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9.开始行动

官场

作者:李彦乔
[更新时间] 2013-07-17 15:06:47    [字数] 9787

听到江云天要去矿山机器厂的消息,董伟清心里就不禁一怔,但他旋即又笑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在紫云山庄痛快地玩了两天,使董伟清跟江云天下基层时淤积在心头的不快有所缓解。在江云天没有到来之前他的确很忙,未来市委书记和现任市长的双重身份让他忙得不可开交。但现在江云天来了,因此他必须首先稳住自己的阵脚,不能给下属造成主帅一蹶不振的感觉,所以才有了这次蛮有情趣的“紫云之会”。他要等待一个时机,等待一个重整旗鼓的时机。他相信这个时机一定会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是的,董伟清不仅相信时机,而且还善于抓住时机,这曾经使他大受裨益。#$&*#首发www.zongheng.com|@=#=

几年前,当那个日本的高级佛教团体来紫云山的紫云寺朝觐的时候,那个龟山村志老先生在宁康市外事办为他们举行的招待会上发表了一番感慨,他说“如果把紫云山搬到日本,早就成了如同富士山一样举世闻名的旅游胜地。”当时,年轻的副市长董伟清听了以后感到脸上无光且心中不服。恰在这个时候,他听说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吴竞存刚从国外考察回来,而他此次考察的项目正是国际旅游业。这不禁使脑筋活泛的董伟清突然灵机一动,茅塞顿开。他利用几天的时间,绞尽脑汁编制了一个开发宁康市紫云山旅游资源的建议报告,没有经过市委讨论,就直接通过在省政府当秘书长的老同学杜立斌将这个报告送到了吴副省长的手里。没想到,此举颇得吴副省长的青睐,不久,他就专程来到宁康并提出要到紫云山一游。于是,当时的市委书记陈德霖就陪着吴副省长绕着波光粼粼的仙子湖转了半圈,然后又跟着他登上紫云山九千九百九十九级台阶。#$&*#首发www.zongheng.com|@=#=

在接待室里,一直跟在后面的董伟清突然越过陈德霖来到吴副省长面前,满脸虔诚地请他留下墨宝。吴副省长看看眼前这个仪表堂堂的年轻人,然后笑着转动了两下手腕,接着便矜持地走到早已准备好的书案前,略一沉吟,便捉起一支大号狼毫,在宣纸上挥下了一首五言绝句,道是:“缥缈紫云峰,虚幻仙子湖。佳境不胜览,长揖谢天赋。”落款是“吴竞存诗且书”。#$&*#首发www.zongheng.com|@=#=

一直在吴副省长旁边伺候的董伟清不由得高声赞叹:“好!笔走龙蛇,气象万千,大手笔!大手笔!”#$&*#首发www.zongheng.com|@=#=

陈德霖不满地瞅一眼董伟清,他害怕这个鲁莽的副市长会惊吓了吴副省长。#$&*#首发www.zongheng.com|@=#=

现在这幅字已经刻成碑竖立在了紫云寺的碑林里。#$&*#首发www.zongheng.com|@=#=

但是,直到吴副省长挥毫的时候,市委书记陈德霖也没有弄清楚他此行的目的。待到大家回到市委在会议室座谈的时候,吴副省长突然问及宁康市委对紫云山发展前景的打算,这一下把市委书记陈德霖问了一个措手不及。倒是副市长董伟清在危难时刻胸有成竹地侃侃而谈救了陈德霖的大驾。当时陈德霖的心里还真有些感激这位副市长。但他哪里知道董伟清暗暗越过了他这位市委书记,而直接上书吴副省长的故事。#$&*#首发www.zongheng.com|@=#=

此后不久,宁康市旅游资源的开发就被列入了全省的重点项目。在吴副省长的直接指导下,董伟清在原有“建议”的基础上又增加了许多新的内容,使宁康市紫云山旅游资源开发规划成为在全省具有指导意义的样板。董伟清也因此在吴副省长心中留下了良好的印象,这就为他日后的发达奠定了基础。#$&*#首发www.zongheng.com|@=#=

此后,尽管有人掣肘,但他仍然有惊无险地坐上了宁康市市长的宝座。#$&*#首发www.zongheng.com|@=#=

再后来,与市委书记陈德霖在旅游开发区问题的较量中理所当然地大获全胜。#$&*#首发www.zongheng.com|@=#=

现在,面对他的新对手市委书记江云天,他董伟清的时机又来了。使他想不到的是,这个时机来得竟然这样快。#$&*#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要到矿山机器厂视察的消息是王良臣告诉董伟清的。市委秘书长曲文治打来的电话,通知他早晨八点准时到市委集合,陪同江书记到矿山机器厂视察。听到这个消息,王良臣不敢怠慢,赶紧把情况汇报给董伟清。#$&*#首发www.zongheng.com|@=#=

电话里,董伟清略一沉吟便对王良臣说:“你马上回去!如果他要问起矿山机器厂的情况,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你明白吗?”#$&*#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说:“我明白。”#$&*#首发www.zongheng.com|@=#=

放下电话,董伟清倚在床头上陷入沉思。#$&*#首发www.zongheng.com|@=#=

“哪一壶不开你偏要提哪一壶,这能怪谁呢?矿山机器厂,那里是可以随便去的吗?好戏开场了,等着瞧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准备跟江云天到矿山机器厂视察的人员陆续来到市委书记的办公室。第一个来到的是他的老同学市计委主任陈少峰。他们见面,自有一番老友重逢的感觉。因为没有人在场,他们都显得非常随便。江云天问陈少峰:“我都来了好几天了,你为什么不来看我?连个电话也不打?”#$&*#首发www.zongheng.com|@=#=

陈少峰笑笑说:“我说过我不认识你呀!”#$&*#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连你都不认识我,宁康还有谁认识我呢?”#$&*#首发www.zongheng.com|@=#=

陈少峰摆摆手说:“不!宁康认识你的人多了去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这话怎么讲?”#$&*#首发www.zongheng.com|@=#=

“石塔古岚之行,让你名声大振啊!”#$&*#首发www.zongheng.com|@=#=

“你在挖苦我吗?”#$&*#首发www.zongheng.com|@=#=

“不!恰恰相反。不过,我真为你担心。”#$&*#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你担什么心呀?天塌下来自有地接着。好了,不谈这些,你过得好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陈少峰叹口气说:“实话告诉你,不怎么好,我现在是妻离子散,孑然一身。”#$&*#首发www.zongheng.com|@=#=

“快说!怎么回事?”江云天急切地问。#$&*#首发www.zongheng.com|@=#=

“一言难尽,等有了机会我慢慢跟你说。我想问你,到矿山机器厂是谁给你出的主意?”陈少峰说。#$&*#首发www.zongheng.com|@=#=

“没有谁给我出主意,我是看到了《情况反映》上有一篇报道才决定到那里去看一看的。”江云天说。#$&*#首发www.zongheng.com|@=#=

“是这样!”#$&*#首发www.zongheng.com|@=#=

“有什么问题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陈少峰说:“矿山机器厂是个马蜂窝……”#$&*#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摇摇头说:“我不懂。”#$&*#首发www.zongheng.com|@=#=

陈少峰正要继续说下去,可惜有人进来了。进来的是市委副书记程普。陈少峰立刻就把涌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从报架上随意拿起一张报纸,坐在沙发上看起报来,那样子似乎和江云天很生分。#$&*#首发www.zongheng.com|@=#=

程普拍拍陈少峰的肩膀,并挨着他坐下来,他脸上依然是满面笑容。#$&*#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书记,”程普问,“到矿山机器厂准备解决什么问题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最近一期《情况反映》上有一篇关于矿山机器厂的报道,你看了吗?我想到那里了解一些情况。”#$&*#首发www.zongheng.com|@=#=

程普敛起笑容,而后显出为难的神色说:“江书记,本来我应该陪你到矿山机器厂去一趟,但不巧得很,今天早晨起床的时候,我的老伴儿突然心脏病复发,现在还在家里躺着呢!我是特地赶过来向你请个假。如果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办,我回去把她安顿一下,立刻就赶过去,你看行不行?”#$&*#首发www.zongheng.com|@=#=

“哎呀!你看你……”江云天听说程普的老伴儿病了很是着急,他说,“那你还跑来干什么呢?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不就行了吗?你快去送病人上医院,有什么事我回来以后咱们再商量。”#$&*#首发www.zongheng.com|@=#=

程普站起身来说:“那我就先走了,实在不应该呀……”#$&*#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看你说哪里话?谁没有个特殊情况呢?你快去吧,一定要送医院,千万别耽搁了。”#$&*#首发www.zongheng.com|@=#=

等程普走出去,陈少峰从报纸上抬起头来自言自语道:“早不病晚不病,真巧哇!”#$&*#首发www.zongheng.com|@=#=

有人敲门,进来的是市经委主任赵凤翔和重工局长谢国栋……#$&*#首发www.zongheng.com|@=#=

待大家聚齐已是八点十五分。#$&*#首发www.zongheng.com|@=#=

副市长王良臣最后一个来到江云天的办公室,一进门他就匆匆忙忙地说:“杂事太多,耽误了几分钟。江书记,矿山机器厂的情况我是不是先向你汇报一下?”#$&*#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我们车上说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在市委机关的面包车上,分管副市长王良臣向江云天介绍了矿山机器厂的一些基本情况。#$&*#首发www.zongheng.com|@=#=

矿山机器厂是宁康市一个拥有近四千余名职工的国有中型企业。该厂主要生产煤矿采矿设备。上世纪六十年代,曾经被毛主席接见过的全国劳动模范马喜顺就在这个厂工作,只是现在他已经退休了。矿山机器厂曾经有过他的辉煌时期,它曾经为本省的经济发展作出过巨大的贡献。但是,改革开放以来,这个厂越来越不适应形势的飞速发展,陈旧的设备越来越无法满足矿山日益现代化的要求。他们的产品大量积压,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市政府经过反复研究,认为要使矿机厂走出困境,就必须下决心投巨资更新设备。因此,三年前,市政府通过多方协调,从银行给矿机厂贷款八千六百万,厂方又利用职工集资入股的方式筹集资金五百余万,从德国进口了一条大型现代化综采设备生产线。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安装调试完毕。但由于工厂技术力量等方面的原因,这套设备一直不能正常运行。厂方认为这条生产线在设计方面存在问题。但问题在哪里?他们又拿不出确切的证据。目前,这套设备放在那里不能运转,工厂负债累累,工人的意见很大,情绪也很不稳定。#$&*#首发www.zongheng.com|@=#=

“现在这个难题的确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副市长王良臣最后说。#$&*#首发www.zongheng.com|@=#=

今天,关闭了近两年的工厂大门打开了,一些人在大门外迎候新任市委书记的到来。汽车在大门前停住,江云天等人从汽车上走下来。副市长王良臣向江云天介绍了厂长马万山,党委书记彭梅,总工程师常力夫等矿机厂领导。在介绍厂长马万山的时候,他特意告诉江云天,马厂长是劳模马喜顺的儿子。#$&*#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握着马万山的手说:“马厂长,我刚听王市长说,你的父亲是个英雄啊!他老人家身体好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马万山说:“他很好,谢谢江书记!请到里面楼上坐吧!”#$&*#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我想先看看你们的进口生产线,好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马万山说:“好的!”#$&*#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们一行人走进工厂的大门。#$&*#首发www.zongheng.com|@=#=

于是,江云天在大家的簇拥下向矿机厂生产区走去。#$&*#首发www.zongheng.com|@=#=

看得出,这是一座新建的具有现代气息的大型车间,车间里光线充足,墙壁上涂着乳白色的涂料,地板用特制的防滑瓷砖铺成,上面没有损伤和油污的痕迹。说明在这个车间里的确没有进行过生产。两排淡绿色的机械或蹲或站或躺,错落有致地安放在车间的两厢。各种仪表柜睁着一排排或红或绿或白的眼睛,像卫兵一样守护着仿佛正在沉睡的各种机械。#$&*#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家跟着市委书记走进这座显得十分空寂的大车间。#$&*#首发www.zongheng.com|@=#=

车间里很静,人们的脚步声发出很大的回音。#$&*#首发www.zongheng.com|@=#=

机械上一尘不染,不像是为了迎接市里领导的光临而特意擦拭过。#$&*#首发www.zongheng.com|@=#=

一群工人也闻讯赶来,静静地跟着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从车间的东头缓缓走向西头,仿佛是在瞻仰这些机械的遗容。#$&*#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在机器旁边走走停停,认真地审读机械上的英文标志。他知道,这一条生产线是德国莱特机械制造公司的产品,但标牌上没有出厂日期,不知道莱特公司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疏漏。#$&*#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边走边问身边的马万山:“在进口这套设备之前,你们到德国莱特公司考察过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马万山说:“没有去考察过,当时我刚刚被民主选为厂长。我个人不大同意花那么多的钱从国外进口一套设备。”#$&*#首发www.zongheng.com|@=#=

“为什么呢?”#$&*#首发www.zongheng.com|@=#=

“原因是省内煤矿大多不太景气,他们恐怕不大愿意投巨资购买全套综采设备,即便生产出来也不会有多大市场。”#$&*#首发www.zongheng.com|@=#=

“你有什么想法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有想法也是枉然!”#$&*#首发www.zongheng.com|@=#=

“这话怎么讲?”#$&*#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当时想,首先把矿机厂改制为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根据现有设备情况,市场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我提出把矿机厂一分为二,一个分厂与铁路联营,转产生产货车车辆。因为铁路运力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车辆供应不足,一些单位购买自备车的势头也很强劲,市场前景很好。而除了车辆的车轮和车轴因为我们没有大型锻压设备暂时不能生产以外,其他的机械部分我们都能拿下来。另一个分厂与农机公司联营,转产生产农用车,除发动机部分和轮胎我们不能生产外,其他机械部分我们也没有问题,而且农用机械的发展会越来越好,市场潜力不可低估。”#$&*#首发www.zongheng.com|@=#=

“你这些想法跟市里领导谈过吗?”#$&*#首发www.zongheng.com|@=#=

“谈过。但市里的领导说是要保住矿山机器厂这块曾经辉煌过的牌子,不同意我的设想,这些王市长都知道。江书记,今天我所以敢给你说这些情况,是因为我马上就会向领导提出辞呈!”#$&*#首发www.zongheng.com|@=#=

“为什么呢?”江云天站住问。#$&*#首发www.zongheng.com|@=#=

“我这个厂长没法再当下去了。全厂五六千名职工和家属和我要饭吃,银行天天向我逼债,我哪里来的钱啊?我宁愿还当我的工人!”马万山显然有些激动,他的眼睛里聚集了过多的水分,仿佛一挤眼,泪水就会从眼眶里喷出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看见马万山竟然要掉泪,不知怎么,他一下子便火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马万山!”江云天直呼其名大声说道,“你还是个男子汉吗?我江云天第一次到你厂里来,你就用不值钱的眼泪欢迎我吗?辞职可以,先把党员证给我交出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的脸色有些发白,看来他真的生气了。副市长王良臣也显得很激动,他也沉下脸对马万山说:“你这是干什么呢?江书记今天来不就是要给你解决问题吗?什么事情都需要有一个过程嘛!你必须收回你刚才说的话,向江书记作出深刻检查!”#$&*#首发www.zongheng.com|@=#=

马万山眼睛里的泪水终于没有掉下来,他不好意思地对江云天说:“对不起,江书记,我收回刚才的话。”#$&*#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这就对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嘛!走,到你的楼上我们细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在矿山机器厂办公楼的会议室里,厂里车间主任以上的干部都来参加会议,不大的会议了室里座无虚席。#$&*#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现在我们还继续刚才的话题。我问你们,那条生产线为什么不能正常运行?你们研究过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马万山看看总工程师常力夫说:“常工,你说说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常力夫说:“我们技术科进行了多次试车,证明机械本身所得出的参数和厂方提供的技术资料上的参数有很大的差距。有的机器甚至根本不能运转。为了慎重起见,我们还请了华北理工大学机械系的教授和省重工厅的专家一起进行了实验论证,大家一致的意见是,这套生产线在设计上存在重大缺陷。他们怀疑这套设备不是德国莱特公司的产品。”#$&*#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问:“这条生产线是通过什么渠道进口的?”#$&*#首发www.zongheng.com|@=#=

马万山说:“我只知道是通过波恩的劳尔斯环球商贸公司进口的,这家公司的情况我不了解。”#$&*#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又问:“安装调试的时候德国厂方来人了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马万山说:“来了三个外国人,他们说是莱特公司的雇员,在厂里住了一段时间。安装完毕以后经过调试达不到技术要求,他们说回国向公司汇报,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问王良臣:“王副市长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说:“现在看来我们有可能是上当受骗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采取了什么措施吗?”江云天继续问。#$&*#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现在还没有什么好办法。”王良臣回答。#$&*#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听王良臣这样回答心里感到很不满意,难道就这样轻描淡写地把将近一个亿的资金白白扔掉了吗?“没办法”这句话应该从堂堂宁康市分管副市长的嘴里说出来吗?江云天强压住自己愤懑的情绪没有发作,因为他还不了解进口这套设备的背景,他必须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首发www.zongheng.com|@=#=

“王副市长,”江云天问,“进口这套设备最初的意向谈判我方是谁主持的呀?”#$&*#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说:“是董市长,我也参与了。谈判和文件的签署都是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的,好像没有什么漏洞。”#$&*#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有些不快地说:“进口了一条不能生产的生产线,这个漏洞还小吗?”#$&*#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说:“我们应当汲取教训。”#$&*#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不客气地说:“你说的很轻松啊,用将近一个亿的资金买一个教训,你不觉得有点贵吗?”#$&*#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说:“江书记批评得对,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现在不是要追究谁的责任,而是要想方设法挽回损失。我问你,事后和劳尔斯公司交涉过吗?”#$&*#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说:“多次去过传真,一直没有答复。”#$&*#首发www.zongheng.com|@=#=

“没有采取其他措施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首发www.zongheng.com|@=#=

“应当向劳尔斯公司索赔,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啊,这是常识嘛!”#$&*#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显出无可奈何的神情说:“江书记,我们实在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说完他点燃一支香烟就不再说话。#$&*#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时候,秘书长曲文治推开会议室的门,匆匆绕到江云天的背后,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他的话显然使江云天感到意外。#$&*#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书记,”曲文治在江云天耳边悄悄地说,“我给公安局打个电话,让他们派些人来吧。”#$&*#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摆摆手说:“不必,我想不会有事的!”然后他站起来对马万山说,“马厂长,工人同志们想见见我,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吧。我要求你做好两件事,一件是把你们和专家对生产线进行实验的各种数据和德国厂方提供的数据搞一份详细的对照材料。一定要做到准确无误,让常工亲自送到我那里,我有一些问题要向他请教。第二件是把你转产联营搞股份公司的设想和市场调研写一份可行性报告,你还有什么新的想法也可以写进去,请你亲自送来,我有些事要与你讨论。两件事都要尽快做!好,现在我们下楼吧,工人同志们还等着我们呢!”#$&*#首发www.zongheng.com|@=#=

透过会议室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办公楼前的院子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厂保卫科穿着警服的工作人员呼喊着试图驱散人群,但无济于事。人越聚越多,把矿机厂办公区这个不小的院落挤得水泄不通。他们都是闻讯赶来的本厂职工和一些家属。厂党委书记彭梅吓得变了脸色,她搓着手一连问马万山:“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首发www.zongheng.com|@=#=

马万山还算沉得住气,他对江云天说:“江书记,你不要出去,先在这里坐一坐,我负责劝退工人……”#$&*#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并不惊慌,他止住马万山说:“不要紧张,工人想见见我这个市委书记可以理解。只是那么多人我说话他们听不见,是不是劳驾给我找个手提喇叭。”#$&*#首发www.zongheng.com|@=#=

马万山劝不住江云天,只好赶忙吩咐厂办主任马上接通扩音器。#$&*#首发www.zongheng.com|@=#=

秘书长曲文治也显得很焦急,他还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他对江云天说:“江书记,我看你就不要亲自出面了,你有什么指示我来传达吧……”#$&*#首发www.zongheng.com|@=#=

江云天说:“那我还算什么市委书记?有市委书记害怕见群众的吗?你们都放心好了,工人无非想了解工厂的前途,这是他们的饭碗啊!我们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敢面对面给群众一个明确的承诺,还要我们这些党干部干什么?”说完,江云天扯扯衣襟,大步走出会议室。#$&*#首发www.zongheng.com|@=#=

曲文治紧紧地跟在江云天的身后。他很佩服新任市委书记处事不惊的胆量,但他又不能不为江云天担心。因为他知道这个厂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使职工的生存陷入困境,他们心头形成了无处发泄的积怨。这积怨一旦爆发很可能酿成不可收拾的局面。他从心底希望江云天能力挽狂澜,使这个企业得到重生。但他知道这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问题,他不知道江云天将怎样对待眼前这个群情激愤的场面。他决心在必要的时候挺身而出,把他所知道的一些真相告诉群众。#$&*#首发www.zongheng.com|@=#=

副市长王良臣却是另一番心境。刚才他已经领略了江云天话锋的犀利,这使他第一次接触这位市委书记心里就产生了几分怯懦。这时候他更加理解董伟清为什么一开始就把江云天看作是自己难以相容的敌人了。利益的纽带把他王良臣与董伟清牢牢地拴在了一起,因此,他的心底也很自然地对江云天埋下了深深的芥蒂。他对进口这条生产线的始末可以说了如指掌,他知道,进口生产线的内幕一旦被揭开,那么他与董伟清都难辞其咎,何况除此之外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首发www.zongheng.com|@=#=

那么,董伟清和王良臣之间究竟有着怎样非同寻常的关系呢?#$&*#首发www.zongheng.com|@=#=

那时的审计局副局长王炳华曾经向市人大上书,要求审计126国道过境路两次拨款共计一亿五千万元资金的财务账目,这使董伟清惊得不知所措。只要下决心去查,不管你做得多么诡秘,最终都难逃败露,董伟清当然懂得这一点。#$&*#首发www.zongheng.com|@=#=

面对王炳华向市人大的上书,董伟清真是一筹莫展。#$&*#首发www.zongheng.com|@=#=

就在董伟清求告无门的时候,使他想不到的是,时任市交通局副局长的王良臣竟然主动登门拜访。#$&*#首发www.zongheng.com|@=#=

那是一天晚上,在董伟清家的客厅里,王良臣落座之后便开门见山地对董伟清说:“董主任,我知道你现在处境不佳,不过,我想办法还是有的……”#$&*#首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一脸莫名其妙的神情。“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他说。#$&*#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笑笑说:“董主任真的没有听说审计局王炳华给市人大上书的事?”#$&*#首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也笑一笑说道:“哦!你是说那件事啊?让他去查好了,肚里没病能死人吗?”#$&*#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敛起笑容说:“看来董主任信不过我,算我自作多情!那就不打扰了!”王良臣说着站起身来。#$&*#首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虽然疑惑,但他不能放过任何求生的机会,于是,他急忙拦住王良臣说:“王局长,既然你说到这份儿上,我当然感激不尽。在说出你的办法之前,我想听听你的条件。”#$&*#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摇摇头说:“董主任,你看错人了,我不是来要挟你,更不是来敲诈你。你也没有什么把柄落在我的手里,这一点请董主任放心。我只是想日后董主任当上市长以后不要忘记我就行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要求如此简单,这使董伟清感到意外。“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当然不会忘记朋友!”他说。#$&*#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重又坐下说:“董主任知道市人大主任最小的儿子在什么地方工作吗?”#$&*#首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说:“不知道。”#$&*#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说:“就在我的征稽科。这个人是个吃喝嫖赌无所不为的花花公子,但他的老子却对这个不肖之子特别的溺爱……”#$&*#首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听出了一些门道。#$&*#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继续说:“为了弄点儿钱花,去年冬天他和一群狐朋狗友到温州去贩过一回公路施工机械的电器零件,指望回来以后强卖给一些施工单位发一笔横财,谁知他们从来没有做过买卖,去了温州以后就被骗了。五十多万元货款就这样白白地丢了,而他投到里面的钱又都是借来的,债主天天来逼债,已经拖了半年的时间也没有凑齐这笔钱。他自知理亏,不敢向老子开口要。前几天憋得没有办法找到我借钱,但我知道,一旦借给他就成了肉包子打狗再也回不来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听到这里完全明白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多少钱?”他问。#$&*#首发www.zongheng.com|@=#=

“他入的那一股是十五万,现在还差十一万多。当然,如果董主任手头不方便,我可以代为筹集。”王良臣很仗义地说。#$&*#首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想了想问:“成功的把握大吗?”#$&*#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良臣说:“我看只要他把董主任借钱的事告诉他老子,事情就一定会有转机。”#$&*#首发www.zongheng.com|@=#=

董伟清说:“好吧,钱我出。事情如果办成了,这钱就算我送给他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两人商量好以后,王良臣就开始行动。他办事很有板眼,当他把十二万元钱送到人大主任小公子手里的时候,没忘了让他写一张借据。并告诉他,事情办成以后,这张借据当面撕毁。当然他也没有忘记拿上这张借据让董伟清过目。#$&*#首发www.zongheng.com|@=#=

事情正如王良臣预料的那样,在讨论董伟清任职的人大常委会上,人大主任说了不少董伟清的好话,更重要的是,他没有把审计局副局长王炳华建议审计126国道过境线账目的上书公之于众。只是当有人问起此事的时候,由审计局局长出面进行澄清。董伟清最终以当选为宁康市副市长。此后不久,交通局局长被调离,由王良臣接任局长。当董伟清官星高照很快擢升为市长的时候,王良臣就由交通局进入了市政府大院,坐在了原来董伟清坐过的那间办公室里……#$&*#首发www.zongheng.com|@=#=

正因为王良臣与董伟清有这么一层特殊的关系,很自然地把江云天放在了自己的对立面上。他知道,打倒江云天的机会或许就在矿机厂这条不会动的全自动生产线上。只要江云天试图去解开这个秘密,那么,还没等他揭开的时候,他的末日就到来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此时此刻,陈少峰的心情也非常复杂。他倒不担心江云天把握眼前局势的能力,他所担心的是,江云天一旦给这个厂五六千名职工和家属作出某些承诺,那么他很可能陷入骑虎难下的境地。虽然陈少峰对从德国进口这条生产线的详细情节不太了解,但他凭直觉还是能感觉到其中有隐情,因为他也或多或少地参与了其中的某些工作。本来今天早晨他想把自己心中的疑虑预先告诉江云天,但是他没有来得及说……#$&*#首发www.zongheng.com|@=#=

三年前的初夏,陈少峰被突然通知参加一项进口设备的谈判。在这之前,作为宁康市计委主任的陈少峰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企业要引进什么设备。他只知道是市长董伟清指名要他担任中方谈判代表的翻译。因为陈少峰在北大上学的时候,除了必修的英语之外,他还选修了俄语和德语。现在好,终于派上了用场。但是多年不用就未免有些生疏,因此他担心自己不能很好地完成这项技术性很强的翻译任务。但是,当他坐在了谈判桌一旁的时候,他的心便安定下来。因为坐在对面主宾席上的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华人。据说他就是总部设在德国波恩的劳尔斯环球贸易公司的总裁劳尔斯先生,他的公司是以德国莱特机械制造公司代理销售商的身份和宁康市政府进行贸易谈判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正如王良臣副市长所说,为矿山机器厂进口现代综采设备生产线的谈判程序无可挑剔。在价格方面,双方几乎没有通常谈判桌上的讨价还价,就按照劳尔斯公司的报价很快达成协议,这使陈少峰感到惊讶。#$&*#首发www.zongheng.com|@=#=

在谈判即将结束的时候,劳尔斯提出邀请董伟清率团到德国对莱特机械制造公司进行考察,董伟清却很大度地说道:“莱特公司是世界上享有盛名的机器制造企业,贵公司经销他们的产品,我信得过!”他就这样大度地婉拒了对方的邀请。#$&*#首发www.zongheng.com|@=#=

协议的签字仪式是在谈判结束以后马上进行的。劳尔斯公司的德籍副总裁和宁康市副市长王良臣分别在协议上签字并交换文本。紧接着是庆祝酒会,作为翻译,陈少峰一直跟在董伟清的身后,当董伟清和年轻的劳尔斯总裁碰杯的时候,陈少峰听见董伟清问劳尔斯:“你的父亲身体好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劳尔斯说:“谢谢你的关心,他很好!他让我向您致意。”#$&*#首发www.zongheng.com|@=#=

这又使陈少峰感到意外。劳尔斯的父亲是谁呢?他很想问一问那位劳尔斯。但他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因而终于没有问。但他暗暗思忖,看来董伟清认识这位劳尔斯先生的父亲……#$&*#首发www.zongheng.com|@=#=

此刻,矿山机器厂办公楼前的院子里人声鼎沸,江云天已经走到楼梯口准备下楼。陈少峰想,关键时刻哪怕提醒他的老同学一句也好哇!想着,他顾不得礼仪,快步越过副市长王良臣来到江云天的身边说道:“你要慎重!”#$&*#首发www.zongheng.com|@=#=

看来,陈少峰只有说这样一句话的机会……#$&*#首发www.zongheng.com|@=#=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