决以前的问题呢?”^=~==首&发www.zongheng.com%+^?=

林莹说:“因为我们今后还要在这里经营,我们不想得罪宁康官方。”^=~==首&发www.zongheng.com%+^?=

“你所说的官方指什么呢?”^=~==首&发www.zongheng.com%+^?=

“当然是指当地政府和它的办事机构。”^=~==首&发www.zongheng.com%+^?=

“你的父亲在台湾做什么生意呢?”^=~==首&发www.zongheng.com%+^?=

“父亲和叔父在高雄和基隆经营两家造船企业,就是人们说的台湾兄弟船坞有限公司。”^=~==首&发www.zongheng.com%+^?=

“哦!我有所耳闻。既然你的父亲是商界宿将,恐怕应该懂得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家父不想打官司,因为他来这里投资是为了了却上辈人赎罪的心愿。”^=~==首&发www.zongheng.com%+^?=

“仅仅为了了却上辈人的心愿就放弃自己的合法权益,这说得过去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家父没有精力打官司,即便打也未必能赢。”^=~==首&发www.zongheng.com%+^?=

“你怎么知道不一定会赢呢?”^=~==首&发www.zongheng.com%+^?=

“……”林莹欲言又止。^=~==首&发www.zongheng.com%+^?=

“林莹小姐,”江云天说,“我对令尊执意在家乡投资深表钦佩,这不是官腔,而是我的心里话。但是,请恕我直言,我不赞成你和你的父亲在一系列的事件中所采取的退让态度,你们所采取的态度至少有两点值得商榷。第一,不管过去的背景如何,任何台商来大陆投资都不存在赎罪的问题。过去已经成为历史,你的父亲和你是宁康的儿孙,家乡怎么会记恨自己从远方归来的亲人呢?令尊来宁康投资本来是给家乡办好事,是爱国的表现。你们理应站得直直的才对呀!正因为令尊背着替上辈人赎罪的沉重包袱,才使这件本来很荣耀的事情蒙上了一层阴影。一些人恐怕正是利用了你父亲的这种心理包袱,他们才敢如此胆大妄为。第二,你对‘官方’的解释并不完全正确。他们不能代表党和政府。我们不仅欢迎所有的海外侨胞和台湾同胞回来为祖国的建设效力,我们还将毫不含糊地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是的,过去我们的法律不够健全,因此,我不敢保证没有发生过损害投资者利益的事情。但现在我们的法律正在逐步完善。你们应当用法律手段保护自身的利益,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我知道,你们对我们的执法部门还不够信任,我不责怪你们。但百闻不如一试啊!我请林莹小姐三思,并把我的意思转告给令尊和你的先生。”^=~==首&发www.zongheng.com%+^?=

林莹在十分专注地倾听着,江云天的话深深地打动了她。自从她来到宁康接替父亲以后,她曾四处奔波但却屡遭白眼,还没有哪一个人这样推心置腹地与她平等地交谈,她感觉蒙在自己心头的阴霾正在消散。但是,江云天的话并没有完全打消她的顾虑。^=~==首&发www.zongheng.com%+^?=

“江先生是想把这件事推向法庭吗?”她喃喃地问道。^=~==首&发www.zongheng.com%+^?=

“不完全是这样,”江云天说,“打官司是你的事,我仅仅是想提醒林小姐应当拿起法律的武器。但是,应该由我这个宁康的最高地方长官去管的事,我决不推托。例如一些干部利用职权做违法犯法的事,我们的纪检部门一定要管。触犯刑律的,我们自己也要把他送上法庭。只要被我们发现,我们就会一查到底,决不姑息!”^=~==首&发www.zongheng.com%+^?=

林莹沉默了良久,然后叹口气说:“江先生,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我还是不愿把事情弄僵。我只希望今后双方能够和平相处,不再发生不愉快的事。”^=~==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笑笑说:“如果又发生了呢?你仍然一退再退一让再让吗?假如有人要全部侵吞你的仙子大厦,你也愿意承受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林莹低下了头,显然她有些动摇。^=~==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回去和我的先生商量商量。”她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好吧!”江云天说,“不管你们怎样做,我都会过问此事。希望林小姐能为我提供必要的材料,到时我将派人与你联系。”^=~==首&发www.zongheng.com%+^?=

送走了林莹小姐,江云天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许久。他觉得自己的头脑里被充塞得满满当当。他不知怎么就突然想起了他的老同学陈少峰。陈少峰曾经把仙子大厦比作一条章鱼,那么,触动这条章鱼将会有怎样的结果呢?他又想起了董伟清,作为市长,难道他对此事一点也不了解吗?如果是董伟清从狭隘的地方利益出发而有意为之,那他江云天又该怎么办呢?紫云山仙子湖啊!看来江云天就是想避开你也难哪!^=~==首&发www.zongheng.com%+^?=

一连串的问号在江云天的脑际萦绕。此时此刻,他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与他推心置腹地讨论这件事啊!但他来宁康不足十天的时间,有谁会与他推心置腹呢?^=~==首&发www.zongheng.com%+^?=

一阵敲门声把江云天从沉思里唤醒,他这才注意到办公室里的光线正在暗下来,他本能地说了一声:“请进!”^=~==首&发www.zongheng.com%+^?=

进来的是市委秘书长曲文治。^=~==首&发www.zongheng.com%+^?=

细心的秘书长走到江云天面前问道:“江书记,您不舒服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有些茫然地回答:“不,我很好!”^=~==首&发www.zongheng.com%+^?=

曲文治笑笑说:“我看你脸色不对。”^=~==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摸一摸自己的脸也笑笑说:“是吗?我怎么没有感觉?”^=~==首&发www.zongheng.com%+^?=

曲文治说:“这我就放心了。江书记,时间到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哦!”他想起来了,市委副书记张克勤今晚要请他吃饭……^=~==首&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