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乾隆朝篇:第一代窦光鼐

大清一品

作者:张军
[更新时间] 2013-12-10 10:57:27    [字数] 2772

黄梅派了人去安顿自己的母亲,然后和许文成、冯万行出了官厅直奔前院而去。走到仪门处已听得到人声鼎沸。再到前院,看县衙大门紧闭。几个衙役扶着顶门杠子,另有几个衙役搬了梯子倚在墙上,爬在梯子上往外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黄梅问道:“都瞧见什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衙役回禀道:“全是人,黑压压的,都操着扁担锄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废话!我问你都是些什么人?看到为首的没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老爷,都是些农夫、庄丁、佃农。前面有几个穿的整齐,锦绣的衣服,像是领头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黄梅道:“把大门打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底下人都一愣,黄梅喝道:“没听到么?把大门打开。亏你们还是干的捉盗拿脏的行当,真遇了事一个比一个没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门一开,外面嘈杂之声立时如退潮般落了下去,很快就变得静悄悄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黄梅带了几个衙役走出去,站在台阶之上,向前望去,门前人头攒动。数千人将街道挤得满满的,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六十岁上下的胖老头,眼睛大而亮,满面的红光,透着一股压人的气度,穿一身蓝色贡绸袍子,黑牛皮褂子,头顶镂花银座,上衔金雀,是个举人的打扮。身后跟着几个老头几个中年人,都是秀才、举人打扮,也有几个没有功名的,但穿戴整齐,看上去像是庄上有势力的乡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黄梅认得那胖老头,叫吴荣烈,是平阳县一个大族的族长,在整个县里都很有威信。这伙人铁定是他领来的,这老头和自己打交道已经很久了,去年秋收时就带了几个乡绅,要他减轻乡民所交还官仓的息谷,黄梅开始还敷衍几句,后来干脆就闭门不见。再后来听说吴荣烈又在腊月里告到府里,叫温州知府范思敬一顿乱棍打了出去。今天看这个阵势,这老头是豁出命来要和自己干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黄梅定定神,努力作出和颜悦色的样子对着下面道:“我知道大家必有冤情,闹出这么大动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聚众持械是什么罪名?难道你们都不顾家里的老小了么?就不知有国法么?本县衙大门前有喊冤鼓,大堂上有明镜高悬,为何不走正经的路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罢又对着吴荣烈道:“吴员外,你是有功名在身的人,朝廷有恩于你,怎么也做出这些事来?如果有事要与本官说,请进来慢慢商谈。这些人就让他们散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荣烈冷笑三声道:“放屁!你还要百姓鸣冤,你还要在大堂上明镜高悬。今儿我们就在这衙门口把话说个清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员外,那你就把话说明白吧!本官也想听一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问你,按照岁例,每年春荒之时,官家要借谷给百姓以资救济,但出借时连谷带穗以竹筐盛之,每次连筐五十斤,筐重五斤,实际只借出四十五斤,却要按五十斤来算。等到了秋收还仓之时,也是连谷带穗以竹筐盛之。除实还五十斤外,还要加筐五斤,又有折耗五斤,息谷五斤,共六十五斤为一称,实还六十斤,百姓实际要交纳四十五斤的息谷一十五斤。按本朝规定:出借米谷,收成八分以上者,仍照旧例每石收息谷一斗;七分者,免息;六分及不足五分者,除免息外,六分者本年征还其半,来年再征另一半,不足五分者缓至来年秋后再征。灾民所借籽种口粮,夏灾借给者秋后免息还仓,秋灾借给者次年麦熟后免息还仓。此外,若上年灾情较重,本年虽得丰收,所借也可免息。而本地无论收成如何却都要一概按收成八分收息,常年成例,相沿日久。百姓在丰年也就罢了,若遇歉收,许多不殷实的百姓只能靠日日喝汤度日。这也罢了,索性天有悯人之心,这两年收成还行,平阳县稻谷还可一岁两收,勤谨一些,早谷、晚稻相连不至于饿死。但在去年十月,怎么盛谷之筐却大到能盛一百二十斤,百姓春借四十五斤稻,秋天却要交一百三十斤的稻。官家的粮仓无底,百姓的膏血有限呀!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负民即负国何忍负之。你这个欺天负国之官,是硬生生要把百姓往反路贼道上逼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黄梅听得一肚子的火,烤的心肝肺腑又热又胀,恨不得立时两脚踹过去,将这老头子踢个半死,但面对眼下的形势又不得不将火气使劲地往下压,脸上现出一副平静的表情。冯万行、许文成则听得明明白白,原来这黄梅并非是看准了福崧不敢下手动浙江百官才这么安心的,原来是早用了一百二十斤的筐子从乡民地主那里盘剥填库了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荣烈这边说得激动,一口气喘不上来,弯了腰大口呼气,使劲儿地捶胸。后边有几个人急忙上来又是捶背又是抚胸。除了吴荣烈的咳嗽声,其他人都静悄悄的不说话,场面好像僵住了。黄梅正想要说些什么,从吴荣烈身后走出一个三十多岁中年人,圆面大口脸色白净,青缎开旗儿袍上套黑考绸团花棉大褂,套着天青色马褂,冠顶镂花银座,上衔银雀,是个秀才打扮,长相与吴荣烈有些相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人朗声道:“黄大人可知道,平阳百姓有两苦,两苦不去难平安。这里还有一苦要跟您说说,每年征税在正税之外还索要房费、火耗、票钱、升尾等诸多名目。百姓不敢问,就是问了也只能遭来斥骂责打。但因税目众多,尽是些畸零小数,交上来的银子往往不是整数,还需要另外交凑整的升尾银子。每厘银子不过千分之一两,却要征钱二十文,多收十倍还多。老百姓虽忍了,但并非心无怨气。去年年末,怎么又改成每厘银子要征钱二百文,多收一百多倍。请问黄大人,这样的收法,老百姓还受得了么?还能活下去么?就算您不惜老百姓的命,这样的收法,您有朝廷的章程么?有过去的沿规么?上报了巡抚、藩司么?这多收的钱究竟是要做什么用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酸秀才竟敢指着父母官连连质问,黄梅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他大声喝道:“你是谁?竟敢在本官面前无礼咆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秀才刚要答话,吴荣烈停了咳嗽,上前止住了他说话,对黄梅道:“黄大人,小老儿姓吴名荣烈,是乾隆三年的举人。你要算后账,以后尽管找我。有多大事老爷子我都敢承着。不过,今儿个你必须得给我们摞下一句话,这勒索百姓的平阳两害你想不想革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黄梅又打起了官腔:“交还息谷、上缴升尾银不是规矩是国法,怎么能说是害?又怎么能革除?至于你说的多交息谷,多索升尾银的事,必是下面人捣的鬼,待我查明后一定重重查处。乡亲们都回去吧,本官一定为你们做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呸!这是你发财的源头,怎么舍得轻易革除。您刚才不是说大堂之上有明镜高悬么?可大堂之中还有‘戒石’一块,你天天都见,不至于忘记吧?上面有‘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一十六个大字,您难道不懂其中的意思么?你这个狗官,今天不当场除掉此弊,我们便砸烂你的狗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胆!”站在一边的许文成实在是忍不住了,他怒形于色,大声骂道:“反了!一群刁民,可知昭昭天日之下还有国法管着你们?再不退去以聚众谋反罪论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许文成话未说完,只听轰的一声,猛然间人声并起,乡民压抑了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愤懑犹如久蓄的洪水,被许文成这句话炸开了堤。人们手挥锄镰扁担叫喊着如海潮一般向黄梅等人涌去。冯万行胆小,一出来见这阵势就已经紧张的嘴唇发颤,下巴发抖,幸好腿脚出奇的利落,第一个就如飞人般蹿回了县衙。许文成还想大义凛然的说两句,镇住这些乡巴佬。一回头,身边的黄梅及其衙役早就跑的干干净净。许文成也再没说二话,拔腿就往回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