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8.敏感话题

官场

作者:李彦乔
[更新时间] 2013-07-17 15:06:13    [字数] 7921

江云天和吴飞鹏要去的香格里拉饭店,就是昨天晚上市委副书记张克勤请他吃饭的地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天下午七点,市委机关已经下班,秘书长曲文治准时来到江云天的办公室请他赴宴。江云天无法推托张克勤的盛情相邀,他们一起乘坐市委书记的专车离开静悄悄的市委大院,向香格里拉大饭店驶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香格里拉饭店位于本市迎宾大街的中段,与宁康著名的世纪大酒店同在一条街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在曲文治的引领下走进这座饭店,他们穿过热闹的厅堂登上三楼。三楼不设厅堂,而是一个个雅致的小包间。他们在六号包间门前停住。曲文治替江云天推开包间的门,正在里面等候的市委副书记张克勤忙站起身来与江云天热情地握手。包间里还有一个人,他也是这次跟江云天一起下去考察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轶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市长也在?”江云天握住李轶群的手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和张书记一起为你接风。”李轶群习惯地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什么风啊?我都来好几天了,随便坐坐吧!”江云天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义非同一般呢,来,江书记,坐!”张克勤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餐桌是长方形的,上面已经摆好了餐具和酒具。两面摆着四把沙发椅,张克勤和李轶群坐在一侧,江云天坐在另一侧。曲文治没有坐,他问张克勤:“张书记,开始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克勤说:“好!上菜,我们边喝边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文治走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司机呢?叫上来一起吃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克勤说:“不要管他们,他们比你我会吃会喝还会拿。你把他们叫上来,他们反而不自由了。你没听说吗?在你们北京,管蹬三轮儿的拉包车的叫板儿爷。在宁康管给头儿开车的司机叫二爷。头儿是老大,他是老二,威风得很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吗?”江云天有些疑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不信你问老李。”张克勤指指李轶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轶群笑着点点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轶群年龄大约四十八九岁,他的前额非常宽阔,稀疏的头发向后背起,秃鬓角深深地探入前额两边的发际,戴着一副宽边近视镜,像个大学教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包间的门被推开,身着紫红丝绒旗袍的服务小姐用讲究的托盘端来几样精美的凉菜和两瓶五粮液。小姐摆好菜并开启了酒瓶然后礼貌地说:“请慢用!”接着就退了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文治看看已经安排妥当,便说:“我还有点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克勤不等曲文治说完就打断他说:“你有什么事?老实给我坐下陪江书记喝两杯!”曲文治只好坐在江云天旁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克勤端起酒杯对江云天说:“江书记,今天我和老李做东给你接风,晚了几天,请你不要见怪。我这个人是当兵的出身,肠子不会拐弯。说句实话,要不是跟你下去跑了一圈,我还真不敢贸然惊动你。来!为江书记的到任,为宁康的明天,干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张书记、李市长太客气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干!”说完他与每个人碰一碰杯,然后一饮而尽。其他人也都把酒喝光。曲文治又给每个人斟满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克勤说:“在座的没有外人,我和老李对脾气,不过,老李是个文人,我是个大老粗。文治是我从部队带来的,大家可以无话不谈。我这个人不会奉承谁,但是今天我要换换门风。下去转了一圈,我觉得江书记正道,一是一,二是二,丁是丁,卯是卯,我打心眼里佩服。不过我要告诉江书记,宁康的事情难办哪!难就难在许多事情拧着,拧得人心里憋得慌。按说呢,我已经五十六岁了,没那个指望了。从部队百万大裁军被裁下来走到今天也该满足了。但是在其位总要做点事吧,何况我还是个共产党员呢!但你做不成啊!”说到这里,他端起面前的酒杯自己一饮而尽。“多少年了,我是憋了一肚子的话没处说啊,今天我要一吐为快!江书记,宁康是顺他者昌,逆他者亡啊!你要是顺着他还算罢了,否则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老陈不就是例子吗?就因为他要过问一下旅游开发区的事,结果怎么样呢?没有几天他就得卷铺盖卷走人。旅游开发区是他的私家字号,谁也管不得问不得,任由他一手遮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当然知道张克勤说的是谁,但他不好表示什么,因为他毕竟刚来几天,对周围的人和事还很不了解。不过,张克勤对他的推心置腹还是让江云天感到非常欣慰,他直观地感觉张克勤是一个心地透明值得信赖的人。尤其张克勤与他的第一次交流就毫不隐讳地直指旅游开发区,说明他对自己这个新任市委书记充满信任和期待。而旅游开发区也正是江云天所特别关注的问题,尤其刚刚听完林莹的陈述,他就越发想尽快搞清其中的奥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书记,你说的老陈是谁呀?”江云天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陈德霖同志,你的前任啊!”张克勤说,“说起来这已经是去年五月份的事了,老陈不知道听到了什么消息,或者听了什么人的建议,突然召集市四套班子的领导全面视察了一次旅游开发区,回来以后随即进行了座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上,市委书记陈德霖没有说更多的话,只是让大家畅所欲言,谈谈观感。开始有两个同志对开发区的工作进行了一番赞扬,这好像已经成了对各项工作的评价惯例。如果大家都顺着这个思路说下去,在一片赞扬声中结束这次视察,那么就会皆大欢喜,而不会发生以后的事。可是后来的情景却大大出乎人们的预料,那是因为几个党外人士引发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政协副主席、民革主委邵青云:“我有一些问题搞不明白,想请教建委赵主任。旅游开发区仙子大厦工程原定三年交付使用,但今年已经将近四个年头,而工程仅仅完成了一半,这是怎么回事呢?请赵主任解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建委主任赵仁山:“邵主席提得很对,不过,造成工期拖延的责任不在我们方面。我们根据仙子大厦的设计,拟定工期最短为四年。但投资方林子南先生求成心切,坚持认为三年即可。我们才不得不把工期改为三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邵青云:“这个解释恐怕牵强吧?建筑工程是科学,林子南是台湾有名的实业家,他不会连这样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吧?况且,工期的确定是由设计单位根据设计需要确定的,这是常识,怎么能把拖延工期的责任推到林子南先生身上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政协副主席、民建主委方梓琛:“就算按照赵主任说的四年工期,那么再过四个月就到四年了,工程能竣工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仁山:“当然,这里面也不排除承建单位的问题,他们的施工进度没有按照计划完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方梓琛:“这么说是施工单位没有按合同办事了?那么,原因是什么呢?你们在招标的时候难道没有审查他们的资质吗?这样一个不能严格履行合同的建筑单位怎么能中标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仁山:“招标是严格按程序进行的,我们之所以选择这个建筑公司,是因为他们的工程报价最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人大副主任、党外人士张一弓:“赵主任就不要掩饰了,工期和报价并不矛盾,并不是考虑了报价就不能考虑工期,恐怕连小学生也懂得这个道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邵青云:“仙子大厦工地上的混乱状况也令人震惊,建筑材料乱堆乱放毫无章法。尤其令人痛心的是堆在仙子大厦楼前的那么一大堆水泥被雨淋过变成了石头。这堆水泥至少也有上千吨,这样惊人的浪费你们不心疼,但这会冷了台湾同胞的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仁山:“据我了解,那批水泥是过了期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一弓:“请问赵主任,过期水泥怎么会到了工地上呢?这是有关工程质量的大问题嘛!这个情况应该调查清楚。鉴于以上情况,我建议人大组成调查组,对政协两位副主席提出的问题进行全面调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委书记陈德霖:“仁山同志,你要虚心地考虑大家提出的问题,仙子大厦工程关乎着宁康市的形象,能不能搞好这个工程,不仅对于开发区,更重要的是对于全市的招商引资工作都有重大的影响。你回去以后先组织自查,找出工期拖延的真正原因。管理上也要进行整改,给你一个月自查和整改的时间,然后,你把仙子大厦工程情况向市委常委会进行一次全面汇报。我过去对开发区的工作过问不多,应当引以为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委书记陈德霖的话无异于宣布:“我要插手旅游开发区的工作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这次座谈会上,市长董伟清始终一言未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香格里拉大饭店二楼的小包间里,市委副书记张克勤继续说:“我就纳闷啊,参加那次视察的大多是党员干部,那么明显那么严重的问题大家都看在了眼里,硬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倒让人家民主党派和党外人士提了出来,给共产党丢脸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问:“后来人大进行调查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克勤说:“调查?谁敢呢?事后董伟清马上跑到省里告了老陈一状,说他对旅游开发区搞突然袭击,鼓动民主党派和党外人士向开发区发难,企图全盘否定开发区的成绩。老陈不服,反告董伟清在开发区问题上搞独立王国,所有事情都背着市委,从不请示汇报。官司打了两个月,老陈就突然被通知到省委党校学习。三个月学习期满,省委以‘另有任用’为名把老陈调回省里闲置起来。直到四个月以后,他才被安排到省化工厅给了一个党委第一副书记的闲职。你说,谁还敢再染指开发区的事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务副市长李轶群说:“说穿了吧,旅游开发区是吴副省长抓的点,吴副省长是省委常委,董伟清就是利用了这面大旗才敢有恃无恐。长此以往,宁康的前途堪忧啊!”他说着,端起面前的酒杯,自己一饮而尽,曲文治又给他把酒斟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克勤说:“你慢点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轶群说:“没关系,今天高兴。江书记啊,不瞒你说,你在古岚对严寒的批评像一阵风一样席卷了市委市政府两座大楼。以前谁敢对严寒说个不字呢?江书记大概不知道,他是董市长以前最得意的秘书。好几个人向我打听古岚的细节,大家一致的评价是一针见血,痛快淋漓……”说着,他又举起酒杯,一仰脖把酒喝干。三杯酒下肚,李轶群的脸明显地涨红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我那是就事论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轶群说:“是啊,可贵的就是实事求是!来,江书记,我敬你一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克勤说:“老李喝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轶群说:“不多,文治,倒酒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看得出李轶群不能喝酒,但他今天如此豪饮,江云天不知道为什么,其中的原因只有张克勤知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几年前在竞选宁康市市长的时候,李轶群曾经为了维护市人大的“差额选举”,而违心地为董伟清陪过一次绑,虽然是“组织决定”,但这件事至今使李轶群心中不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李轶群是宁康市排名最前的副市长。按照常规,宁康市市长一职的选举就应该由排位最前的李轶群为第一候选人。但出乎人们意料的是,宁康市市长的第一候选人竟然是排位最后的副市长董伟清。不过,虽然上级组织部门专门派人在市人大党员代表中做了不少工作,但选举的结果李轶群仍然获得了百分之四十七的选票,仅差董伟清六票而落选。尽管如此,李轶群仍然为充当董伟清的陪绑感到羞辱。还好,省委考虑到他的影响和情绪,给了他一个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头衔。但在市长分工的时候,董伟清好像把李轶群“常委”、“常务”的身份忘了,只让他分管在宁康经济结构中不占主导地位的农业,实际上董伟清是把他潜在的对手赶出了除农业以外的所有领域,这不能不使李轶群感到委屈和愤懑。几年来一直缩着脖子过日子的李副市长终于看到宁康来了一位不看董伟清眼色行事的市委书记,这使他心里感到畅快,尽管这种畅快好像有些自私。这就是今天李轶群为什么如此豪饮的原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克勤劝道:“老李,你不能喝就少喝点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轶群说:“没关系,今天痛快!来呀!江书记,我敬你三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真有些感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市长,我们少喝酒多说话好吗?”他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的,江云天还真不知道前任市委书记陈德霖与董伟清曾经有过如此激烈的较量,看来宁康市旅游开发区还真是像他的老同学陈少峰说的那样不能触动。他也不知道严寒和董伟清的那层关系,他更没有料到对严寒的批评会产生那么强烈的震撼。如果张克勤和李轶群所说全是事实,那么宁康的这潭水还真是一眼看不到底。说心里话,此时此刻,他很感激张克勤和李轶群对自己的信任。因为他单枪匹马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需要有人理解他支持他,他迫切地需要一些与他推心置腹休戚与共的诤友和知己,只有这样,他的主张才有可能得到实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非常感谢二位对我的信任,”江云天说,“开发区的事我也有所耳闻,刚才我接待了仙子大厦投资方的代理人林子南先生的女儿林莹,她向我反映了一些情况。如果她反映的情况是真实的,那么,我的前任陈德霖组织的视察所揭露出来的问题就只不过是一些表层的现象,这里面恐怕有更深层次的问题。但这需要调查,现在还不能下结论。二位把我当自己人,给我通报了一些情况,你们的一番苦心我非常理解,二位反映的问题我会认真对待,请放心,我不会辜负大家包括二位在内对我的期望。来,张书记、李市长,为了宁康美好的明天,我们干它三杯!李市长的酒可以让曲秘书长代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慢!”李轶群摇摇头说,“江书记看不起我。我平时是不能喝酒,但今天不同,所以这酒我是当仁不让!来,江书记,干!”平时很斯文的宁康市副市长李轶群不听江云天和张克勤的劝阻,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是第二杯第三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先生,今天我们怎么喝啊?”江云天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客随主便,江书记说怎么喝就怎么喝,我是舍命陪君子。”吴飞鹏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山东人喜欢用大碗喝酒,我就是山东人。”江云天笑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就换大碗。”吴飞鹏不甘示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然说:“就用酒杯吧,这高脚杯也不小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秘书长曲文治先给吴飞鹏面前的高脚酒杯里斟满酒,然后又给其他人斟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举起酒杯说:“欢迎各位到宁康来,我首先替石塔县的父老乡亲谢谢吴总经理。我希望飞鹏公司能够一如既往地支持石塔乃至宁康的工作。我想请吴总经理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联络更多的企业界有识之士来宁康发展,宁康将会为他们创造最优越的发展环境。俗话说先干为敬,那我就先干一杯,以表示我对吴总以及各位的敬意!”说完,江云天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飞鹏也举起杯说:“我只不过做了一点对自己有利的小事,不足挂齿!倒是刚才江书记的话使我感动。有气魄啊!好,千言万语都在杯中!”说完他也一饮而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文治起身举杯邀请其他三位:“初次见面,请各位赏光。领导带了头,群众有劲头。我们也不能落后,我们也干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除安然以外,其他两位连连摇手说:“我们实在不行,就意思一下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文治说:“要意思就没意思,咱们喝一半吧。”说着,他喝了一半。其他两位也喝了一口。曲文治知道他们在总经理面前不敢造次,所以也就不再勉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文治向安然举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秘书长就不要难为安然小姐了,她是女同胞,不能喝就免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然说:“江书记将我的军是吗?我要和你单独较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文治说:“眼睛向上是不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都看着安然发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然甩一甩满头乌发说道:“酒水酒水,不就是一口水吗?这难不倒我!”说着,她举起酒杯爽快地喝了一大口,然后从容地掏出手帕在嘴唇上很利落地擦拭了一下。曲文治知道她作弊,但他没有说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来安然是酒场上的老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飞鹏等大家笑过之后说:“江书记,我们还是说正事吧。我说要和你做一笔大买卖,不知道你敢不敢做主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这要看什么买卖了,假设你要买我的市委大楼,我还真不敢像王炳华那样做这个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飞鹏说:“我是认真的,不是在开玩笑。我打算在你的旅游开发区买下一块地皮……”他停住,想看看江云天的反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你再倒手卖出去,从中赚上一笔?”江云天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飞鹏摇摇头:“不!我要在仙子湖畔建一座比仙子大厦规模更大的综合性服务设施。自从那次竞标失败以后我就产生了这个想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在赌气吗?”江云天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从长远的观点看,一座仙子大厦远远不能适应未来宁康旅游业的发展,紫云山旅游开发区不应该只有一个服务设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端起眼前的酒杯看了看里面的酒,然后又把酒杯放回原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总经理,你就这点要求吗?”他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在江书记恐怕不是难题吧?”吴飞鹏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笑了,他说:“这也叫大买卖吗?这就是你吴总经理的气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飞鹏不知道江云天何以发笑,他反问道:“这买卖难道还小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正色道:“我准备把开发区全部卖给你!你买得起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语一出,顿时惊得在座的各位目瞪口呆。就连秘书长曲文治也毫无思想准备。他正两肘撑在餐桌上,双手握着酒杯专注地倾听市委书记和房地产开发商谈论大买卖,这句话竟使他手中的半杯酒差点晃荡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一阵子,飞鹏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吴飞鹏才从江云天这句令人振奋而又令人疑惧的宣言中醒过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书记,你不是开玩笑吧?”他瞪圆了眼睛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我也是认真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飞鹏说:“我很感兴趣,能说得具体些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就怕你买不起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飞鹏用手敲敲餐桌的桌面说:“我一家买不起,三家五家、十家八家总能买得起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飞鹏这句话使江云天很感兴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搞一个开发联合体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我可以联系省内的几家大型房地产公司、道桥公司、旅游公司组成一个开发联合体,这样就形成了竞争的态势,还害怕发展不起来吗?”吴飞鹏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要认真地想一想。“江云天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这需要很好地研究。”吴飞鹏说,“因为事到如今,我还没有听说省内哪一个人有这么大的胆量。这将是一场观念上的革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不过,这个构想实施起来恐怕会有很大难度,因为这将触及到某些个人或集团的利益。我想把旅游开发区作为实验田,而把它彻底推向市场。我希望吴总能助我一臂之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飞鹏说:“这没有问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好,我们继续喝酒!安然小姐,你不是要与我单独较量吗?你大概不知道,在酒场上我还没有服过谁呢!但是有一条,平等竞争,谁也不许作弊,怎么样?”说完,江云天把酒杯向安然略举一举,然后干掉杯子了的酒,接着发出一阵朗声大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送走了飞鹏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经理吴飞鹏,江云天和曲文治回到市委。在他的办公室里,江云天问曲文治:“老曲啊,你说我的想法能行得通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文治说:“江书记,我不敢妄加评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但说无妨!我很想听听你的意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文治想了想说:“旅游开发区在宁康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因此市委和政府两座大楼里都很忌讳谈论开发区的事。所以我建议江书记在作出有关开发区的任何决策时都要慎之又慎。”市委秘书长显得老成持重的方脸上现出十分诚恳的神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得很对!”江云天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书记,”曲文治继续说,“我想您是不是先和程副书记谈一谈,他的一言一行在市委常委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能争取到他的支持,事情就会好办一些。但是,程副书记……”曲文治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关系,继续说下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程副书记这个人处事比较圆滑,不像张副书记那么直率。据我个人的猜测,如果江书记不来宁康,那么,角逐市委书记这一职位的人中,程副书记将是董市长最有力的对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明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停一停,曲文治又说:“江书记,既然话说到这里,我就再啰唆几句。您知道,宁康市旅游开发区是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吴竞存抓的一个典型,如果没有上面的支持,江书记的构想实施起来恐怕要费更大的周折,弄不好……”曲文治说到这里便停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这个严重性,因为有前车之鉴嘛!谢谢你的提醒,我会认真考虑你的建议。对了,星期一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准备到矿山机器厂去看一看,你给我安排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文治听了不禁愣了一下,他问:“江书记,你是要到矿山机器厂去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是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文治又问:“好的!江书记准备让谁陪同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云天说:“市委方面就请程书记走一趟吧,市政府方面请分管副市长和经委、计委主任、重工局长去,你看行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文治沉吟了一阵说道:“行,我去安排。不过,矿山机器厂是个是非之地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文治说:“矿山机器厂从银行贷款近一个亿资金,进口了一条全自动综采设备生产线,但安装完毕以后将近两年不能投入生产。工厂负债累累,濒临倒闭,工人将近一年发不了工资,情绪很不好,江书记现在去恐怕多有不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这个市委书记就更应该去看看,你不必为我担心。”江云天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也跟你去吧!”曲文治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好。”江云天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