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疯狂迈克的故事一

疯狂

作者:[美]皮特•厄雷
[更新时间] 2013-12-20 10:51:37    [字数] 6607

迈克问我:“爸,如果你爱的某个人自杀了,你会怎么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是一怒之下的威胁,相反,我儿子的声音里充满了疲惫。当时我正开车在95号州际公路上向南行驶,从纽约市去弗吉尼亚州。我们当时的位置大概是在巴尔的摩市以北2英里的地方。在前面的几个小时里,我一直都在央求迈克吃一种叫再普乐的抗精神病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迈克不耐烦地顶撞道:“药都是有毒的,那些医生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自己在说什么。我只不过想问题跟别人不一样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是在那天早上得知迈克的情况有些不好的,当时他哥哥从曼哈顿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情况有些不对头”。接到电话后,我意识到早在几个星期前迈克的痴呆症状就已经很明显了。当时他正步行去时代广场附近的一个地铁站,在人行道上拣到了一盒录像带。那是奥利弗•斯通的一部电影叫《天堂与地球》,是一名越南妇女对越战及其后果的令人痛彻心扉的描述。这部电影迈克已看过三次,他坚信影片里有一个针对他的秘密信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告诉我说:“一看你就会发现所有的情节都合情合理,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猛踩了一下油门,再一次建议他吃一片再普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终于宣布道:“行,我吃你那见鬼的药。”可是就在他把药片放进嘴里前的一刹那,他停顿了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默默地祈祷:上帝啊,请让他吞下去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我的注视下,他从我给他的一个塑料水瓶里喝了一口水,但当他用衣袖擦嘴时,我看到他的手垂到座位边,然后甩了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那片药吗?”我问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大声说:“没人会死,除非上帝要他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么,帕迪的第一个丈夫是自己要死的吗?”我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帕迪是我的妻子,迈克的继母。她的第一任丈夫得癌症死了,让她成了有4个孩子的寡妇。我的提问惹恼了他,所以他没理我。好一会儿,我们俩都没吱声。接着突然间他的思路像窜动的火苗,没有任何关联地从一个话题跳到另一个话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帝,资本主义,撒旦,漫画书,性,不由自主的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迈克看到我们前面一辆蓝色轿车的保险杠上的贴画写着:“相信上帝!”他告诉我,那是上帝的信号。上帝的信号到处都是,但只有他才能破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间,迈克开始哭起来。泪水从他的双眼涌出,他嚎叫着,就像是一头被车撞翻、滚进路边沟里受了伤的野兽。我上一次见他这么痛苦,还是他5岁的时候,当他跟小朋友们玩时被一根棍子敲了头。那次,他头上的伤口足有一英寸长,鲜血染红了他的金发,他是一路尖叫着来找我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他已23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哭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能告诉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你会永远恨我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帕迪早已经通知了我们家附近的爱诺华-菲尔法克斯医院的急诊室。迈克的精神病第一次发作时,我们带他去过那里。就是在那里,我头一回听说了双向情感障碍这个词。它是一种情绪失常,能让病人的情绪在几秒钟内从异常欣快变成想要自杀。第一次我们把他带到那里时,医院的保安人员不得不把他按在地上。但我已顾不了那么多了,继续开车,速度计上显示的车速是每小时95英里。我想停车上厕所,但我更害怕的是,要是迈克跑掉了,我可怎么办?以前他妄想症发作时就曾从我身边逃跑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能冒这个险。我自己的需要必须放在第二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迈克开始大笑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狗上帝“上帝”的英文是GOD,倒过来拼为DOG,意思是狗。——译者注!哈哈!上帝狗!明白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儿子,坚持住!我心想,医生该知道怎么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到急诊室门口时已是晚上8点。当迈克试图说服挂号处的一个护士他没发疯时,她翻了翻白眼。她把一个白色的塑料身份牌绕在迈克的手腕上,然后领我们过了走廊进了房间;马上来了另一个护士,又询问起他来。护士向我了解迈克的精神病史。在我给她简单讲述迈克的病史时,迈克漠不关心地坐在一张诊断桌前,对我们的谈话毫不理会,只顾翻看一本过时的《纽约人》杂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迈克第一次发病是在他要从布鲁克林一所大学毕业的那年。我后来才了解到在这段时间里青年男女患上精神病的并不少见,原因是压力。他马上就要毕业了,但找工作不顺利。我从没觉得他会得精神病。至少据我所知,我们家没有精神病史。情况不妙的第一个苗头出现在周末我们的一次通话中。我们每个星期天都通电话,而这次他提到当天早上他曾带了五个无家可归的人去麦当劳吃早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说:“他们都饿了,我也想跟他们谈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理解,但这很正常,做父亲的往往无法理解他们上大学的儿女做的某些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天晚上,迈克又给我打来电话,想澄清前面说的事。这时他已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带那些人吃了早餐,还是梦到自己这样做了。他说最近吃不下东西,所有食物味道都很糟。他经常呕吐。迈克开始哭起来,我告诉他,第二天早上我会去纽约看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安慰他说:“事情会好起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挂掉电话前,他提到头天晚上他去参加了宿舍里的一个晚会,听起来他有可能用了一些导致幻觉产生的药品。第二天早上,在我驱车前往布鲁克林时,帕迪给好几个曼哈顿的精神病医生打了电话,其中有一个愿意马上让迈克去就诊。儿子在他的宿舍里等我。他根本不想去看精神病医生,我花了一个小时才将他说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和迈克谈过之后,这个医生说:“我希望这是由于毒品引起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我回答说,显然感到十分震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总比另一种可能要好,”他解释道,“你儿子可能得了精神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和迈克在他的宿舍里交谈了一整天。我告诉他,我们会设法让他完全好起来的。我们相拥而别。开车回家时,我用了自动导航。后来,他又去那个医生那里看了两次,不过以后就不再去了。学校的功课的确太多,另外,他说自己感觉好了。“我没疯!”他告诉我说,“我只是需要吃得好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天我们通电话时,他听上去都还好。现在回头再想,我应该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我怎么会那么愚蠢呢?一大堆迹象就摆在我面前,可我则认为是那个精神病医生反应过度。我宁愿相信迈克是因为毕业感到紧张。另外,我也得操心自己的日常问题。生活仍在继续,有几次当我提到有关麦当劳的那件事,他就抱怨说:“别再问我那件事了!那没什么了不起的!一切都没问题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后来他就崩溃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迈克带那几个无家可归的人去吃早饭的5个月后,他大学的一个朋友开车把他送回了我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看上去有点不对头。”他的朋友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迈克已有5天没睡觉了,他一直漫无目的地在曼哈顿闲逛;一天就走了整整20英里。他还盯上了一个叫珍的朋友,只不过她一点都不知情。他确信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在他被朋友送回家后不久,迈克把他的计划告诉了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必须拯救她,我必须拯救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什么手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魔鬼手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他还没吃饭,我开车带他去了一家松饼店,那是他最喜欢吃早餐的地方。迈克看上去已精疲力竭,他听上去还挺正常的,除了有关珍的事。每次我一问起她,他就变得轻飘飘的,并告诉我他是多么地爱她,以及他和珍马上就会结婚。吃完饭回到家,我说服他去睡觉后就离开了他的卧室。我悄悄溜进书房给曼哈顿的那个心理医生打电话请教。还没等医生来接电话,我就听到开门的声音。我看了一下窗外,见迈克正要出去。我赶紧挂了电话去追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去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救珍,她有危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胡闹,回家去。”我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走得更快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行为很怪,我需要把警察叫来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迈克狠狠瞪了我一眼,开始跑起来。我想尽力跟上,却办不到。我转身回家,跳进车里,开始四处找他。一小时后他回来了,说没找到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告诉他:“我们得去医院,你需要去看医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珍要你去。”我试着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在医院?”他问,脸上突然变得神采飞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回答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带我去。”他要求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还在路上,帕迪就给医院打了电话。在门口两个保安把我们接了进去。一个医生给他打了一针氟哌啶醇,那是一种很强的抗精神病药。真神奇,不到一小时他就镇静下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他说。到那时候,迈克才同意住进多米尼安医院,一所私立精神病院。他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头。4天后,他的精神病医生说我们的医保公司在向他施加压力要他让迈克出院。虽然还有点糊涂,但迈克看上去已能理智地思考问题。我们把他带回家。两天后的早晨,他起得比谁都早,悄悄溜出门,开车兜风去了。在离我们家大概一英里的地方,他双手松开方向盘,闭上了眼睛。后来他告诉我说,那天他不确定自己是清醒的还是在做梦。他觉得最快的判别方法就是把方向盘放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车撞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轿车。听到撞车的声音,车主叫来了警察。一个富有同情心的警官拨打了我们的电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儿子疯了。”他直截了当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永远忘不了那两个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迈克并没被逮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允许我把他送回多米尼安医院。这一次,我们的医保公司让他在那里住了一个星期。出院后,我问他对过去几天的事能记起多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两个我:一个疯,一个不疯,”他解释说,“但是不疯的那个对疯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干瞪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觉得迈克最好在家待上一段时间,等到他好些了再回纽约。他不愿去看精神病医生或心理医生,但我们强迫他去。医生给他开了再普乐和双丙戊酸钠(德巴金),他不喜欢这些药。我没法责怪他,因为他已经增重30磅。这些药使他口干舌燥、无精打采,而且“性”趣全无。一天下午趁他出去时,我偷偷跑进他的卧室去数了他的药片。瓶子里的药片太多了,他没在吃药。他一回来,我就立即质问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坚持说:“我没病,我不需要吃药。我在纽约5天没睡觉,才引起了这些事。我只是有点反常,你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的。我没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当时的反应完全是心理治疗师教我的:用严格的爱。我给他定了一个限度:“你得吃药,否则不能住在这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迈克气冲冲地走了,搬去和他妈(也就是我的前妻)一起住。接下来的4个月里迈克看上去确实是好了。当他宣布要回纽约时,连我都觉得我们有可能反应过度了。说不定他的病只是一次性的;有可能那是因极度疲惫而引起的。也许那些医生都弄错了,迈克真的没有精神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迈克回到布鲁克林之后,我们还像以前一样每星期天都通电话。但他总是让我们的谈话简短。他知道我在生他的气,因为他仍然没有服那些抗精神病的药。尽管如此,他还是干得不错的,毕了业,还找到了一份工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他哥哥给我打电话说,迈克又开始不正常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听我讲述迈克精神病史的护士说医生很快就会来对他进行检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心想,至少这次我在他的病还不太严重时就把他带到医院里了;至少这一次他不会再用开车时闭上眼睛来判别自己是睡着的还是醒着的。他会得到治疗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看看迈克,他还在翻阅那本很多人读过的《纽约人》,我想知道他是否清楚现在发生的一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们就在那里等着。整整两个小时,没有一个人来帮我们,没有一个人探头进来看看我们是否还好。迈克仍在读那本杂志,他开始破译起藏在文字里的密码了。我开始不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太令人吃惊了。”他说,然后哧哧地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接着是不可思议的另一个小时。我一直为自己的为人礼貌和耐心而自豪,可这是整整4个小时啊!现在已是午夜了,我无法相信我们还在这等着。究竟是什么事耽搁了他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走了。”迈克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说:“再等等。”我跑到走廊上叫了一个护士,几分钟后一个医生来了。他30多岁,穿着整洁,举止严肃。他进来的时候举着双手,好像要向敌人的部队投降似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我们很忙。恐怕我也帮你们做不了什么。”他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你还没有检查我儿子就说这种话!但医生解释说那个值班护士已经告诉过他了,说迈克相信所有的药都是毒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医生问迈克,“你知道我是谁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巫医,噢——伊——噢——啊——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医生撇嘴笑了笑。这一点都不滑稽,我心想。“他被诊断患有双向情感障碍。”我脱口而出。我开始向他解释,迈克是如何在多米尼安医院住过两次院以及至少已有5个月没有服用抗精神病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医生打断了我的话。“以前发生了什么并不重要。”他宣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惊呆了。“以前的事不重要?”他会对患其他病的病人这样说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从纽约开车来这里的路上,迈克曾问我,如果我爱的某个人自杀了我会怎么想。”我说。我想让这个医生明白,这事有多么严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转过头去问迈克:“你会想伤害你自己或别人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医生回头看了我一眼,耸了耸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无法相信他会这样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有妄想症,”我叫道,“天哪,他4个小时里一直在读那同一页杂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医生的脸上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他问迈克:“谁是美国总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白痴乔治•布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几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着是别的问题:“你能从100开始倒数7个数字吗?你知道‘覆水难收’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吗?还有这几个字‘心情沉重’又是什么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迈克轻而易举地便回答了每个问题。然后解释说,他是上帝的使者,是不可战胜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医生说:“弗吉尼亚州的法律具体规定,除非病人对自己或他人会立刻构成危险,如果病人不愿接受治疗,我是不能强行给他治疗的。”不等我回答,他就问迈克:“如果我给你开药,你会吃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不会。我不相信你的毒药,”迈克说,“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以。”医生回答道,也不征求我的意见。迈克从桌边跳起来,迅速走出门去。我开始追上去,但马上停了下来,决定最后再和医生解释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儿子得了双向情感障碍,没在吃药。他有精神紊乱行为病史,你必须做点什么。他病了,帮帮他,求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说:“你儿子是个成年人,虽然他的行为明显不正常,可依照法律他有权拒绝接受治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么今晚你把他领回你们家吧。”我大声嚷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我们俩就听到走廊里的吵闹声。迈克正对着他的母亲大喊大叫,因为她告诫他需要吃药。她说,“你既然能喝啤酒,为什么不能吃药呢?酒精也是一种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儿子是那样地无法控制,一个护士不得不叫来医院的保安。这一下我倒高兴了,心想也许现在他们该给他吃药了吧。可还没等保安进来,迈克就一边大声诅咒一边跑了出去。我赶紧追了出去。与此同时,医生在向我的前妻解释,说在弗吉尼亚州得精神病是不违法的,而在非自愿的情况下给病人治疗却是违法的,所以他也无能为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使他疯了也不行?”她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医生还补充说,除非迈克伤了自己或者别人,否则我们不能强迫他接受治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害怕把迈克带回家去,因为那里还有帕迪和我们的其他孩子在等着。我开车去了办公室。这是一栋平房,我离婚后在那住过一段时间。我把门锁死,又把钥匙藏了起来。趁迈克在洗澡时我找到了他原来的药,碾碎了一粒再普乐并把它混进了我刚给他做好的一杯奶昔里。他喝完奶昔就去睡了,可我却忧心忡忡,无法入眠。为了防止他偷跑出去,我在他的房间门外放了一把椅子,就在那把椅子上坐了一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早上他坚持要我看《天堂与地球》这部电影。“看完你会明白的。”他说。帕迪来了,试图跟他讲道理,可他根本就听不进任何逻辑。他常常莫名其妙地就哭起来。“我心里有太多的痛,我只想让这些痛都消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帕迪已经给在迈克第一次发病时看过他的心理治疗师和精神病医生打了电话,但两人都已很久没有看过迈克了。他们都表示除非迈克自己同意去看,否则他们也毫无办法。精神病医生建议我们:“带他去另一家医院的急诊室试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无法相信事情会是这样的,我的儿子疯了,他的病情一天天在加重,然而我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帮助他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问迈克:“你愿去看你以前的精神病医生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你已经带我去过医院,那里的医生让我离开,不是吗?那说明我好好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便溜进办公室给菲尔法克斯县的警察局打电话。接线员告诉我,“除非他犯法,否则我们不能插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帕迪给她的一个朋友打电话,朋友的女儿也得了双向情感障碍。朋友告诉帕迪:“我们带女儿去医院时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我当时对着她的医生怒吼,‘难道非得等到我女儿上吊了你才肯治她吗?’医生说,‘对,如果她试图自杀,那么我们就可以采取措施了。对不起,但这是法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已经是下午2点了,在过去的24小时里,我眼睁睁地看着迈克在他的虚幻世界里越陷越深。就因为患病的部位是他的大脑,我就必须撒手不管,让他自己去独自面对他的病。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慢慢地失去与现实的所有联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事情已经糟糕得不可能再糟了,我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不久,我就发现完全可能。迈克的故事二迈克的故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