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宽度设置:

正文登基

武皇的汗血宝马

作者:向祚铁
[更新时间] 2014-01-16 13:00:47    [字数] 2649

皇上之所以能在我们前面保持他的权威,主要在于他强烈的个人愿望。登基的时候,他还很幼小。他端坐于龙椅之上,接受我们的朝拜。这也是我们第一次与他见面,在此之前,我们只知道在内宫储养着一位皇太子,他将于未来的某一日治理整个国家——对此,我们在心里是欣然接受的。但这种心理状态只是针对事实未曾产生之前而引发的。临到终了,某一天皇太子突然出现在眼前,宣布从今往后,他将永远统御我们,我们在心里还是转不过弯来。当然,这并非是说我们暗藏叛逆之心,因为臣民总是渴望君主。但当他出现在我们眼前时,内心总是颇感困惑。不过我们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一事实;其原因主要归咎于我们的恻隐之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上的面容是稚嫩的,而且从其表情看来,他对朝拜这一场面也心慌意乱,——或者说心虚吧。但与此不相称的是,他紧紧抿住嘴唇,双眼努力地显示出威严的目光。由于他常年深居内宫,人生经历还很贫乏,加上从懂事起,周围的环境和教育就向他灌输:他将是无上至尊。因此,尽管他力不从心,但在他孱弱的心灵里,却狂热地要我们臣服于他。他之所以能成为皇帝,就在于整个帝国没有谁比他更强烈地想做皇帝,可以说,他用整个生命来支撑这一愿望。这一点,从他的面容表情上就可以看出来。他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呢?他的表情是孱弱的、苍白的,表现出强烈的惊慌;同时,又努力摆出威严的容颜;当我们叩头朝贺时,他内心无比惊喜,但又竭力控制住,不让它表露出来,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不应在内心稍起些微波澜。可想而知,尽管他表面上看来极其镇静,但这种过分的镇静却是扭曲而成的,他内心已经绷紧到了极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假如他是一位强健有力的君主,那么我们在朝贺他登基时,行为也许会随便一些,可以拍拍身上的灰尘,在喉咙里咳嗽两声;可他却偏偏是个软弱到极点的人。他高高地坐在上面,双眼平视,仿佛在闲适地将目光穿过宫廷的门限,望向遥远的南方,但实际上,他全神贯注地关心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他本来就有自卑心理,今天又是个敏感的日子,我们的举止稍有不规范的地方,他都会认为我们对他不恭敬,在蔑视他。他内心一定会因此而悲伤起来,而且,那次民心测验的结果又会加重这种悲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他登基之前,宫廷里曾在我们中间做了一次民心测验,其内容大致是问大家是否拥戴他作皇上,对他有何看法。当时,老皇处于病危之中,所以这次民心测验是在委婉地表达他的托孤之心,舐犊之情溢于言表。我们体会到了老皇的苦心;同时感到了自己的力量,也惟其如此,对皇太子生发了一种爱惜之心。于是,没有过多地考虑,马上就在答卷上写下自己的拳拳忠心,并且依凭自己的想象对皇太子高度美化一番。而皇太子却在惊喜之余,一厢情愿地将它当成了我们臣服的凭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内心里,他是敬畏我们的,是爱我们的,但这种感情却恰恰成了他要统治我们的最大动力。他渴望我们当他的臣民,其情感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我们觉得任何叛逆他的举止都是残忍的。当然,我不是说,他在狡诈地利用我们的恻隐之情,从本质上来说,他是软弱而又善良的,假如他不是皇太子的话,我们会把他当成非常正常的人看待,甚至会忽略他,因为我们也是这样的人嘛,同类的人往往相互构成对方生活的氛围,以至于无法察觉到对方的存在,犹如鱼儿心安理得地游于水中。现在他却阴差阳错地要作我们的君主,就仿佛我的手突然伸了出来,气势汹汹地对我说:“我是你的手!”总让我感到不舒服。可我们又不能把这种想法表达出来,因为他是敬爱我们的,所以他在内心里容易倾向于认为我们在辜负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悲剧最终发生了。皇上看到我们毕恭毕敬地跪在地上,内心无比兴奋,他或许忘记了现实,或许有意要延长这一场面,对我们同时也对他自己做没有必要的考验。时间在慢慢地过去,大家跪在殿堂上,膝盖越来越受不了,开始还感到疼,后来甚至不疼了,血慢慢地渗了出来,我们这些人还好说,咬紧嘴唇尚能勉力维持,有一位老将军却受不了啦!他是三朝元老,本来早就不上朝了,这次新皇登基,他由人搀扶着来参加典礼。这时,他把双手用力地撑着地面,先把左膝撑起来,又把右膝也撑起来,在地上蹲了好一会,用力摩挲着自己的膝盖,然后慢慢地站了起来,大声喝问道:“老夫我浴血疆场,戎马生涯数十年,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不知今日陛下何故如此折辱老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将军的声音非常洪亮,我们都被惊醒了,看到他站起来了,我们也纷纷站了起来。大家不停地拍打衣服,伸弹腿脚。有人还“哼哼唧唧”地呻吟起来,大家私下里怨语不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我们静下来了。因为,两行清泪沿着皇上的面颊流了下来。他依然端坐在龙椅上,两只细瘦的手掌紧紧地抓住龙椅的扶手。他伤心地合上眼睛,嘴巴黑洞洞地启开了。——他已经泣不成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哭了好一会,他突然将两眼大大地睁开,右手的食指笔直地伸了出来,指着我们愤怒地斥骂:“我早就知道,你们心怀不轨,你们一直心怀不满,却还在民心测验里假惺惺地说拥戴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这里,他用右手从左袖筒里掏出一把东西来,是一个乌擅木灵牌和一卷黄绢纸。他把黄绢纸一把抖开,只见上面写满了描金的楷字,原来这就是民心测验的统计表:“看哪,这就是你们的鬼蜮伎俩,我一眼就识破了。从我被立为太子那天起,我就深深地知道,你们会背叛我的,今天,你们终于露出本来面目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他捧住先皇的灵牌:“父皇,你看一看啊,这就是泽被国恩的臣僚。可怜啊,你生命垂危之时,竟把我托付给这么一群人。你已经气若游丝,眼睛都睁不开了,我用右手的中指和食指把你的眼皮拨开,你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又用手指了指我,你这才断气,离我远去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以前一直没见过皇太子,更谈不上先皇临终托孤这件事了。但他说得这么悲切,又说得这么具体、细致,我们竟然开始信了起来,仿佛见到病床上是行将断气的先皇,床侧是凄切的皇太子,他正俯身用手指拨开先皇的眼皮。我们不禁负疚起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上又指着我们厉声道:“我要控告你们这帮忘恩负义之徒!我要去父皇那里控告你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他将灵牌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右手往下一甩,一根绳子掉了下来。他用绳子绕住他瘦长的脖子,左右手各自紧紧地拉住绳子的一端,使劲往外拉。但他的力气小,一下子勒不断自己的喉管。他又羞又恼,把绳子松了下来,狠狠地白了我们一眼,仔细地调整绳子的位置。他用手指在喉咙上慢慢地摸索着,终于找到了喉结,这时,我们才突然感到,他的喉结原来已开始往外突,若隐若现地藏在衣领后面,——他开始长大成人了。他把绳子端端正正地绕在喉结上,狠命地往两端一拉。终于,从脖子里发出一声闷响,他把自己的喉管勒断了,不久就咽气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快捷键:回车)回目录 (快捷键:→)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8-2010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190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