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疯狂疯狂一:九楼-第2章

疯狂

作者:[美]皮特•厄雷
[更新时间] 2013-12-20 10:58:50    [字数] 7711

第2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楼与拘留中心里别的楼层一样也有3个翼,只是C翼有几间是给有“自杀倾向”的病人专用的牢房,它有自己独特的结构。10年前,它的几间大的集体牢房被拆了,沿着外墙建起了几间新牢房,前面的一面墙由传统的铁栏换成了砸不破的玻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站在C翼的门口往里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C翼的右边有10间牢房,左边有9间。它们正对着分布在两边,中间是敞开的,也是九楼员工工作的地方。因为所有的牢房都沿着两堵外墙排列着,前面是玻璃墙,狱警可以在中间来回走动并看清楚牢房里面的一切。由于无事可做,被关押的人们通常长时间地站在牢房的玻璃墙后面向外张望,被关的和管人的人互相在看着对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深吸了一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C翼的空气很臭。那是一种腐烂的气味,混合着尿、痰、汗水、粪便、血、肠胃胀气和干掉、丢弃的监狱食物的气味。有些狱警说,当拘留中心老化的空调系统在夏天坏了的时候(它经常出问题),C翼的粉色墙壁就会冒汗,那是积了几十年的脏东西和污垢像气泡一样透过层层油漆冒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在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C翼很嘈杂。有抽水马桶冲水的声音,犯人干咳、咳嗽、呻吟、吐痰、唱歌的声音,还有狱警们交谈、说笑、训斥的声音。一个受信任并委以一定责任的犯人对着一只银色的拖把桶踢了一脚,桶在水泥地上滑行,发出嘎嘎的噪音。新收押的人被带进来登记,他们的脚镣撞在硬地板上发出噼啪的声音。这些都是比较正常的声音,中间还夹杂着一些精神病院特有的声音:有人在哭泣,有人在与看不见的、折磨他的人喋喋不休的对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一个声音在叫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砰,砰,砰,然后快了起来,砰砰砰,然后声音大了起来,砰!砰!砰!他在用前额撞牢房的玻璃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疯!”他叫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就别像个疯子一样做事!”一个狱警吼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尽力在脑海里留下这些影像,从而记下我看到和想到的东西。一个新来的犯人被命令在中间走廊他所站的地方脱光衣服,牢房里的犯人都呆呆地看着他。脱光之后他用双手挡住自己,他脱下的衣服被塞进一个褐色的纸袋里。狱警发给他一件白纸做的狱服,并把他领进一间牢房。C翼的其他犯人都穿着佛格森袍子,这是一种深蓝色的、用不易撕破又粗得无法打结或用作绳子的尼龙背包材料缝制而成的安全罩衫。穿着这种罩衫的犯人看上去就像垒球裁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值班的狱警共有5个,3个女的,2个男的。后来我从他们那里得知,拘留所既没有给他们提供任何有关如何对待精神病犯人的特殊训练,也没有因为他们在C翼工作而多发工资,其中有几个坚信自己被分到九楼来工作本身就是一种惩罚。“这里对他们(被监禁的人)和我们都是一条死路。”一个狱警后来抱怨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值班的5个狱警负责保证没有人自残或自杀,其中4名狱警分别监视某些牢房。每15分钟他们就得在一本记事簿上签名,表示他们亲自查看了他们负责照看的人并且无人处于危险之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C翼的中间有一个U字形、齐胸高的办公桌,这是狱警储存办公用品的地方:额外的手铐、表格以及他们和犯人接触时必须戴的一次性塑胶手套。在办公桌的正后方,有一个放了几张办公桌的狭窄房间,房间的墙都是用玻璃做的,精神科社会工作者和护士就在那里面上班。他们被那些沿着外墙而建的牢房围着,牢房里的犯人很容易就能看见他们。一个最近做的工资调查表明:在九楼工作的护士比迈阿密别的医院里的护士每年要平均少赚2000美元。这是因为在C翼工作的许多员工都是在外国学校培训出来的新移民。大多数分配到九楼的护士和狱警是女的,这就造成了某些具体的问题,犯人经常当着她们的面手淫。拘留所的官员曾经要求州检察机关起诉那些这样做的犯人,但检察官却认为这种罪行不值得去追究,说这只是一种职业风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C翼,牢房是按照犯人的自杀倾向来分配的。右边的头6间牢房是专门留给那些自杀倾向最严重的犯人的,但是能否被关进一间单独的牢房并不是根据某个犯人说的要自杀的话而定的。C翼太拥挤,没这个条件。一般都是两个,有时3个人关在同一间牢房里,只有那些已经企图自杀过或攻击过别的犯人或狱警的才会被关进单间。C翼的犯人一般都得穿着他们自己带来的衣服、一件纸做的狱服或一件佛格森袍子,但被关在那6间牢房里的、想自杀的犯人却通常不能穿衣服。这只是被九楼的工作人员更改或忽略的规章之一。据了解,九楼的工作人员认为他们比拘留中心的领导更懂得如何治理精神病犯人。这里的大多数负责人从没在九楼工作过,而我在拘留中心的那段时间里他们中没有任何人来过C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6间“想自杀的犯人”的牢房,每一间都有一个综合式的洗涤槽和不锈钢马桶,还有一张可以将犯人手脚伸开绑在上面的鲜蓝色硬塑料床。这些牢房里没有床单、毯子、枕头和其他舒适用品,也没有电视机、收音机、杂志、书或书写材料,犯人除了睡觉或看牢房外的世界之外便无事可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剩下的13间C翼的牢房里,每间都有两张固定的、拴在墙上的钢床,有些有薄床垫、床单和羊毛毯子。这些牢房原来是用来住两个犯人的,但在大多数时间,里面挤了至少3个有时甚至是4个人。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人用上下铺,另外的人就得坐并睡在地板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设计上的缺陷,C翼的温度总是很低。C翼的所有出气口都在各个牢房的后面即靠外墙的一边。凉气本应该穿过牢房吹到C翼中间的,在每个牢房前面墙上靠近天花板的地方都打了很多小孔以便让空气能够流通。但是在发生了几个犯人试图通过那些小孔向员工扔屎尿的事情之后,那些小孔就被封掉了。这样一来冷空气就被挡在了里面,导致牢房里的温度低到10摄氏度。即使在这些小孔被封掉以前,这里的牢房温度就一直被控制在比大楼其他地方更低的水平。拘留中心的领导宣称低温能减缓细菌的传播。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这样做可以迫使犯人整天躲在毯子里。“这样一来他们就冷得起不来制造麻烦了。”一个狱警轻声笑着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每天早上都先查房,精神科社会工作者纳奥美•奥尔巴赫和九楼护士长艾弗琳•约翰逊一般会和他一起去。本来应该还有一个狱警加入,但还没有谁跟普瓦捷医生一起去过。如果他需要帮助,就会叫其中的一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总是从1号牢房开始,逆时针走遍C翼的各个牢房。由于牢房的前面是厚厚的玻璃墙,而门是实心钢板的,普瓦捷医生需要先拉开门上那个用来送食物的、长方形的小窗口才能跟犯人说话。他得靠到那个窗口前才能听得见犯人说话。没有私密可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总是用“先生”来称呼每个犯人,因为他想表示自己对他们的尊重。他一般都按照每天早上收到并带来的一份电脑打印出来或那张狱警贴在每个牢房前的8英寸宽、10英寸长的名单叫出犯人的姓。这些标明身份的文件含有每个犯人的一张照片、姓名、出生日期和拘留案编号。拘留所的官员已经被警告过,这些有关身份的文件违反了俗称HIPAA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 Accountability Act 的缩写。——译者注,即《1996年联邦健康保险便携性与负责性法案》所列的有关私密性的条款,在拘留所能想出任何更好的方法来记录犯人的信息之前,也就只好将这些人人都可以看的名单继续张贴在牢房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波尔曼先生,你今天感觉怎样?”普瓦捷医生问1号牢房的犯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关在里面的32岁的裸体男人没理他。这人被诊断为患有精神分裂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有自杀的想法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没有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波尔曼先生,如果我给你开药的话,你今天会吃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犯人盯着普瓦捷医生怒气冲冲地说,“我已经17次回答了那个见鬼问题:不,不,不,不,不,不,不……”普瓦捷医生关上了那个送食物的小窗口,继续往前走去,让波尔曼先生继续喊着。当喊到第18个“不”时,他停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波尔曼先生是这里的“常住户”,自从普瓦捷医生1993年当了这里的首席精神医生后,他已经看到波尔曼先生在这里进出十几次了。他这一次进来是因为一个迈阿密警察对他做了一次所谓的“仁慈逮捕”,那个警察为了波尔曼先生的安全才把他逮捕了,因为他将遭到迈阿密小哈瓦那区一个路边咖啡馆老板的殴打。波尔曼先生常在晚饭时间来到这家咖啡馆,因为无家可归,他从来就没钱买什么东西,但他坐在这家咖啡馆里对着用餐的人大声喊脏话。老板多次报案,警察总是将波尔曼先生赶走。在连续几个晚上都因此丢掉顾客后,老板去买了一根垒球棒并威胁说要用它来对付这位不受欢迎的客人。警察是以侵犯他人领地的罪名逮捕他的,本应在24小时内释放他。但就在今天早上,当一个女狱警来放他出去时,波尔曼先生迎面打了她一拳。现在他已被指控犯了袭击重罪,他感到十分沮丧,曾试图自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多数患精神病的犯人都做蠢事,而不是坏事。”在我们一同走往下一个牢房时普瓦捷医生解释说,“那个逮捕他的警察以为自己在帮他,可他现在正面临一项很严重的指控。要说为什么不该把精神病患者关在监狱里,他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他需要精神病方面的治疗,但他在这里是得不到帮助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2号牢房关的是另一个裸体犯人,他正蹲在马桶边的一个角落里摇摆着身子。普瓦捷医生一打开送食物的那个小窗口,一股令人恶心的气味让他和我们剩下的几个人不由得退了回来。这气味闻上去像人的粪便和腐烂的垃圾,但牢里并没有这两样东西。这令人作呕的气味是从犯人身上发出的。普瓦捷医生说这个犯人有精神病,又是酒鬼,正在接受戒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多大了?”普瓦捷医生用西班牙语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20。”犯人颤抖着用西班牙语回答说。约翰逊护士和奥尔巴赫交换着吃惊的眼神,他看上去比20岁大多了。他们检查了一下贴在牢房前的犯人身份信息,上面写着的年纪是26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今天是星期几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星期六。”他回答。其实今天不是星期六,而是星期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关上送食物的小窗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我们这里的许多犯人不仅患有精神病,而且还有毒瘾或酗酒。”他解释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双向情感障碍患者喜欢可卡因,”奥尔巴赫主动说道,“精神分裂症病人一般更喜欢用迷幻药,而且几乎所有这些人都抽烟,香烟里的尼古丁好像能让他们的大脑镇静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继续走着,每间牢房都有自己的故事。6号牢房的一个犯人由于一直在用头猛撞玻璃墙,现在他的头上起了个大包。他抱怨说,在这里被关了90天没穿鞋所以他的脚痛。同牢房的另一个犯人则通过送食物的小窗口轻声说,他自48小时前被捕后就没能撒尿,“我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撒不出尿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7号牢房,普瓦捷医生还见到一个上星期就在C翼的犯人,因状态稳定本已转到四楼的一间集体牢房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又回来了?”普瓦捷医生问。原来四楼的狱警忘了给他吃抗精神病的药,他的病又复发了,想要伤害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8号牢房关了4个犯人,当我们走近时,普瓦捷医生变得很担心,因为我们看到有一个人一动不动地躺在马桶旁边的地上,另一个犯人正在撒尿,尿液溅到那个躺着的人身上。普瓦捷医生叫牢里的另一个犯人去推他,用力推了好几下,他才睁开眼睛,擦了擦脸,摇晃着来到门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没事吧?”普瓦捷医生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人回答了,但他的话语无伦次。他转身又重新躺回到那肮脏的地板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隔壁牢房里关着另一个“常住户”——弗雷德•吉尔伯特。他是一个30多岁的壮汉,一头没梳理的黑人特有的大卷发,有狱警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海格”,因为他长得很像那个卖座的系列影片里哈利•波特的巨人朋友鲁贝斯•海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为什么把衣服脱了?”普瓦捷医生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吉尔伯特没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医生,如果要他说话,你就得给他吃的。”坐在附近一条长凳上的克莱伦斯•克雷姆大声说道,他已在九楼做了18年的狱警,比任何人干的时间都要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上下打量了一下吉尔伯特,“这是个很悲伤的案子。”他告诉我。在过去的6年里吉尔伯特已经被捕近20次,一般都是因为和精神病有关的轻罪。这一次他是因闯入私地、沿街乞讨以及制造“卫生方面的麻烦”而被拘留的,也就是说别人发现他多次在公共场所大小便。吉尔伯特无家可归,还患有慢性精神病,他的病非常严重,只有在长期持续治疗的情况下病情才能得到控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转身对克雷姆狱警说:“我们得设法让他把衣服穿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克雷姆走上前去,用手掌敲了敲玻璃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穿上衣服,否则你就吃不上三明治了。”他警告说。克雷姆把手抬到嘴边,做出吃东西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吉尔伯特盯了他一会儿,然后抓起自己脚边的佛格森袍子穿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重新看了看自己的笔记才继续往前走。今天刚上班时,他得到通知,要他在C翼找位子接纳4个新犯人。由于这些牢房都已经超员了,要接纳新犯人就得先把4个犯人转到另一个翼去。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看到哪个犯人的精神已经稳定到可以转走的地步。他还有9间牢房要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11号牢房有一个40出头的、白人病犯等在送食物的小窗口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该在这里。”普瓦捷医生一到他就叫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有自杀的想法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他回答,听上去像受了侮辱,“我告诉你,你们弄错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现在是不是在服用抗精神病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犯人一口气说出了6种抗精神病的药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因为什么被捕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在这家店里打架,他们说我要偷衣服,但我的朋友本来是要为我付钱的,他只是迟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朋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布什总统,他本来是要为我拿的那些衣服付钱的,但他被事情耽搁了。你知道,他很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我给你开药你愿意吃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如果它能帮我离开这里的话。我精神上没任何毛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问他谁是他平时的精神病医生,他不知道。他是从一家诊所拿到药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告诉我,这是一个常见的问题,“这些人被关进拘留中心时并没带他们的病历,大多数人也不定时看精神病医生。”这样一来,普瓦捷医生就只能根据犯人告诉他的信息来决定该开什么药。他既没有时间也没有法律授权来给犯人作深度的精神健康测试。“我在这里的作用是分流,就跟医生在急诊室里的作用差不多。”几乎每一个病例,普瓦捷医生都是靠直觉来判断的。这个犯人所说的药与那些用来治疗分裂情感性障碍的药是一致的,这种病症是双向情感障碍和精神分裂症的结合。凭借这一点信息和犯人糊涂的表现,普瓦捷医生相信自己的诊断是正确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以前有过自杀行为吗?”普瓦捷医生问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觉得这个犯人可以安全地从C翼转移到A翼去。A翼对犯人的限制要松些,它可以用作九楼与八楼之间的过渡。现在他已找到了需要的一个位子,还有3个位子需要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12号牢房的一个犯人要求普瓦捷医生给他开再普乐,“我有双向情感障碍症。”他主动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以前吃过利培酮吗?”普瓦捷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迈阿密戴德县公共卫生信托暨教养卫生服务社是雇用普瓦捷医生的政府机构,让他负责管理拘留中心的医疗运作。该机构规定普瓦捷医生在可能的情况下要尽量给病犯开利培酮,而不是更贵的再普乐。更换药物可能导致病人的病情发生反复,但普瓦捷医生的上级却宁愿冒这个风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让你试试利培酮吧。”普瓦捷医生说。然后他问犯人是否有自杀的想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他回答,“我决不会这么做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愿意搬到另外一片有电视看的牢房去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找到了他要的第二个床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医生来到第14号牢房时,狱警迈克•尔比斯唐多迎上前来。“这个孩子在装假,”他指着贴在牢房前墙上的那张有病犯身份信息的纸上一个21岁的白人照片说,“他一直在牢里做俯卧撑和仰卧起坐,一直在吵着要我们允许他用电话和女朋友通话。医生你说说,有几个在这里的犯人会做俯卧撑还有女朋友的?这家伙肯定是躲到这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问尔比斯唐多这是什么意思。他说经常有犯人因为害怕分到下面几层楼的一般犯人住的大牢里会被强奸或殴打,所以就威胁说要自杀,这样他们就会被关到C翼受到看管和保护。这种事尤其可能发生在年轻的白人犯人身上,尔比斯唐多补充说,因为拘留中心里的犯人绝大多数是拉美裔和非洲裔。这两种犯人都喜欢袭击白人犯人。犯人们通常想不到的是,关在精神病牢房的犯人即使犯的罪和别的犯人一样,他们待在拘留中心的时间却要多6倍。这是与精神病连在一起的污点,法官和检察官在考虑释放这些人时会犹豫。所以,尽管躲到C翼可能会让犯人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在拘留所里保护自己的聪明做法,可是同时他也会让自己在这里待上更长的时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把犯人叫到了牢房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声音告诉我去伤害自己。”年轻人说。尽管这是个很老套的回答,但这并不表示它不是真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以前试过要自杀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我只是来拘留所后才想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又问了他几个问题,并很快就断定他没有精神病。不过,普瓦捷医生还是决定不把他转出C翼。统计数字显示,年轻的白人囚犯是最有可能在拘留所里自杀的一组人,而这往往发生在他们被逮捕的24小时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普瓦捷医生在同一间牢房里找到了可以转换的另一个犯人,他的名字叫“亚当斯先生”,也是一位C翼的常客。当普瓦捷医生一提到转换牢房,他马上就同意了,他的理由与白天负责八楼的萨巴士勋•加西亚上士有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加西亚上士对我很好,”犯人微笑着解释说,“他是我的朋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我把你转过去,”普瓦捷医生回答说,“但你必须坚持服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保证。”犯人兴奋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门上送食物的小窗口关上后,普瓦捷医生告诉我,亚当斯既有精神发育迟滞又有精神分裂症。“他母亲住在一个很糟糕的区,当我们把他放回家,那个居民区的毒贩子们就会利用他。他们偷他的津贴支票,并让他帮他们做事,这样他被抓了又被带回拘留中心。这成了一个循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看见亚当斯先生趴下去,爬进下铺。我蹲下去看他究竟要做什么。他在嚼着头一天晚餐时扔掉的一块橘子皮。看到我,他挥了挥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继续往前走。在19号牢房,普瓦捷医生找到了他要的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可以转换房间的人,他是另一个熟人。普瓦捷医生是在20多年前第一次见到这个犯人的,当时他在一家州立刑事医院实习。从那以后,犯人又被逮捕了50多次。医生一问他就立即答应从C翼转到八楼去,但他说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转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为什么这么急?”普瓦捷医生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时候他们要送中饭了,”他回答,“如果我去晚了,我就错过中饭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普瓦捷医生笑了。他解释说,尽管这个犯人患有慢性精神分裂症,经常有妄想和幻觉症状,但他居然能够记得拘留中心开饭的时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找到了那四个可以转出去的犯人之后,我们这一组人便离开了C翼,继续到A翼和B翼查房。普瓦捷医生边走边对我说:“许多人以为如果把精神病患者放到监狱里,他们就能得到帮助。但实际上我们无法对他们的精神疾病提供多少帮助,我们没有这个能力。”他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没有犯人自杀。他的第二个任务是努力说服犯人服用抗精神病药,让他们的病情得到稳定从而有能力出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精神病患者不应该待在监狱里,”普瓦捷医生继续说道,“像我们这所监狱本来就是个非人性化的、羞辱人的地方。它会对人有消极的影响,让犯人感觉不好,使他再也不想回到这里来。这种环境是不利于治疗或帮助改善一个人的精神健康的,这也包括在这里的工作人员的精神健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他查完房时,普瓦捷医生已经对九楼的92个犯人有的交谈过,有的亲眼观察过。我看了看表,他总共用了19分钟半来查房,这相当于每个犯人平均花了127秒的时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