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疯狂迈克的故事二(1)

疯狂

作者:[美]皮特•厄雷
[更新时间] 2013-12-20 10:53:23    [字数] 6078

“这是什么?”迈克一边问一边搅动着碗里的调羹,几片夹在糖霜麦片中间的粉红色的东西浮到了牛奶面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当时正在吃麦片当午饭。我当然知道那些粉红色的碎片是什么。我把一片双丙戊酸钠(德巴金)药片碾碎掺到了他的麦片里,可是那片药的外层太硬没有溶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迈克看出来了。“你在用药毒害我。”他吼道,同时往前门冲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一下,”我喊道,“请千万别离家出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么,你带我到我妈那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已经精疲力竭,又烦又恼,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帮他。迈克也很气愤,他在生我的气。迈克不高兴的原因是我把他从纽约直接带到了爱诺华-菲尔法克斯医院。还有我看完了奥利弗•斯通的《天堂与地球》却仍然没有理解那里面所包含的对他来说是那么显而易见的秘密信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跟着他出去,上了自己的车,一边发动车一边对他说:“迈克,你得了精神病,我请求你吃药,它对你更清楚地思考有帮助。然后我们就可以去看医生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昨天去看过一个医生了。”我在自己家的车道上倒车时迈克回答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医生是个浑蛋。他应该让你住院,他应该给你治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迈克气炸了,“别再他妈的插手我的生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是你父亲!”我回答他,“你期望我做什么?袖手旁观,让你像个疯子一样在街上游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我的生活中滚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发脾气了。我不习惯别人这样跟我说话。我们争吵了起来。在去他妈家的路上,当车子正以30英里的时速行驶时,迈克用手去抓车门把手,我赶紧踩刹车,并伸手去抓他的肩膀想阻止他跳出去。他躲开了,在车还没停稳之前就跳了出去。我听见后面那辆车紧急刹车的声音,估计自己肯定会被追尾,但是那车绕开了我们,司机在超过去的时候对着我做了个骂人的手势。与此同时,迈克正沿人行道大步地往前走。我抓起手机给我前妻打了个电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正在步行到你那里去……”我简要地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问:“他是从你的车上跳下来的?那不就证明他很危险吗?也许这就足够强迫他去住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马上给警察打电话问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让我先跟他谈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拐进路边的一片小购物区,把车停了,等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15分钟后我前妻来了电话,“他非常生你的气,我们刚刚大吵了一通。他完全失控了。我很害怕,我想你应该叫警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叫了警察。当我把车开到她家时,一辆坐着两个菲尔法克斯县警察的车就停在门前。我赶紧朝警车跑了过去,估摸着迈克肯定会被铐着坐在车后座上。但我连他的影子也没看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警察说,我前妻改变主意了。她拒绝让他们进去讯问迈克。当警车离开时,我赶上前去猛敲她的家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走到门外,好让迈克听不见我们的争执。她解释说我已经失去了他的信任,如果他怪她把警察叫来,而医院又不让他住院的话,那该怎么办?她补充道:“到时候,对我们两个人都不信任,他会出走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说:“他怎么想都没关系,他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怒火冲天地开车回了家。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我和帕迪给我们的一个当护士的好友打了个电话。她提到一个由潘妮•欣克尔在西北社区精神健康中心开办的治疗项目。尽管那时正值劳动节长周末,我还是给欣克尔家里去了个电话,她同意在我们能安排的第一时间与迈克谈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说:“劝人来参加我们这个项目,我挺在行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回到我前妻家,迈克正在看电视,只是现在他用锡箔纸把头包了起来,以为这样就没人能看透他的想法。他拒绝和我说话。如果他不是我的儿子,我可能会因为这么滑稽的一幕而感到可笑。可他是我儿子,他是迈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前妻答应给潘妮•欣克尔打电话。自从迈克被拒于那个医院急诊室外之后,这是我第一次感到有希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的妻子帕迪安慰我说,“我们把他送到潘妮那里,他会得到帮助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一早,我被一个从菲尔法克斯警察局打来的电话吵醒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迈克正在被送往武德堡社区精神健康中心的路上。那里离星期五晚上我带他去看病求助的爱诺华-菲尔法克斯医院急诊室还不到一英里。接线员不肯告诉我迈克是为什么被逮捕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我开车到达中心时,一个高高瘦瘦的警官正在大门外等我。这位名叫文•艾尔伯特的警官告诉我,迈克在他妈妈家起了个大早,然后步行去了附近的一个星巴克咖啡屋。他从店里的架子上取出一个玻璃水瓶,举在空中,并向店里的顾客宣称他即使松开拿瓶子的手,它也不会被摔碎,因为他有超能。然后他松手让瓶子掉了下去,瓶子自然在他脚下摔成了碎片。迈克逃出了咖啡店,可是有一个在那里当店员的、迈克的中学同学认出了他,还报了警。当艾尔伯特警官和他的搭档正在询问那个店员时,他们接到了接线员的电话,说几条街外有一个住家的防盗警报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是迈克触发了警报。他已经从星巴克跑到了一片居民区,闯进一家人的后院,爬上木制阳台并用一把室外的椅子砸开了玻璃门,从而触发了警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幸运的是房主不在家,去度长周末了。”艾尔伯特警官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顾刺耳的警报声,迈克窜进房子里,打开立体声CD播放机把警报声盖住,然后将厨房的壁橱都翻了个遍。接着他上了楼,从一个卫生间到另一个卫生间把水龙头都打开。在检查了所有的卧室并发现屋里没人之后,迈克脱光衣服,开始洗起了泡泡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艾尔伯特和其他几个警官已经来到了门外,但他们并没有马上进屋。巧合的是,前一天邻县有两名治安警官在逮捕一个精神病患者时被枪杀了。这个病人的父母曾多次努力为他们的儿子寻求精神病方面的治疗,但是,就像我无法让他们帮助迈克那样,医生们都拒绝给他提供治疗。后来我了解到,医生对那个枪手的父母说的话与对我说的是一样的:疯狂不是违法的,除非他们的儿子伤害了自己或他人,不然谁也无能为力。结果呢?两名警官死了,一个精神病人的前途也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了避免再次出现那样的伤亡,艾尔伯特和他的同伴等在屋外,直到一个带警犬的警察来了。他们让狗走在前头,冲了进去。迈克已经洗完澡,穿好了衣服,当那条狗扑过来时他正走进一间卧室。训练有素的警犬咬住了迈克的胳膊。即使被狗咬住了,他仍然不肯投降。他与警官们搏斗起来,最后用了5个警察才给他戴上了手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艾尔伯特警官讲完他的故事后,我向他道了歉:“对不起,我儿子不该和你们搏斗,他以前从来就没惹过这种麻烦。谢谢你们没有向他开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艾尔伯特警官说:“他的脑子有问题。”他接着给我提了个建议,“听着,尽管你儿子是砸门进屋的,除非你对里面的医务人员说他曾威胁说要杀了你,否则他们是不会给他治病的。这样我们就得把他带到监狱里去,你不会要我们这么做的,以他现在这种精神状况你不会想让他待在监狱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他并没有威胁说要杀我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艾尔伯特十分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我走进武德堡中心时,我在想如果那个浑蛋医生答应帮他的话,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迈克完全有可能被打死,而现在我还被告知这一切仍然不够强制他接受治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要我儿子去住院,”当我看到一个精神科社会工作者时我脱口而出,“他威胁说要杀了我,我担心自己的安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明明是句谎言,我担心她一眼就能识破。谢天谢地,她没问我任何问题就相信了我。她走了,去填一张可以把我儿子送进医院精神病科的暂时扣留令。在她填表时,艾尔伯特警官带我走进一个小房间,他的搭档在那看着迈克。我儿子戴着手铐,神情紧张地坐在一张椅子里前后摇摆着,他的胳膊上被警犬咬过的地方裹着绷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这是谁吗?”艾尔伯特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爸爸。”迈克回答道,连看也没看我一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感到浑身都不对劲,可迈克却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他不理我,问艾尔伯特的搭档:“你知道报应吗?你下辈子会是个动物。我会是只鸟,可能是只鸽子。你知道吗?鲍伯•马雷鲍伯•马雷(Bob Marley,1945-1981),一位出生于牙买加的反种族主义音乐斗士,雷鬼音乐鼻祖。——编者注 很了不起。你听过说唱音乐吗?我吃过很多意大利细面,我爸给我煮的。他现在正生我的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艾尔伯特的搭档看着我,摇摇头,尴尬地笑了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到10分钟表就填好了。艾尔伯特和他的搭档没把迈克关进牢房,而是送他去了弗农山医院的精神病科。我听说这家医院和那家拒绝收治迈克的急诊室同属一个爱诺华医院系统。这时我很气愤,就想找到那个拒绝帮助我们的医生来数落一通。警察说我不能陪着儿子坐警车到医院去,所以我要留在武德堡。就在我要离开时,一个护士告诉我说,根据弗吉尼亚法律我必须在48小时内去见一个特别法官,解释迈克需要被强制住院的原因。如果我不能让法官相信迈克很危险,他就会被释放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抗精神病药需要多久才会生效?”我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护士看上去很吃惊,她说,“你儿子被送进了医院并不表示他会得到治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我不相信她自己听清了她说的话,“他们不会给他治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他不愿意他们就不能给他吃药,这是法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他认为药都是有毒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被弄糊涂了。这算什么法律?这简直是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给潘妮•欣克尔打了个电话,她说我前妻一直没有联络她,所以她到现在还没有和迈克谈。不久我接到一个我从没见过的律师打来的电话。她受州里委派将在迈克的住院治疗听证会上做他的代理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开始我还挺兴奋的,我天真地以为她会帮我们让迈克得到治疗,但她说她的工作是为迈克做代理人,而且,如果迈克希望的话,争取让他从医院里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他现在脑子根本就不清楚!”我叫道,“他刚刚强闯私宅,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适合他。见鬼了,我是他的父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律师从没见过迈克,她对他的病史,我们之间的关系或者我们家一无所知。而她现在却要插手来捍卫他的权利,保护他的利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你不爱他,”我说,“我爱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能理解,但是法庭需要一个中立的人来保证他的权利得到保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是中立的,”我回答说,“我要他得到治疗,我要他正常。听证会后情况会怎样?如果他没得到治疗你就把他从医院里弄出来,情况又会怎样?”我没让她回答,接着说,“我来告诉你会怎样:你会继续过你的生活,会忘了他。但我不会,我会继续在这里帮他寻求治疗。请你帮我让他得到治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是个律师,不是医生,”她回答道,“如果他不想待在医院里,那么我的工作就是帮他离开那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继续不断地跟她说理,最后她答应去和迈克谈谈。一小时后,她打电话来说迈克已经同意自愿留下来住院。我给我们的家庭律师杰•迈尔森打了个电话,他说迈克的决定是个好消息,因为尽管迈克做了那么多错事,我们还是很难强迫他去接受住院治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是说尽管他做了像为洗个泡泡澡而强闯私宅这样的事?”我难以置信地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迈尔森回答说。他警告我说事情并不会这么简单,医院最多只能强行留他5天。之后,迈克就可以随时选择出院,因为他是自愿来住院的,迈尔森解释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迈尔森补充说那个听证会要不了5分钟,“那只是常规性地签一些文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常规?只要5分钟!那可是事关迈克的前途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天晚上我驱车去了弗农山医院的精神科病房看迈克。在他离开探访室上厕所时,一个友善的护士匆匆走过来对我说:“20年前你只要指控某个人疯了就可以把他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可是现在法律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即使你知道病人以后会感激你,你也无法为他寻求到治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实在憋不住了,我坦白地说,“迈克其实从来都没有威胁说要杀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可以撒谎,那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她叹息道,“我曾告诉过一些父母等在医院的大门外,在他们的孩子一出院后马上指控说威胁了他们的生命,这样那些孩子就会被逮捕,然后重新被送回这里治疗。身为父母的为了救自己的孩子,不得不这么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上午,还有三对父母和一个上了年纪的母亲等着出席听证会。有人提醒我说这个特别法官想早点结束听证会,因为他这份工作的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在医院免费吃早餐,而医院食堂会在一小时内关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证会在与上了锁的精神科病房同一层楼的一间教室内举行,教室的墙上贴着孩子画的简笔画。特别法官是一个兼职的私人律师。他以严格解读法律而著名,也就是说他会把那些精神明显错乱但看上去不会对自己和他人构成危险的病人放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为什么自愿同意住院呢?”当迈克被带到听证会时法官问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我的病复发了,我爸爸妈妈要我待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他回答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看着迈克,但他避开了我的视线。我对他的镇静和清晰的思维感到惊讶,谢天谢地,他在住院后已开始自愿地服用再普乐和德巴金,而且今天早上还吃了额外的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谁反对这个病人自愿住院的请求吗?”法官问道,他问这个问题是针对那位法庭给迈克指定的律师的。她摇了摇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说:“我反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突然发言让包括迈克在内的所有人吃了一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在法律上我不能阻止你在5天后就释放我的儿子,”我读着一份昨晚写好的陈诉,“但是我儿子昨天晚上告诉我说,只要一被放出来他就立即停止服药,也不再参加任何治疗项目了。”我突然说不下去了,我的喉头哽住了,双眼满含泪水。我的真情流露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感到很不自在。法官解释说弗吉尼亚的州法让他束手无策。“如果你儿子想离开而他又对自己或别人不形成危险的话,他将会获准离开。”他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回答说:“我的律师已经告诉我了。但我求求你,让我以一个父亲对另一个父亲(而不是法官)的方式告诉你,请你在我儿子的精神稳定下来之前不要让他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了表示同情,法官问迈克是否听到了我说的话,迈克说他听到了。听证会就这样结束了,迈克被带回病房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8小时后,当探视开始时我来到病房里。那天是我51岁的生日。帕迪和孩子们早已决定推迟我的生日庆祝活动。我们一直在忙着安排把迈克直接从医院转到潘妮•欣克尔的治疗项目里去。她告诉我们说,如果迈克在医院里能继续吃药的话,那么他就有可能会同意自愿加入她的治疗项目,这样她就可以教他如何控制自己的精神病。但是,如果他不愿意继续吃药,而且在那些药能够缓解他的症状之前就从弗农山医院出来,依她所见,“他很可能会再次发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迈克被带到探视室时,他好似挺高兴见到我的,部分原因是看到我拿着的一盒肯德基炸鸡。我知道他不会喜欢医院的伙食。他在我桌子对面坐下后递给我一张纸,那是一张手画的生日贺卡。他还记得我的生日,还写下了我们曾经一起做过的几件事。那个单子就是他给我的礼物。纸上横写着:“爸爸和我在一起的好时光。”他开始大声念他列出的事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记得我那次从悬崖上摔下来吧?”他问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当然记得。当时我们在他祖父母居住的南达科他州黑山钓鱼。5岁的孩子没什么耐心,迈克一个人闲逛到了一条沟壑边。沟壑边的土块松散坍塌了,他摔了下去,滚了三分之一的高度,他终于抓住了一棵灌木悬挂在那里;他的胸部被刮破了,流着血,大声求救。我爬了下去直到他身边,可他却不肯松开那只抓住灌木的手,直到我答应保护他为止。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故事在他的记忆中逐年在变化,那条沟壑变成100英尺高的悬崖。六年级那年他还写了一篇文章描述我是如何爬下悬崖去救他命的。那时候他还小,他仍把我当做他的英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把鸡块吃完后,我们聊起了过去的快乐时光。我们谁也没有提起那天早上的自愿住院治疗听证会或是几天前他说的要我滚出他的生活的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