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Chapter1 空穴来风

沉潜

作者:肖正华
[更新时间] 2013-12-17 14:47:59    [字数] 6352

清水市是江北省最北边的一个规模较小的县级市,人口刚刚达到100万。自新中国成立以来,这个地方一直都是国家级贫困县级市。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许多年,很多过去一直都很贫穷的地方,都借着改革的春风打了个翻身仗。地方经济增长了,政府机关办公的环境改善了,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整个城市的面貌也都焕然一新了。可清水市依旧还是那副老样子,经济建设一直搞不上去,城市面貌还是那样的破旧不堪,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依旧大大地低于同级别县、市的人均水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地理位置偏远、交通不便利、群众受教育水平不高等等,一直都是制约清水市脱贫致富的客观因素。除了这些客观因素之外,让人觉得很不正常的一件事情是,这些年,清水市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调整的次数很频繁,领导换了一个又一个,最快的甚至上任几天就下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为对中部崛起至关重要的省份,江北省委、省政府对属于罗江州管辖范围内的清水市的脱贫问题一直都很重视。改革开放政策在全国各地陆续开始实施后,罗江州的其他县市,如实际条件不如清水市的白沙市、西河县,在这几年的时间里,经济都搞上去了,脱掉了戴了半个多世纪的国家级贫困县市的丑帽子,有的甚至还成为了国家级贫困县市脱贫致富的好典型。这些地方的先进经验先后被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主流权威媒体报道宣传后,在全国各地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影响。各级部门、各级领导还专门组织了先进经验报告会,让他们在全国各地巡回作报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清水市却贫困如初。这个三省交界之地,虽然交通不便,山高路远,但却是中部、西部、东部地区互通有无的咽喉,早在古代,清水市就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解决了清水市的脱贫问题,就等于解决了整个罗江州经济发展中的瓶颈问题。说起来也怪,这个清水市有中型国有水库一座,其中清水市辖区内的金山镇还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这样的条件、这样的基础,该市的经济建设却一直搞不上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年,清水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又一次换届后,曾任罗江州经济开发区区委书记的丁世杰,开始担任起清水市新一届的市委书记。州委、州政府以及省委、省政府的一些领导,都很看好丁世杰,他为人老实本分,工作尽职尽责,肯为老百姓切实利益着想,为官两袖清风,是个实事求是、任劳任怨的好干部。在丁世杰的领导下,罗江州经济开发区的发展速度很快,短短几年时间里,罗江州经济开发区就为该州的经济带来了新的较高的增长点。丁世杰对罗江州经济开发区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州委、州政府决定把丁世杰调到清水市任市委书记,是希望他能尽早地找到这里“脱贫难”问题的根源,对症下药,早点把这里的经济搞上去,以彻底改变这个地方长期以来贫穷落后的面貌。这样就解决了发展中的瓶颈问题,罗江州的整体发展和经济腾飞,就指日可待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任不久,丁世杰就跑上跑下地忙个不停。调查了解民情,积极听取老百姓的意见,随机召开群众座谈会,请州里的专家来考察,指导村村通工程,积极到州里、省里争取项目资金等等。自从丁世杰上任后,清水市长期以来不能解决的历史问题都给解决了,各项工作都慢慢地开展起来了,人民群众生产建设的积极性提高了,经济情况也有了明显好转的发展趋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渐渐地,清水市老百姓的怨言少了,群众骂政府、骂干部的现象也慢慢地不见了。当地人没事闲聊的时候,谈起清水市的那些事儿,都说清水市来了个真正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好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长期过度的劳累,使得原本就有冠心病史的丁世杰在今年年初住进了医院。医院方面说,丁书记需要长时间的观察治疗。鉴于市委书记丁世杰的身体状况和清水市经济刚刚有所好转的趋势,经州委、州政府研究决定:让清水市市委书记丁世杰暂且离职,安心治病。清水市市委全面工作暂由原市委副书记汪松瑶主持,汪松瑶先任市委代理书记,与市长陈清政一起,继续做好各个方面的工作,一定要稳住当前清水市经济建设情况好转的大好形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个阳光温暖的午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书记,这是州委给您的任命文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委办公室的一位秘书走进了市委副书记汪松瑶的办公室,送来了他刚刚接到的州委最新的任命文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到州委办公室红头文件的那一刻,长期以来一直都是愁眉紧锁一脸严肃的市委副书记汪松瑶,浓眉马上就舒展开了,脸部肌肉也在瞬间很自然地放松了。他马上扔掉手中的那根中华烟,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文件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水市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经州委常委会集体讨论研究决定,鉴于清水市委书记丁世杰病重住院不能主持工作这一实际情况,允许其暂离职治疗。现任命原清水市委副书记汪松瑶为市委代理书记,即日起,主持清水市委全面工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江州州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年××月××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这份州委下达的红头文件,一直压在市委副书记汪松瑶内心深处的那块石头,终于在这一刻猝然落地了!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高兴得简直都要跳起来了。汪松瑶久久地握着那份红头文件,看着盖有州委红色印章的任命通知书,那似老鹰般锐利的眼神里,透露出平日很难见到的喜悦光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沉潜了这么多年,我汪松瑶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老天爷,这么多年了,你让我等得好苦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松瑶把车开到城外的郊区,望着眼前那空旷的田野,对着那无垠的、蔚蓝色的苍穹仰天长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入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霜气满天,月色暗淡,星星也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晚,汪松瑶无论如何也睡不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25岁开始从政,到现在已经沉潜了整整20年,但还依旧是个副书记,这么多年来,这个“副”字,一直都没机会减下来。几个同学当初都没自己的起点高,却都比自己先一步升上去了。有的当了州长,有的当了州委书记,有的甚至还当上了省长、部长。而自己呢,辛辛苦苦爬滚了大半辈子,却依旧还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级市里晃悠,一直当着个市委副书记。要车没车,要钱没钱,要别墅没别墅,要二奶没二奶。在比自己级别大的领导面前,还得点头哈腰,叫爷爷,喊奶奶。我早已受够了眼前这样的窝囊日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现在,正是个绝佳的机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委书记丁世杰终于倒下了,自己现在手里掌握着他的所有权力,以前自己搞的“滞纳金”、集体集资修路等等政策,都可以借此机会大胆地实施了。那些由我亲自暗箱操作的国家扶贫款“秘密漏洞”,也可以顺利地得到解决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松瑶躺在床上睡不着,心里这样默默地想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弯弯的月亮,还孤独地悬挂在城市的上空。清冷的月光,还寂寞地笼罩着瘦小贫瘠的城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妻子早已经在身边熟睡,呼吸是那么匀和而富有节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光透过窗户射了进来,淡淡的,轻轻的。入夜,周围的一切都是这么安静、祥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松瑶望着窗外的月光,想象着自己明天坐在市委第一把手的位置上,该有多么神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了一会儿,他索性起身,走到窗前,看着远处清水市人民医院大楼上还没有熄灭的灯火,莫名其妙地冷笑了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汪松瑶破天荒地起了个大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晨的太阳火红火红的,充满了朝气和活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松瑶大摇大摆地朝市委、市政府大楼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书记,这么早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路上,邻居街坊发现汪松瑶没开车,而是步行去上班,都应付性地向他打招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早,早。”汪松瑶也一一地向街坊邻居们问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前,听见人们这样叫他汪书记,汪松瑶很不习惯。他总感觉这是一种强烈的讽刺,听不入耳,于是对人不理不睬的,装作没听见,匆忙赶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完全不一样了,每听见一句“汪书记”,汪松瑶就感觉到有种飘飘然的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要飞起来了一样,脸上也多了几丝亲切的笑容,他挺喜欢大伙儿现在这样亲切地叫他“汪书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松瑶接到州委任命通知书,当天晚上10点左右,他就让市委秘书长刘喜打电话通知市委、市政府各部门,以及其他直属单位领导,说明天上午要开个碰头会,讨论一些重要事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委、市政府以及其他职能部门领导,在电话里把市委秘书长刘喜骂了个狗血淋头,说大半夜了还打扰他们休息。市委秘书长刘喜只有忍气吞声地跟各位领导解释,说这是市委代理书记汪书记的意思,情况很紧急,怕明儿个早上通知来不及,所以如此。其实,大家都知道是汪松瑶授意的,他们只不过在指桑骂槐罢了,哪能怪这个秘书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委、市政府大楼的门才刚刚被打开,大清早的,一个来上班的人儿都没有,只有门卫老许,长年累月地住在门口那矮屋子里值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哟,汪书记,您这是怎么了,这么早啊,满城的人都在睡大觉呢!”老许眯着他那双杏桃小眼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午有个紧急会议要开,我要准备些资料,所以早来了。”汪松瑶看都没看老许一眼,随口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哟,您真是清水市的好书记啊,哪个书记能像您这样敬业啊,看来清水市的脱贫致富事业指日可待了!”老许恭敬地傻立在那里,望着汪松瑶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什么,丁书记重病在身,市里的一大筐子事儿都压在我身上,有压力啊。不过都是分内的事,应该的,应该的。”汪松瑶说着,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马上停住了脚步,他转过身来,瞟了门卫老许一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对了,老许,你马上给秘书长刘喜打个电话,让他马上赶过来,到我的办公室找我,我有急事安排他办!”汪松瑶以命令式的口吻吩咐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的,我立即通知!”老许连连点头并很干脆地应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松瑶吩咐完毕,继续迈着“八”字步,挺着他那大大的啤酒肚慢悠悠地上了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缕金色的阳光从窗户外射了进来,温柔而暖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松瑶躺在椅子上,两脚斜搭在桌子上,嘴里悠然地吸着雪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已经办妥,敬请放心!复仇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电脑上突然跳出的邮件,让市委代理书记汪松瑶起身一惊。他仔仔细细地看完邮件后,微微一笑,继而恢复了平静,就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利落地删除邮件后,汪松瑶仍然坐在那里吸烟,眯着眼,静静地等待刘喜的到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刘喜就飞奔似地来到了汪松瑶的办公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刘,你到了,快坐!”汪松瑶放下脚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喜应着,就在汪松瑶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书记,不是说9点开会吗?才8点多一点,是不是有急事要我办!”刘喜一脸的疑惑,也许是因为起得太早的缘故,他的脸上显然还有很多没有被赶走的疲惫和睡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刘啊,辛苦你了,你也看到了,丁书记这一病啊,市委这一大筐子事儿都落我这儿了,压力大啊!对了,昨天晚上,你都通知到了吗?”汪松瑶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都通知到了,不过,不瞒您说,汪书记,我是被骂惨了。”刘喜显得很委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哪些干部敢骂你,为什么骂你啊?”汪松瑶一听说这事儿,心里很气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这,这个………”刘喜的眼珠子在他那很特殊的三角眼眶里左左右右地转了好几圈,神情有些惶恐和不安,像是在想办法有意地逃避着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这个什么啊,干吗呢这是?说话吞吞吐吐的。有话你就说嘛,这儿又没有外人,况且你一直是我最信任的人,有事儿我给你担着,你怕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松瑶一眼看出了刘喜的顾虑,就先给了颗定心丸让他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喜听汪书记这么一说,心中的那颗石头就很快地落下了,然后他跟汪松瑶说了市长陈清政、常务副市长杨坤、市纪委书记周孟军等领导骂他的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清政、杨坤、周孟军他们几个,平时就看我们不顺眼,现在我又坐了市委代理书记的位置,他们不过是看着眼红,心里不服。别怕,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总有机会治治他们的嚣张气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松瑶早知道是这些人,只不过是想再次证实一下罢了。他的为官、为人之道和其他人不一样,在市委、市政府几乎没几个人是与他同道相谋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汪书记,还有一件事儿,你看怎么办。金山镇镇委书记孙富贵昨晚打电话给我,问用收‘滞纳金’的办法催农民集资及筹备村村通的铺路工程款,是不是还要继续,现在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是很难再收到钱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另外,那些因此事上访闹事的村民,这几天一直围着他们镇政府不走,其中一个叫黄大国的村民,拿着血书说要到州里和省里上告,他的女人疯了,女儿被别人糟蹋了。为防止他闹事,在他去州纪委的路上被派出所抓了回去,现在关起来了。不过听他说,金山镇这些事儿,已经引起了《罗江日报》一个记者的注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喜详细地向汪松瑶作了情况汇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这个孙富贵,不知道给我添了多少乱子,要是早知道他是这个德行,当初就不应该举荐他做镇委书记。你马上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滞纳金’的政策要继续,而且要加紧办,在最短的时间内,筹集资金弥补村村通工程‘扶贫款’的漏洞。州委督办组就快来检查了,在此之前,不处理好这件事情,谁都不好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松瑶起身,把玩着手里的两个小铁球,边在窗子前踱步边思索着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阻止群众上访,禁止消息外传和任何记者前来采访。现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出现一点问题,否则麻烦就大了,弄不好,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汪松瑶又作了一些补充和强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转眼,就到开会的时间了。汪松瑶早已经等不及了,提前来到会议室,坐在了原来市委书记丁世杰的位置上。秘书长刘喜在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里跑上跑下,挨个办公室地敲,挨个地叫:“汪书记通知开会了,快点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长陈清政、常务副市长杨坤、市纪委书记周孟军等对汪松瑶十分了解的领导,对他这一套很反感,暂且不说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汪松瑶还不是正式的市委书记呢,就这么折腾,以后若真当上了市委书记,那还得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丁书记临走前曾反复叮嘱过他们,现在是清水市经济建设的关键时期,要以大局为重,以脱贫致富完成州委、州政府下达的脱贫任务为目标,搞好内部团结,学会合作,把老百姓的事情办好才是眼前的大事,个人恩怨暂且都要抛开。难得丁书记如此深明大义、胸襟开阔,市长陈清政、常务副市长杨坤、市纪委书记周孟军他们一直都很敬佩丁书记,于是,他们暂且咽下了对汪松瑶的不满这口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长陈清政、常务副市长杨坤坐在了汪松瑶的左右,各个职能部门领导也都到齐了。汪松瑶看了看在座的各位,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后开始讲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开个碰头会,大家也知道是什么事,说实在的,清水市离开了丁书记还真不行,丁书记这一住院啊,什么问题都来了,市委、市政府的大筐子事儿,压得我和陈市长都喘不过气儿来了。州扶贫办、州村村通工程的督办组下个月就要来我们市检查工作了,丁书记临走的时候,特别叮嘱我和陈市长要加紧准备,迎接州扶贫办、州村村通工程的督办组的到来,所以,今天想和大伙商量讨论一下下一步的工作问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松瑶一讲话就没完没了,会议开了半个多小时,全是他一个人在说。别人只顾着听,没人敢吱声,包括市长陈清政在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松瑶句句话不离丁书记、陈市长。其实,他讲的那些话,市长陈清政事前什么都不知道。按常规,会议前汪松瑶应该和他这个当市长的好好商量下的。才做市委代理书记第一天,这汪松瑶就独断专行,还冠冕堂皇的口口声声说是自己和丁书记共同的意思。陈清政几次都想插话,但考虑到要给汪松瑶面子,顾及丁书记说的要以大局为重,陈清政就没说什么。好在汪松瑶说的也算是合情合理,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反对的理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议正准备进入常委讨论阶段的时候,市长陈清政的专门秘书李田突然神色惶惶地跑进来,他附在陈清政耳边说了几句,顿时让陈清政脸色发青。陈清政马上写了张字条给正在讲话的汪松瑶。汪松瑶看了后也大吃一惊,脸色也变得格外难看,似乎是充满了疑惑与不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书记病情突然加重,需要转到州中心医院急救,今天的碰头会就开到这里,大家先去送送丁书记!”汪松瑶此话一出,满座震惊,大家都纷纷起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都不会料到,就在今天早上,已经好转的丁书记的病情突然加重了。更严重的是,医院方面说丁书记染上了毒品,而且是最厉害的冰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都知道,丁书记平常连烟都不多抽一支,怎么一下子就染上毒品了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慎重起见,在事情没确定、没搞清楚之前,为避免给丁书记带来坏的影响,在这个纸条上,陈清政交代汪松瑶先不要讲毒品的事。但在座的看到汪书记和陈市长不一般的表情后,他们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了些想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非真的是出什么大事儿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