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疯狂迈克的故事二(2)

疯狂

作者:[美]皮特•厄雷
[更新时间] 2013-12-20 10:53:50    [字数] 5440

在探访时间结束时我们拥抱了一下。负责他病房的一个护士曾警告过我说,停止服药的精神病人往往会酗酒和滥用毒品,不知怎么两者都能帮他们对抗病痛,那些护士把这称为“自我用药”。有些双向情感障碍患者则抑郁得通过自杀来逃避痛苦。那天晚上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对自己发誓:我儿子不会这么做,迈克绝对不会这么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上午,医院的精神病医生詹姆斯•迪打电话带来了令人不安的消息,他们在迈克房间的地上发现了一片药,显然迈克把药片吐了并试图把它藏起来。他告诉过迪医生说药都是有毒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天晚上探视迈克时我恳求他服药。他没理我, 还反问我为什么他的胳膊上裹了绷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记得了?”我问他,“那条警犬咬了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还以为那只是一个噩梦。有时候我觉得所有这一切都是一个梦,甚至包括你现在坐在这里。我一直在等我自己醒过来,然后发现自己已回到了纽约。我无法分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梦幻。我现在是在做梦呢,还是你真的在这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手说:“这是真的,你在医院里,你得吃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上午,迪医生又来了电话。在我昨晚去探视他之后,迈克同意服药了。他告诉医生他想要好起来,可是我们又面临一个新的问题:迪医生说我们的保险公司已经开始给医院施加压力,要他们让迈克今天就出院。根据保险公司的图表,住院三到四天就足以让病人的精神状态稳定到可以出院的程度。我气极了,马上打了个电话给保险公司,可接电话的那个人既不同情,也不让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你儿子不会伤害你或别人,那么他就不应该被锁在精神科病房里,”那个女的解释说,“他可以在家里慢慢恢复,而且法律规定他待在限制最小的环境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绝对不行!”我说。然后我做了自工作以来从没做过的一件事。我告诉她我以前是《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如果保险公司在迈克的精神状态还没稳定之前就强迫他出院,我会把这件事写下来,捅出去。这是个威胁,我的用意也只不过是威胁而已。这是违反新闻道德的行为,但我已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还说我认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的调查记者迈克•华莱士,我也会给他打电话。她清楚我的意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个小时后迪医生打电话告诉我说保险公司已经让步了,迈克可以继续住院,直到医生觉得他可以出院为止。那天晚上我才知道我有多么幸运。当天下午,一个在发病时用铅笔捅了自己脖子的女孩子住院两天后出院了。回家后她告诉父母说她要出去散步,现在她已经失踪了。她的父母都要急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我的律师朋友杰•迈尔森打电话给我提了个建议。他说:“如果某个人强闯进我的家,我肯定希望那个人亲口对我说对不起。”他还认为如果我亲自去道歉的话,兴许能减少一点房主索赔的可能性,“在我们这个诉讼盛行的社会,这种做法不但正确而且明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天的晚些时候,当我去见房主时,我确实感到很抱歉,很丢脸,也很紧张。他们住在离那家迈克曾摔碎玻璃水瓶的星巴克咖啡屋约半英里远的地方。我担心如果事先打电话,他们可能不想见我,于是我就不宣而至。两个车位的车库外停了一辆跑车,围绕着这栋两层楼房的花园收拾得特别干净。这是一栋在任何一个舒适的郊区都能见到的、典型的、中上阶层人士的住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少年来应了门,我要求跟他父亲说话。接着出来的是一个高大结实的男子,身穿马球短衫、卡其布长裤和一双平底便鞋。他要比我年轻十来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儿子闯进了你们家。”我结结巴巴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犹豫了片刻,然后把我让进了房里。他的妻子和我们一起在客厅里坐下来,她勉强地笑了笑。我注意到在原来阳台玻璃门的位置上有一块三合板,迈克就是从那里破门而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向你们道歉。”我说。我向他们讲了迈克是怎样在布鲁克林上大学时第一次发病的。当时我的声音嘶哑,两眼含泪。我不得不停下,让自己平静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无法想象如果那是我儿子我会怎么感觉。”男主人同情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她的妻子看上去有些疑心。迈克现在在哪?他为什么就挑了他们的房子?他对于自己强闯私宅都说了些什么?她告诉我迈克把放在壁炉台上他们家孩子们的几幅照片都面朝下地翻了过来,为什么?他打开了一瓶昂贵的烈酒,喝了一杯,为什么?他打碎了一个她家祖传的盘子,为什么?楼上的地毯是湿的,当她蹲下去检查时,她敢肯定闻到了尿臊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在我们家地毯上撒了尿。”她直截了当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接着说主卧室里的床单是湿的,因为迈克洗完泡泡澡后在上面坐过,她已经把它扔到垃圾桶里了。迈克忘了关水龙头,水溢出来流到了硬木地板上。他们的保险经纪人已经来查核过全部的损失,给他们写了一张支票要他们更换,而不是清洗楼上的地毯和硬木地板。听起来好像有点夸张,但我一直保持沉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她的大多数 “为什么”,我回答不了。我儿子已经精神错乱,你怎么去解释一个精神病人的行为?我只是反复地道歉,可她并没有到此为止。如果迈克再来该怎么办?她说她替她的十几岁的女儿担心,迈克是用她女儿平时用的卫生间洗澡的。她的女儿也很害怕。女主人说他们全家一直很喜欢这幢房子,这里曾是他们梦想般的家,可现在他们没一个人感到这房子是安全的,只要听到一点响声她就不禁会想:是不是有人破门而入了?是不是来了一个疯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告诉她,我也有两个女儿。我说我能理解她感到害怕的原因。但我也尽量委婉地提醒她,迈克那时候已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精神错乱的人。他从没伤害过任何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是个好孩子,他真的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丈夫看上去挺同情我,但她没有。她向我索要一张迈克的照片,这样只要迈克以后再靠近他们的房子她就能认出来。她丈夫还说他已经和一个律师说过要起诉迈克,他是在和一个律师打高尔夫球时提起这事的。由于迈克在法律上已经独立了,又没有钱,那个律师警告他说这个诉讼没什么意义,除非他们能找到理由来起诉他的母亲和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我起身准备离开时,男主人对我说:“你儿子是幸运的,因为我们不在家。”他解释说他有一把枪。“如果你醒过来时,发现有个疯子在你的厨房里你会怎么办?”他问我。没等我回答,他说,“我肯定会向你儿子开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家后,我把这次谈话的内容作了笔记。不知为什么,把它写下来让我好受些。我还决定给这对夫妇写封信。我提醒他们说迈克仍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只是乱挑了一个房子而正好是他们的,而且他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在服药。我解释说,他没有暴力行为史,他在出院后也不会住在他们家附近。我请求他们宽恕他,并告诉他们,迈克一出院就会参加一个昼疗项目,学习如何妥善处理自己的精神疾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迈克在医院里住了14天,有个护士跟我说她不记得有别的任何双向情感障碍患者被允许在精神病科住院这么长时间的。当然迈克早就想回家了,我们也想让他回家。不过,潘妮•欣克尔却鼓动我们重新考虑我们的计划。她建议我们在迈克出院时拒绝到医院去接他,她说我们应该宣布他是个穷人,这样就可以迫使医院用出租车把他送到一家县办的无家可归者收容所。这样一来,菲尔法克斯县就得为迈克提供他需要的昂贵的抗精神病药品和居住的地方,并且在他完成了欣克尔的治疗项目后帮他找工作。而如果他母亲或者我自己把他接回家了,他再想要得到县里提供的服务,那他就得从最后面开始排队,而且这个队很长很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迪医生给我们的建议却完全不同。他担心如果我们不让迈克回家住,他可能会停止服药并跑到纽约市去。我的前妻说她不能冒这个险,她还担心欣克尔的计划会给迈克一个错误信号,那就是我们根本不关心他。尽管我信任欣克尔,但我还是同意我前妻的意见,我们不能冒险将迈克送进一个无家可归者收容所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迈克出院的那个上午我去医院接了他,我们一起去了一家餐馆吃午餐。他对所发生的一切还是不明白。他仍然不清楚什么是真的,什么是他想象出来的。他服的药仍然让他反应迟钝,他告诉我他无法集中精力。吃完午餐后我开车把他送到他妈妈家,他已决定要和她一起住一段时间。我去了办公室,有一大堆文件堆积在那里等着我处理。可是此时,无法集中精力的人是我。我满脑子想的全是迈克。我尽力克制自己不给他打电话查问,我担心他出去闲逛会走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天后有一次电话响了,我看了看来电显示,是菲尔法克斯县警察局的。我伸手去拿话筒,我注意到自己的手在颤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厄雷先生,”一个女声说,“我是雷斯顿警所的阿梅尔侦探。我想告诉你,我们已经对你的儿子发出了两项重罪逮捕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听懂,“他没事吧?”我问,“他干了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指控是针对他上次强闯私宅提出的。”阿梅尔侦探解释说。迈克被指控犯了弗吉尼亚法第182-137条(故意损坏价值100美元以上的财产)和第182-91条(在白天强闯私宅并有意抢劫他人财物)。这两项指控最多都可判1万美元的罚金以及最高5年的监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牢,坐5年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惊呆了。艾尔伯特警官曾告诉过我,也许县里不会对迈克提出任何刑事起诉,因为他当时明显是精神错乱了。“可迈克有精神病啊,”我结结巴巴地说,“他现在正在一个昼疗项目里,他在强闯私宅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们这样起诉他能达到什么目的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他现在正在一个治疗项目里,”阿梅尔探长回答说,“这很好,但我刚刚和菲尔法克斯县联邦检察官办公室通过电话,那个负责此案的检察官说你儿子患有精神病,并不代表他就不能被指控犯法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为什么?”我重复着,“你为什么现在要这么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女房主提交了一份对他的申诉。你必须带他来我们警所,让我们收押他,否则我们就得派警官去把他带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仍然处在极度震惊之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梅尔侦探继续说道:“你需要请一个律师。因为你儿子是在那所房子里面被逮捕的,这样将很难说他是无罪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迈克正在一个昼疗项目里接受治疗,阿梅尔侦探同意在他被释放后由我们看管他。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在他的案子被审理之前继续在该项目里接受治疗,而不用被关在监狱里。阿梅尔探长与我通电话的时间是星期五的下午,她建议我在下个星期一上午把迈克带到拘留所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根本就不知道迈克对于自己被控犯有两项重罪会如何反应,或者他能否理解它们对他未来所构成的威胁。他行动起来仍像一具僵尸。迪医生曾警告过我们,迈克可能需要好几个星期才会适应他服用的那些很强的抗精神病药物。我每天看到的这个年轻人看上去根本不像我儿子。还是同一张脸,但他表情茫然,褐色的眼睛里空荡荡的,声音也是机械的。他的词汇量已退化到只有三个字:是,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饿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该睡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他的大脑背叛了他,迈克已经丧失了作决定的自信心,他老怀疑自己。“你说我应该怎么做?”他经常这样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给杰•迈尔森打电话,问他愿不愿意做迈克的辩护律师。他恳求我不要叫他做,他说,如果迈克被判罪,那我们的友谊将会受损。他就像个辩护律师一样给我建议说,“如果被告为了避免过庭受审而对第二项指控认罪的话,检察官的办公室通常会同意撤销一项重罪指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为前报社记者,我知道只有少数的刑事案件最终会过庭受审,大多数案件是通过庭审前的抗辩谈判来解决的。但我不想做任何设想,于是我问他:“如果迈克对一项重罪指控认罪会有什么结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停顿了好一会儿后,迈尔森解释说迈克可能不会被判坐牢,因为这是他的初次被逮捕。取而代之的是判缓刑一年,并且受法庭命令去继续接受精神病治疗。按理说就是这样,但事情绝对不会就这么简单。迈尔森接着说,被判有重罪的犯人会失去很多公民权,他们不能选举,不能参选政治职位,不能拥有枪支或参军,迈克可能会被命令上缴他的驾驶执照。但最可怕的惩罚还不是上面所列的这些,而是重罪宣判对迈克未来的就业将造成的影响。没有几家公司愿意雇用有重罪前科的人,这样迈克就将自动被拒于好多职业之外,包括他刚刚上了4年大学而准备要从事的那个职业。如果迈克对两项或其中一项重罪指控认罪的话,他就再不能从事他所选的职业了。永远不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没有可能将一项重罪勾销呢?”我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太可能。”迈尔森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星期五的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没一点胃口。星期六和迈克在一起时我装得很自信、很乐观,但我能想的全是下星期一,迈克被关进了监狱,被迫认罪,被拒于他希望从事的职业之外。所有这些都是那么不公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帕迪极力安慰我说,就像阿梅尔侦探答应的那样,迈克将会在星期一上午被收押然后被释放。他不会被关进监牢,我们总会找到办法来减轻对他的两项重罪指控的。医生会帮迈克把他的双向情感障碍控制住;他会过上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得记住,这事对我们来说很可怕,”她说,“但这对于警察和医生来说就很平常了,这种事他们以前见多了。迈克不是第一个经历这种事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如帕迪所保证的那样,当我和迈克来到监狱时,阿梅尔侦探正等着我们。她给他戴上手铐,然后他们便一起消失在一扇厚厚的铁门后。半小时后,她把他带回到了走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走向县监狱的停车场时,我在想帕迪是对的。对他们来说这只不过是程序而已,一切照旧。可不知为什么,这更让我感到忧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那个时候我第一次有了要写这本书的想法。我开始联系洛杉矶、纽约、巴尔的摩、华盛顿特区、芝加哥和迈阿密等地的监狱,想选一个最具代表性而又能让我全面接触的场所。照顾迈克是第一位的,但我知道法律的进程很慢,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几个月里我会有时间去外地。有一位在精神卫生系统工作的人特别推荐我去联络迈阿密的莱夫曼法官。我以前听说过莱夫曼,自从当上法官后,他就以改革者的身份而闻名全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莱夫曼说服了我去迈阿密。迈阿密戴德县的首席精神病医生约瑟夫•普瓦捷在等我给他打电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