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7.遇到贵客

官场

作者:李彦乔
[更新时间] 2013-07-17 15:05:55    [字数] 9278

在宁康市旅游开发区仙子大厦的对面,就是紫云山绵延百里的新生林带。站在仙子大厦向西望去,仙子湖碧波荡漾,满山的松林像一抹苍绿的云雾在湖上飘摇。在松林环抱的半山腰,有一片规模不大的建筑,这就是由本市电业公司投资建造的一个名曰紫云山庄的度假村。度假村全部采用仿古设计,用青砖灰瓦修成一座座考究的四合院,雕梁画栋,古色古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现在的时间正是上午十点左右,一辆奥迪轿车沿着通往紫云山庄蜿蜒的沙石路向前行驶。奥迪轿车的后座上坐着正在闭目养神的宁康市市长董伟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陪同江云天进行所谓考察的几天里,董伟清的心情简直坏到了极点。江云天似乎有意的处处掣肘是他预先不曾料到的。而董伟清对自己一开始就在江云天面前表现出来的无能为力感到羞辱。尤其是在石塔和古岚,江云天明显的优势让他这个铁腕市长的脸面在下属面前丢得精光。如果说在他刚听到由百杆子都打不到的江云天任宁康市委书记的消息的时候,他的怨恨情绪更多的是冲着省委,那么现在就大不相同了,他怨恨的目标不再是省委,而是江云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奥迪轿车里,董伟清动了动身子,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啊!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的软柿子,敢与他较量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比如前任市委书记陈德霖。他在省里在宁康算是有些根基的了,但最后怎么样呢?还不是灰溜溜地走人吗?你江云天算什么?不就是光杆司令一个吗?董伟清想到这里,心情似乎好了一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前面就是紫云山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今天正值周末,是董伟清陪同江云天考察结束后的第二天,他要与一些人在这里度过一个不寻常的双休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先期到达这里的人们都聚集在紫云山庄宽阔的停车场迎候董伟清。他们是副市长王良臣、市纪检委副书记张辉、市建委主任赵仁山、市经委主任赵凤翔、古岚县委书记严寒、宁康电业公司经理陆超以及世纪大酒店的老总沈筱宁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奥迪轿车在停车场停下,严寒依然像当年给市长当秘书的时候那样,赶紧趋步上前替董伟清打开车门,董伟清从车里钻出来,他此刻显得兴致勃勃,脸上万里无云,他不能让下属看出他内心的烦恼。一下车他就问:“良臣啊,猎枪借来了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说:“借来了。这次公安局许长河表现不错,听说是董市长有用,很痛快,每人一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说:“很好嘛!这次怎么玩法?请陆经理安排吧。到了你这一亩三分地,我们都听你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陆超说:“这一次我们来点儿刺激的。我和沈总商量好了,今天狩猎,明天垂钓,两项活动都设奖。一等奖一名,奖金五万元;二等奖两名,奖金三万元;三等奖三名,奖金一万元。狩猎奖金沈总出,垂钓奖金我来出。狩猎要按猎取猎物的难易程度由大家评定名次,垂钓按重量评定名次。董市长,你看这样还公平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笑笑说:“好哇!奖金还不少嘛。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什么时候开始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筱宁说:“说干就干,现在大家去换装,比赛马上开始。中午就在林子里野餐。晚上谁得一等奖谁请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说:“好,就这么定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由紫云山庄漂亮的服务小姐们引领各位去换装。董伟清、王良臣和张辉住一个套院。董伟清住在正房,王良臣和张辉住东西厢房。董伟清住的当然是紫云山庄最高档的房间。房间的格局是一明两暗,中间是会客厅,左侧是卧室,右侧是书房。书房的书橱里摆满了书籍。整个房间里铺着厚厚的地毯。地毯是土褐色,没有大红大绿,显得温馨舒适、宁静可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待董伟清换好猎装从铺着方砖的院子里走出来,大家已经在门口等他。今天,世纪大酒店的总经理沈筱宁打扮得尤其令人悦目,一套紧身的派克迷你猎装使她显得更加英姿飒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七支双筒进口猎枪一字儿摆在石阶上,大家请董伟清先挑选一支。董伟清说:“善射者不在乎枪,就这支吧!”说着随便拿起一支举到眼前瞄了瞄。其他人也依次各拿起一支。陆超又给大家发了子弹袋,于是大家一起走出度假村的大门,两人或三人一组,分头向山上走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让严寒跟着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虽然路口处矗立着“严禁狩猎”的大牌子,但他们都视而不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严寒跟着董伟清向松林深处走去。松林里,阵阵松涛伴着啾啾鸟鸣,奏出一支欢快的交响曲。清新的空气里荡漾着松树特有的清香,让人闻一下就感到心醉。脚下经年跌落的松叶松塔以及不计枯荣的茅草铺了一地,踩在上面仿佛踩在软绵绵的地毯上。一切都让人感到惬意和畅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停下脚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觉得江书记这个人怎么样啊?”他问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严寒当然对江云天极其不感兴趣,他说:“怎么说呢?不给人留余地,这哪里像个领导的样子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是不是有点怕他呀?”董伟清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怕他?除了董市长,在宁康我怕过谁服过谁?他能在宁康待几天?不就是到这里来镀镀金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未必吧?听说省委章书记很欣赏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好哇!越欣赏他他走得就越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笑笑说:“或许他还想在宁康干出点名堂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严寒说:“我看他什么也干不成,他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强龙还难压地头蛇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说:“他可以培植亲信嘛!他对待王炳华的态度就截然不同,他很欣赏王炳华卖家当的做法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严寒愤愤地说:“王炳华算什么东西?我就不相信他靠卖家当就能把石塔的穷山搬走!我看他早晚要把自己折腾进去。我建议董市长查一查他,如果能查出他个一差二错,看他江云天还有什么话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笑笑说: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不希望王炳华出问题,他毕竟是我推荐的干部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蓦地,远处传来一声枪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嗬!让他们抢先了,我们也该行动了!”董伟清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于是,他们开始分头搜寻猎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紫云山林区是一个有着多种鸟兽的自然保护区。这些狩猎高手们的突然光顾,使那些飞禽走兽们猝不及防,枪声此伏彼起,一些呆头呆脑的动物就不免遭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下午太阳快落山的时候,猎手们枪管儿上挂着他们的猎物陆续回到了紫云山庄,他们把猎物摆在市长居住的四合院里开始评奖。董伟清因为射杀一羽正在飞往湖边的灰鹤证明枪法不同凡响,因而被评为一等奖,奖金五万元。副市长王良臣因为射杀了一只正在拼命奔跑的小山狸,纪检委副书记张辉因为射杀了一只漂亮的野山鸡,两人都被评为二等奖,奖金各三万元。赵仁山、赵凤翔和严寒分获三等奖,奖金一万元。沈筱宁和陆超因为是出资方,所以不在评奖之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筱宁最后宣布,颁奖仪式省略,奖金在一周内将汇入每个人的私人账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挥挥手说:“你们这是搞什么名堂啊?看来你们是商量好了,非让我请客不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筱宁说:“谁让你得一等奖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说:“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一会儿我请大家喝酒,现在大家都到我屋里坐一坐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陆超吩咐人将能下酒的猎物送厨房煎炒烹炸,然后大家都聚集到董伟清的书房里。待大家坐定,董伟清说:“这一次我请大家上山当然不仅仅是为了今天打猎明天钓鱼。从行政关系来说,我是你们的领导。从人际关系上来说,你们是我的朋友。我总认为,后者比前者更为重要。我不可能一辈子当领导,你们却可以永远是我的朋友。今天我就是想和你们几个聚一聚,说说心里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说得很恳切,大家都有些受宠若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在宁康已经有些年头了,”董伟清继续说,“从一个普通干部熬到今天,说句心里话,经风历雨,不容易啊!如果说我在宁康还能站得住脚,那是因为在座的各位帮衬的结果,所以我一直对大家心存感激,并把几位当作知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说:“董市长言重了,我们还不都是借你这棵大树乘凉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摆摆手说:“不能这样说,你们能有今天,都是你们自己努力的结果,我只是起到了一个人梯的作用。我希望你们今后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筱宁说:“我怎么听着有点像临别赠言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叹口气说:“是啊!我也该挪挪地方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严寒说:“这话是从何说起呢?宁康没有谁都行,就是不能没有董市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摇摇头苦笑一声说:“这话不对,不是有江书记吗?这次我与他到下面走了一圈,不瞒你们说,他与我想不到一起呀!道不同不可与谋。急流勇退,不失为明智之举,我也累了,想歇一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哼!我看他是瞎胡闹!竟然赞成王炳华搞那一套,不知道他是什么居心?”说话的是赵凤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啊!让人摸不着头脑啊!”董伟清说,“不过,江书记是从北京来的,大概比我们站得高看得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严寒连连地摇头说:“我看未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说:“这两天我想了许多,未来中国工业的出路究竟在哪里?是不是就像王炳华搞的那样,一定要走私有化的道路?转变经营机制是不是一定要改变国家的所有制形式?想来想去,不得要领啊!因此我以为,把企业卖给私人去经营,这对于没有多少私有观念的工人来说,恐怕是不好接受的。主仆的易位势必造成社会的巨大隐患。我这种担心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啊?”董伟清说到这里便停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说:“董市长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的,像王炳华那样搞,用不了几年,光失业人群就会成为国家最大的负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严寒说:“企业的不景气现象不一定是产权造成的,恐怕更多的是因为这几年理论上的自由化起到了负面的作用。人们不安心已有的生活状态,要求一夜之间大幅度提高生活质量,达到西方发达国家的水平,这是超越客观现实的幻想。这种幻想把人们的奋斗精神淹没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说:“当然江书记新官上任,总要有个响动,否则怎么向上面交代呢?但他毕竟不是本地官员。任何后果他都不必考虑,弄不好拍屁股走人就是了。可是,我们想问题做事情就不能不从地方的利益出发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筱宁站起来说:“这些重大问题各位领导还是拿到正经场合讨论吧。在山上折腾了一天,我的肚子可是饿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说:“好!我们吃饭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家都站起来往外走,王良臣和赵仁山走在最后。等大家都出去了,赵仁山对董伟清说:“董市长,西校场街的事怎么办哪?信访局莫长春找了我好几次了,说是西教场居委会给信访局来信查询房子的事,他让我告诉他是哪个单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打断赵仁山问:“那封信上写的是什么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赵仁山说:“信的内容倒没有什么要紧,主要是让按市文明委的要求,拆除围墙换成铁栅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说:“当初你们要盖房子的时候我就让你们慎重考虑,不要操之过急。现在问题出来了不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赵仁山苦笑着说:“事情已经这样了,董市长,你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不耐烦地说:“该怎么办你们考虑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赵仁山说:“那就把围墙拆了,换成铁栅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说:“我看干脆搬进去,挂现在的牌子,别人要问也顺理成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说:“看看情况再说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饭后,陆超请大家打几圈麻将,董伟清说他要与老同学张辉“手谈两局”,两人就告辞走了,剩下的人开始鏖战。+@%=?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整个牌局要数王良臣的手气最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麻将这东西也很势利,它一味地逢迎这位副市长,最后一圈他竟然自摸了一个清一色一条龙。有的人即便打一辈子牌,也未必有这样的好运气。于是,王副市长大获全胜,三千多元尽收囊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打完牌大家散去,陆超特意给王副市长安排了一个僻静的住处。陆超叫在牌局上服务的一位漂亮小姐说:“刘颖,你去把王市长送到8号院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刘颖笑眯眯地答应一声,然后伸出一只纤细的手说:“王市长,请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跟刘颖来到8号院,刘颖开了院门,请王市长进去,然后把门关好,就又轻盈地走进卧室,来到卫生间,在冲浪浴缸里放满水,而后走出来对王良臣说:“王市长,水放好了,请洗个澡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就走进卫生间。王良臣从浴缸里爬出来披上浴巾走出卫生间,那个漂亮的刘颖小姐已经钻进了蓬松的鸭绒被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第二天在仙子湖畔的垂钓比赛进行得也极为顺利,比赛结果当然仍是如同昨天狩猎一样的名次,奖金数额当然也和昨天相同,所不同的是陆超经理的奖金是当晚现金兑现。深夜,陆超专门来到董伟清的住处,把一张二十万元的支票放在了他的面前。董伟清拿起支票看了一眼说:“陆经理弄错了吧?怎么这么多啊?不是五万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陆超说:“没错,就这个数,董市长,不成敬意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说:“你是不是又有事求我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陆超笑笑说:“没有什么大事,请董市长大笔一挥。”说着,他把一份新建东郊变电站的征地请示报告放在董伟清的面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看了看那份报告说:“你真是鬼精灵。”+@%=?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着,他接过陆超递过来的一支签字笔,真的大笔一挥,签上了“董伟清”三个字。字是那种难以辨认的狂草,写得很潇洒很有气势。于是,宁康市东郊变电站的征地款就免去了一半,这一半就是120余万人民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就在董伟清他们兴致勃勃地在紫云山松林深处向猎物发起进攻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缓缓驶进宁康市委大院。今天是周六公休日,市委大院里静悄悄的。轿车绕过院内的大花坛停在办公楼前,从车里钻出一位三十来岁的男子。他的穿着很随便,浅蓝色的衬衣外面罩着一件暗红色的夹克,没有系领带。漆黑的长发随意拢在脑后,方脸棱角分明,眉毛又粗又密。他是省城飞鹏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吴飞鹏。在他身后跟着一位身穿蓝色西装套裙的高个子姑娘,她是飞鹏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助理安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吴飞鹏推门走进市委书记的办公室的时候,江云天正趴在写字台上阅读文件。摆在他面前的是《宁康日报》社办的一个专供领导参阅的内部刊物《情况反映》。他看得很专注,以致有人推门进来他也没有觉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是一篇反映本市矿山机器厂以近一亿人民币进口的大型综采设备生产线三年不能投入正常生产运营的报道。文章不长,没有对设备进口的背景进行深入的披露,因此给人留下许多疑问。江云天用红铅笔在文章的题目处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当他从问号上抬起头来的时候,吴飞鹏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书记真是日理万机啊,双休日也不休息?”吴飞鹏伸出手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总来得好快呀!”江云天站起来与吴飞鹏握手,“休息就必须躺在床上吗?快请坐!”他又转身对安然说,“安然助理,你是越来越漂亮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然笑盈盈地回答:“谢谢江书记的夸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请他们坐在沙发上,他坐在他们的对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总经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摆摆手拦住江云天:“叫名字不行吗?我不喜欢你叫我吴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不管叫什么,那都是一个符号,怎么顺口就怎么叫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你不要小看这个符号,其中的学问大得很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不管其中有什么学问,我还是非常感谢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这话从何说起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你为石塔办了一件好事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问:“王炳华说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不,他没有说,是我猜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要说感谢,我要感谢王炳华,他给我提供了一个发展的机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你同样也给石塔提供了一个发展的机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彼此啊!可以说是双赢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其中不会有什么交易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有!为了双方的利益,我们曾经争得面红耳赤。王炳华是寸土必争,寸利不让。我曾经暗示可以给他个人一些回报,让他把条件降下来。但他丝毫不为所动。别的暂且不说,仅此一点,王炳华就很值得敬重。现在有几个人不爱钱呢?但王炳华是一个例外。与他这样的人打交道,我心里踏实!”+@%=?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吴成义烈士是你的什么人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是我的爷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这么说石家洼村那所希望小学也是你援建的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那不算什么,因为我爷爷躺在那里,那里还很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吴竞存副省长是你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他是我的叔父。但请你不要误会,我走到今天这一步与他毫无关系。因此,就连董伟清也不知道我是吴副省长的侄子。他要是知道,绝不敢把仙子大厦工程给了那个二道贩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问:“什么二道贩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就是那个王增沛呀,一幅画就把我们的董市长买通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问:“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本来我不知道这件事,”吴飞鹏说,“今年春节前,我到叔叔家去,恰巧碰到他正和省城专营字画的集雅轩当家人古云鹤老先生品评他的字画收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去叔叔家看望叔叔和婶婶。吴竞存的儿子在德国的波恩经营着一家商贸公司,女儿随同毕业于哈佛大学的丈夫定居美国。他们都不经常回来,家里只有吴竞存老两口,所以吴飞鹏断不了来走一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来到叔叔家里,进门就听到书房里有人说话,他来到书房的门口。看到里面的桌案上堆满了画轴,吴竞存正在展开一幅画,然后他用木杆把那幅画挂在墙上。书房里还有一个人,他是省城有名的字画鉴赏家——“集雅轩”画廊的主人古云鹤,吴飞鹏认识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古云鹤待吴副省长把画挂好,趋前看了一眼说道:“这幅画我见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竞存惊讶地问:“噢!古先生见过此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古云鹤捋一捋胸前的胡须说:“是的,一个无锡口音的妇道人家拿着这幅画到本店试过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吗?你看这幅画值多少钱啊?”吴竞存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现在少说也在一百二三十万。”古云鹤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么说我没有看走眼,是真迹!”吴竞存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明洪武年间江苏无锡王绂王孟瑞的作品,传世的不多。此人的墨竹很有风骨呢。不想这幅画竟到了竞存公手里,可喜可贺!”古云鹤向吴竞存拱拱手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个朋友知道我爱好此道,送过来让我过眼瘾的。”吴竞存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显然是谎话。那么这张画是谁送给他这位叔叔的呢?吴飞鹏不知道。但古云鹤说到无锡二字,这倒使他猛然想起一个人来。几年前与他一起竞标宁康市旅游开发区仙子大厦工程的承包商王增沛,王增沛恰好也是江苏无锡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想起三年前那次失败的竞标,吴飞鹏至今仍然耿耿于怀。如果说到实力,据他掌握的情报,飞鹏公司在那次参加竞标的对手中,不管从哪个方面说都是最强的。吴飞鹏认为在此次宁康市仙子大厦工程的竞标中,只有他的公司最有把握中标。但是,出乎他的预料,当宁康市建委旅游开发办公室抖开招标谜底的时候,中标的竟然是吴飞鹏连正眼都不愿看的一个工程贩子——从江苏无锡游荡到这里来的王增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很不服气,他很清楚这其中必定会有暗箱的交易。当宣布中标结果的会议在一片不满的沸声中结束的时候,吴飞鹏走到精瘦得像个猴子一样的王增沛面前。不无讥讽地问道:“王先生,你是用什么手段搞到这项工程的呀?兄弟很想见识见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志得意满的王增沛说道:“当然是凭实力和信誉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据我所知,你手下没有一兵一卒啊,谈得上实力和信誉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增沛并不脸红,他振振有词地说:“江苏省所有的建筑公司都由我来调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笑笑说:“王先生的脸皮比城墙还厚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增沛并不恼,他也笑笑说:“我看中的是结果!结果是我拿到了仙子大厦工程,而你没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真有些火了,他说:“请你转告董市长,就说我吴飞鹏骂他瞎了狗眼!”他的话声音很高,把在场的人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不知道这位吴总何以如此胆大包天,竟敢对宁康市市长出言不逊,他一定是疯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当然没有疯,他的话不仅仅是说给王增沛听,因此也就不可避免地惊动了正在会议主席台上整理材料的一位女士。那位女士拿起一个文件袋,然后又重重地摔在会议桌上,“砰!”会议桌就发出一声骇人的巨响。只见那位女士脸色铁青,宽大的脸庞上两道粗粗的眉毛拧在了一起。“你怎么骂人呢?”那女士质问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放过王增沛,转过脸换上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神色对那女士说:“我骂人了吗?”他故意把“人”字说得很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女士品出了吴飞鹏话中的滋味,她又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喝道:“你,你混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承你抬举了,我混到没长眼睛!”吴飞鹏说完,便招呼他的随从们扬长而去。走到会议室门口的时候,他听见那女士声嘶力竭地吼了一声:“有种你站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女士不是别人,她是宁康市长董伟清的太太王雅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常务副省长吴竞存的书房里,吴竞存正和集雅轩主人古云鹤站在那幅明代画家王绂王孟瑞的墨竹前高谈阔论。他们都背对着门,谁也没有发现吴飞鹏站在门边。吴飞鹏举手敲敲没有关的房门,两人一齐回过头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飞鹏啊?进来呀!”吴竞存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叔叔这里有客人。噢!这不是古老先生吗?你身体可好?”吴飞鹏快步趋前双手握住古云鹤的手问候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哦!吴公子。我们正在欣赏这幅画呢,一件国宝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松开古云鹤的手,然后看看那幅画漫不经心地说道:“我看不出有什么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古云鹤还要说什么,吴竞存摆摆手说:“古先生不要对牛弹琴了,他就懂得盖房子,不懂得艺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古云鹤笑笑说:“盖房子也是艺术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竞存说:“好了好了,快上楼看看你婶婶吧,她想你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答应一声,然后转向古云鹤说:“那我就告辞了,改天一定登门向古先生求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完走出叔叔的书房,在楼梯口他遇到了保姆小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大哥,好久不见你啦!”小苏嘴甜甜地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正好,小苏你来,大哥问你点事。”吴飞鹏把小苏拉到厨房问道,“刚才你看见了老爷子书房里的那幅画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啊,我早就看见了。怎么,吴大哥,你不是打那幅画的主意吧?”小苏调皮地歪着脑袋望着吴飞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你想哪儿去了,吴大哥是那样的人吗?我想问你那幅画是谁送给老爷子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苏说:“这我知道,告诉你有什么好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百元大钞说:“给,这就是代价,怎么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苏没有接,她说:“吴大哥当真了?我是说着玩的,怎么能要你的钱呢?那幅画是宁康市董市长过年前送给吴省长的。年后他还打来好几次电话,问吴省长在不在。可是吴省长不知道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哦!明白了!好,吴大哥说话算数,这一百块钱属于你了。”他把钱塞到小苏的手里,就上楼去看望他的婶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宁康市委书记江云天的办公室里,吴飞鹏正坐在江云天的对面侃侃而谈。他对江云天说:“我断定,三年前,拿着那幅画到省城‘集雅轩’画廊试价的那个女人就是董伟清的老婆。那个时候正是仙子大厦工程招标的关键时刻。我敢断定,那幅画就是王增沛送给董伟清的。否则,他怎么会轻而易举地拿到仙子大厦工程呢?那个时候,在本省建筑市场上,省内外众多建筑公司里根本就没有王增沛这么一号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仔细地听着,他一直没有插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知道董伟清为什么在今年春节以前才将这幅画拿出来送给我的那位叔叔吗?”吴飞鹏问江云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摇摇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还不明白?那时候宁康不是还没有市委书记吗?”吴飞鹏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不知道吴飞鹏以上的话里掺入了多少个人的成分,但这些情况对于他来说依然十分重要。他把台商林子南的女儿林莹对他的一番倾诉和吴飞鹏提供的这些情况联系在一起,就越发感觉仙子大厦非同寻常。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是专程来宁康告诉我这些情况的吗?”江云天问吴飞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不!这仅仅是顺便提及。我想和江书记做一笔大买卖,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吴飞鹏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直说吧!还是那句话,只要对宁康的经济社会发展有利,我是来者不拒。”江云天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安然说:“江书记,连口饭也不给吃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抬头看看墙上的表,果然到了吃饭的时间,都快一点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不起,实在抱歉!让客人饿肚子了。好,今天我请客,不过咱们可喝不起路易十三哪。”江云天笑笑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你就是请我们吃一碗面条,我也心满意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站起来说:“你就别当着安然小姐的面寒碜我了,我们到香格里拉怎么样?这可是宁康上档次的大饭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吴飞鹏说:“客随主便,什么地方都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